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龙的城堡

《囚徒》番外三 牙仙XNED 甜蜜南欧蜜月,交换戒指露台船戏

      春季的那不勒斯,地中海洋流带来湿润的微风,温暖的夹裹着让万物复苏的气息翻滚进这间临海酒店的开放阳台,吹拂在躺椅上男孩的发卷中间,好像情人的手挑逗着他抬头欣赏眼前的美景。男孩却不会所动的专心翻着手中的书,遇到问题还抬笔标注,他一身休闲的渡假打扮,衬衫的扣子却系到最高,摭不住的红印好像泄露了什么,于是微风也识趣的不再相扰,渐渐隐去。

 

       明明已经早上九点,小城却好像还在沉睡一样行人稀少,对于学徒时期习惯早起的NED来说,南欧人对于生活作息的定义于他几乎可以等同于懒惰。哦是的,他们的蜜月之旅还在进行中,威尼斯、佛罗伦萨、罗马一站站的推进,NED不好意思报怨可是他真觉得自已要累死了。每一个艺术馆、广场、教堂都非常非常非常……大,往返之间也大多需要步行,坚硬的石板路把他的脚都硌肿了。他不想让牙仙觉得自已是个娇滴滴的姑娘(他都不能跟姑娘比,姑娘们穿的可是高跟鞋!这种时候他都只能在心里吐槽女孩都是ET),但牙仙很快就看出他的不对劲,立刻把行程上的几个艺术馆砍掉,并且每晚给他按摩脚趾。虽然每次按摩之后都要被压倒做了又做,NED还是觉得对不起牙仙,没让他看到大卫的雕像和卡拉瓦乔的原作。对方在一记狠狠的冲#刺后,揉捏着他的臀瓣说,上帝给了我他最完美的作品,谁还要去看大理石的屁&股。混蛋……,男孩心腹诽,要不是牙仙天天晚上不要脸的耍禽兽,自已体力也不会这么差,而且他要真是女孩的话,这些天射在身体里的东西都够他怀上两对双胞胎了!想到这NED脸上忍不住露出羞涩混合着懊恼的表情,仿佛当年初进州立监狱那个活泼乐观的小仓鼠又回来了。他放下书双手捂住脸告诉自已别胡思乱想了,双手搓搓热气蒸腾的脸揉乱了头发,却又忍不住放下手偷偷移开肚子上的书小心的按了按肚子,仔细的对比和出发前的变化好像生怕里面真住了一对小东西……

 

       哦~打住打住打住……,NED觉得自已一定是饿的脑子短路才会这样想,他强迫自已想回正事,虽然大卫不能再回去补,他们回程还是要从罗马走的,听说有个教堂是有卡拉瓦乔原迹,可以一起去看。NED喜欢看艺术品,对他来说艺术品就像是美丽的女孩,只是挂在那就让他充满愉悦,虽然像女孩一样各有千秋,但让他来看也说不出高低在哪里。但牙仙不同,他熟知那些画的典故,背后的故事,历史的、流派,画的构图,明暗的对比,色彩的运用,甚至画家当时的人生经历都能从每一幅中的笔触显现出来。牙仙这种对色彩与思想碰撞结晶的热爱,并未表现在除了NED以外其它任何方面,是的,人类对各种欲望的追逐到牙仙这里都简化成了NED和其它。早在监狱的时候NED就私下向拉法耶这个八卦站打听过在他之前牙仙其它的男人或“女人”的下场,对方给了完全否定的答案,“没有,一个也没有”。不论是监狱中温柔残忍的牙仙,还是劫持他亡命天涯、抱着他嚎啕痛哭的LEO,亦或是经历过那件事……,变成绘图小说作者的Frank。他们所有欲望风暴的中心,没有男人,没有女人,只有NED,好似一种印入骨髓的本能或是戒不掉的*毒&瘾。让NED恐惧也庆幸,毕竟,这是他唯一的筹码……

 

       男孩悄悄叹了口气,翻出裤兜中一个小小的宝蓝色天鹅绒戒盒。弹开盒盖,一对错色双绞丝环雕纹戒指静静的躺在里面,抚摸着戒身的纹路,NED叹息这工匠巧手拧在一起的小环,何偿不是如上帝之手将他们本不相关的命运,病态扭曲在一起的讽刺……

 

