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龙的城堡

佩佩庆生 《囚徒》第七章【上】 牙仙舅X甜点佩


 这晚看到大佩理清爽头发胡子之后,牙仙心里面就有怪怪的感觉,好像有人用指甲挠来挠去的,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这样就是想亲近佩佩 


    其实牙仙在性吅事上面无下限,他本身没有经历过正常人类的性教育也没有什么荣耻观,只要能得到他想要的结果。所以看到剃的溜光水滑的大佩佩,大舅兽吅性就大发了,连洗漱都等不及就给拉上吅床了。各种上吅下吅其吅手,佩佩还神游天外,大舅表示卧吅槽不露2手你还当我是病猫是不么,


    一边啃吅咬着身下人的脖子一边揉他胸口的一点,本来就敏吅感的身吅体,这段时间的各种被对方探索学习之后,佩佩觉得就是块猪肉这么玩都要被捂熟了,以至于现在基本上大舅捏吅捏胸口就立起来了


突然反应过来后天我要见妞啊,脖子上怎么能带小红印,就笑着说不要脖子吧,大舅眯了一下眼就把身吅体探 下去了 


     这里要插一句,对于性牙仙算是陌生领域,他就是像完成老吅师教吅堂任务一样,,听从汉尼拔的建议, 对自己说大佩只是实验材料,但你知道,历吅史告诉我们,说着对方不过是XXX这样的话,往往被铁板踢的脚趾都断了 


    牙仙说服自己是在用触吅摸佩佩的感受来覆盖当年被吅虐吅待中不好的记忆,又自我催眠觉得最有效果的是大佩佩两眼通红眼泪要滴不滴求着他要高吅潮的样子。他觉得同样是流泪,完全不像他当年被吅虐吅待的只有痛苦和黑吅暗的记忆,也让牙仙知道原来这种事不是痛苦是可以给一方带来快乐的。他说这算是汉尼拔医生开出的药方(其实少年啊,你只是沉迷肉吅欲罢了)


 


    所以牙仙一般不勉强佩佩体吅位或者怎么样,对方配合他也就乖顺的给对方最大的可选择面,所以这也是佩佩在监狱里面原意选择他当保护伞,没及时看清他是最危险的原因


 


    牙仙一边在佩佩腰侧敏吅感的位置吮吅吻啃吅咬或者用胡渣摩擦,佩佩一边躲一边轻笑。趁他情绪比较放松,牙仙就把手探到佩佩的下手轻轻吅揉按起来


佩佩已经半硬,大舅熟练的圈住茎体上下滑吅动,又用拇指在还没露吅出蘑菇头的茎体顶端缓缓打圈


    佩佩受这个刺吅激立即热起来,,身吅体渐渐变成粉红色,修吅长的四肢细瘦的腰身,刚刚剃的光滑的下巴和清爽短发,更让他显出介于少年与成年人之间的青涩漂亮,衬着刚刚吮吅吻的几个红印子大舅觉得今天比之前任何一次都让他激动


 


    手里面的小佩佩已经露吅出了整个红通通的蘑菇头,流吅出来口水润吅滑了整个茎体


    牙仙看到这样的佩佩觉得心里面好像有个小怪物一样想一口把对方吞下去,又怕吃掉以后再也没办法吅像现在这样……一种不知道将对方安于何处好的焦躁,让他无处排解


 


    这种焦虑的心情让他更今吅晚更想快点看到对方流着泪高吅潮的样子,希望这样能像往常一样平复他心里面的怪异感觉


    为了压抑心里面的异动,牙仙低头含吅住了佩佩那根,很熟练的包起了尖尖的牙齿,用舌吅头刮蹭敏吅感的蘑菇头,舌吅尖舔过边缘突起,在中心凹点处反舔吅弄,偶尔露吅出尖牙再刮弄一下肉吅冠 


 


    佩佩压抑不住这么强烈的快吅感刺吅激忍不住低低的呻吅吟起来,想起开始对方做这些并不知道要用嘴唇包起牙齿,忍不住有点好笑的想,他可能是牙仙尖利的牙齿下唯一活口,但也差不多是付出了血的代价


    最开始几次被对方牙齿碰的萎了又被强吅迫立起来的经验之后,在弄清对方不是想折磨他而只是没经验,憋着笑,努力回想女朋友为数不多几次给自己口的经历,婉转的向对方传达了自己的小建议


    没想到对方这么聪明,,从自己面红耳赤憋出来的三言两句就搞清楚了该 怎么做,然后在他身上应用个透,迅速的赶超了之前他一切的经历,把他的身吅体带到了快吅感的极限


 


