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龙的城堡

《囚徒》第15章 两章长度,四倍加糖,不甜不要钱

     “嗯…哼……,疼……”NED蠕动身体缩成了一团瑟瑟的抖着,牙仙3周的精心照顾让NED身体好了很多,本以为会就此康复,却没想到软肋的炎症在这个夜晚突然卷土重来的爆发了。“嗯,妈妈…冷…好疼……”

      “NED,NED看着我,哪里疼”牙仙抱着床上团成一团的小仓鼠,心疼的手足无措。他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明明睡觉之前NED还为了多吃半个小杯糕跟他打闹着,转过半夜男孩就开始烧的直说胡话。牙仙把所有的被子裹在他身上保持体温,转身去疯狂敲打囚室铁门“守卫、守卫!这里有人病了!”但显然值班的狱警没有听到,或者鉴于图书馆里他们故意放进那五个人,很可能听到也不会回应。旁边的囚室已经被他吵的破口大骂,牙仙回望床上的NED被吓了一跳。

       NED整个人不止团成一团,而且开始大幅度的抽搐,手脚抖动腰腹痉挛,好像有一支无形之手在用电棍击打他,随着身体的抖动头部咚咚的撞向床面。牙仙立刻冲过去抱住NED掰开他的嘴,把手伸进去防止他咬伤自己。男孩牙齿深深切进他的虎口,牙仙抱住他的身体生怕他再撞到哪里。好在这抽搐来的快去的也快,男孩很快像断电的玩偶一样无力的歪倒在牙仙怀里

       是高烧引进了NED的肌肉惊厥,男孩的额头已经烧的滚热。牙仙试图在囚室中翻出几片消炎药帮助NED挺过这场与体内病菌的搏斗,但他一无所获,男孩所有药物都是和三餐统一配发的,因为自己的吃药有奖规定,他从来都吃的一粒不剩。牙仙狠狠的敲了下床板,该死的,自己从来没有对生命的流逝感觉到如此的焦躁无力,只能用手里面的波本酒一遍遍擦拭对方的手脚心和后背帮助他降温。

       NED只觉得自己好像睡在炭火上又压了层冰板,一会冷一会热。为了逃脱这煎熬,他拼命的跑,当穿越眼前的迷雾,NED终于回到了孤儿院。自己的手脚又细又长,手掌只有原来一半大,瘦的像个小猴子,被几个壮实的小霸王脱了衣服扔在了冬夜的走廊。这里好冷,黑暗的尽头好像随时会涌出故事中的各种怪物,小NED再也无法忍住泪水“妈妈……,带我走,爸爸妈妈……求求你们……带我一起”。

     “不,别跟任何人走”牙仙听到NED的呓语,生怕他跟随梦境中的什么人走掉,自信从未信仰过鬼神,但……。“求求你们,我会照顾好他,不要带他走。”牙仙把NED紧紧圈在怀里,不停的在他耳边低语着“NED,Stay with me,Please。”

       小NED听到黑暗中传来什么声音,反复的浅浅的低吟,他开始只觉得恐惧,渐渐的这声音让他莫名安心,于是他抱着膝盖哭的睡了过去。

       牙仙猛一个点头醒了过来,轻轻摇晃了一下酸硬的颈项,抬头看了一眼换气窗外的曙光,自己大概打了十分钟的盹。NED渐渐平静下来,虽然还在发烧温度却降了不少。望向怀里面的男孩时,发现他在直直的望着自己,不知道对方是否清醒,牙仙也不敢乱动。

     “你的胡子长的好快啊……”男孩试图抬手摸一下牙仙的胡渣,却无力的只蠕动了一下肩膀就放弃了。“我喜欢你,Francis……比TIP先生多很多……”,男孩说完这些就又闭眼靠向牙仙胸口沉沉睡去,只留下如遭雷击的牙仙在剩下的几天反复猜测他神智是否清醒。

 

       NED再次回到囚室是4天后,天亮就被巡视的狱警送往医院连续挂了3天盐水。NED觉得自己又回归生龙活虎一列了,最后那瓶盐水没滴一半男孩就坐不住了,忍不住想回到囚室看看。等他踏进门口,就发现牙仙跪在床边,在一张铺在床上的信纸上划写什么。床上摊着一大堆信件,NED觉得这样走过去看人家的私人信件不太礼貌就清了清嗓子提示对方自己的存在“嗯,我回来了”。

      牙仙抬头看到他眼中闪出欣喜,小心收起自己正在涂写的纸。把床上其它的信封随便拢拢揉成一大团扔在地上,伸手拉男孩坐在床上,仔细探了他额头的温度,又查看了伤口的愈合程度才相信NED说的自己已经好多了。

       NED一坐下就不老实的动来动去,等牙仙检查完他立刻翻出自己的囤货大吃特吃起来,嘴里面嚼着果汁糖还抱怨着监狱医院的饭有多难吃,晚上隔壁床的鼾声吵的他如何睡不好,病房里药水混合体臭的气味有多可怕。

