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龙的城堡

《囚徒》 第14章 牙仙XNED 作者进入无意义灌糖水状态

     “如果你走这步,我的兵就要吃掉你的车了”牙仙玩味的盯着犹豫不绝的NED。他们正在玩国际象棋,棋盘搁在NED的胯骨上,放着石子和塑料扣子充当的棋子。NED靠在床头的枕头堆,牙仙横卧在他的腿上一手支着头一手摆弄着吃掉对方的棋子。

     “不行不行,我要悔一步,刚刚那步走错了,我记错那个扣子代表什么了,我要悔一步”NED扁着嘴盯着牙仙,准备好如果对方不答应就假装打喷嚏掀翻棋盘。

     “好”牙仙大方的把自己走的那步先撤回,也无视了之前对方连续三次要求悔棋。看NED咬着嘴唇皱着眉思索下一步怎么走的可爱样子让牙仙忍不住嘴角上挑,不像自己已经习惯了独自监禁的作息,小家伙不能动坦实在憋的够呛。看他抓耳挠腮的难受,牙仙放下书问要不要下盘棋。下棋还是NED教给牙仙,显然除了最初几盘熟悉规则的对战,NED就再难尝胜绩了。

     “要提示么”牙仙的声音中带着笑意。

     “才不要,不要忘了谁教你下棋的,我是你的老师!”NED急切的喷出一串话生怕听到什么提示从对方嘴里面早起出。该死的尖牙混蛋,学习什么都这么快,性 爱如此,下棋也如此。

     “好的,老师,我等着你的指教。”牙仙说着,用并拢的两指在自己太阳穴点了一下,再微微前倾,做了个致意的动作,帅气的挑衅,惹的NED更想打喷嚏了!

       最后哪怕悔了七次,这盘棋还是牙仙赢了,NED不情不愿的从他的仓鼠窝里面掏出一粒波波糖推过去。牙仙收在指尖勾来转去,心里盘算着晚上怎么和男孩一起“吃掉”这颗糖。抬头看男孩在盯着棋盘出神,忍不住起身揉揉他的头发问“还在想啊,你只是太久没下生疏了,下次就会赢我了”。嘴上说着,手指把NED耳边的鬓发掖到耳后。男孩头发长的极快,这一段没剪已经快盖住脖子,揉起来手感倒不错,不过总是摭住他本就不大的脸,让牙仙不太开心。

     “不是,我在想,如果我爸爸认识你,一定会很高兴”NED轻轻的说。

     “哈,我不觉得我认识的人中,会有谁因为这高兴”他们对彼此从没谈过过去,没谈过家人,没谈过怎么到这来的。甚至没正式交换过名字,牙仙不知道这话该怎么接,只好摸摸鼻子自嘲了一句。

     “是爸爸教我下棋的”NED并没为对方的话所动,还是盯着棋盘说着往事。“爸爸最大的爱好就是下国际象棋,所以在我不会吞棋子之后他就开始教我下。但是我太笨了,怎么也没有办法集中注意力记这些。”轻轻叹了一口气

     “我倒更喜欢和妈妈呆在厨房,她是护士,但最爱烤蛋糕和派。每次她一进厨房整个屋子就满是香气,我就完全坐不住了,跑过去扒在厨台上,妈妈看到我就会给我嘴里塞点吃的,派馅的水果啊,蛋糕胚啊。”回忆到高兴的地方,NED闭了闭眼睛,仿佛在感受食物的香气。

     “她做的东西真的很好吃,每次她都说,爸爸的三层下巴就是她厨艺的最好证明,哈哈。”

     “妈妈说她的蛋糕配方都是外婆的外婆传授下来的,我总是爱跟在她旁边看,她就教我打蛋揉面团。烤好了和我一起拿着小餐篮,分送给邻居们时,还要特别说这是我的宝贝NED做的。”尘封的幸福回忆让男孩的脸上也露出微笑

