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龙的城堡

《囚徒》第19章 牙仙XNED 感激回复,两章半糖吐血奉送!

     “反对,对于控方证人证词中‘可能’‘也许’对陪审团太具有导向性,请证人不要发散思维”

 

    “反对有效,请控方证人注意言词,只叙述自己看到的。”

 

        ……

 

    “反对,新证物的检验出于多个州级生物实验室认定,这几个实验室是当今业界权威,包括FBI及警方案件的生物遗传类证物都在此鉴定,检方律师所谓“只不过是猜测”是对科学的藐视”

 

     “反对有效”

 

        ……

 

       NED穿着笔挺的西装,黑色外套配着反绒拼驳领,烫得整齐的白色衬衫和黑色领带,紧的让他觉得有些缺氧。但琳达说这样保守的搭配才会让陪审团有好感,这已经是他们上诉的第四次开庭了,NED在前次庭上叙述完案发日当天做了什么见了什么人这反复说过无数遍的事,就只能坐在琳达旁边看她战斗了。这女孩是个斗士,虽然第一次上庭的时候还紧张的穿错袜子,可是对上案件相关的一切她立刻变身狩猎状态的母狮子,谨慎敏捷优雅迅猛,用言词作为武器逼退一切试图危害NED利益的不利证据。显然对手完全没有料到这个初出茅庐的小丫头如此犀利尖刻,寸步不让,检方本以为只要像上次一样就可以打发过没上过庭的年轻人,却被准备充分的女孩击的节节退败。NED不知道自己这辈子的幸运是不是都在这几个月用光了,女孩说的当年在高中庇护她免于校园恶霸欺负的事情他完全没有印象,但他感激一切让对方在这个时候来到他身边的原因。毕竟……毕竟……他现在需要一点什么事分散注意力,好让他的脑子不再反复质问自己如何面对牙仙,如何面对他们的未来……如果他们有未来的话……。

 

       威尔的话对他造成的冲击几乎是毁灭性的,他心里面那些来不及或者已经破土而出的嫩芽,未及开花结果就被这狂风暴雨摧残的奄奄一息。这几天,他想了很多,和牙仙之间的点点滴滴,他并不觉得对方是有意在控制他或者什么斯德哥尔摩,他不是没有恋爱过的小男孩,他能感觉到牙仙为他做的一切小事中埋藏的点滴爱意。但,他也知道,对方给他看到的这一切,只是想让他看到的那部分水面上的冰山。哪怕最开始他们曾有过的暴力争执,那也不过只是透过水波折射出的一丝暗影,水下的冰峰有多深有多险他完全不敢猜测。正因为如此,他不敢告诉对方自己的上诉情况,连上诉出庭这几次白天失踪都是用各种拙劣的借口掩饰过去的。他确信牙仙完全看穿了他的谎言,但却什么也没有说……想起威尔关于祭祀的那些话,NED心底升起隐隐的不安……

 

      “NED,NED,嘿,回回神”娇小的琳达在NED面前摆动着手指

      “哦……对不起……已经结束了么?”NED有些茫然的回神,看着面前因为兴奋而面色绯红的女孩,面带歉意的问。

 

      “是的,结束了,我把他们打的落花流水!我就说新证物会起作用,血液喷溅痕迹完全不对!凶手是穿着你那件衣服行凶的,衣服上的血迹也是被害人的。可是错就错在凶手没有你的块头还想陷害给你!我自己计算过无数次,也请麻省生物实验室的师兄计算过无数次,按被害人的个头和颈部伤口的位置,怎么喷溅也不会在衣服的胸口位置,按伤口复模做的模拟血液喷溅轨迹来看,真凶的个头不超过180!!!伙计,你的个子没白长,关键时候救命啊,哈哈!”只到NED胸口的娇小女孩,一连串的话语飞快的蹦出来,完全不管对方是否理解。“下次开庭我还有铁证,保证将检方一次击杀!NED,我没有夸口,这次你一定会自由的!!!”女孩眼睛闪着自信的光彩,映着脸上的绯红生机勃勃。“让我们提前来个庆祝胜利的拥抱吧!”琳达说着,张开双手抱住了NED的腰,娇小的身型埋进男孩的胸口,远远看上去好像一对难分难舍的年轻恋人。

