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龙的城堡

《囚徒》 第17章 牙仙XNED 两章长度,半糖来袭

      回到工作岗位,大部分人都骂骂咧咧因为他的缺席如何多干了几倍的活,NED不禁暗暗吐槽少了我一个你们就要多干几倍,那之前是有多懒。当然他不想说也不竖敌,默默的把手推车上加了两摞不锈钢餐盘,去比法耶那里搬今天要派的早饭。比法耶算是对他比较和气的,第一眼见他时NED还被吓了一跳。对方是四十多岁个头中等的黑人,但却包着鲜艳的头巾,头巾下面露出编进彩色丝线的一条条小辫子,穿着女式的蓝底鲜花背心裙,裙子下面还套着一条黑色仔裤。监狱里面唯一没有穿着橙色囚衣的囚犯,NED并不知道他是犯了什么罪进来的,但是这个爱好灵魂音乐有些神神叨叨的家伙并没有像其它人一样为难他。虽然嘴巴会刻薄他几句,但总在他来取派送食物时多塞一点吃的给他。他叫他比法耶妈妈的甜心,说他这样瘦下去会被这些禽兽吃的骨头不剩,每次说到激动处带着哭腔,把六尺四的NED拉下来按在他的胸口抚摸,简直让NED哭笑不得。

 

      “哦我的天啊,我的宝贝,我的小甜心,你怎么瘦成这个样子”把头发上的丝带换成金属链,抚在胸口的手上也戴了好几圈金属的黑人男子,用种族优势的尖细高童颤抖着叫道。“我听说你被那个杀千刀的混蛋捅伤了,快让比法耶妈妈看看”,NED红着脸拼命反抗才逃过当众脱衣察看伤口的命运,不过脸还是在对方的双手中反复蹂躏被亲了又亲才放他走。NED推着要派送的早餐和比法耶塞给他的两个橙子飞也似的逃走,一边逃一边想,好像回到了幼儿园被捏脸捏的口水止不住的时候,真可怕。

 

       NED迅速的派完早餐,清洗完餐具,打扫了厨房地面,才吃上了自己的早餐,好在有早上吃下去的三明治,不然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挺到现在。接到琳达的电话是在准备午餐的时候了,一起工作的人看他跑出去又开始骂他这个懒骨头如何偷懒。不过NED全当没听见,琳达告诉他新的证据符合上诉条件,已经送交州法院并且正式通过许可,下周就要开庭。一向谨慎的琳达话语间止不住的兴奋,她说‘NED,做好准备,这次我一定会把你救出来’。

 

       NED消化着电话的内容,心里面的欣喜却没有他想象的多,甚至直到现在都充斥着一种空洞的迷茫。他以为自己是怕再失望,可是想到挂电话时脑海中第一反应就是如果他离开了,牙仙怎么办……,他不敢想象自己离开时对方的样子,曾经,他也真的想过如果一辈子都不能翻案会如何可怕,当自由唾手可得时,突然他又不敢伸手,或者不想伸手了。

 

       接完电话又匆匆跑回厨房开始中午派饭工作准备,比起早餐简单的面包鸡蛋沙拉,午餐可是个体力活,按州法律规定的营养搭配,三餐要有蛋白质和足够的新鲜蔬菜。可是加州在前任肌肉州长的治理下,犯罪率上升,赤字增加,几乎破产,监狱的人口众多,拔款却渐少,可见伙食会有多差。大部分时候蛋白质是不新鲜的过期肉制品,有怪味的香肠和培根,蔬菜也只是土豆泥。少数时候,土豆泥上浇点肉汁就是所谓的蔬菜加蛋白质,让这些满是肌肉的罪犯都吃的面有菜色。这也是监狱内部黑市盛行警察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原因,他们从中捞到不少油水,罪犯的不满反弹也小一点。午餐是一整天供应最多的一餐,NED使出吃奶的力气把两个方型大不锈钢食盒搬上推车。他本应有个搭档和他一起,但对方借口这几天自己一个人推送派饭累伤的腰需要休息,不知道躲哪去了,没他在身边倒也方便一会NED的小行动。

