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龙的城堡

《囚徒》第12章 牙仙XNED 终于到剧情加速跑的部分了

      南加州冬季的温暖阳光照的人混身暖洋洋的,NED捧着怀里的《美国刑法》一顿一顿打着瞌睡。牙仙的手放在他的后颈,有一下没一下的玩 弄着他颈后柔软的头发。自从他们那次(让他)惨裂的‘初 夜’后,牙仙似乎爱上了那里的手感,总是找尽机会抚 弄 那里,哪怕好不容易轮到一次的单独阅读室使用时间也要揪上NED靠在自己腿边,一边看书一边抚摸小狗小猫一样揉 弄着NED。

       鉴于牙仙在这段时间的良好表现,NED也放松警惕乖乖靠在他的腿边坐让他顺毛。脑子里迷迷糊糊的过着这半个月的事情,那晚之后,他俩的关系就怪怪的了。好吧,ONS的炮 友可以第二天各自分飞,但是他俩还要彼此面对,搞不好要很长一段时间。但有之前各种身体探索的铺垫,其实尴尬的成分很少的,如果有,也只是NED单方面的。牙仙的变化才是让NED觉得怪怪的一部分,依然的话不多沉默,却在NED忙前忙后的时候用热烈的目光追随着,然后在NED发现回望的时候再默默移开。那目光又不同于普囚区那些肌肉男满是肉 欲的热切,而且是一种NED无法形容的感觉,要不是对方是已经28高龄的连环杀人犯,他真以为还在高中玩暗恋游戏。好在牙仙也都没有再扑上来压 倒他犯禽 兽,他也就默默无视其它了。

       倒是之前一次突然的探访要求让NED烦扰至今,失恋的消沉和翻案的无望让他一度觉得自己再也无法再走出这个监狱了。但是一个叫琳达的女孩反复3次申请探访,最后甚至说明是自己的老同学,NED好奇之下会面,才发现是高中几乎没有交谈过的’书呆子’女孩。女孩见到他几乎倒豆子一样语速极快的说自己经跳级读完法学院过了司考,现在在一家律师事务所做助理,如果NED不介意自己可以做他的辩护律师。NED当时直接拒绝了,他不想成为某些无名律师的试手之作,但是女孩接下来的话让他改变了主意。

       琳达直接拿了一本案宗,她几乎背出了所有的检方控诉点和辩护的疑点,并且对案件的理解也相当深刻。最后打消NED疑虑的是,琳达告诉他,自己在重要证物那件属于他的厨师服上找到了重大突破点。这让NED重新燃起了希望,也签下了授权代理律师的文件。

       琳达一直在跟他通电话汇报进度,结尾也总会安慰他几句给他希望。但……还要等多久呢……正胡思乱想着,感觉什么东西钻进他的领口一直游走下去,吓的NED一下清醒过来迅速的躲到一边。看到牙仙举着他带手拷的手憋着笑的样子NED气不打一处来,他在牙仙的示意下过去,对方又列了一些书名,让他去书架翻出来,显然这个尖牙怪物的看书速度也是变 态级别的,刚进来时指使他搬的一小摞书已经被他看完了。

       “《道德情操论》、《被遗弃的人》……”这都是什么啊,NED拿着从一排排书架后面翻出来的书在嘴里面嘟囔着,但眼前的情况却让他楞住了。

       五个壮硕的男人在本该他坐的位置前团团围住了牙仙,显然也不是想叙叙旧,中间为首的男人急切而狂躁的朝牙仙喊着“我知道是你”“开膛破肚!”“付出代价”这样的字眼不断爆出来,面对被脚镣手拷束缚的牙仙对方显然毫无顾忌的收紧着包围圈。NED来不及想为什么明明有狱警把守的图书室会有普囚区犯人进来,甚至来不及想要不要在对方没发现的时候再躲回去,看到最右手的那个从后面摸出一把自压的匕手后,他立刻扬着手里面的书砸过去,几步跑上前抱住了拿刀子的那个。

       牙仙看到NED表情才混进了一丝焦虑,趁着围堵他的人被意料外出现的男孩分散精力,牙仙抬起手臂迅速用手拷圈住了离他最近那个人的脖子,找到颈椎第四节两手一个反向的用力,个头与他相仿的男人就软倒在地。这显然刺激了剩下人的神经,大家一拥而上想制住牙仙,而唯一拿了武器的人被NED拖住让他们的攻击优势大打折扣。站在他旁边的同伴抄起了图书室的椅子照NED身上挥去,但男孩好像被激怒的小狗一样死死扣住双手不放开。第三击直接击中了NED的头,男孩眼前一黑手脚就软了下来,为了 让他彻底闭嘴,身后的男人扔下凳子架起软倒的男孩朝拿刀的同伙使了个眼色,对方会意的抽刀转身。

      “No!!!!……”

       耳边是牙仙野兽一样的吼叫,然后NED就觉得肚子一凉,迅速的,又一凉。接着他就被扔在了地上,然后眼前的脚步,耳边的吼声都渐渐远去,肚子里面好像被塞进一根冰柱,渐渐的带走他的热量。原来被捅伤是这样的感觉,好像夏天冰淇淋吃多一样……原来刚受伤的时候伤口是麻木的,所以爸爸妈妈也许真的没有痛呢……原来牙仙的身体那么暖和……

       牙仙清醒过来时已经被剥光扔进了黑洞,无窗独间单格囚室满是排泄物的腥臭,冬夜的寒冷在肾上腺素退去后带来了失温的刺痛,但这都不及恐惧给他带来的颠覆。下午的事,他只记得之前监狱医院杀掉的那个男人某个亲属或者老大带人来找他算帐,得知对方来意一瞬间他甚至有点庆幸把小仓鼠弄到对方不易发现的书柜深处,那男孩虽然不聪明但是胆小如鼠,看到这架势总会老实躲避不会害他分心。在他算计着可利用的工具和处理顺序时,男孩却风一样的冲出来,死抱着一个喽啰不放手。在解决掉离他最近的一个再回头看时,男孩已经被制住而他对面的人掏出了匕首,在意识到自己无法及时赶过去的时候他的心脏好像被无形的手握紧,而一切只是一瞬间,男孩就倒在了地上。后面的记忆就开始混乱了,他如何狂乱又毫无美感的杀掉了剩下的四人,如何颤抖着把手按在男孩的身上帮他止血,如何在狱警试图把男孩揪离他的怀抱带去医院野兽一样的嘶吼,如何在警棍抽打下攻击一切试图分离他和NED的人最后被电击到失去意识……这些似乎全在他的记忆里,又似乎完全不像他做的……

       牙仙看着自己还微微颤抖着双手上的血迹,把手指一根根伸进嘴里,感受那血液主人曾经带给他的温暖,美好的腥甜,醇如烈酒……

      仔细舔干净手上的每一滴血迹,牙仙终于承认,事情……已经失控了……


评论(23)
热度(79)
©恶龙的城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