恶龙的城堡

《作茧自缚》第1章 波特、小北兄弟XCalpernia 试水

《作茧自缚》 波特、小北兄弟X军嫂Calpernia 试水

 

       2040年,西伦敦,某地下仓库

 

       这是人民心中最坏的时代,整个英国都被闭路电视监视系统覆盖,在政府强权控制之下,同性恋、异教徒、政治激进分子都将被逮捕被处决。他们莫名消失,再不出现。好像没有存在过,余下的人们沉默顺从、死气沉沉。 


       这是政客口中最好的时代,这个剔除了全部异质元素的世界,纯粹,平静,安详。没有锋芒,没有异响,多么美丽的新世界,多么完美的乌托邦。 那些鼓动人们追求多余欲望的书籍、艺术品、靡靡之音被完全销毁,民众只能听到政府希望他们听到的,看到政府希望他们看到的,和谐而完美。


       顶层人物在高度集权统治的时候也敏感的注意到,大众积累的怨怼愤怒在不断发酵,波涛暗湧……于是,严酷的宵禁,秘密警察部队的集结,民众之间互相揭发可免自罪的实施,都在分裂蚕食着民众抵抗的决心。


       John Porter就是这个大时代辛苦讨生活的一员,他是个秘密警察。对的,被人厌恶、憎恨、唾弃的政府特务。但是他不在乎,这个世界没有什么超级英雄,作为一个孤儿他所要的只是自已和弟弟能活下去。所以他压着内心纠结的正义感,执行一个个不那么正义的任务,今天上面的消息是剿灭地下非常展览集会。


       执行任务过程轻松的像是在郊游,这些所谓的地下艺术家往往都说着豪言壮语鼓动人们去革命,却在面对强权的时候自已抱头先卧倒。抓到那个高瘦染着一头杂色长发的苍白男子后,再销毁那些照片今天的任务就完成了。可是在从墙上一幅幅撕下照片烧毁时,Porter突然对着一幅半身人物照楞住了。照片中一个美丽的女人微微低头斜睨着镜头,巴掌大的脸上精致的五官摭在蜜色蓬松的齐肩卷发中,眼角眉梢流露出羞涩与妩媚,那神情如此直击灵魂,让每个看到这幅照片的人都坚信她充满爱意凝视着的是自已。


       波特一瞬间感觉自已的心脏被什么东西揪住一般,想起小时候还跟在妈妈身边追问过“怎样确信自已遇到的人是真爱?”这样幼稚的问题,妈妈怎么回答来着?“天使会用他的箭给你提示,当你觉得心脏被射中时,那就是你的真爱了。”波特第一次觉得,妈妈没有骗他。


     “嘿,小子,偷什么懒,赶紧烧完回家啊。”腆着肚子的小队长JOEY一边说着一边揭掉了那张照片扔进火堆。

     “等……”波特来不及阻止,就看到那双妩媚含笑,精灵一般的双眼瞬间被火舌吞灭。只来得及看到相片的一角写着一个词,蝶……男人抹抹脸转身继续干活,却再无法将那笑容从心中抹去。


       波特觉得自己浑浑噩噩的出了那个地下室,吸了几口污浊的空气突然看到旁边的胡同口一道细小的光芒一闪而过。“谁在那,出来!”转身迅速追了上去,眼睛适应了胡同内的昏暗光线后,他看到一团蜜色的光芒。在那团光中间是那勾人心魄的漂亮五官,那个美丽女人就像照片上那样微垂着头斜挑着眼,柔顺的朝他甜蜜的笑着,淡鹅黄的碎花裙包裹着纤细修长的身体,胸口两团雪白的ru峰随着呼吸若隐若现。波特一把将她拉入怀中,把自己埋进对方软嫩的脖颈胸口,贪婪的呼吸着淡淡的玫瑰香味,在那片玉色的肌fu种下点点红莓。

      “你叫什么名字,告诉我你的名字。”波特迷茫的呢喃着,对方却只是浅笑着向下滑去,小巧的脸庞在他的下¥腹¥磨蹭,波特觉得一阵热流窜向鼠#蹊%部。紧接着他的肉bang就滑入一个湿%紧的存在,女人一边将他整根含进吞入吞出,一边带着怯怯的眼神望向他。仿佛不能承受他的巨大,又仿佛惊诧于自已的大胆,眼角眉间带出淡淡的羞涩,绯红的脸颊好像母亲种过的蔷薇。波特看着自已涨大的yin茎%噎的女人泪光闪闪,心中一阵不忍,手掌穿过她的腋下将她拉起面对自已,双手顺着那平坦的腰腹滑下,拉高裙子握住那两团水滑的蜜桃,将自已狠狠的撞了进去,“叫我,叫我John”,然后无论他怎样粗#暴而狂#猛的抽cha,对方都只是咬着嘴唇不肯吐出一个字,终于忍不住喘着粗气she出后,波特感到眼前一阵模糊。

       再看清楚一切时,天空仿佛要卷起暴雨,阴沉无比。女人换了一件灰色的粗布裙,漂亮的蜜色卷发也被剔掉,面色有些苍白,嘴唇却依然红润的像刚刚过水的樱桃。四肢像饥民一样干瘪,肚子却大的惊人,看到波特她依然用那带着羞涩与爱意的眼神拉起他的双手,覆在自已的肚子上。他感觉到自已的手掌下有什么在跳动,那是,婴儿在打滚的样子……女人笑了笑,转身汇入旁边漫长前进的队伍,走入那个高高耸立的钢铁大厦。波特看着她的身形消失在黑黑的门后,一阵怪异的齿轮转动,林立的烟囱冒出彩色的烟雾。波特内心的焦虑与恐惧催促着他赶紧找到女人和他们的孩子,却怎样也无法进入那座建筑。不知过了多久,钢铁怪物张开了大嘴,吐出了吃进去的人,惨白的,一条条,横满脚下的土地。女人也在其中,侧卧着,手掌搭在隆起的肚子上,好像要护住什么……已经僵硬的赤裸身体上,泛起一块块粉红的尸斑……好像雪地里开出了艳丽的天竺葵……


       波特猛的惊醒,感觉月夸间一阵湿米占,抹去头上的冷汗,心底还被刚刚的梦境所震憾。那种失去至爱的痛楚,好像被挖光内脏丢进海底……空茫过后,只有两个问题盘桓在心底……你到底是谁?你在哪?……

 -------------------------------------------------------------------------------

本文灵感来自下面的照片,男朋友拍的好啊,简直是一张照片引出的孽缘



评论(24)
热度(51)
©恶龙的城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