       想起在佛罗伦萨,男人兴冲冲的拉他到维琪奥桥,站在人来人往的店铺门口,拉着他的手念道:“*夜的最初三小时已逝去,每颗星星都照耀着我们。我的爱情来的多么突然,至今想起仍震撼我心魂。”看着男孩窘迫的红着脸注意力都放在过往人群有没有注意到他们,牙仙不满的眯起眼睛,双手贴在男孩腮边扳正对方的脸说:“这是但丁和贝雅特丽齐第一次相遇的地方,这是他伟大爱情开始之地,正是这爱情让我们拥有不朽的名著神曲……所以……我们,是不是,也应该……做点什么?”人流涌动的地方这样的亲密动作让男孩紧张,下意识的重复道“做什么?”牙仙不言语,眼睛却无声的望向男孩背后的橱窗。维琪奥老桥上参差林立着这样的百年首饰店,橱窗中都是意大利手工匠人打造的各色首饰,男孩顺着牙仙的目光看到一对缠丝雕纹的双色金戒指,在众多金银闪烁的珠宝中,即不过份低调平淡,也不格外华丽张扬,艺术的雕纹和别致的扭丝体现了意大利这个种族为了讨好姑娘将人类技巧发挥到极致的精神。

 

       觉查到对方的意思,NED好像嗓子里面卡了蛾子一样难受,不……他给不起……承诺……,“但丁的爱人不是嫁了别人小小年纪就死掉了么,悲剧有什么好纪念的,走吧人好多我想吃冰淇淋。”看着像被抢了飞盘的金毛犬一样垂头丧气,嘟囔着“早知道就应该说图兰朵的台词”挤过人群去给他买冰淇淋的男人,NED鬼使神差的回身进店买下了这对戒指。小东西辗转跟着他走过三个城市,却还是像烫手山芋一样让他不知该如何处置。这时响起开门的声音,NED迅速把戒指放回口袋。

 

      “对不起对不起,亲爱的我回来太晚了”牙仙抱着两个印着麦当劳字样的塑料袋气喘吁吁的说,“都怪不靠谱的意大利人,地铁又罢工,打不到车,我走了三站才找到一家营业的麦当劳……”。NED失语,意大利从北到南这一路上两个人都习惯于意式的咖啡牛角、红茶三明治包搭配的早餐,哪怕到了披萨的发源地吃了那不勒斯最有名的几家美食餐厅之后,NED还是怀念堕落的美式垃圾食品。昨天早餐几乎嚼蜡一样吃下酒店提供热腾腾金灿灿,刚烤出来刷着糖浆掰开还流出蜜糖的牛角包后,终于忍不住发表了对垃圾食品的渴望,他完全没到刚刚说下楼取早餐的男人,原来是走了几站给他买这些……

 

       来不及压下心头泛起的热意,已经被对方拉着坐下“快点吃,要凉了。”看着对方把汉堡,薯条,蕃茄酱,炸鸡块一样样掏出来,熟悉的香味引的他早就空了的肠胃疯狂蠕动,吞了下口水,NED在心里告诉自已,这是混蛋昨晚耍了一夜禽兽的补偿,哼,才不感动,我要全吃掉!

 

       一个双层汉堡四个炸鸡块两包薯条四个苹果派之后,NED摊在沙发上咬着可乐的吸管小口饮啜,牙仙小心的坐了过来,“你……”欲言又止的样子。NED懒懒的飞去一个说的眼神,牙仙伸手摸上NED挺的浑圆的小肚子“你是不是有了?”啪!牙仙的手被狠狠的拍了一下,仿佛为了掩饰男人玩笑无间点破自已刚刚胡思乱想的尴尬,男孩恶声恶气的说“收拾东西,下午还要去卡普里岛呢。”吼完又摊下享受他的可乐去了。牙仙大笑着起身“是是,我的女王陛下。”

 

       酒店对面就是背靠辽阔地中海的二号码头,码头上每半小时便有一趟发往卡普里的游轮。收拾妥当托管行李后,两人轻装踏上游轮,准备开启这个意大利最著名的旅游小岛行程,但不足一小时的船程却让NED受尽折磨。早上吃的过饱的食物在海浪的涌动下几乎全被吐了出来,牙仙一路照顾他喂了晕船药才好些。踏上卡普里的陆地之后,NED觉得真是丢脸到这辈子都不想坐船了。不知道是生牙仙的气还是气自已吃太多,一个人闷头沿着环岛小路气哼哼的走,牙仙在两三米之后小心的跟着。

 

     “*Bello,La bello”NED听到有年长女性呼唤的声音,停下脚步,四处找了找,发现一座纯白希腊式庭院门口,一位白发苍苍的奶奶,佝着身子朝他招手。NED走了过去,老奶奶穿着得体,化着淡淡的妆,手腕耳朵戴着成套的珍珠首饰,充满贵气。少年失怙让男孩从来无法拒绝年长女性的招唤,乖乖的走过去,老奶奶拉他进院子,在爬满紫藤花的摭阳棚下的大理石桌子上,拿起一个镇在冰块中的铝壶,喃喃讲着一串意大利语。NED抓耳挠腮听不懂,用手势比划一下让朋友进来翻译,老人回头看还在门口探头探脑张望的牙仙,欢乐的也招唤了进来。