    再这样下去他都快要记不起来和LILY做吅爱时候的感觉了,那个铜红头发的倔强女孩,后天就要见到她了。。。


    牙仙一边观察着佩佩走神的表情,听着他低沉音色的呻吅吟,一边把深吸了一口气,把对方深深的吞进喉吅咙,屏住呼吸,吞咽挤吅压。


    佩佩爽的高高支起的大吅腿肉微微颤吅抖,扣在床吅上的脚指也爽的屈起,第一次忍不住把手放在牙仙头上,轻轻用吅力带动示意对方节奏幅度


    牙仙感觉很意外,平时这小家伙跟仓鼠一样能团就团的离他远点,床吅上都是他主动这样那样,对方负责叫负责哭负责爽到涕泪齐飞,但从来不敢主动碰他


 


    感觉心里面那个想吃吅人的小怪物被轻轻搭在头发上这只手抚吅慰了一样,牙仙更卖力的吞吐起来。喉吅咙吞咽的更用吅力,气息憋尽之后吐出茎体含吅住前端用唇配合舔吅吮,间或用尖犬齿轻轻磕碰一下冠头的小肥蘑菇。让爽到极点的佩佩冷静一下再持久一点,几个深呼吸之后再憋住气息吞下茎体,让对方在自己的喉吅咙里反复被挤吅压,一边用手玩吅弄紧绷缩起的囊袋,在指间把弄揉玩。


 


    佩佩已经快到极点了,嘴里面嗯嗯啊啊的叫不停,手把对方按的更深,腰更是大胆的使起力来向对方更深处顶吅弄起来,牙仙感觉对方抖动的茎体是已经到了极限的预兆,犹豫了一下还是配合着佩佩挺吅腰的动作继续更深的吞咽喉吅咙。佩佩忍耐不住深吅插几下之后就射吅了出来,一边射一边用那销吅魂的低沉嗓音轻轻叫了一句:LILY


 


    嗯,佩佩这就是想起未婚妻脑子一短路把对方当女朋友用了。。。但是牙仙可没短路啊,被射吅了一喉吅咙呛的咳咳咳脑子可没停了转,心里面那只刚被安抚下去的小怪兽瞬间变身哥斯拉


 


    佩佩也反应过来刚刚说了什么,然后动物本性又回来了,长吅腿一缩就要跑,其实他能跑哪去了,大舅那边咳着呢,他才下了床两步,那边平了气拎着他胳膊就把他摔床吅上了


    “Who the hell is  lily?”


    大佩咬着嘴唇不回答 ,然后大舅怒极反笑了,心想,好啊,竟然把我当妞用我也不用客气了,抽过刚刚扒在地上佩佩的囚裤,把他翻过去两个手系起来绑在床头铁栏杆上


 


     脱自己衣服的时候,,牙仙手抖的解不开扣子,平复了一下呼吸之后一把掀了衣服,脱吅光了整个人覆在佩佩身上。佩佩高吅潮过后整个人吅体温很高,被刚刚的突发状况一吓整个人在微微发吅抖。牙仙身吅体覆上他,先是趴在他的肩头深深的嗅了一口,用下巴摩擦对方光滑洁白的肩膀,这么近的距离让小仓鼠肩膀上点点的雀斑在他眼中连成模糊的星星,用下巴摩挲了一下大舅选了个舒服的位置一口咬了下去。不像平常只是留个印子,大舅在宣吅泄自己的怒气,很快吅感觉嘴里面有了熟悉的血丝味道。


       佩佩吃不住痛,,嘴里面哼哼着,但又怕刺吅激到对方也不敢大声,把头埋进枕头,,又发现是对方的,后背被对方密实的覆盖,鼻口吸吅入的又全是他的味道,不知道为什么,佩佩觉得自已刚刚释放的下吅体又有一点热


 


      大舅咬够了,也不再留恋,,身吅体慢慢向下移动,他的小仓鼠后背很敏吅感,这他之前就知道,只要指甲划过就能让对方身吅体弓起轻轻呻吅吟。两手握住佩佩的屁吅股揉吅弄,带着胡渣的下巴从他白吅皙光滑的后背啃吅咬辗压,略带嘶哑的发声“不想说,哈,要不要让我猜猜”


“某个分享你第一次的姑娘?”“初恋?”“或者是让你吅爽的无法忘记的一吅夜吅情?”


 


      听着那个人低沉的声音在背后响起,吹出的气流打在皮肤上都让佩佩感觉身吅体一颤,完全没有吅意识到对方在说什么。其实大舅算是全猜对了,佩佩的未婚妻,即是他的第一次也是唯一有性吅经吅历的女孩,而且20岁才被对方破吅处的佩佩相比大舅也没多少经验。但是本能反应就是紧闭嘴不回答对方任何问题,这小动物的反应绝对是正确的,因为牙仙现在满脑袋都是杀死她的1О8种方法。


 


---------------------------------------------------------------------------------------


放肉给大佩佩庆生啦,先放上,晚上再放下章,大家吃的开心就点个赞哦,也给后面要上一晚五次的LO主添点动力!!!


评论(8)
热度(63)
©恶龙的城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