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龙的城堡

《囚徒》第21章 牙仙XNED 牙仙的选择,作者不接受快递

       普囚区是个半球型的建筑,环立的囚室整整三层,高约八米。一层四周环绕设立的是图书室、健身房、厨房,洗衣室、餐厅等囚犯活动区,中间大开阔面积平地是集中娱乐区。普区一千三百名囚犯每天分六波轮流使用中间区域和周边设施,固定时间由两名主管狱警授权后,电脑自动开启相应分批牢门。中间贯通三层的黑色区域是狱警的监视塔,负责每层的狱警在这里交换巡逻轮班,查看视频监控。

       两个狱警按流程要带NED到监视塔核对犯人为法庭传唤者本人后,由上级授权通过监视塔后侧大门离开监狱。为了避开一层正在活动的犯人,他们从二层囚屋走廊向控制区前进。NED反悔被殴打的地方在二层雅丽安兄弟会集中居住的地方,这些白人至上恶名昭著的残暴帮会成员们首先攻击了矮个子黑人狱警,在他们的带动下其它还没反应过来的囚犯们也加入了血色狂欢。


       NED拼命拨开人群,他的视线之中,所有的光线聚焦于一点。而他只想向光明所在之处奔逃,那就是牙仙所站立的地方……牙仙似乎也推测到了狱警会选择的路线,直接站在二层连接普重两区的天桥入口处。由于人流几乎全是逆向奔往一层开阔区,牙仙似乎寸步难行。NED仗着身高优势定位到他之后就迫不及待的分开人流向他挤去,但显然燥动的人流一边攻击一边前进行动缓慢。不过百米的距离却让两人咫尺天涯……突然,NED发现有个人挤到了牙仙身边,害怕是他的仇家NED大声呼喊挥舞双手,但都被淹没在怒吼尖叫中。很快,那个背对NED的身影给牙仙看了手上的什么东西后,两个人激烈的争执起来。男孩愈发担心一边盯着对方一边加快速度向对方移动,很快争执演变为肢体冲突,牙仙虚晃的第一击被那人挡住,很快第二击打中对方腹部,男人倒地,NED也松了一口气。


       牙仙迎着人潮走来,终于发现了NED,看着向他挤过来的男孩,犹豫了一下,终于迎上前去。“Francis,我有话和你说……我……”看着牙仙阴郁的表情NED瑟缩了一下,但内心膨胀的感情仿佛像发酵的面团一榜首挤压着容器不断冲溢出来。“我爱……”

      “这里说话不方便,跟我来”男人收起戾气敛去这些天常挂在脸上的温柔,仿佛又戴上刚刚相遇时冷静到残酷的面具,抓起NED的手腕拉着他走向监控塔。


       牙仙把监控塔里面的狱警尸体扔出门外,背过身去锁紧大门。“Francis,我……”NED迫不及待想告诉对方我爱你,想说我再不会离开,如果我们今天能活下来,我愿意和你背负所有的一切……NED手指袭上牙仙的背,经历刚刚的一切他需要在表白前用身体接触确认对方的存在。但话还没脱口,突然转身的牙仙一拳打在他鼻子上,头部狠狠撞上墙壁,鼻血在已经斑驳的墙壁上甩了一道新痕。NED被这突然的攻击完全打懵了,待疼痛随着流进嘴里面的血液在脸上蔓延开来他才反应过来。男孩疑惑转身却又是暴雨般的几个重拳连续击打在他的胃部和肋骨,甚至来不及哼一声,一波波抽搐的疼痛就让他整个瘫倒在牙仙脚下缩成一团。


       NED大张着嘴却只能一小口一小口的换着气,肋骨的疼痛伴随每一次呼吸抽动,’不是骨折了吧’男孩想着,胃部返上带着腥气的液体烧灼着他的食道喉咙。‘Francis,别生我的气,别……’上一次这样的角度看对方,还是他耐心的哄着自已练习格斗。他真的相信当时对方是在陪他练手,因为现在要疼一百倍……“Francis,别……”NED伸出手想拽着对方的裤脚耍赖撒娇,这样男人就会像上次一样原谅他,听听他酝酿已久的告白。


       “啊!!!!!”男孩如同被虐杀小动物般的凄厉惨叫回荡在监控塔中,他修长又柔软的白晰手指被牙仙踩在脚底碾压,在他自已都从未听过痛苦尖叫中,不断蹦出骨骼碎裂的声音。直到男孩再不出声,仿佛享受够了一出歌剧,牙仙才把脚挪开,揪着NED的头发把他拎了起来,肋骨的伤让他只能佝偻着身体勉强靠在墙上。牙仙把手抵在他的脖子上迫使他抬起下巴看向自已……