     “婆婆说,看你脸色不好像是晕船了,这是卡普里特产的柠檬汁,全欧洲最美味的柠檬,喝了这个就会舒服了。”牙仙策划旅行时就突击了两个月意大利语,虽然老人有浓重的南方口音,但抓住几个词还是轻松的翻了出来。老奶奶笑着点头,把倒进水晶杯的柠檬汁塞进NED手里面作出喝的动作,NED乖乖喝了一口,冰凉酸爽,胃里面的不适全部被冲了下去,一口气的喝光了一杯。老人笑着又倒了一杯递过去,又喝了一半时NED才觉得舒爽。把杯中剩下的顺手递给牙仙。向老人道谢“*Grazie”,牙仙喝了一口柠檬汁,被酸的五官皱成一团,忍不住又盯了一眼NED的肚子,被男孩暗暗踹了一脚小腿之后忍着倒牙的痛苦喝完了剩下的酸柠檬汁。老太太看到两人的互动笑的脸上像开了朵花,手拍着NED的胸口掂起脚抚摸他的脸蛋,NED也乖乖任摸并且给了对方一个暖暖的拥抱。牙仙把杯子放好,老人又喃喃的说了一长串,男人点头回了几个词之后,向老人道别“Ciao”。和NED转身一前一后的离开小院,出门时男孩余光看到牙仙身体一僵,然后脸色古怪的快速赶上自已,忍不住问怎么了。对方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犹豫一会才答“刚才那个老太太,在我转身时……捏了我的屁%股……”。“哈哈……哈哈哈哈……”男孩的笑声惊飞了几只海鸟,看到对方笑的扶墙的动作,牙仙突然觉得这豆腐被吃的也算值。

 

       两个人或搭环岛巴士,或走走停停,下午太阳正盛的时候,到了探索蓝洞的舶船码头。蓝洞是卡普里海岸一个极有特色的溶洞,洞穴五六十米长,一二十米宽,洞口只能一只人力划动小船通过。大概淡季的关系,码头停着不少小船,询问价格以及潮汐风力都适合观看之后,牙仙付款两个坐在船夫背后的位置,因为洞穴出口矮小船只被设计的较浅,两个人要半躺下才能保持小船平衡。小船进到洞穴里面之后,当眼睛适应黑暗光线之后,NED觉得自已仿佛在一片蓝色的天堂之中。如果说地中海的海水在阳光之下是一片顶级的皇家蓝蓝宝石的话,那蓝洞中的海水便是一片闪耀跳动着的蓝色火焰,洞外的阳光经洞底特殊折射后只有蓝色能通过,整片海水便呈现出画家无法调制,相机无法捕捉的美妙荧蓝。如同果冻般的质感,又似蓝闪蝶的翅膀,浅浅涌动着映亮洞顶片片岩石。两人看到这样的奇景都禁不住WOW了出来,船夫虽然听到过很多,但对家乡的景色仍然骄傲不已,不由放声唱起了桑塔露西亚,洞穴特有的回声让汉子浑厚的音色无比动听。

 

       在NED试图把眼前美景全收进眼底时,突然感觉耳边一热,身边不老实那个人咬住自已的耳垂轻轻施力,在NED要挣开时,突然把舌头伸进男孩小小的耳涡舔舐,进出的动作仿佛昨晚抽插的节奏。“老婆婆刚刚说,这里是以前古罗马时期的水神庙,情侣经常带果蔬来这里祈求永不分离,我刚扔了一个柠檬求这里的神仙让我们永远在一起~”估摸着男孩要翻脸前,牙仙靠在他耳边低声呢喃着这些。NED害羞的脸上血气上涌,没注意被牙仙抓住了左手塞进嘴里,舌头在他的指缝中间抽%插划过,在男孩使力想要抽回手的时候,发现对方舌头缠住自已的无名指,牙仙推动着一个金属环套在上面,一直推到指根,才让放他离开。NED把脸转身另一边,心脏鼓动的声音在耳边回荡,似乎盖过了意大利民歌的回声。他把手伸向裤袋,内心的声音告诉他“不,你不能给他,你在撒谎,神不会祝福你!更不会原谅你!”但他手指上那圈小环仿佛一枚烙铁,燃烧着他的理智,也烧穿了他铜墙铁壁的心防“只有这一次,只一次,让我遵循自已的本能,如果上帝要惩罚我,也是对我的解脱……”。

 

