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龙的城堡

《囚徒》第20章 该来的终究会来,剧情重大转折中

     “还痛么?发烧了?”NED低头把脸颊贴在牙仙的额头上试了试对方的体温,“昨天吃了什么特别的东西么?我还是扶你去医院吧。”男孩满是担心的说。

     “我不想去那里”牙仙盯着NED,仿佛想说什么,却欲言又止。

     “嘿,你有话想跟我说?是不是还有其它地方不舒服?”昨晚两个人跳完舞亲着亲着累了一天的NED就睡着了,早上起来牙仙难得比他起的晚。本想让对方多赖会床轻手轻脚去上工的NED听到几下低沉的呻%吟,仔细询问牙仙只是说疼却说不清楚哪疼,又坚持不去医院只让他陪在身边。在男孩顶着责骂请假后,数次盯着他想说什么又吞回去,男人反常的样子实在让他担心,忍不住追问。


     “没有……,NED,今天不论发生什么事,一定呆在我身边好么”犹豫了一下,牙仙轻声说道,眼神中带着几分焦虑“无论你听到什么,见到什么,绝对不要离我左右。答应我。”好像被心中的焦虑压迫甚重,一直以来牙仙冷酷冷静的面具都裂了一条缝,让这情绪泄漏出来,带的NED也有些紧张。


     “小病小痛还撒娇”仿佛为了缓解心中不安,NED轻笑着调侃对方。“我答应你,保证今天24小时跟在你身边,好了吧”说着,为了让他安心一般,男孩上身靠向对方,额头贴额头,鼻子对鼻子。两道呼吸交缠融合,如同他俩的身影一样依偎。

       铁门开启的声音打断了室内的平静,“你,跟我走”进来的两个狱警指着NED粗声粗气的说。

     “警官我今天请了假,能问一下是什么事么”NED感觉到身边男人瞬间紧张弓起的身体,一边握上他的手安抚一边问道。

     “你那个律师小情人迫不及待的要跟你团聚,要求提前庭审时间,FUCK,折腾个没够……”

     “我……”一阵恐慌略上NED的心头,不不不,不要听他们的“听我解释”男孩转向已经从床上坐起蓄势待发的牙仙“不是那样,我……”

 

     “磨蹭什么!我TM还想休假呢”高个子的狱警不耐烦的骂了一句,看到屋里面两个人还牵在一起的手讥笑说“哼,这脸好屁股好就是前后都吃香,外面有妞贴肉帮忙打官司,里面有人供吃供喝供JB”。高个子话音没落,牙仙已经从床上弹起迅速到门边,在他肚子上狠狠打了一拳,旁边矮个子狱警才反应过来拔枪指向牙仙。被枪逼退的牙仙双手高举,高个子被刚才的一击大失颜面,抽出警棍照他头上抽去。2棍下去牙仙就蜷在地上,人却直直的盯着NED,头上的血流进眼睛,带出一丝妖异的杀气。


       NED想冲上前阻止这场单方面的殴打,却被矮个子狱警用枪逼退,戴上了手拷拎出了囚室大门。仿佛是为了配合同伴发泄,矮个子狱警一边注意着囚室内的动静,一边磨蹭装作搜查NED身体。NED知道对方是为了欺骗走廊的监控,他努力竖起耳朵却听不到牙仙一点声音,只有一声声棍棒击打在肉体上的闷响。每一下都让NED心脏骤停,无法呼吸。

       囚室内的声音终于静下了,高个子走出来擦试着警棍塞进警具袋,NED仿佛看到上面未静的腥红血迹,像刚刚牙仙直视他的眼神一样冰冷。

 

    ‘嘀,嘀’阻隔普囚区和重囚区的两扇沉重大门在电脑控制下自动锁住,NED被推搡着走进普囚区环形囚室走廊,越过一间间牢房,吵骂起哄挑衅声四起,却完全不能吸引他半分注意力。他觉得自已的灵魂留在铁门的另一边,留在牙仙那里。而他们相处这段时间的回忆如同一面被打碎的镜子,碎片呼啸着在他脑袋中盘旋,每一片都是牙仙,他的脸、他为他做过的事、为他画的画,他笑起来的样子……这些回忆好像系在NED脖子上的一根风筝线,越是远离对方,越是束缚的男孩无法呼吸……‘他的伤……他流血了,会去医院么……,早上就不舒服……,早上……早上我答应过他不会离开!’