 

       NED一间间推着车通过2道电脑远程控制锁定的铁门,这2道门隔离着州监狱A区的普囚区与重囚区。男孩小心的通过铁门,进入重囚区后,戴上胶皮手套开始派饭。每一份不锈钢托盘上加2勺菜,一个面包,通过囚室下面正方的塞取口塞进。不过在重囚区这一切要小心翼翼,上一个做这份差事的人,就是被从这个小口拉住手啃掉了半张脸。一间间囚室送完之后NED来到牙仙和他的那间,NED先是在工作服上擦了擦手,看前后无人,脱下了胶皮手套。取下餐盘,在2勺菜底下仔细埋上比法耶特别留给他的鸡腿。NED在铁门上敲了两下,小心的把堆的高高的菜盘推进去,然后用餐车挡住监控摄像头,侧身蹲下掏出一个橙子,握紧塞进去。

       感觉里面的人接过橙子,NED手指摊开勾了勾,示意对方把他要的东西拿过来。却感觉手指被对方温暖柔软的指尖扣住,隔着这道铁门,他们十指交握的一瞬,NED觉得似乎被对方掌心的热度烫到,脸上一阵阵发热。男孩按按对方的手催促赶紧把他的东西拿过来,里面的人松开他的手却在下一秒感觉一个柔软的触感羽毛一样落在他掌心,然后移到手指,什么灵活湿润的东西在指缝间舔舐抽插。反应过门内的人在做什么,NED觉得一股热气冲上头顶,脸颊好像可以蒸蛋一样。害怕被狱警发现这里的异常,男孩羞涩的想抽回手,里面的人仿佛终于戏弄够了他,把一个纸包塞进他的手中。

       NED迅速的把纸包塞进推车,站起来装作整理衣物,稳定了一下心神。却听到身后的铁门传来了他们昨天玩的游戏“嗒嗒 滴滴滴……”,男孩在心里面迅速的默默转换了一下密码含义,“--  ..  ...  ...   ..-  ‘Miss you’”

       推过餐车,假装检查餐盘数量,NED手指在背后的铁门上迅速的敲下属于他们的暗号。“--  .-  ..  -   ....-   --  . ‘Wait for me’”

       NED继续派饭,走到最后一间,与其它重囚室的牢房不同,这间并不是全封闭的铁门,隔间上层是有间隔的栅栏。这是给法庭未正式定罪的重罪疑犯住的,里面关的就是切克撒比开膛手威尔格雷汉姆。不过NED的直觉告诉他,里面关的有着憔悴姿态忧郁神情的男人并没有杀过人。他没有破案的天赋与能力,但他有与众不同的直觉,直觉告诉他眼前的男人是被冤枉的。

      “威尔……威尔……”NED隔着栅栏呼唤他的朋友,里面的男人缓缓的走过来,比起月余前的见面,更显得心力交瘁。男孩把手里面的饭递进去,又从餐车上掏出先前辛苦拿出来的纸包,也塞了进去。威尔觉得奇怪,打开一看,全是食物。有做好的三明治,有果汁糖,有巧克力,男人还在沉默时,NED又掏出一个大大的橙子塞了进去“差点忘了这个,你留下,慢慢吃。”男孩笑脸比橙子的香味更阳光。

      “他们都说我疯了,你不害怕我么”威尔的眉头皱的紧紧的,刻意的与栅栏对面的NED保持着一段距离。

      “他们还都说我杀了人呢”男孩摸了摸鼻子不好意思的说“不管别人怎样,我相信你没有杀人,你慢慢吃我不能陪你聊天,被狱警看到要骂的。”

      “等一下,你脖子上是什么”威尔注意到了NED和之前见面时候的不同

NED迷惑的摸了摸脖子,好像又想起什么瞬间脸红起来“没,没什么”

      “是Francis Dolarhyde?是牙仙么?”作为成年男人,威尔也反应过来那是什么痕迹。

      “没有,嗯……,真没有……”NED觉得自己今天太不走运,试图敷衍过去。

      “离他远一点!”威尔急切的说,仿佛在驱赶什么洪水野兽。“他是一个变态连环杀手,他不是什么适合发展罗曼史的普通人,离他远一点!!”