       NED果决的掏出戒盒,摸出较大的指环,粗暴的拉过对方的左手,小心的套在无名指上……。男孩能感觉到半躺在旁边的男人身体一阵阵微微的颤抖,牙齿咯咯作响喉咙里面几声细小的呜咽。男孩转过脸庞想在黑暗中分辨对方的神色,却被一把握住后颈撞上对方的嘴唇,牙仙急切的探进他的口唇似乎在确认又似乎在宣泄曾经的不安,NED任他吻了好一会,才想起船夫已经安静下来,一把推开牙仙,感觉身体的血液又整个涌上耳尖。牙仙轻笑,拍拍船夫递过一张20欧的纸币“兄弟,再来唱一首我的太阳吧。”于是后半程的蓝洞之旅,NED都是在伴着男高音的回声中,一路吻出去的。

 

       刚下小船上岸,NED便被男人扣住左手怎么也挣不开,牙仙把两人十指相缠的双手举在阳光之下,发现无名指上戴的戒指竟然一模一样……“维琪奥!”楞了一下两个人同时说,“混蛋,那个老板明明告诉我这是他爷爷手工制作全世界只有一对!!!”牙仙气急败坏的怒吼,在看到男孩带着笑意的明媚脸庞时,想起刚刚两人黑暗中的一切,转怒为喜“不过也好,这说明我们心意相通。嘿嘿……”

       这时,后面一船游览的客人也下船登上码头,船夫向其它人报怨着什么,牙仙听了拉起NED跑回环岛主道,NED问怎么了“那个船夫说,不知道哪个没素质的客人,把吃剩的水果扔在洞里,在旺季抓到是要罚五百欧的。”男孩无语,牙仙嘟囔“明明没有吃嘛,不过水神真的太灵了,下次来我扔个PAD给他想看什么妹子有什么妹子”。“……”

后面还有肉有有肉,重要的事说三遍,短而精,点链接

http://weibo.com/p/1001603852362807677461


       一切结束时,初升的阳光照在他们交叠的身体上,温暖的好像他们给彼此的亲吻。那时候,牙仙以为他们能永远这样度过每个早晨,以为他再也不会失去属于他的家庭,以为汉尼拔那个魔鬼的诅咒不会实现,却不知,那从来不是一个诅咒,而是一个预言……

       魔鬼……从不出错……

 

 

       注一:看了汉尼拔第一季的都知道这是但丁十四行诗的第一首,我昨天看完就吐血了,撞梗啊!当初想到戒指这个梗就一定要发生在老桥,一定要提但丁的,但是没写到这大大已经先发了,下次想到必须写啊!

       注二:Bello,La bello。意大利口语“帅哥,那个帅哥”,Grazie谢谢。美女是Belle,都是意大利人搭讪或者赞美男女时口语中常用的,老奶奶用这句就可以理解后面的小动作啦,哈哈。Ciao,再见。PS:蓝洞是大船先拉一船人到洞口然后分四人一小船进洞的,一船不会单空两人,但人太多没办法二人世界我就作主小船直接冲了,哈哈。

 

       感觉把牙仙写成妻奴傻汉子了,光看番外这里可能很多人觉得性格有撕裂感。不过中间NED的回忆中,牙仙是三个形象的,也代表了牙仙在他生命中的三个阶段,正文中只写了第一个。包括NED也是经历了三个阶段,而正文中他正由第一个向第二个过渡,这也是他们和番外性格产生差别的原因。只有不断双方的痛苦蜕变,差距如此大的两个人才有相守的可能。等经历了正文后面那些事之后,大家会理解为什么会这样,以及为什么NED始终悲观的无法放下心防。

       PS:这几天发生的事简直让人措手不及,不想再提三次元,只想写完我这个拉郎文。感谢给我支持的M大和须后水,没有你们就没有这两篇甜番,心情抑郁的实在不适合更正文,等调整过来正文会回忆速度继续更新。

      PPS:加了几张图片,卡普里三四十年代就是美国人最爱的意大利渡假岛,玉婆泰勒这样的名星经常过来。小岛常年四季如春,阳光充足,典型地中海的碧蓝海水环映茂密柠檬林与橄榄树,即私密又有趣。奥古斯都大帝当年以三倍它大的岛交换了它,并且在上面修建行宫住了十年,可见它的魅力。下两张图就是表白时候的蓝洞,梦幻的美。

肉那段,发生了个错字,好羞耻,大家可以来随缘看

http://www.movietvslash.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159366&page=1&extra=#pid3119167

围脖上的不想改了,随缘的是改好的,也顺便求个回帖,随缘没有回帖我都不好意思继续发了,有种羞耻PLAY感.






评论(13)
热度(68)
©恶龙的城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