       牙仙一边微笑着听他抱怨一边手里没停的忙活着什么,一会就拿了几样东西出来。NED一看,牙仙给他做了一个三明治,大小快超过双层汉堡。一指厚的面包片里面抹满了黄油,中间夹了两片厚厚SPAM火腿罐头肉没有新鲜的蔬菜但加了一层酸黄瓜,男孩欢呼一声接过大口吃起来。吃了两口又放下手,嘴角向下弯了起来。

    “不好吃?”牙仙觉得自己虽然不能像某心理医生那样开家宴,但做个三明治还不至于到难以下咽的程度吧。

    “不是,我在想,我给你添了很多麻烦吧”NED不安的说,脚趾在地上划来划去,“这些食物,还有酒,还有糖果。黑市……很贵……”略肉痛的想起自己三年的积蓄才换了瓶酒,这些东西不知道自己要还多久。

       牙仙不知道这个小傻瓜竟然在担心这个,蹲在他的面前捏捏男孩的下巴说“放心吧,我养得起你,而且从今天开始除了正餐之外你要再吃2顿,晚上睡前要加喝麦片圈。”这么一折腾NED又瘦了些,必须赶紧补回来。

       NED听到前面那句话脸立刻红了起来,又不知道怎么反驳好只好嘟囔着说“你这是要把我养成300磅大胖子么,又不是小BABY还要晚上加餐”。

     “你的身体太虚弱了,才会让感染反复发炎,多吃一点,真的不用担心食物。”牙仙将手指插入男孩厚密的棕发梳理,断断续续一个月的半流食导致的营养失衡让它们光泽黯淡。“不要想挑食,任何试图偷扔蔬菜的行为都会导致糖果禁令,以及蔬菜包括酸黄瓜,不许挑出来。”

       NED试图扔出酸黄瓜的小伎俩被发现后,两条粗粗的眉毛又向下耸成了八字,不过久违的固食还是让他继续开心的吃起来。平躺太久的男孩好像多动症小猴子一样边吃边乱动,不是要揪一揪蹲在他对面的牙仙先生头发,就是故意把酸黄瓜片铺的最多的部分塞到对方嘴里。直到不老实的脚踢到了地上被揉成团的垃圾,活动脚趾勾了回来“是你朋友的信么?怎么扔掉了。”

     “一些奇怪的人写的无聊东西”牙仙都没有看向那些信,手指小心按压着长出新肉的粉红刀口,试图通过疤痕的硬度推测它的愈合情况。

     “咦,那我能看么”男孩眼睛立刻亮了起来,把脚趾底下的信又向自己这边勾了勾。

     “随便”牙仙心不在焉的答着。

       NED三两口吃完手里面剩下的三明治 ,就弯腰捡起地上的信看了起来。拿起来才发现,粉红的信封似乎从来没被拆开过。掂掂还蛮重的,NED小心撕开里面掉出好几张照片,翻过来一看男孩的脸立刻涨的痛红。照片上是个不满20岁的年轻女孩,有着黑色头发高挑的身材甜美笑容和……一对大大的胸 部,张张照片几乎都是不着片绺极尽挑 逗 姿势。

       手上信纸打眼扫过满篇爱语,什么“你苍白冰冷的手抚 摸我的全 身”“尖尖的牙齿插进我的血管”“用你的爱支解我”。从来没看过这样火 辣情书的年轻男孩吓的赶紧把信塞了回去,试图把照片一起塞回去的时候却因为紧张手一抖掉到了地上。引起了牙仙的注意,扫过一眼司空见惯的捡起理好,却在看到男孩红如苹果的脸蛋之后忍不住起了逗弄之心“怎么样,对看到的满意不。”

      “你……朋友,也太直接了”NED还在震惊中,羞涩之余心里面还反上了怪怪的感觉。

      “我没有朋友,那不过是些连环杀手骨肉皮”牙仙面带唾弃的说。“开始我也奇怪怎么会有信件,拆开几封发现都是这样狂热的意银之词,现在年轻女孩不知道是看什么长大的”

      “呃,”NED不知道回什么好,他倒不是第一次听说连环杀手有粉丝团“这个还挺漂亮的”男孩悻悻的说。

       牙仙看了看手上的照片,“身体柔软纤长”脂肪层较薄适合用22A型号手术刀剖开,“眼睛颜色特别”可以单独保存,“手指纤细”指骨可做纪念品“还行”。

       NED不知道为什么越听越不开心“哦……,那你刚刚回信那个,更漂亮吧”,突然想起曾看过的新闻某78岁连环杀手在狱中还娶了25岁的漂亮女粉丝,那时候小伙伴们拿着漂亮女孩的照片和他长嘘短叹的报怨自己为什么脱不了单,人家老头子在监狱里面还能睡上夫妻房春 宵不断,想起这条新闻NED更不舒服了。

