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龙的城堡

《囚徒》第13章 牙仙X NED 又啰嗦又甜的一章

       NED被腹侧疼痛的伤口叫醒,迷迷糊糊的摸索枕头底下,想起今天份的止疼药已经在睡前吃光了。刀伤在两周后正是疼的厉害的时候,监狱却对止痛剂管制异常严格,最近几天常常半夜被疼醒,摸了摸鼻子,NED闭上眼睛打算想点什么转移一下注意力。但是显然睡在床边地板的牙仙已经摸索着起来了,“哦,不要又来了!”NED在心里腹诽,不知道现在装睡行不行。牙仙先是轻轻把手放在他的额头,擦去了他疼出来的冷汗,然后轻轻的在NED耳边问:“很疼么?还有 药 么?”

     “晚上吃完了……”看已经逃不过,NED睁开眼睛轻轻回答。“没事的,忍忍就好了”其实没那么容易忍,那两刀当时一刀扎进他的肋骨,好在监狱里面铁片压制的刀刃过薄,锋利够冲力不够,刀子卡住抽出后划伤了肋软骨。医院后期护理的有些差,导致了肋软骨炎,也是现在让他不能下床的罪魁祸首。另一刀好些,大概拿刀的菜鸟吸取了教训朝没骨头的地方下手,扎进了他的小肠,再往上一点划破膈膜就让心肺掉过去和隔壁的大小肠挤一挤了。所以对于修修补补之后还能用的情况,NED觉得还是比较满意的。

       “那,想吃点东西么,或者要不要上厕所?”牙仙沉默了一下又轻轻问了句。

       哦果然又来了,NED想要不是动作不方便就想用头撞墙了。在医院呆了1周多因为一次小范围帮派撕杀床位不足,NED被提前发送回来,从那后牙仙就变的更怪异了。刀伤未愈加上软肋发炎让他需要24小时的平躺静养,无法工作无法动,这让他们相处的时间加了三倍。而牙仙,哦天啊,在他回来看到牙仙把房间收拾的闪闪发光已经让他惊奇了(不过想想他没入住前这其实也不算什么),后面的才让他头皮发麻。他只是需要平躺不是植物人啊!牙仙坚持喂饭擦身体,甚至上厕所的时候也抱着他过去。天啊只要想想他们在那个马桶上试过的各种姿势,根本完全尿不出来了好么!

       最过份的是只要他表示出,不需要我可以自己做,牙仙就默默退到他的地铺(对,原来NED的专属地铺被牙仙挪到床边盘据)混身散发着‘我不开心我好委屈我要心碎了’气场,让NED觉得自己踢了路边流浪的小狗一样满心罪恶感。于是就没骨气没底气的妥协了,喂饭擦身到换药按摩,牙仙都做的很好,可是还是让NED尴尬的要死。比他们做爱还要尴尬,毕竟前者是换来庇护的交易,后者……他孤单长大,从不习惯欠别人的。

       于是,他认真的,鼓起勇气的跟牙仙谈了次话,主要内容就是,‘你不需要为图书馆的事情赶到内疚,就算是别人我也会救的,真的我以前在学校的时候也因为帮人乱出头挨过打。你不要觉得欠我,我能照顾自己,你这样挺吓人的’。当然最后这半句他只敢咽在肚子里,对方盯着他看了一会,神色古怪,一时间让NED觉得自己的话伤到了他。但牙仙突然伸手两根手指在他脑门弹了一下粗声粗气的说“少臭美,你自己恢复时间太久,我下面等不及,都多久没做了”。“果然只想着犯禽兽的混蛋啊”NED揉着额头在心里吐槽,倒接受了这个说法,反正一切都是为了 肉 体 交易嘛。

       但最近真的是太过了,比如刚刚他只是摸索几下呼吸重了一点,对方就立刻过来问是不是又疼了。NED都怀疑牙仙是不是在自己脑子里面安了一个婴儿哭声监控器,尖牙混蛋都不用睡觉么。正胡乱想着,牙仙拿了一个小瓶子塞到他嘴边。NED以为是水就乖乖张嘴,被灌进一大口,入口才觉辛辣冲鼻,原来是波本酒。        

      “好辣,呸……”,NED被辣的五官都皱成一团。

      “再喝一口,喝完给你奖励”牙仙说着又把小瓶子凑了上来

       听到奖励NED止住嘀咕乖乖的喝了一口。嗯,说起来有点丢脸,前一阵子实在是疼的他直哼哼,换药都爆躁的不想配合时,牙仙设立了这个奖励机制。乖乖吃药乖乖让换药,半天没有乱动,两天没有强行乱翻滚到地上,都有奖。有时候是个小小的工艺品,有时候是本书,有时候是支烟,但大部分是吃的。NED也不知道牙仙哪来的门路弄到这些,他前后收到过一个小杯糕,几根twizzlers,六颗果汁糖,有一次还收到了Noosa。天啊噜,这还是坐牢么,不过鉴于他的小肠刚补好,不能吃固体,糖还只能囤起来舔舔.牙仙看着他仓鼠一样鼓着嘴巴对着心爱的糖果想吃不能吃,忍受不住悄悄舔舔又带着几欲心碎的表情包起来时,每次都笑的在地上打滚。好吧牙仙没有打滚,但那种幅度的大笑对他来说和打滚也差不多了,还说什么你就跟着减肥的小姑娘一样。气的NED要伸手锤他,不过自己确实瘦了好多,本来入狱之后提心吊胆的生活就让他掉了很多体重。刀伤后的身体每次换药NED自己都觉得很丑,两排肋骨凸起四肢肌肉也瘪的关节突出,皮肤也因久未日晒带着病态的苍白,好像生理课上的骷髅先生。NED开始觉得看到这样的身体牙仙一定会觉得倒胃口不想再上他不会再管他了,牙仙好像确实对他体型不太满意,从他的病号饭里面出现了难得的碎肉沫就知道,还是很想把他赶紧喂胖的,肉债还需肉来偿啊,NED不禁为自己下半身要偿的债担起了忧。

