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龙的城堡

【存档】【转载】精灵宝钻人物分析——梅斯罗斯

烈焰一样的费诺和他的儿子们,大梅这样的性格故事真的是很适合改编成电影,悲剧英雄 

姥溪:

←_←依旧如前,存档,奈丹妮尔的儿子,这一章讲梅斯罗斯

下面是

原文地址:原文来自国外的宝钻书迷网站http://www.silmarillionwritersguild.org

 
 

帖子地址:http://tieba.baidu.com/p/3354476161?share=9105&fr=share

 
 

翻译君百度ID:@冰柩之城

 
 

梅斯罗斯(Maedhros)

 
 

费诺最年长的儿子梅斯罗斯一直是托尔金笔下最具悲剧色彩的人物之一,他善良与亲和的本性往往看似与他残酷无情的行为截然相反。他的亲人们冲动而易怒,但他头脑理智、言辞得体。尽管如此,他受着费诺家族的誓言所驱使,犯下了种种恶行,而正是因为这誓言,即使他那些最杰出的成就也总是未能给魔苟斯带来败亡。

 
 

梅斯罗斯在阿门洲出生,后来跟随他的卓越却陷入疯狂的父亲前往中洲,与他的父亲兄弟一起被一道为了追寻和复仇的誓言所束缚,而它将折磨着他,直到他生命的最后一刻。

 
 

在The Shibboleth of Fëanor中,他被描述为有着罕见的红棕色头发且“身材优美”,这个细节在他的称号,“the Tall”中得以体现。在抵达贝尔兰(Beleriand)后,只有梅斯罗斯一个拒绝烧船,因为他忆起了他与芬巩(Fingon)的旧时友情,然而他的反对微不足道,芬国昐的族人因费诺家族的背叛而被迫穿越希尔卡拉赫(Helcaraxë)海峡。梅斯罗斯相信所有中洲人民而不仅是诺多之间的团结一致的价值,这份信念将影响他的一生…但将永远被他誓言的阴影所阻挠。

 
 

星下之战中,梅斯罗斯和他的弟弟们出面救了费诺的性命,可惜为时已晚。也是在那一刻,梅斯罗斯突然被推进了诺多至高王的位置,试图通过欺骗魔苟斯来将其击败。然而他自己却遭俘获,右手被吊在安戈洛坠姆(Thangorodrim)的峭壁上。

 
 

梅斯罗斯,一位先前被描述为非常俊美的角色(HoMe 12),如今终其一生都将背负身体和心灵上饱受折磨的印记。

 
 

在他的故事里,梅斯罗斯与他堂弟芬巩的友情是读者最喜爱且最多描写的元素之一。在他被俘虏后,芬巩孤身一人——丝毫不知道梅斯罗斯曾试图阻止父亲对芬国昐族人的背叛——竭力想要把他的堂兄救离安戈洛坠姆。

 
 

然而他无法触及悬崖上的梅斯罗斯,最终同意杀死梅斯罗斯来结束他的痛苦。但是当他搭箭上弦,鹰王索隆多(Thorondor)赶来将他载到吊着他堂兄的峭壁前。他既无法松开也无法打破那道钢箍,于是芬巩被迫从梅斯罗斯腕上砍断了他的手。自此以后,梅斯罗斯左手持剑战斗,并比从前用右手时更加娴熟。别人称他“如同死而复生者”,因为他英勇超群,在战役中使敌人见之惊骇万分。

 
 

为了弥补长久以来横亘在他父亲的家族和芬国昐家族之间的敌意,梅斯罗斯放弃了诺多至高王的王位,将其让予他的叔叔芬国昐。

 
 

在接下来的故事中,梅斯罗斯往往通过与族人的友谊和联盟来试图收复精灵宝钻。费诺众子中,只有他和他的弟弟梅格洛尔出席了芬国昐的雅德萨德宴会(Mereth Aderthad),并与芬国昐和菲纳芬(Finarfin)家族继续保持着友好关系。尽管他的几个弟弟企图废止对芬国昐家族的忠诚——尤其是卡兰希尔(Caranthir)对菲纳芬之子的恶待以及凯勒巩(Celegorm)和库路芬(Curufin)在纳国斯隆德(Nargothrond)的荒唐行为——主要依靠着梅斯罗斯的努力,中洲人民结盟一致抵抗魔苟斯,直到他们最终在泪雨之战中被击溃。

 
 

梅斯罗斯带着他的弟弟们前往贝尔兰东部,在那里防守最危险的领地:梅斯罗斯防线,一片寒冷而荒芜的土地,就在安格班(Angband)南面。他的堡垒建于辛姆林(Himring)山顶,意为“永远寒冷”。

 
 

在接下来的数个世纪里,梅斯罗斯与芬国昐和菲纳芬的族人保持友谊,又与芬国昐并肩取得了荣耀之战的胜利,而这场战役带来了贝尔兰四百多年的和平。

 
 

在骤火之战中,七兄弟里唯有梅斯罗斯在魔苟斯的攻势下守住了他的堡垒,并继续以他长期的警戒阻碍着黑暗魔君的计划。梅斯罗斯怀着凭借忠诚取得另一场胜利的希望,寻求其他精灵以及矮人和人类的帮助,建立起梅斯罗斯联盟。

 
 

然而,他过早地显示出他的实力,从而给予了魔苟斯足够的时间来安插奸细到费诺家族中去。事实证明,那些混在梅斯罗斯队伍里的人类叛徒拖累了由精灵、人类和矮人组成的盟军。那一天,他们遭到了惨重的溃败。