       牙仙好像觉察什么似的玩味一笑“哦,那个小家伙确实很特别,年轻,无知却充满热情,漂亮的让人犯罪,你要看看她的照片么”

      “不要”NED飞快回答“我想睡了,现在就要睡”速度翻身躺下对着墙,NED觉得刚刚吃下的三明治梗在胃里,一定是放了太多的酸黄瓜,喉咙都怪怪的。男孩用手指抠着眼前掉皮的墙壁,很快把那里抠出一个浅浅的小坑。

      “真不想看看么”牙仙在翻着什么,瑟瑟纸张的声音传过来为。“笑起来比刚刚那个甜美多了,眼睛也更亮更美”

     “不想看”NED觉得已经不舒服的要吐了

     “咦,才发现她有颗痣啊,看起来更可爱了”

       NED一跃坐起怒视牙仙,想说你不要来烦我我要睡觉,再吵我咬你了,想说混蛋对着你的漂亮白痴撸 管去吧。结果看到对方手里的‘照片’一下楞住了,牙仙拿着一个巴掌大的画像,监狱纸笔都是稀缺资源,寥寥几笔简单素描却神韵极佳,画里面的男孩被食物撑到鼓起的圆圆脸颊好像一只小仓鼠,脸上露出极度陶醉的表情嗅着面前的巧克力球,粗粗的眉毛下圆圆的眼睛几乎变成了对鸡眼,右眼下还清晰的画了一颗小小的泪痣。

       男孩脸上表情瞬间从愤怒到迷惑又有惊喜最后定格在害羞上,“我……我哪有这么丑”男孩眼睛不知道往哪放好。

     “谁说这是你,这是……我的宝贝(It`s my precious)……”牙仙低沉的声音带着调笑在男孩耳边说。

       清了清嗓子,NED刚觉得自己脑子终于归位了“所以你会画画?”

      “做记者的时候断断续续学了段时间,有助于观察采访对象”和下手对象,“现在可以拿来给某个小病猫换罐头”

      “什么,你的画还可以到黑市交易!”

      “是啊,有群人专门收集这些,等我坐上电椅就可以开始炒作了。”

      “……我能看看其它的么”NED不知道说什么好,也不敢想对方话里面的可能性,只好转换话题。

      “都是些简单的东西,不许笑”得到保证之后牙仙才拿过来几张画。

       大部分是静物,有的是水杯和旁边的不知名圆球体。有的是景物,还有他们囚室的那个小小换气窗外面的一角景色。“我很喜欢……非常的……印象派”NED想了半天挑了一个自己有记得的关于画的词,“很有莫奈的感觉”NED一付评鉴师的样子“值2个罐头!”

      “哈哈哈”牙仙摸头男孩的头顶大笑“年轻的绅士,您从这幅没有上水彩的速描上就能看出印象派和莫奈,真是让我倍感压力,所以你最喜欢莫奈哪幅画呢”

      “嗯,向日葵”NED认真的说“用色大胆浓烈,非常典型的莫奈风格”

      “哈哈哈哈,好巧,我也最喜欢那幅”牙仙笑的眼睛迷成一条,两排牙齿都露了出来,曾经童年被叫怪物的阴影让他从未这样无所顾忌的笑。在男孩面前似乎再无须忌讳这些。

       等对方笑完,NED才继续说“我知道向日葵不是莫奈画的啦,不过我也不记得他画过什么,雾?”但他又不在乎的摸摸鼻子“不管画过什么,能让你这样笑真好,你笑起来很好看,应该多笑”

       牙仙定定的望着NED一会才回过神,鼓起勇气,对这第一个夸他笑起来好看的男孩小心翼翼的说“NED,你发烧的那晚,你说……”

       “咦,你的手怎么了?”

       “某个小病猫咬了一口”

       “那画画会疼么?”

       “没关系的。”

       “太好了,那咱们多换几个罐头吧”

       “……”

==================================================

      这章其实前面半章长度昨天就写好,一直反复改就是犹豫牙仙性格这样写会不会OOC。但是原著牙仙和盲女的感情线来看,牙仙并不是不懂爱的性虐者。本质上他是受虐导致的反社会,性格上讲他自卑纤细也感情丰富。对于主动走进他心灵的人会全力回报,当然在这个封闭的环境里面,承受他全部感情的对象就是NED了。

  

      PS:NED的抽搐是高热惊厥,一般是小孩子得病机率较成人高十倍,但成人若体质较差也会得。莫奈大家去看BBC的《印象派简史》大舅演的爆好啊。

      PPS:那个娶了自己骨肉皮的78岁连环杀手就是杀了波兰斯基怀孕8个月老婆的那个,妹子19就和他通信,25嫁了他,根据美国法律探监可以享受夫妻房。

评论(33)
热度(69)
  1. 时遂之森恶龙的城堡 转载了此文字
©恶龙的城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