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龙的城堡

《囚徒》第16章 牙仙X NED 纯糖水,作者表示自己堕落成这样很痛心

       天刚亮,NED就顶着了菠萝一样竖起来的头发闭着眼睛洗漱。伤后第一次上工,他可不想迟到被警棍招待,恢复期这段混乱的作息时间让早起变的异常困难,要不是牙仙叫醒他可能直接睡到中午了。刷完牙NED头顶在洗手池边的墙壁又睡了起来,迷迷糊糊中感觉有人用手指一下下梳理他的头发,男孩抬头、转身、低头,准确的把自己埋进身后男人的肩膀,全程闭眼如同自带GPS定位一般,鼻子在对方温热的脖颈蹭了蹭,找到舒服的位置又睡起来。


       看到靠在他身上的男孩如同考拉一样又迷糊睡去,牙仙不禁哭笑不得,果然昨晚不该纵容他玩的太晚。不过……侧脸看向男孩红肿的嘴唇,牙仙禁不住回忆美味的胜利果实,自从NED的刀口完全长好之后他也从地铺搬回床上。卧床太久的男孩生物钟完全打乱,熄灯之后总是兴奋的说个不停,于是每晚月过中天照上他们窄窄的床铺时,都能看到这两个超过六尺二以上的大男人还在聊啊聊。


       除了他的一些不同城市出差见闻,和奇怪采访对象的绯闻禁问名单。大部分是NED主导,从在祖母农场里挖田鼠的贮粮差点挖到蛇,要不是TIP先生他就要被咬到;到和爸爸钓鱼被河水冲走,勒索了六个冰淇淋才答应不告诉妈妈;游园会上走丢了哭成小花脸,被陌生美女姐姐捡到又是棉花糖又是吻的才哄开心,第二天和小伙伴炫耀自己已经接过吻,绝口不的哭包的事。义卖会自己烤的小蛋糕总是最早全部卖出去,后来才知道是爸爸拜托邻居来买的;外婆传下来的苹果派配方,让面包房师傅也赞不绝口,说他是个好料子,以后应该开个自己的甜点屋……件件琐碎小事,却像一根根划亮的火柴一样温暖着牙仙的心,有时候甚至有种错觉,他捡起的这一片片闪光的碎片,不但拼凑起NED生命中他未曾参与的部分,也填补了自己灵魂中呼啸着冷风的黑洞。


      聊天的过程中他们也会接吻,除了睡前固定的晚安吻,还有小兽一样嬉戏撕咬的吻(关于他和TIP先生的地位之争),有让彼此喘不过气的唇舌交缠(不小心谈到前女友时),有简单的只是在对方眼睑额头轻轻一碰(关于失去的父母亲),这些亲吻虽然无比亲昵却没让他有更进一步的欲望。不,不是他不想,但比起满足身体欲望,他的心或者他的灵魂更享受现在的状态。他像饥渴已久的朝圣者,历尽艰辛迷失无数次,终于沐浴在圣光之下,灵魂到肉体都洋溢着温暖的满足,让他连手指都不想动一下,生怕惊醒自己变成一场海市蜃楼。


      昨晚NED讲起在童军夏令营的回忆,野营帐篷、行军结,不无遗憾的提起没学完摩斯密码就弄断腿离开了,看着男孩回忆起父母遭遇略低沉的表情,让牙仙脱口而出‘我来教你后面’。于是从密码课堂,到用手指敲击练习,到演变成在对方身体敲击密码互相猜测、以老规矩‘糖和吻’下注的小游戏,事情就一发不可收拾。最初牙仙占有熟练和记忆优势,总是在NED的敲击测试中胜出,在被反复吻的头晕脑胀连尝败绩之后,男孩开始转换思路,密码敲击的位置在某些敏感又挑逗的地方,让牙仙在恍惚中记错,为自己的糖盒赢回不少存粮。在被连续抓住手指警告后,还瞪着圆圆的眼睛笑着狡辩‘规则又没有指定哪里不能碰’,‘ok,规则先生要来划定哪里是禁区了’牙仙一边说着一边眯着眼睛逼近NED,然后在对方惊呼中手指迅速袭上记忆中男孩的敏感区域,腋下肋骨肚脐,换来一串惊呼尖叫,却因为背靠墙壁的不利位置怎么也躲不开。直到隔壁传到愤怒的咒骂和敲击墙体的声音,他们才发觉实在是玩到太晚,几个晚安吻之后手脚缠作一团沉沉睡去。


      “NED……NED……,醒醒,要迟到了”牙仙轻轻拍着埋在他颈窝的小脑袋,但男孩完全不为所动,甚至手还缠上他的腰整个人上半身都放松的挂在了他身上,大有你越吵我越睡的势头。牙仙叹口气,看来只有祭出巧克力大法了,拿出自己趁对方洗漱时做好的花生酱巧克力碎三明治在那个小馋猫的鼻子下晃晃,果然对方立刻坚起脑袋追寻着三明治的轨迹移动起来。待对方离开自己的肩膀,牙仙拍拍他的脸说“快吃掉,狱警就要来了”。NED不情愿的揉揉眼睛强制自己精神起来,看着男孩睡眠不足满是红血丝的眼球,想想还有一整天的劳作等着他,牙仙一阵心疼,一边谴责自己也被带的没时间观念,一边想今晚怎么也要让对方早点睡。


      NED一边吃一边嘟囔着“我打包的……中午记得……”


      “知道,专心吃”牙仙把手里面捂热的水杯递过去“喝点水”,男孩听话的张嘴让他喂水,然后又顺从的低头让他把前面挤的乱篷篷的头发抓顺。


       抓好头发理平衣服,NED也咽下了最后一口三明治。阳光打在男孩充满生气的脸庞上,空气中跳跃的灰尘如同流动的金沙,挑逗着脖颈腮边细细的绒毛,让对方看起来好像渡上一尾淡金色光芒的小天使。牙仙抓住男孩的脖子压低对方,吻上如刚刚水洗过樱桃一样红润微肿的嘴唇,NED揪住对方的胸口的衣服,不自觉的张开嘴,熟练的唇舌相交,与对方分享花生巧克力酱的甜蜜。


      “嗯……”NED听到门外狱警开门的声音,急忙推搡着牙仙,但被对方牢牢锁住吻的更深,直到警棍敲击铁门和守卫粗俗的谩骂响起,牙仙才放开他。


      “去吧”牙仙平顺着呼吸低声说道。


      “嗯”NED双手举在头顶抱头走向门外走,等候狱警搜身,步出囚室时脑后的手指还向他比着V。


       看着缓缓关上的大门,冰冷的恐慌在他心底蔓延。他有种预感,耳鬓厮磨的日子就此结束了……不,不不……那男孩哪也去不了,他只能在我身边。牙仙闭眼回味了一下刚才的吻,用男孩甜美的气息驱散毒蛇一般缠绕的恐惧感。睁眼开始安排今天的活动,他也要好好的为未来准备一下,毕竟他现在不是一个人了,不是么。

==================================================

       没到原定更新段落字数已超,先放上来晚上再放下半段。

       不想写的这么琐碎,但想到这里面的一些细节设定后面还要用,就扔上来了大家别嫌烦。

评论(25)
热度(74)
©恶龙的城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