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龙的城堡

《囚徒》第23章 牙仙XNED 庭审进行中,小甜派的选择

      “NED,关于谋杀以外的罪名我都做了充分的准备,你不用太担心。我只需要你配合我一点,你能答应么?”其实这次狱立监狱爆炸暴乱的主犯一直没有抓到,凭空寄入监狱的炸弹引进了供电系统中断后备发电机又完全失灵,导致监狱电子锁失灵多名狱警被杀。媒体舆论巨大压力让警方为了分散公众视线,将NED推上了风口浪尖,不过琳达有充分的证据证明NED入狱期间表现良好且未与未婚妻之外的任何监狱外人士联系过,这项指控完全不会有大问题,但年轻律师担心整个检方的突破口在NED的口供这里,她绝对不能让男孩再回到那里,他会死在那!她需要对方的保证,看到男孩点头,琳达继续说道“就是永远就远不能把牙仙当成你的守护者,朋友,或者什么爱人。你只需要记住他打了你,强#奸了你,并且在警卫面前对你做作出了生命威胁,你只是本能自卫,遇到你答不上的问题就说当时太害怕不记得了,交给我,你能做到么?”


      “可……”男孩眉毛中间皱起了长长的纹路,他还是不忍。


      “NED想想他杀的人,那些无辜的孩子,他在本州连续作案时民众心头笼罩的恐慌和阴霾,是我们最大的胜点。利用陪审团对他的恨意,一个美国好公民因错判入狱,因自卫杀了这臭名昭著的恶魔,所有头脑正常的群众都会感谢你为纳税人省了一笔反复开庭讨论他要不要上电椅的钱。在美国85%的谋杀指控都被定罪,这是在监控多角度记录你主动伸手推他,证据充足的情况下我们唯一的机会”怕男孩有任何侥幸心理,她又做了补充“如果这时候哪怕你表现出一点对他的同情,民众对牙仙海啸一样的愤怒会转向你这个发泄口,而这份愤怒没有曾经杀戮带来的恐惧作为限制,会无限放大到只靠语言就足够杀死你。记住威尔说的,你只是斯德哥尔摩你没爱过他,把爱这个字烂在心里,答应我。”琳达郑重的说。


       男孩垂下双眼,隐去脸上的悲伤,沉默的点了点头。

 

      “*Edward J Copperfield被控一级谋杀,你的回应?”

       “无罪,法官大人”

      “本案将于三日后开庭,鉴于辩方律师所说,由于被告精神及隐私原因要求全封闭审理予以批准。在此期间被告不得保释不得探望!”随着法官的一声锤响,决定NED能否重回自由之路的诉辩旅程即将展开。

 

       “关于案发当日狱警监控室的录相,结合被告的证词,相信大部分人都认为这是一场施虐和强奸。不过我还是要向Mr Copperfield再确认一次,被害人当日,是不是强奸了你?”第三次庭审正在进行中,高瘦的检方律师,在法庭放出了当天监控室拍下的牙仙如何殴打强奸NED的录相后向NED抛出了问题。小陪审团众人和法官还沉浸刚刚看到录相中的暴行带来的恐惧与愤怒,对这个算是常规性的问题并没有太过重视。


      “是”男孩的回答中带着恐慌,刚刚他最深层的耻辱与恐惧被直接的剥开呈现在陌生人面前。他忍不住想会有多少人开始在心里叫他婊子……


      “那么这是第一次或唯一一次么?”亚麻头发的中年男子露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狡滑微笑。


      “……是”犹豫了一下,男孩才回答,在他心里他始终不想把两人之前的性¥爱与关系推到强迫那面上去。


       “奇怪,根据你两个月前的监狱入院病历,你不但有利器刺入伤,皮肤还有多处软组织的挫伤,根据医生记录,是被人类啃咬的伤痕?鉴于被告在监狱中的活动范围,我们可以推断是被害人所为,那么你们之前是否有过性#交?是否也是强#奸?”


      沉默,男孩不想在陌生人面前回忆起那段他在监狱中唯一温暖明亮的回忆所在,但却阻止不了自已滑入那种熟悉的安全感与快乐,对抗压力不自觉的本能带他躲到这片快乐地带。


      “反对!控方推断无任何证据且与本案无关!”琳达嗅出了危险的信号第一时间做出反击。

      “反对有效!”

