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龙的城堡

《囚徒》第24章 牙仙XNED 两章长度,判决已下,有靠谱的朋友是件重要的事呐

       “NED,我们之前行千方百计让陪审团相信你是被害者的走法,现在已经完全行不通了。你给了他们一个完美的杀人动机……感情纠葛……”临时监管机构的单间内,年轻的律师无奈的说出这番话,言语中带着压不住的怨气与不甘。

      “琳达,对不起……。也许,我注定走不出那个监狱了”注定逃脱不了死在那的结局,逃脱不了那个男人给我安排的结局……男孩在心里悲哀的补充道。

 

      “对,你是他妈的该说对不起!但不是对我,是对你的父母!如果你因为这坐上电椅或者死在监狱,见到他们你怎么说?哦,对不起爸爸妈妈,我爱上一个混蛋他送我提前来见你们了……”娇小的女孩怒极反笑,一瞬间法庭那个忠实守在NED身边的母狮子转身向他露出獠牙“你是他们在这世界上唯一的血脉延续,你觉得他们会怎么想?哦,我为你骄傲,儿子?醒醒吧,你可悲的爱情不会感动任何人,从现在起你出现在任何公共场合都有无数男女老少甚至孩子朝你吐着口水对你诅咒恶骂。媒体会把你当作那个变态杀手最后的附加价值炒作,一段违反常理的桃色绯闻,十年、二十年后、人们不会记得你的名字,只会叫你那个倒霉的连环杀手同性骨肉皮!这就是你想要的?这就是你想留给你父母的?”女孩接近歇斯底里的吼出一串话语之后,才看到男孩苍白的脸颊不断流下的泪滴,单薄的身体好像狂风中的枯枝一样几乎随时被揉碎。女孩把手指按在太阳穴狠命的揉按,内心后悔自已为什么这样冲动,说出这些话不能挽回任何事情只会给NED脆弱的心理添加更多的压力。

 

      “对不起,NED,对不起,我失态了……”女孩不安的紧扣手指,“事情没有这么严重,是我没控制住情绪,对不起……”

      “不……你说的没错,这……这一切都是我的错,是我要面对的”男孩喉咙里发出破碎的声音,“我,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可以留恋的了,也不在乎其它人会怎样评价我。只是,对不起,琳达……因为我让你的履历添上这样不光彩的一笔……”眼泪跟着话语一滴滴打在桌面上。

 

      “你以为我在乎什么鬼扯的履历!我在乎的是朋友的性命!”琳达的声线随着怒火不自觉的提高,她闭上双眼急促呼吸反复告诫自已他现在心理脆弱不要刺激他。心里默默数到十后,她睁开眼睛握住男孩戴着手拷的双手“NED我说过我不会让你有事,你就不会有事。我承诺的,一定会做!”娇小的女孩身体里仿佛爆发出无限的能量,低沉有力的字句敲进男孩的心里“我们要把无罪抗辩改成精神失常,这样你只要去医疗机构而不是回到那个监狱,NED我不会让你再回到那里,相信我。”

 

       “William Graham,请问你成为FBI特别探员有多久了?”第四次庭审进行中,琳达穿着一身黑色套裙,踩着尖细的高跟鞋站在证人席前,沉着的提出问题。

      “两年。”

      “那么在此之前您的工作是什么?”

      “犯罪心理分析师。”

      “也就是说您见过各种类型的罪犯,那么能叙述一下您和我的委托人是怎么相遇的么?”

      “在州立监狱,我因为错误指控入狱,他当时负责为我那区派发食品。”

      “也就是说你们有过许多次的接触是吧?那么您能从您的职业角度描述一下当时我委托人的心理状态么?”

 

      “根据我对他的一些行为观察,以及几次言语上的交谈,Mr Copperfield先生当时应该是处于一种对被害人即恐惧又依赖的状态。”

      “可以具体说明一下么?”

      “他提及被害人时言词闪躲,他知道对方做过什么,却依然选择为对方行为作一些辩护。说明他的行为准则和道德标准已经被扭曲模糊……”WILL有些犹豫的说。

 

      “那么根据之前与Mr Copperfield先生共事过的人的证词,我们可以看到他是个善良并且拥有极高道德标准的人,您能从心理学角度解释一下原因么?”