当一颗精灵宝钻脱离了魔苟斯的掌控,又被贝伦(Beren)和露西安(Luthien)之子迪奥(Dior)据有,费诺家族的誓言开始折磨他们。

 
 

虽然梅斯罗斯起初试着和平地收回宝钻,然而双方对宝钻的渴望都太过强烈,于是多瑞亚斯(Doriath)和西瑞安(Sirion)的弑亲惨剧随之而来。除了梅斯罗斯和梅格洛尔之外,费诺众子全部丧命,但他们却依然未能赢回精灵宝钻。当他们试图从爱尔温(Elwing)那里夺走它时,她戴着宝钻飞离,去到了维林诺。

 
 

在西瑞安的悲剧之后,那誓言仍纠缠着费诺仅存的两个儿子。当维拉终于选择帮助中洲人民击败魔苟斯后,梅斯罗斯说服梅格洛尔孤注一掷去做最后一次尝试,从曼威(Manwe)的传令官伊昂威(Eonwe)手中夺回宝钻,尽管他们都已因誓言而满怀苦恨与疲倦。伊昂威不愿交出精灵宝钻,但他也不允许他的守卫杀死梅斯罗斯和梅格洛尔,于是他们各取了一颗宝钻然后逃离。

 
 

精灵宝钻烧灼着梅斯罗斯仅剩的手,他在以它之名犯下的恶行所带来的极度痛苦中——明白了他们的所作所为皆是徒劳——他跃入地心的一道裂隙,自杀而亡。

 
 

在J.R.R.托尔金写作《精灵宝钻》的漫长过程中,梅斯罗斯的角色形象曾以多种不同形式出现。梅斯罗斯首次是以Maidros的名字,在The Book of Lost Tales 1中出场,他也这样出现于多数早期的《精灵宝钻》手稿中。在此书的The Theft of Melkor and the Darkening of Valinor中,他起初被设定为费诺的祖父。然而在同一本书末尾处的Gilfanon’s Tale里,他的地位被改为费诺的儿子,并第一次提到了他被魔苟斯俘虏和折磨的故事。就这样,在托尔金的神话传说的最早作品里,梅斯罗斯这个角色已据有了一席之地。

 
 

在接下来的一些年里,J.R.R.托尔金似乎不确定梅斯罗斯在费诺家族里最终扮演了怎样的角色。虽然他一直是最年长的儿子和费诺家族的领导者,但托尔金在两种想法之间摇摆不定——是让梅斯罗斯作为较有攻击性的兄弟之一,还是让他作为最被动、最感到悔恨的一个。

 
 

而从后一版本中,他逐步发展出了《精灵宝钻》中那个被粉丝所熟知和欣赏的悲剧人物。

 
 

在第四卷,The Shaping of Middle-earth中,托尔金将梅斯罗斯描绘成七兄弟中最温和的一位,以至于在袭击多瑞亚斯之前就背弃了他的誓言,并代替梅格洛尔成为埃尔隆德(Elrond)和爱洛斯(Elros)的救命恩人。

 
 

在最早的《精灵宝钻》中,托尔金将梅斯罗斯和梅格洛尔在与伊昂威的最后一幕中扮演的角色完全颠倒过来,甚至安排梅斯罗斯负责打破精灵宝钻来救活双圣树。通过这些细微的角色改动,梅斯罗斯在《精灵宝钻》里的形象可见一斑:一位拥有强大的个人力量的角色,重视和平与团结,却迫于誓言驱使而做出残酷行为,一位不断激发着读者的无尽思考和创造力的悲剧性角色。

 
 

————THE END————

 
 

然后仍然是自己比较喜欢的译名,各翻译版本不一致请自行解决(○` 3′○)……

 
 

人名:

芬巩(Fingon)

索隆多(Thorondor)

菲纳芬(Finarfin)

卡兰希尔(Caranthir)

凯勒巩(Celegorm)

贝伦(Beren)

露西安(Luthien)

迪奥(Dior)

爱尔温(Elwing)

曼威(Manwe)

伊昂威(Eonwe)

埃尔隆德(Elrond)

爱洛斯(Elros)

 
 

地/国名:

贝尔兰(Beleriand)

西尔卡拉赫(Helcaraxë)

安戈洛坠姆(Thangorodrim)

纳国斯隆德(Nargothrond)

安格班(Angband)

辛姆林(Himring)

多瑞亚斯(Doriath)

西瑞安(Sirion)

 
 

雅德萨德宴会(Mereth Aderthad)

 
 

那天看见有人列举中土世界的各路英雄豪杰,一笔提到灰精灵族,说起辛达们太过于幸运,拥有美丽安环带的庇护,所以耽于享乐从没做过大事件也无英雄这个言论,突然很心塞。

 
 

我理解为平淡也是灰精灵族生活的一种方式,作为“次级神”,他们没有宝钻的厄运和深仇大怨必须去做些什么,不听从主神的召唤,对大海也无渴望,工艺也不是顶尖的,喜欢星光安逸享乐主义也并没有什么错。从历来辛达对几个人类的帮助来看,他们其实是很平和的一族,包容性。而且美丽安环带也只存在了五百年左右……这些极小的行为,在我理解的范围里是一种伟大……

 
 

好吧,也可能是我这个懒人在自我安慰罢了,卒……

 
 

明明是在讲诺多,我发什么神经病啊!碎!

 
评论
热度(41)
  1. 恶龙的城堡姥溪 转载了此文字
    烈焰一样的费诺和他的儿子们,大梅这样的性格故事真的是很适合改编成电影,悲剧英雄 
©恶龙的城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