      “我们没什么罗曼史,我,我需要他的庇护”NED越说越气弱,不知道是不自信还是什么“而且,他很照顾我,没有伤害我……我……我只是……”NED觉得那个在嘴边的交易,卡的他嗓子生疼怎么也说不出来,眼角眉梢也带着纠结的痛苦。

       这时威尔迅速的冲过来隔着栅栏抓住NED的手“看着我,看着我!”男人大声的吼到“不要相信他,不要相信他们,那些披着人皮的怪物”对方急促的喘了几口气,像是忍受着什么尖锐的痛苦。“他逼我吃掉我女儿的耳朵……他陷害我在这里……”威尔抓着他胳膊的力气越来越大,人也陷入痛苦回忆带来的痉挛。

       NED被手臂的疼痛带的皱眉,他想退后,怕被狱警发现,但显然已经晚了,在监控视频看到异动的警卫已经冲了进来。

     “问他!问他为什么要把一家人摆成一圈手牵手”在狱警的警棍招呼到他俩身上时,威尔松开了他,但他对着被警察揪走的NED大声呼喊着“问他!为什么只在每家的母亲身上留下咬痕!”“如果你相信他不是野兽就问他!!!”在NED被拖出门的时候还能听到威尔的声音。

 

      “嗷~~~~~”NED又一次被打倒在地,“好痛哦……”捂着肚子缩成一团的男孩呻吟着“哦,我的伤口一定裂开了……”

       牙仙被男孩无赖行径气的想笑,他自认手下有轻重。“你的伤口早就好了,只是过早暴露了自己的攻击意图才会这样,起来,再练一遍”

     “啊,那一定是里面裂开了,真的好痛啊……”抱成一团的NED在地上翻了个身,把自己团在牙仙的脚边“饶了我吧,蝙蝠侠,我再也不敢犯了,我会离开歌谭的!”

       牙仙真的被气笑了,轻轻蹲下捏着男孩的下巴说,“听着NED,学习格斗是必须的自保技术,毕竟我不能时刻在你身边,你上次的还没认识到这点么?别让我担心”。想起男孩上次回来时嘴角的裂伤,牙仙整个人都覆盖一层寒冰一样。“不过他们会受到相应的惩罚……”

       牙仙的目光让NED心底一颤,他想起下午威尔隔着栅栏对他的怒吼……他的心颤抖着警告他不要问、不要问任何事、不要打破现在的平静,但他的良知与灵魂让他忍不住发声“ Frank,我能问你一件事么?”男孩轻轻的说。

     “问吧,问完就起来继续练好不好。”牙仙抚摸着男孩曾经受伤的嘴角,耐心的哄着还赖在地上的男孩。

      “你……为什么,杀那些人……”

       ……

       NED只觉得一瞬间牙仙似乎变了一个人,同样凝望着他的眼睛再无一丝暖意,那对蓝宝石一样的瞳孔瞬间变成了幽深的冰海,看向他的视线如同两道冰箭让他冷彻心痱。男孩的小动物本能屈服于肉食动物的杀气,在牙仙的手下一动不敢动,生怕在他下巴的手指下一秒就拧断他的脖子,他亲眼见过的,不是么。

       过了好一会,牙仙收回手指,低声说了一句“今天就到这,你该睡觉了。”NED才觉得自己能够动坦,而刚刚那一瞬,让他觉得自己从炼狱走了回来,出了一身冷汗。


评论(27)
热度(72)
©恶龙的城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