     “但爸爸就总抱怨说,哦亲爱的你不能这样霸占我们的儿子,他也要学习我的爱好,我的宝贝,快来下棋,你会发现棋子间的世界才是最美妙的。我每次就做鬼脸回他,爸爸,等棋子能吃的时候我一定会下成国际大师的。”顿了一下,NED才继续说。

     “如果没有我……如果你是爸爸的孩子……,他一定很开心,教你这样的孩子才有成就感。而我……‘只有些女孩子的爱好’……”NED的声音中渐渐掺进了苦涩。

     “如果没有我的话,他们也不会死……不是要’培养我的男子汉性格’,我不会被送到童军夏令营,如果不是我太懦弱也不会刚到那没几天就摔断了腿,不是连夜开车接我回家,他们也不会遇到车祸。”NED闭了闭眼睛平静一下才能继续说“所以SUE阿姨送我去收养机构的时候,我们两个都松了一口气。她不用面对导致自己姐姐死亡的罪首,我也不用对着那张和妈妈那么相似的脸内疚”。

 

     “你父母不会这么想的,也不会允许你这么想。”牙仙摸了摸他的头发继续说,“至少你还有那么多回忆不是么,我只记得那个女人遗弃我的样子了”本以为一辈子不会出口的事情就这么容易的说出来。

     “如果只是遗弃我就算了,她却带走了弟弟,我一直想……为什么……只带走弟弟。是因为我哪里不好,或者……她早预见了我的今天”牙仙自嘲的一笑。

       NED才发觉自己把话题引向了这么沉重的地方,“嗯,其实说不定他们只是去了另一个世界,平行世界,你知道的,就像漫画里面那样。在那边说不定我爸爸妈妈很早就收养了你,那样你就可以陪他下棋,我就可以陪妈妈烤蛋糕,然后我们会长出家族的标志性三层下巴,像这样”NED低下头,兜起尖尖的下巴拼命向后抵向脖子,想压出他想象中的三层,奈何最近体重流失太多效果不佳。

     “傻瓜……,你在……引狼入室”牙仙看着想努力逗笑他的男孩,眼底有了陌生的热意。两手捧住男孩的脸,手指滑过苍白的皮肤。

     “我知道你做过什么,我觉你也经历过不好的事情……”NED觉得有些失言,但一些一直堵在他心口的话就这样蹦了出来。男孩少见的直视着牙仙的眼睛,“我现在也是罪犯,没有资格评价你的行为……但,你没有强迫我……做我不原意的事情……还这么……这么用心的照顾我……”NED伸出一只手覆住在牙仙的手上“……谢谢你……”

       牙仙的神情,让NED有一瞬间以为他会低头吻他,而对方确实低了下头,却只是用额头轻轻碰了一下他的头顶,NED觉得对方好像父母亲孩子一样给了他一个轻吻。

     “所以,你叫NED?那收养我的话我不要改名TIP”牙仙的声音中带着笑意。

     “不行啊,TIP已经被我家狗狗占了,委屈你叫quarter怎么样。”男孩脸上也露出了笑意,“而且做了大半年室友你竟然不知道我名字,喂,有点过份啊”。

    “说的好像你知道我名字一样”

     “嗯,……D……嗯,好吧你赢了,所以你接受 quarter这个名字么室友,如果你执意选择TIP我也可以和它商量一下,但狗罐头需要你出”

     “TIP先生可以保留它的名字,但你不许喜欢它超过喜欢我”

     “……”

     “所以,NED,嗯……,你想吃糖么?”

     “……”


附:NED美国俚语十元金币的意思,TIP QUARTER都是零钱。

又附:这对就是先做后爱,之前肉体那么熟却名字都不知道。现在终于心身一起靠,却纯洁的接个吻都要找替代词。就像之前一夜五次那样,由背及正的一次本末倒置的追逐。

评论(29)
热度(75)
©恶龙的城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