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龙的城堡

《囚徒》第22章,牙仙XNED 上章点击太低,作者决定继续捅牙仙

       正文之前,上章怎么也打不上TAG重发也没用,没看重要转折内容的请向前翻去看21章,请向前翻看21章,请向前翻去看21章,重要的事说三遍。

-----------------------------------------------------------------------------------

     “嘿,伙计,我们已经胜诉了,”娇小的女孩坐在病床边,看着床上依旧面目青肿,沉默望向门口的男孩自顾自轻柔的说着“我阐述了本案的目击证人为了减刑才说他在打劫的时候看到你弃尸,也向法庭和陪审团提示了他和本案主要负责探员达成的协议。暗示他在编造谎言,证人不可靠外加起诉不当,”顿了一下看到男孩没有任何想回应她的意思,掖了掖耳边的碎发继续说道“陪审团相信了,我们推翻了原裁定做出了缺席判决,NED你已经洗清杀人罪名了。”


     ‘不,,我没有……我再也洗不清了……’男孩绝望的想着。


     “NED……我知道你的伤还没好,不该和你提这些……但是,”咬了咬嘴唇,年轻的律师还是把心里的话说了出来“检方起诉你……谋杀Francis Dolarhyde……而且他们通过当天监控录像发现你在监狱爆炸前有异常行为,还会加诉你策划暴力事件及多重谋杀……”看了看依旧无动于衷不想回应他的男孩,琳达提高了音量“NED,我认真的,这是能上电椅的罪名!你不能总这个态度,再给我签一份授权书,让我给你辨护!”说完,仿佛想起男孩噩梦般的经历,瞬间又内疚的低下头。如果,如果她再早一点为他洗清罪名,他便不会再受到这样的对待了,是她的错。


     “NED,那是个意外,你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况且……”女孩心疼的望向男孩扎着厚厚夹板的手指“你被这样的殴打虐待,还……”琳达吞下了后面的话,她当然看到了警方的事件报告和医疗记录,她知道在男孩身上发生了什么可怕的事,她一次次告诉自已要耐心,但指定律师的日期越来越近,她不能让他拿生命开玩笑。“你所做的一切只是自卫,你没有任何错,那真的只是个意外!”


     “不,那不是!”门外传来一句低沉的声音,接着有人拧动门锁进来。


      NED死水一样的眼中划过一丝波澜,看清来人之后又沉了下去。‘真傻,他死了,就在我面前,怎么还是不死心呐。’


     “是我。”威尔穿着工装夹克,戴着素色黑围和黑框眼镜踯躅的走过来,和琳达互相介绍后,站在NED的病床边。“他们抓到了真正的切撒克比开膛手,荆棘崖精神病院的院长奇尔顿医生”威尔苦笑了一下,显然自已都不相信这个结论。“我自由了,……NED我听说了那天发生的事,那完全不是一场意外!”


      看到男孩的目光转向他,威尔继续说道“这一切都是牙仙设计好的,我低估了你们之间关系对他产生的影响”看了一眼病床上男孩的神色,年轻的FBI犯罪心理分析师继续说“身处监狱这样环境,你所有的价值观,道德感都在某种程度上被改变了。你对保护过你的牙仙有一种原始而充满力量的好感,你否认或漠视为了这保护需要付出的代价。你觉得他的存在才让你在这地狱般的监狱活下去,他的每一点微小的善意都被你活下去的本能无限放大。你甚至觉得……理解他一定程度上的……施暴……”


     “嘿!注意你的言词”娇小的女孩皱起眉头低声喝道。

     “让他说吧”NED拖着受损的声带说了今天的第一句话

 

    “但事情从来不是单向的”威尔推了推他的眼镜,掩饰他的焦虑,庆幸没有拿被家暴却不肯逃离丈夫的女性举例,人际交往一向是他的薄弱之处,在陌生异性面前说话更让他紧张。“我说过,牙仙儿时的经历会让他杀死一切他重视的人,不过我低估了他在你们这段关系中,被自身恐惧扭曲的控制欲所带来的破坏力。”看着琳达望向他的眼神带有一丝疑惑,威尔知道这涉及NED的隐私,他用眼神询问着能不能当着女孩的面说,在得到轻轻点头之后才接着说下去“你不能以他想要的方式‘爱’他,这比杀了他还难受,你以为他的报复只会止步在对你的肉体伤害上?不,他会选择最恶毒的方法来复仇。他让你成为你最憎恶的人,手染鲜血,身负命案,惨死在这监狱里。NED,这一切都是牙仙用生命设下的复仇计划,你消极上诉,正好配合他。”


     “天啊,这个疯子!”女孩惊呼出来,急促的说“我就知道,你当时断了四根肋骨三根手指,怎么可能把他推出及胸的护栏!交给我NED,让我给你辩护,一定为你洗清罪名!”