      “在我看来,他是典型的斯德哥尔摩症,很多人认为这是个心理病症,但我认为它是与生理原因相结合存在的。”WILL思索了一下,继续说道“斯德哥尔摩综合症依存一个生理学上的条件反射原则,即面对外部强大的压力,尤其是死亡威胁,所有生物都会表现出一定程度的服从。这造成的结果是,每一种动物,包括人在内,都有被驯养的可能。基本需求是一个底线,有吃有喝,生命得以延续,面临暴力的强权,只有低头才能获得延续生命的可能,这是源于本能反应。”

 

      “那么我委托人所说的爱情是否是这病症的体现之一呢?”

      “是的,可以说是目前很多案例中所出现过的。被控制者爱上施暴者,原因也很好解释,为了生存下去,被控者放大每一点施暴者的好意,哪怕是一口水一口饭,在他们心里都可以等同无限的爱。这是生物生存下去的本能,驯服或死。”

      “法官大人,我没有问题了。”琳达点头行礼之后回到自已的位置。

 

      “根据FBI公布的一项数据统计,在一共4700起涉及联邦、州和地方的人质绑架案中,73%的人质完全没有表现出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的症状。那么即便是我们的被告处于这种症状中,剩下的27%也从未出现过攻击施暴者行为, Mr Graham您不觉得您的判断在这上成不成立么。”

      “反对,关于攻击行为我们后续会有心理学专家呈堂作证,辩方律师请不要对自已不理解的专业领域过分显露自已的无知。”

      “反对有效,也请辩方律师注意言词”

 

       控方律师看了一眼琳达,这近乎人身攻击的反对让他有几分动怒,“也许我不是专业医生,但众所周知斯德哥尔摩被在心理学上只是一种状态的描述。无法被确定或确诊,专业心理学家也只能依靠后来的行为表现来判断。最重要的它并不能作为定罪依据并且从来没有司法案例以此轻判,希望陪审团不要被误导,我的问题问完了”瘦高中年男人走回自已的位置,经过WILL的证人席时,突然被一跃而起的矮个子男人揪住领子,上半身斜拉进证人栏,法庭众人一阵惊鄂,法警也把手放在配枪的位置随时准备出击。

 

       WILL把右手比成手枪的姿势狠狠顶在控方律师的太阳空,眼中尽是杀戮欲望。但却用轻柔又让其它人听得清清楚楚的语调说:“我知道,人的最高权利,是生存的权利。”控方律师在这突变中瞳孔放大一动不动,听到对方这不明就里的话,整体身体放软不配合对方的动作不敢反抗。这里狱警掏出枪之前,WILL放开对方,双手抱头大声说道:“在场的所有人,假设刚刚这样做的是个恐怖分子,是个连环杀手。你会不会感到分外恐惧?会不会本能地顺从他?如果答案像我从控方律师眼中看到的一样肯定,那么你就是一个斯德哥尔摩综合症潜在患者。”

       整个法庭被这些话炸开,不得已法官宣布休庭,指出证人行为激进陪审团应无视他的证词,并且对WILL提出了藐视法庭的的指控。但,这个举动带来的影响却在陪审团心理根植,或者说他点燃了每个人身临其境的同理心。

      “Dr Bloom,您刚才说被告在案发时,是由于 PTSD发作才推被害人下楼,说这种行为很可能是由于恐慌引起,是无意识的,是么?”高瘦的控方律师在第五次开庭吸取了上次的教训,离证人度很远开始发问。

      “是的。”穿着优雅套装的女士轻声回答。

      “那么请问您能从录相中看出患者当时PTSD发作么?”充足的准备让对方对于这个问题的答案了如指日掌,牙仙的案子四方关注太大,他绝对不能输给一个刚出道的毛丫头。

      “这……我只能从行为上做一些推断……具体……”女人的表情有一丝犹豫,她当然想帮助WILL的朋友,但她不能违背自已的医生准则。

 

      “就是不能,对么?”看着对方默认的表情,控方律师得意的继续说道“无法界定案发时是否是发作时间,也就是说,辩方所说的PTSD症状,哪怕真的存在。我们都无法确定案发当时被告是否在发作时段,毕竟这不是个持续性的病症,对此我置疑这是否能给对方精神失常行为打掩护,也就不能作为轻判或者减刑的依据。我的问题问完了,法官大人。”控方律师提问完毕,与准备上前提问的琳达擦肩而过。

 