     “咦咦咦”NED感觉到自己挺俏的鼻子被牙仙捏在手里左右摇晃,嘴里面忍不住叫出来“干嘛捏我”

     “你走神了,只能这样让你回来”说完牙仙在他面前摊开手掌,里面四颗圆圆的糖果,借着门缝和换气窗射进来的微弱光线,NED看到上面画着大大的杏仁笑脸,蓝绿的糖纸上还写着几个俄罗斯字母。

     “巧克力!!!”任何参加过万圣节T&T的孩子都有不需要剥开糖纸就能认出巧克力的本事,NED更是个中高手。

       牙仙觉得自己在夜里都能看到某只小仓鼠的眼睛一亮,眼珠子粘在巧克力上就再没挪开过,小脑袋也跟着他握着巧克力的手掌左晃右晃,实在是太可爱了。逗够了他的男孩,牙仙剥开一颗糖,送到NED嘴边。

       在可可豆混合杏仁的甜香味中,NED小仓鼠一样凑上去,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整个人醉了一样全身酥软,被这久违的香味勾引的圆圆大眼睛都变成斗鸡眼。

       牙仙实在被NED夸张的表情逗的乐不可支,把手里包裹杏仁的巧克力豆喂进男孩嘴里。男孩闭眼含了几秒,发出一声长长的呻吟,舍不得嚼,打算让巧克力自己慢慢溶化,又回味了一会才睁开眼睛。睁眼就看到牙仙带着满是宠溺的眼神看着他,不同于 肉 体 需求时火辣辣的凝望,这眼神好像暖阳微风,引的NED莫名心跳加速。这些难得弄到的小玩意,这细致入微的照顾,这越来越多的注视,还有他受伤倒地时紧紧的拥抱和嘶吼……不不不……我们只是 肉 体 交易,离开这个监狱都会烟消云散的……

      NED晃走心里的阴影,从牙仙还摊着的手掌中拿出一颗糖推过去“太好吃了,你也尝尝”,男孩卷着糖果含糊的说

     “我不喜欢吃甜的东西,你都留下吧,不要一次吃掉,你现在还不能消化坚果。”

     “骗人,怎么会有人不喜欢糖果!这是巧克力耶!杏仁巧克力!”小仓鼠觉得自己甜品师的品味受到了挑衅。

     “我真的不吃甜的”牙仙的表情混进了一丝阴霾,是的,糖果在他的童年中往往代表了某个被玩弄到下不了床的时间点,扔在床上的一点装饰品,他的无力和眼泪的见证物。

     “才不信”NED低头嘟囔,突然他猛的抬头凑到牙仙面前吻住对方的嘴。虽然黑暗中方位不是找的特别准被对方尖尖的鼻子戳上脸蛋,但还是大致对上了牙仙薄薄的嘴唇。NED伸出糯糯的舌尖在上面反复舔舐,好像早起的蜂鸟等候带露的花苞开放。在牙仙惊讶的表情中,继续挺进探索对方的唇舌之间,带着恶作剧和好奇,将嘴里的巧克力球推挤过去,用舌头玩起了追逐游戏,施力辗压那颗小小的甜蜜炸弹,让它将混合着酒味的香甜染满两个人的口腔。

       NED抽身离开的时候,牙仙还在震惊中,这是第一次主动被吻,美好的让他不相信这是真的,导致他呆了半天才意识到嘴巴还没合上。“你不是想再给我个头槌吧”为了挽回点面子,牙仙努力找回声音调侃了2句。

     “我……才不会,上次是喝醉了……”想起上次喝酒之后的主动大胆,NED不禁脸上发热,低头喃喃的说“我真的很喜欢它,所以想跟你分享……嗯,谢谢……”

       牙仙觉得心脏又被什么东西击中了,带得喉咙都跟着幸福的轻颤。捏着男孩尖尖的下巴抬起他的头“刚才太快了,没有尝出来巧克力的味道,我能再分享一次么?”

       于是,在男孩的默许之下,牙仙近乎膜拜的吻上去。轻吮粉红的嘴唇,探索整齐的贝齿,推挤那颗可怜的溶光了巧克力的杏仁,舌尖勾扫过男孩的上鄂感受他身体的颤抖……

     “还是没有尝出来,再分享一次吧……”

     “……”

     “再分享一次好么……”

     “再来……你怎么了?”

     “杏……仁……杏……”NED指着嗓子锤着胸口,牙仙吓的把他翻过来拍了又拍才吐出呛在嗓子的一整个杏仁。

     “你是小孩么!吃糖还会被呛到,剩下的没收”对于被打断的事情,牙仙有些恼羞成怒。

     “才不是,要不是你亲个没完我怎么会被呛到,不给你”NED据理力争的吼回去,还翻起衣服把糖塞在胸口已示坚决。

       牙仙无奈的看着他的男孩,看来甜食真是要多换取一些了。酒精和糖果在血液中的双重作用让男孩打起了磕睡……

     “睡吧……”牙仙把NED躺靠的身体放平,抚摸着他的发顶,一直看着他睡去。


评论(33)
热度(86)
  1. 风月恶龙的城堡 转载了此文字
    不能更甜!!!不能更甜!!!
©恶龙的城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