     “不……不要麻烦了……琳达……”男孩嘶哑的嗓音慢慢的挤出一个个单词,“他……还是因我而死……”

     “你也疯了么!NED!你是被陷害的!!!”女孩的声音因愤怒而高亢尖锐起来“你这样对得起你的爸爸妈妈么!!!”


      看到男孩被刺痛一般的痛苦表情,琳达突然意识到自已的过界,威尔打断并拜托她去走廊帮自已买罐咖啡,女孩看了NED一眼,红着眼圈低头走了出去。


    “我理解你的感觉,NED”威尔坐在床边的近视椅上,望向男孩带着泪光的双眼“每天要强迫自已面对噩梦的根源,担心着恐怖的事情发生,担心着对自已有信心的人失望,最担心的是自已内心的转变”天生的移情能力,让威尔对NED经历的一切感同身受“这时你身边出现一个救世主一样的人,他好像你沉默的队友,可靠的保护神,甚至某些时候还是你的良师。让你有了躲避这一切的喘息时间,躺在他身旁对他诉说关于自已的一切,把对方幻想成汪洋中的灯塔,只有他在的时候你才不会担心自已迷失。”威尔紧锁眉头,似乎抵抗着某些不得不铭记的回忆。“但这不是爱,NED,爱从来不算计、控制和强迫的同化。你谈过一段很长时间的恋爱,你不会在分手时这样对那个女孩是么?”威尔用眼睛扫了一下NED的手指,“虽然很多人可能想过”


       男孩楞了一下才意识到对方在讲冷笑话,勉强的扯起了一个嘴角。

     “NED,回想一下你在监狱之外的爱情,慢慢校准你自已的心境,我相信你会做出一个正确的选择”威尔拍拍男孩的肩膀,告辞离开。


       走廊上,碰到倚在自动贩卖机上的琳达,女孩脚边还堆了2个踩扁了的咖啡罐。“过几天再来吧,给他点时间……如果辩护过程中有任何我能帮上的,一定打给我。”

       女孩哭肿的双眼终于有了一丝笑意,“谢谢你……”

     “别客气,这是为我们共同的朋友。”威尔想,‘我必须要保护他,毕竟……也许这是我最后一个朋友了。’

        

        三天后,NED签下协议书,正式委托琳达辩论。却不知道这次辩护几乎改变了两个人一生的轨迹。

---------------------------------------------------------------------------------

        这章法海茶杯顶着牙仙一生黑的胸牌又出场了!其实他劝NED那里完全就是代入了他自已和老汉的相处模式,NED在监狱中生命不保,时刻担心自已会在翻案前死在那。茶杯也是一样,一件件血腥的案子让他担心自已变成凶手。他理解牙仙对于NED的重要性,因为他对老汉是一模一样的感情或者更复杂。所以他的开解对于小甜派才是最有效的,并且他那时已经做好要以身为饵诱老汉现出原型的计划,知道自已可能活不了多久了,他不想和他命运相似的NED也走上死路,他的正义感让他用更理性的角度分析阐述一切拉回牛角尖的甜派。总之好闺蜜,一辈子!

        PS:为了不让大家骂NED圣母白痴我还是要通过茶杯的嘴解释一下,他和牙仙的感情很复杂,但因为茶杯移情同化的代入,不愿意承认也不愿意去想爱情在其中占多大的成分,始终用精神病病理解释一切。

       大家可能会觉得,哎呀NED已经被打这么惨了竟然还喜欢牙仙是不是脑子有病啊,但是斯德哥尔摩就是这样的,它在人类本能觉得生命受到环境极大威胁时,产生一种童化的移情心理,无限的放大控制一方在自已心里面的作用地位,不断洗脑自已一旦打破现有环境就会有生命危险。最典型的案例就是大部分家暴案中的女性和儿童被发现后为施虐者找借口,并不是他们不想逃,而是被这种移情所骗。

       除了斯德哥尔摩之外,就是死亡对NED的震撼。失去父母让他对生死充满敬畏,天性善良又热爱一切生命。他不敢也不能相信自已竟然亲手夺去了一个人的生命,并且这个人还是自已爱着或者爱过的人。他陷入深深的自责,自暴自弃。只能说牙仙太了解他了,知道怎么做才是让他最痛苦的,设好的套让他钻。敌军攻势太强大,只好请茶杯这个救兵啊。

       再有一章或两章牙仙就会登场,男主表示再不让登场并且给茶派这么多暧昧镜头就把作者腰子烤了请老汉,作者压力山大啊!


评论(20)
热度(77)
©恶龙的城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