 

      “呃……”NED有些尴尬,不过短短大半年,女孩柔软的拥抱却让他无比陌生,身体僵硬了一下才压下莫名的恐慌缓缓回抱住对方。“好姑娘,谢谢你”NED想揉揉对方的头发,举起双手才发现带着手拷很不方便,于是在女孩的发顶轻轻吻了一下。

      “不要谢我,要谢就谢TINA吧。”女孩放开他后退一步,一边整理桌上的卷宗一边说“开始提起你的案子我完全没有信心,她一直鼓励我,陪我分析案件做情景还原,一遍遍的梳理时间点”提起自己的同性爱人,眼中的斗志转化为柔情。“包括今天的上庭都是她陪我一遍遍演练的,我都不知道要怎么回报她好”。

 

      “你们两个都是好女孩,我都要谢,如果你放心的话,婚礼蛋糕可以交给我哟”NED当然知道琳达的女朋友,几次不多的见面对方难得案件以外的话题全围绕着自己的恋人,男孩真心为老同学找到真爱高兴。

      “哈,才不能让你这么轻松就过去,婚礼菜单的甜品设计也交给你了,还要做个大大的蛋糕……”

      “没问题,你想从里面钻出来都行!”

 

       回程的时候因为州际公路连环车祸道路封锁,绕了远路才回到监狱,换完衣服回到囚室已经接近午夜的时间,顾不上肚子饿的咕咕叫,NED头疼的要怎么和牙仙解释这些,他真的一点也不想再对牙仙撒谎了。

 

       被押解警察骂骂咧咧扔进囚室的一瞬间,NED看到牙仙靠着床坐在地上。已经过了熄灯时间,室内一片黑暗,只有穿过换气窗的上弦月带出一地静谧的光纱。牙仙在月光照不到的角落,整个人几乎与夜色溶成一体,但男孩就是能一眼找到他,看到对方那刻一整天慌乱不安的心都安定下来。牙仙却好像没有听到他进来的声音一样,整个人都散发出冰冷黑暗的气息,NED压下心中的不安,走到对方身前跪坐下来。“Hi,嗯,对不起,我……”,我被临时借调到B区工作太晚……这到了嘴边的谎言被牙仙竖起的手指挡在NED的唇齿中。仿佛刚刚回过神,牙仙看向NED的眼神又满是男孩熟悉的温柔,“先闭上眼睛行么?”

 

     “现在还不能睁眼?所以,你在搞什么啊……”被推到角落紧闭双眼的男孩带着调笑的味道不耐的问。

      “暂时还不能睁眼,我说行才行,不能偷看!”牙仙一边手脚利落的布置着什么,一边回头叮嘱着男孩。再仔细的检查了一遍之后,看了一眼月光的角度换算了一下时间,又迅速的把男孩拉了过来“可以了,睁眼吧。”

 

       NED睁眼就楞住了,眼前他们窄小的床铺被布置的……花枝招展……NED不知道该用什么词形容好。两边床头铁栅栏上拉了2道蓝色的纸拉花,统一标配的白色床单上,撒着深红色看似玫瑰花瓣的东西,中间放着一瓶大大的戴着彩色纸花环的香槟,香槟旁边是一个飞盘大小黑呼呼的……蛋糕?蛋糕上还插着几支蜡烛,是真的白蜡烛,参差不齐的可怜兮兮的燃烧着……

      “这是……”NED有些没头绪“是什么特别的日子么?”男孩想起前一段恋爱中总是被忘记的恋爱一周年,约会六百天,相遇一千四百四十四天纪念日这样‘重要’日子受到的惩罚。不由的后背一紧,赶紧算这是他们的上床一百天还是相遇两百天纪念日……

 

      “傻瓜,是你生日……”牙仙微笑着拉近男孩到自己身边“三月二十五号……23岁生日快乐,NED……”看了一眼床铺,有些局促的说“呃,这个……布置……我向拉法耶咨询了一下……希望你喜欢……”说完男人眼睛就移向一边,有些不安的等待着对方的回应。

 