       LINDA冷不丁侧身,用尖尖的鞋跟,狠狠踩了控方律师一脚。对方立刻”OUCH……”尖叫一声推开她。琳达不失时机的说,“对方律师一再强调PTSD得病时间点,只好举个例子回答您。我的体重只有98磅,踩了您一脚都嗷嗷叫着推开我。我的委托人被一个180磅的连环杀手打断了四根肋骨,三根手指粉碎性骨折,颅骨颊骨、脑震荡、鼻骨骨折、内脏出血,以及……其它多处内伤。您觉得他的PTSD是躺在监狱医院白床单上得的?”陪审团有人发出了轻笑,琳达大声追加了一句“对了,忘了说SORRY。”接着走上前继续对DR BLOOM提出早就预热过的问题,一切发展都在掌控之中。

 

      “法官大人,各位陪审团。昨晚我写结案陈词时,几度哽咽。我意识到让我悲伤的不是我委托人的个人悲剧,而是一个美国梦的破碎带来的痛楚。Edward J Copperfield先生在入狱之前本是一名职业甜点师,与青梅竹马的未婚妻定婚,从没有任何犯罪记录甚至没有一张罚单,他的梦想是开一间自已的甜品屋,生三四个小孩养两条狗。多么典型的美国生活,多么普通的美国梦。但是一场地狱般的冤狱旅程让他锒铛入狱,被扔到全美最臭名昭著的连环杀手身边。从此是恶梦一样的性骚扰,暴力对待甚至刀刺入院危及生命。一个22岁的大男孩,在一个他从未见过的世界,压力、恐惧、焦虑让他选择了一个变态杀手所谓的爱情庇护,但这带给他什么?两次几乎丧命,追随一生的身体残疾和精神问题。”娇小的女孩此时观察着全场人员的情绪,引导着大家进入她想要的效果。

 

      “各位请再看一眼我的委托人,看一眼这个被陷害入狱,失去家庭、失去妻子,失去梦想和前途的男孩,请设身处地的代入一下他当时的情境,相信你们会做出同样的选择,自卫,这是人的本能,我的委托人,只是想生存下去。”看到陪审团中有人低下头默默忍住眼泪,女孩相信她需要的效果已经达到,不能再过分煽情,于是做了一个简短的结束。“相信我不需要总结,陪审团也会做出自已的判断,就像我不需要妈妈的祝福,但我依然感激他,就像我会感激你们的选择。”

 

      “根据陪审团作出的裁决,本案被告Edward J Copperfield,一级谋杀罪名,不成立。策划实话恐怖行为罪名,不成立。多重预谋谋杀罪名,不成立。普通谋杀罪名,成立。判处监禁12年,5年后可以保释。”法官宣读完指令之后,琳达内心一阵恐慌,普通谋杀是一个不好不坏的结果,前提是不回到州立监狱,如果回到那里,NED五个月都活不下去。

      “由于被告精神原因,陪审团一致通过,被告监禁地点应在州立医疗机构。”听到这句话,琳达感觉到又能呼吸了……

 

       一周后,WILL来荆棘崖探望刚刚到那里的男孩,并且试图在最后以命想搏的出击前为朋友做最后一点事。“NED,牙仙需要的就是用自已的死亡让你陷入一生的阴影。他太了解你,知道你的本性纯良一旦真正染血,哪怕上诉成功也会慢慢死于内疚或疯狂。”观察了一下男孩的反应,WILL继续道“我想告诉你,不要让他成功,你需要自已强大起来摆脱这一切。琳达还没有放弃给你上诉的机会,荆蕀崖的环境相对也要经监狱安全些。在这里休养一段时间,Oliver Thredson博士会给你做心理辅导。”顿了一下,他继续产道“我可能会不方便常来,不过有一个记者,弗雷迪劳兹会不时过来采访你,有什么需要让她来找我,我会尽全力帮你。如果揪出汉尼拔后我还活着的话……威尔在心里补充。

       男孩在一滩死水一样的表情中,露出一丝痛苦的裂纹。“威尔,你说那不是爱,你说那是病态的、扭曲的占有欲,可是也曾经让我那么快乐,难道我也病了么?”这裂纹撕裂他平静的面具,让他的声音带着一丝颤抖“哪怕到他死,我也没有对他诉说过这份感觉,……威尔,如果这不是爱,告诉我,这么美妙又他妈如此痛苦的东西,为什么上帝创造这个世界的时候把它塞进我的身体……”

 

       ……我想,这是他给我们特别的试炼,他认为他的子女都能坚强应对这一切。


       PS:下章牙仙终于可以出场了,也可以开启我狠狠虐牙仙,本文最想写的那段了。觉得控方律师好可怜,被又吓又打的,哈哈


评论(26)
热度(89)
©恶龙的城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