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龙的城堡

《囚徒》第八章 牙仙舅X甜点佩 大肉前过渡

 佩佩在满心期待之中等待着与未婚妻的见面,中间2天平安无事顺利见到他的女孩。LILY过来他各种惊喜激动,一边说着我这里都很好,你不要担心。


律师那边也说我们有新的证据发现准备起诉,这样吧啦吧啦的。然后女孩敷衍几句,突然打断他说:


    “对不起,我来是想告诉你,我们分手吧,戒指我在银吅行开了一个保管箱,钥匙交给监狱保管处了”


   “……”


   “不是不相信你是无辜的,只是我觉得我并没有考虑清楚,我们都还年轻,其实在出这个事之前我就想告诉你,只是。。。”


    其实 ,两个人算是高中情吅侣,本来这种一个上了大学一个跑去工作就大部分没结果的,但是大佩太甜太贴心,哪怕是异地恋也时刻给对方惊喜。


    求婚那天气氛太好,让她没有考虑清楚就一时脑热答应了。第二天清吅醒过来之后的一段时间她反复问自己,她还想去大城市工作,还想继续进吅修学业,就这样结婚在小城市甘心么。


    但还没来及向佩佩说明就来了这件突然的杀吅人入吅狱,她相信对方不是凶手,想等对方出来后再退戒指,但半年多过去翻案毫无进展。因为案吅件的报道她和家里人也曝光,父母和社交圈方面也给了她很大压力,最终她还是妥协了。


    牙仙正躺在床吅上看书,这几天大佩都是溜光水滑软言软语的在他旁边,让他心情各种舒吅爽,连白天都忍不住想起对方床吅上的样子,这不手里面拿着书却一页都没翻,脑子里想着前天晚上两人这样那样的种种,边想边觉得下面又有点充吅血。


    一边回味一边想着,小仓鼠的探监也早该回来了吧,这几天他鬼鬼祟祟的刮胡子理头发还不让在可见处留印迹,以为他不知道么。


    不过对方在他掌握之中,哪怕真翻案了捞他回来不过是分分钟的事,所以对方和小猫鼬交朋友,有谁来探监他从不多问多管。


    佩佩在重囚区锁门前才回来(这区的囚犯都是不准出去的,只有佩佩除外),进来牙仙就闻到了一身酒味,是的,监狱也可以弄到酒,,烟,,古柯碱,,大吅麻,只不过要付出相应代价。


 


想想对方有可以付出什么样代价换到手里面拎的一整瓶波本威士忌(估计也掺了不少水),牙仙觉得又想杀几个人平静一下了


 


    迎上去捏住佩佩拎着酒的手腕问,哪弄的酒,佩佩喝了半瓶,哪怕掺了水对于只偷喝过师傅做甜点的百利酒的大好青年也高了,脸蛋红扑扑的眼睛迷蒙着。眨了两下眼睛才反应过来对方说什么。


 


    “换来的喽”


    “怎么换的”


    “要你管,我用嘴用屁吅股换的又怎样”


 


(其实是用戒指换的,把钥匙给人家了,非要嘴硬)


    牙仙一把抽掉了酒瓶,揪着对方的头发,拖了几步把佩佩按进了洗手池,打开了冷水管按着头就浇了下去。


    佩佩被冷水一浇整个一激灵,挣脱牙仙的手反手一拳就打过来,这种力度牙仙一只手就拦下来,抓着佩佩的两手反拧到身手,让对方的身吅体夹在洗手池和自己的身吅体之间,下吅身紧紧相压的姿吅势让牙仙想起前夜种种不由一阵恍惚。


 


    大佩看挣扎两下挣不脱,整个人一气之下就用嘴啃了过来,在牙仙的嘴边胡乱小猫咬了两下,然后在对方惊讶的嘴唇微张的时候舌吅头溜了进去,沿着对方尖尖牙齿转了半圈,然后用舌吅尖辗压牙龈。


    在唇齿间玩够了就伸进去引对方舌吅头纠缠,没章法的卷吸吅舔吅吮之后反复在对方上鄂刮蹭,在牙仙反应过来追逐他的舌吅头时又迅速退出,然后向着对方逐蜜之蜂一般追逐过来的唇齿,狠狠的来了一个头槌。


    牙仙觉得鼻子一阵酸楚,有什么热吅乎吅乎的东西流下来了,放开那只醉仓鼠,用手在鼻子下面一抹,就看到手上带了血渍。


    不由怒极把笑,之前小仓鼠跟中世纪修吅道院的小修女一样,享受了种种前列腺高吅潮也不让他亲吅吻嘴唇,哪怕情吅动到极点不小心嘴唇相蹭也歪过头避开,没想到第一次自己送上来竟然是个陷阱。


    抹干净血低头看,,手脚自吅由的小仓鼠竟然没像以前那样满地窜的想找地方团起来,明明出手伤人竟然还圆瞪眼睛怒气冲冲的看着他,配上脸上的水渍,好像被他欺负哭了不能释放时候的样子。


    嘴里面还大声嘟囔着,“fight or Fuсk”“……”“今天要么干一场要么打一场,先求饶那个就是PUSSY”。


    牙仙阴着脸笑了一下捏着对方的下巴想继续刚才的吻,却被偏头躲开了,佩佩后退一步几下脱了衣服裤子。


    然后转身双手撑在洗手池上臀吅部向后拱起,牙仙看着对方这样的姿态反而觉得心里的怒气更是烧起来。


 


    但也努力克制想先给对方松吅弛一下,,手指沾了洗手池上的肥皂揉吅搓几下就要伸进小吅穴涂抹,大佩啪的一下打开对方的手,嗤笑一声说,你要还是用手指的话就算了,我不是搞拉拉的高中女生磨磨就满足。


 


    这句话简直火上浇油,,牙仙一把按住对方的脖子,将他压服在洗手池上,手扒在洗手池边,身吅体几乎压成90度角,挺翘的臀吅部撅起上面还带着前晚未消肿的红肿牙印。牙仙从裤子里面掏出已硬的下吅体,在肥嫩的屁 股蛋上磨蹭几下让茎体更硬之后,就直接从小吅穴捅吅了进去。完全没有润吅滑的内里紧涩无比,勉强塞吅进去半个头已经让两个人都非常不好受。身下僵硬苍白的身吅体和镜子中咬紧嘴唇的痛苦表情都像在控吅诉自己变成了儿时噩梦中的刽吅子吅手,牙仙咬紧腮肉平复了一下气息默默退了出来。


——————————————————————————————


大家都好 恨过渡吧,我也恨,写起来真烦,不写又不行啊


 牙仙写的如此软不太满意,但写成强 J犯更和前面童年阴影设定不符,周末看看修改一下吧 


评论(11)
热度(39)
©恶龙的城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