      “这……”NED觉得胸口一阵热流在涌动,那些被“威尔”飓风吹的东倒西歪的嫩芽,又在这暖暖的热流中复苏、生长、蔓延成一片昂然的绿意,驱散了在NED心盘桓数日的阴影与冰冷。“我都忘了……Frank,谢谢你……”NED眼底一阵湿热涌上,他知道在这个封闭的监狱里面弄到这一切有多不容易“我很喜欢,我……不知道怎么谢你……”

 

      “如果你能在那几支蜡烛烧到蛋糕上之前赶紧许愿吹灭它们,就算帮我大忙了”看到男孩的反应,牙仙仿佛松了一口气,带着调笑的语气说“要是让烛泪滴到蛋糕上,拉法耶一定会杀了我”

      “哈哈,好的好的”男孩低头在内心默念着,如果真的有神灵能实现愿望,我愿意用我所有的运气交换,请让牙仙忘记童年的一切,永远不再受它伤害……。“好了”NED刚想弯腰吹蜡烛,突然想起什么似的脸上划过调皮的神情“不过,不唱生日歌怎么能吹蜡烛呢,你要给寿星唱生日歌啊”

      “呃……”

      “快点啦,蜡烛要烧光了!”

      “嗯……Happy、Happy birtherday……to you,Happy birtherday to ……Dear ……to NED ”牙仙咬着腮肉哼哼着生日歌,看着对面不给面子笑到抱着肚子坐到地上的NED,怒而出手攻击对方的腋下腰侧敏感地方。

 

      “哈哈哈哈哈,天啊……,怎么有人能做到每个词都不在调上,哈哈哈”NED狂笑着左右翻滚的躲闪攻击“你明明声音那么好听的……,把歌唱的要人命的难听也不容易呀,哈哈哈……”

 

       闹成一团之后,他们靠坐在床边的地上吃着蜡烛渣下抢救出来的生日蛋糕,轮流喝着那瓶香槟。“土尔其人真的会用奶粉、米饭、糖和鸡肉做生日蛋糕?”NED一边去切第二块蛋糕填肚子一边惊讶的问到。

     “是的,吃的时候还会撒肉桂粉蘸甜酒,看起来还很像提拉米苏,我一口下去半边味蕾都在尖叫”牙仙手肘推在床上支着头,斜坐着凝视男孩,讲述着他某次出差中遇到的异国风情的生日蛋糕“当地人还说这在以前是王宫里面的苏丹才能吃的点心”

 

      “哇,真想去见识一下”NED咬着嘴里的塑料勺子含糊的说“感觉听起来像南方的某种肉派的做法,说不定我能改良它呢”。

      “NED,如果……”牙仙把手放在男孩的脸侧,姆指轻轻抚去他嘴唇上的蛋糕残渣“我是说如果,有机会的话……你愿意定居在欧洲么?”

 

      “我都没有离开过加州啦……”男孩眨眨眼,不敢想对方话中的深意“去语言不通的地方要靠手语渡日了,而且现在连这辈子能不能出这个监狱都不知道……”提到出狱,NED有些心虚的低头,假装专心吃蛋糕。

       牙仙听到男孩的答案,神色一黯,却没再追问下去“吃完的话,可以来拆生日礼物了。”

      “礼物?”NED抬头问“你已经给我这么多啦”

      “那些不算”牙仙回手从床头拿出了一件由报纸精心包装的小方盒,盒子上枚红色的缎带好像在拉法耶的手腕上见过,左上角还插了一朵粉红色的绸花。“不许笑……,是拉法耶选的!”看到男孩脸上打趣的表情,牙仙忍不住为自己的品味辩解道。

      “知道了,知道了,都是拉法耶的错”NED忍着笑小心的拆着生日礼物,仔细的寻找着粘贴处取下缎带和包装报纸,不论里面的礼物是什么,他都想把这些和它一起珍藏。拆开盒子后,里面是一幅塑封装裱巴掌大的画……的背面,隔着薄薄的透明树脂他看清上面写着“TO NED:23岁生日快乐----FROM:F·D”男孩抚摸着写有对方名字的地方,指尖奇异触感让他心底一阵颤动,在犹豫着要不要向牙仙坦白自己的上诉进展时,听见对方开口说“翻过来,看看喜不喜欢。”NED依言翻过画,在看到正面内容的时候好像被电击一样呼吸一窒。