      “开始我以为我要的是无条件的顺从,后来我以为我要的是无条件的……爱。”说出这个简单的词仿佛让牙仙无比困难,眼中充愤怒。他闭了闭眼再睁开努力维持着平静的面具……“但是看看我得到了什么,像猴子一样被耍弄!你觉得我是提线木偶么!!你觉得你可以骗我多久!!”牙仙收紧手指,NED本能的挣扎着喘息,但视线渐渐蛮的模糊……他不知道是不是自已的错觉,那个愤怒的要杀死他的男人眼角仿佛有什么亮亮的东西。‘不,不要,Francis,别杀我,别……在你……看不清自已的心时……’NED伸出未受伤的右手抚上牙仙的脸,牙仙放开男孩的脖子抓住他的手腕。


      “又是这样的表情,你究竟用它骗过多少人?看来你的教训还不够……”牙仙另一只手捏住NED的中指和无明指,双手反向使力,带出两声骨骼的碎响。“嗯……”急剧的疼痛带出的胸腔气流穿过受损的声带只带出几声闷哼。

      “我以为你能把我拉出那个黑洞,可你却把我推的更远。”看着再无反应的NED,牙仙仿佛在自言自语“狡猾的小东西,为了庇护可以出卖身体,那么为了出去你向那个女人付了什么?也许你该先把咱们的交易清算一下!”


       血糊在NED的眼睛上,与眼泪混合,合着身后撞击的节奏,在桌面上拖拽一摊腥红印记。男孩不记得自已是怎么被揪着头发压在狱警监控操作台上,不记得自已是怎么被扒下裤子,甚至不想记得对方如何未经润滑便狠狠插入撕裂……他觉得自已的灵魂渐渐脱离肉体的痛苦,声音、视觉、感觉,渐渐离他远去……也许这次爸爸妈妈会来接我……带我走吧……


       肋骨被猛击的巨痛将他拖回这具身体,NED被揪着头发仰起头,猛然看到外面聚焦了十几个人隔着玻璃观看这一切。有的甚至忍不住把手伸进裤子忙碌……“叫大声点!看看多少人被你这漂亮脸蛋和屁股吸引,等我们的帐算完之后我会宣布解除庇护关系,到时候外面那些人会轮流干你的小洞,祈祷你能在那些人里面找到下一只伺主吧!”

     ‘不要这样Francis,不要在这时候……,不要在我刚发现自己真心的时候……,不要在我要把心捧到你面前时……,不要这样把它打碎’NED痛苦的在心中呻吟‘不要,你会后悔!你爱我!’


       这时监控塔外响起密集的枪声,同时几颗烟雾弹射进一层开阔区,几个还在暴力残杀的囚犯被当场击毙。州立监狱的停电和计算机异常立刻引进了防暴警察的连动,此时面对身持重武器的防暴警察,那些手拿弹簧制成简异武器的囚犯大多选择投降。当持械军警冲进二层监控塔时,牙仙已经双手抱在脑后跪在地上,而且NED如同一瘫软泥般倒在地上。在防暴警察给两人戴上手拷时,牙仙轻声说“NED,我……”短短的停顿中带着牙仙自已都无法搞清的困惑“我很好奇,你母亲是不是也这么淫荡才生下这样的你?”


     ‘不不不,你可以践踏我的心,但我的家人!你没有资格!’愤怒是最好的止疼剂,NED挣脱狱警用肩膀撞向牙仙,他也不知道要做什么,只是愤怒像火焰一样他想让对方也感受这份灼烧……但一切只在一瞬间,牙仙仿佛一只蝴蝶一样在他的撞击下轻轻的跃过二层栏杆,又重重的摔在一层开阔区…… 


      “他死了!”手指搭在牙仙颈动脉上的警察仰脸喊着,NED脑中一片空白,他不敢相信还带着报复笑意盯着他的男人就这样死了……

      这时一层传来一声爆炸的巨响,火浪席卷牙仙摔下的地方。“这帮狗娘养的引爆了厨房瓦斯!!!撤退!!撤退!”

      NED呆滞的盯着那片火海,被狱警提出了A区。

------------------------------------------------------------------------------------

没有完结,不会换攻,绝对HE!!!

没有完结,不会换攻,绝对HE!!!!

没有完结,不会换攻,绝对HE!!!!!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这章,其实写的挺不顺的,我不愿意让他俩这么美好的一切就在暴力和强暴中结束。但是这是最快速的撕裂控制与依赖的方法,而且牙仙已经是压着最后一根稻草的骆驼,他看到一些东西,信以为真,便做了这样的选择。如果觉得不可原谅,并且三观正确要让牙仙为所犯的罪负责的同学,可以看完下一章就当完结了,还想看作者是怎么不要脸圆回去的,可以继续催文,后面还有得写!爱大家,心疼佩佩广州之行,刷了一天连夜码的,可能错漏有点多,明天再检查!

评论(23)
热度(55)
  1. OBOTABSTYLE恶龙的城堡 转载了此文字
    ( ・᷄д・᷅ )情理之中的发展
©恶龙的城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