       想到这NED停住脚步“对不起警官,我不能跟你们走,我要回到重囚区。我不舒服……我需要回去……对不起……”,说着侧身用带着手拷的双手抓住身边囚室的铁栅栏。狱警听到大怒,揪着他的头发试图强制让他松手,高个狱抽出了警棍甩在他身上,普囚区三面环型耸立的囚室里人群开始骚动起哄。但NED满脑子只有“回去!回去!回到Francis身边!”在后背的疼痛袭来的时候,甚至带来了庆幸,他也挨打了,他们扯平了,Francis看到就不会那么生气了……。不知道第几棍抽下来,NED整个人已经瘫在地上,但双手还是牢牢的握着铁门栅栏不肯松开,在狱警耐心耗尽准备掏枪的时候,轰的一声巨响震的整个囚区铁门直晃……NED还未醒过神来,囚区本应自动锁定的铁门全部传来‘嘀----’的一声长响,手中铁栏连接的大门被男孩轻轻一推就打开了。这显然引起了囚犯们的巨大骚动,普囚区近千名烧杀抢掠的野兽失去了囚笼,在警察还未及反应时便潮水一般涌了出来……

       NED颤抖着蜷缩在他一直紧握的那扇铁栅栏之后,一动不敢动,他觉得自已在目睹一场人间地狱的景象。离电子锁失效大门打开不过五分钟,所有穿着警服的狱警已经被包围,紧接着就被亢奋的囚犯淹没。押解NED的两个狱警被包围在人群中间,囚犯们吼叫推涌着要挤到前面去发泄愤怒,里面最初还能听到几声咒骂惨叫,渐渐便无声息。

       面对凶残的罪行,他不敢阻止,他唾弃自已的懦弱,他贴在地面流泪……’对不起,我要活下去……,我,要回到Francis身边……’想到牙仙男孩突然想起比起普区对方呆的重囚区个个都是数条人命在身的杀人机器,如果囚室打开必然更加凶险,即使囚室不开如果普囚区想逃出监狱势必要穿越那里,万一暴乱的人潮中有他的仇家……‘Fracis!‘男孩抬头,必须要找到他,必须要……NED小心翼翼的靠近地上的两个狱警……或者说曾经是狱警的……两具尸体……。高个子混身是血,头已经被警棍抽打的凹进一块,矮个子鼻子被撕咬掉胸口开了一个血洞。从未近距离接角过暴力现场的男孩想呕吐想尖叫想挣扎着逃开,但回到牙仙身边的欲$望压倒了一切,他迅速翻到手拷钥匙打开束缚之后沿来路返回重囚区。


       普囚区已经被囚犯占领,他们燃烧床单引燃尸体,把狱警吊在高层囚室的门栏上,嘶吼尖叫的声浪配合着枪声,让这里变成一场炼狱中的血腥盛宴。杀掉狱警之后,囚犯开始从自已人中寻找猎物,首先被拎出来的是几个恋童癖和强奸犯,他们被扒光衣服扔在肾上腺素爆涨的人群中间,有的被瞬间撕去了四肢嚎叫着等死,有的被用刀在身上刻下“鸡#奸”、“恋#童”字样后轮#奸。

       NED努力不去听不去看这一切,他在心里对自已说“快,找到Francis!找到他,告诉你再也不会离开他,哪怕,哪怕上诉成功”NED吞了一下口水躲过一具尸体“是的,哪怕上诉成功,我也不会和你分开!我要做骨肉皮,我会写信,。我要和你在一起,我要……要用夫妻探视房,是的,加州通过了同性法案……我不怕责骂……,我会搬到这附近打工,努力攒钱开一家甜品店,把赚到的钱捐给受害者家属……”


       在各种狂乱的想法充斥NED脑海时,他在暴乱的人群中看到了牙仙,众多桔色身影中一如既往的总是一眼找到属于他的那个。看到对方并未受伤被围,NED脑海中所有杂乱的声音汇成明亮的三个字“我爱你……”


--------------------------------------------------------------------------------

      首先向大家道歉这次更新来的这么晚,这几天四字母被挂成邪教被各家苏粉CP粉轮流踩,连新晋撸哥粉这样搭不上的也来踩一脚,气不过挽袖子跟人吵吵两三天。对不起大家了明明说产出是最好的回击却还是这么容易激动。

       回到剧情,其实这两天没全浪费,我扩展了几千字大纲,悲剧的发现后面还有八分之七剧情要写,吐血。好在哪天我被掐累了,扔大纲大家也不觉得突兀。

       写这章异常异常的痛苦,不只因为监狱暴动这个血腥压抑的环境。而是NED真的斯德哥尔摩和爱情混在一起时表现出来的的样子让我心碎,一份正常的爱情绝对不会需要你伤害身体以求得原谅和平等。但环境和突发的暴动让NED分不清心底的激情是爱多一点还是依赖或者恐惧多一点,而且目睹了血腥事件的刺激,他的语言混乱思维也多少会受到影响。接下来会是一场痛苦的撕离又独立的过程,亲妈,就要给他一份健康的爱情!握拳,努力今晚二更!用产出回击奇葩!!!


补充一下普囚区结构,我的想象中,,监狱是个瓶子状设计的,重囚区是瓶颈。普囚区就是这样球体的瓶肚子,中间黑的这部分是警察监控用的,两边几层是监狱房间,大概结构是这样,肯定没有这么高大洋气,层距这么高,肯定是比较矮挤的,这是图书馆。但是这个结构后面还要用到,怕我写不明白大家看图就行。

 


 


评论(47)
热度(97)
©恶龙的城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