 

       小小的画上画着一家三口,高大瘦削的儿子拥着同样高大却胖的圆滚滚的父亲,另一边娇小美丽母亲满脸慈爱的望向儿子。他们脚边还卧着一只英俊的混血金毛猎犬,背后是乡下农场的老房子,就好像往日他们去渡假一样,就好像他们从未离开,就好像他们亲眼看着儿子长到如此英俊高大……

      “我想,你进来的时候他们的照片一定都收走了”牙仙看着NED小心的说“也许,你会想午休的时候拿出来看看他们,所以我画了这个”

       滴答……滴答……眼泪敲落在塑封表面,NED立刻仔细的把它擦干净。        “我……谢谢……我真的很喜欢”,盯着父母的面孔看了又看,男孩才舍得抬头“不过,你少画了些,这个礼物,我能要求返工么?”

     “呃,我……没有查到……当然可以,你要加上你的SUE阿姨么?”

      “不,我要加上……Francis先生”男孩刚刚哭过的眼睛闪着琉璃一样的光彩要“他也是我们家的一员,而且,我也想在午休的时候看到他”NED还没有说完,嘴唇便被牙仙狠狠的吻上,唇齿间急促的进攻嗑疼了对方,但唯有这样似乎才能抚平彼此心中的不安,也似乎唯有这样才能不被心中疯涨的情意淹没。

 

      “所以,由于这份礼物并不合格”分开胶着的嘴唇平复呼吸之后,牙仙带着笑意说“请允许我补送一份礼物。”说着男人站起身,挺拔的身姿望向靠着床边的男孩,身躯躬身,但出右手“NED同学,愿意做我的舞伴么?”

       楞了一下才意识到,对方是想弥补自己那个‘因为面包房老板不给假,没能参加毕业舞会’的遗憾 。“哦~~天啊~~~”NED双手捂住脸呻吟着,“你不觉得我们扮高中生都太超龄了么!而且哪里有音乐伴奏?!”

      “我……可以唱……”

      “你认真的么!”

      “……”

      “好吧,我来唱伴奏,但我要跳男步!”

      “可我只练了男步。”

      “嗷~你是故意的!!!”


       月光渐渐沉下,小小的囚室里两个身高六尺二以上的大男人拥在一起跳着不熟练的舞步,低沉的男声哼着悦耳的老歌

     “Memories light the corners of my mind

        Misty water color memories

        Of the way we were

        Scattered pictures of the smiles we left behind

        Smiles we gave to one another

        Fore the way we were……”

       牙仙知道,这是男孩妈妈最喜欢的歌,他父母第一次约会看过的电影插曲,伴随他童年的摇篮曲。如果可以,他希望放弃一切换这一刻永远静止。

     “啊~~~”

     “对不起,踩的疼么”

     “没关系,我们继续”

       歌词渐渐隐去,只剩低沉的哼唱,两个人拥在一起慢慢的摆动身体……

     

      “Frank,我想告诉你一件事……”NED踟蹰着,现在告诉对方我正在上诉,有很大的希望成功,我们也许要分开……不不不,不要这么扫兴NED,下次吧……

      “说吧”牙仙停下舞步看向怀中的男孩,眼神中带着一丝期盼。

      “我……想要吻,很多很多个,可以么”男孩眼中仿佛收敛了亿万星光   ……

      “好”轻轻吻上对方,牙仙掩去眼中的失望‘我们还有很多时间,不要急’,男人安慰着自己。

-------------------------------------------------------------------------------


PS:真的很感动大家的回复,这2天家里网络问题怎么都刷不开LOF,打电话报修才好,看到大家的回复非常非常感动,一定会坚持更完的!绝不半途而废!

PPS:剧情到这里真的是硬塞糖了,大纲都被我一扩再扩,扩的要十万字打不住了。发展到现在,两个人心理都有瞒着对方的事情,但感情的盲目让他俩努力忘记这些阴影试图能温暖对方。

PPPS:查了一下发现NED从头到尾就只叫NED没有姓啊,更不用说生日了,只好让他随了演员大佩的生日,如果不好的话我会改。

评论(43)
热度(102)
©恶龙的城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