      “好的,我们请法警呈上37号证物。”

       一张薄薄的塑封卡片被送到NED面前,男孩只看一眼就僵住了。那是牙仙送给他的生日礼物!


      “请陪审团看大屏幕的证物照片,这是一张黑白素描,正面的人物中间的大家可以看到正是被告本人,而两边的是被告早年车祸死亡的父母。照片的背景也不是凭空构造,是被告曾任住过的乡下农场。甚至右下角的小狗都是被告曾经养过的宠物!而如此细心的一幅画,我们看他的背面-----Francis Dolarhyde,也就是本案受害人,‘TO NED祝23岁生日快乐’。NED正是本案的被告名字简称,而且画像后面的日期也正好是被告的生日。根据司法笔迹鉴定,这幅画确实由被害人本人所画!”听到这段话,陪审团一阵骚动与耳语……


      “请问是什么样的情况,让被害者在前一晚送了你他亲手制作的礼物,后一天却要殴打你强奸¥你?是否你做了什么刺激对方的事情?”

      “没有,我没有。”男孩脸色苍白,眼底泛着泪光,本能的摇着头回答。

      “反对控方的无理推断!”

      “我们还有证据能证明被告在与被害人关系上撒了谎!”

      “反对无效!”

      “请呈上40号证物。”


       那是一本用裁过的纸片装订成的小本子。翻开来看,是素描画册,但并没有涂改或者残页,可以看出作画人的精心呵护。而这画册中的每一页都是NED!有他瞪圆眼睛微笑的样子,有他嘴里面撑着食物大笑的眼睛眯成一线的表情,有他含着泪光眼睛望向一边落寞的样子,但大部分都是他的笑,欢乐的,愉悦的,轻松的……笑……,NED的泪水打在画册上,想起曾经无意问起对方还有没有画过自已其它的样子,那张被巧克力吸引到眼睛都直了的实在太难堪了。对方却在他半撒娇半抱怨的提问中回答,画你又不能换罐头,你是想吃还是要画……他不知道原来那家伙竟然背着自已画了这么多,竟然……我在他面前是如此的快乐……


       NED的反应又让陪审团座响起一阵骚动的耳语,控方律师问趁机提问。

      “请被告看着这本画册告诉我,案发日是之前的相处时间中,死者是否发生过强#奸你的行为?!!!如果有,过程中你有没有激烈反抗,是否有高朝!”未及琳达的反对声出口,对方又爆出了一连串轰炸式的问题!


      “他究竟为什么在监控室强#奸你,告诉我!!!请面向陪审团说.”


      “不不,我不知道”男孩慌乱的否认,他觉得那一个个问题和陪审团怀疑的目光好像有形的手,逼的他要窒息。停下停下,他内心在呼喊。


      “你和被害人的关系到底是什么关系!!!他对你的暴力行为究竟是一次性的还是长期的?!!从什么时候开始?!你如何解释这画册与礼物?!!!你在监#狱爆炸前的异常行为是否与此事有关,你是否操控了牙仙策划这一系列事件!!!!”


      “住口!住口!!我爱他!我爱他!我爱他!他没有强#奸我!!!”NED紧紧握着那本小小的画册愤怒的嘶喊。


       而这一刻琳达感觉天昏地暗,法庭瞬间陷入沸腾,各种质疑中甚至掺杂着漫骂,她看到陪审团中大多人甚至法官都一瞬间面露厌色,年轻律师凄凉的想‘Dolarhyde你赢了!我终于敌不过你的计谋,这场官司无论结果如何,NED都是被舆论钉上十字架的罪人。’


       角落中,高壮黑人法警将胸口隐藏的摄像头对准NED的脸,心想这么劲爆的料,应该跟那个红头发的女人多收点钱了


       PS:Edward是NED省略元音的简称,NED一般很少作为正式名字。因为剧里面并没给出NED的姓,所以他的姓是一本我很喜欢的小说男主的姓。

 

 


评论(20)
热度(79)
©恶龙的城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