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龙的城堡

脑洞 《囚 徒》第六章 牙仙舅X甜点佩

    连续发生了2件暴力事件之后,警力明显增加,任何骚动都会让狱警暴躁的抽出警棍。犯人之间也火星四射,大家像挤在一个过小笼子里面的公鸡一样随时准备争斗,一触即发。但因为NPC的恐怖死法,大家围在佩佩身边也不敢轻易动作。总算是让他平静渡过了这一周。

    一周后,他风暴中心的室友被送回囚室,佩佩看对方因为输打营养液消瘦下去的双颊,心里面有点怪怪的感觉。牙仙一直也没有理他,视线都没怎么放在他身上,他围来围去把十几平米的囚室收拾的快闪闪发亮,对方也一直窝在床上看着手里的书,让他又有点气馁。晚上回来,,佩佩看到午餐还放在原来的地方,马铃薯沙拉已经冷掉,面包也硬绑绑,想必早餐也是同样待遇。叹了一口气,默默把盛面包的橡胶盘拿起,接了一点水,细细的掏成糊,再把自己早餐没舍得吃的煮蛋拿了出来剥了皮放进盘里面给牙仙端了过去。

    “嗯,你要不要吃点,,,面包干了我加了点水,嗯,,,这里还有个蛋”

在牙仙挑起的眉毛中,某个仓鼠还挥耗着好不容易积攒的勇气碎碎念。

    “我可以帮你捣碎它,这样吃起来不地碰到伤口。。。”

 

    在牙仙高挑眉毛的凝视中,佩佩觉得自己刚刚说话的勇气又蒸发掉了,直视对方都变得很困难。大舅目光调回手里看的书上,就在佩佩以为对方拒绝他了,想收回捧着盘子的手时,听到对方低沉的嗓音说了一句“喂我”。佩佩反应半天才明白对方说的什么,觉得一阵气愤,但是想想自己原来讨好对方的目的,就默默拿起了勺子,轻轻的送到食人魔薄薄的淡粉色唇边。一边喂一边想这个人也算相貌堂堂的,怎么就变成现在的杀人魔王,也不知道医院那个人是不是他下手的。一勺勺的喂下去,就在佩佩胡思乱想监狱面包的N种改良方法时,突然发现对方已经和他靠近到鼻息都打对方脸庞的距离。

    佩佩想后退,却被对方一把揪住领子拉上床去,整个人被迫趴在对方的胸膛上,挣扎几下按在对方手术的绑带上就不太敢动。然后被撩起囚服,顺着光滑的后背一路向下摸去,在腰椎处盘旋着向下时,佩佩慌乱起来

    “别,别这样”一边说着一边想找地方支撑双手爬起来

    “怎样?这样么”手指直接划到没穴入口打圈揉按起来

    “放开我”努力硬气的直视对方

    “这周还没让你看清情况么”摸着对方嘴角撕裂的伤痕,牙仙冷冷的说“想要庇护是需要付出代价的,打扫房间或者几个鸡蛋?这不是过家家,男孩,做出你的选择,我,或者外面那些。”

    佩佩被说中了心事,这周发生的事情确实吓到了他,他努力讨好牙仙也是需要对方避开外面的那些人。但他不确定自己是否做好了付出这些代价的心理准备,闭眼回忆到被围殴当众撕掉衣服的时候,他屈服了。身体默默软下来做出恭顺的姿态,牙仙看到他的反应,却抽回手继续捧起书去看了。

佩佩看对方这个反应也立刻起身收拾刚刚翻落的盘子,然后尽量躲在屋子另一边。两个人各有心事,佩佩是不知道未来会得到怎样的对待,牙仙是在回忆之前和汉尼拔的相遇。他有自信一切安排的警方查不到但是瞒不过同样是连环杀手的汉尼拔,可以说是汉尼拔指引他走上这条路,在他无处排解内心躁动的痛苦时,他看到了切撒克比开膛手的作品。于是他发觉记者的优点,整理排查收集一切线索资料,学习对方的手法,方式,当他挥出第一刀的时候,才觉得痛苦有了排解之处。

被抓到这里算是被他的老师送进来的,他心里面并不怨恨,技不如人而已,他不是也知道了对方真实身份,一个在警察身边的心理医生,真是个疯子啊。他也做好对方来是杀人灭口的准备,但是汉尼拔在看到他之后却露出了点古怪的神情然后是一种同情似的眼神,让牙仙很不舒服。对方先是带着调侃的语调说想不到自己最得意的学生也会变成为漂亮男孩争斗的荷尔蒙追逐者,在他想出口否认出又岔开话题回到无聊的心理测试上,最后结束时,留给他一句,把那个男孩留在身边,他会是你的钥匙.然后就是听说根据BAU特别助理寻找到的新证据,杀人凶手被指定为当时同病房的另一个囚犯,这个案子被糊里糊涂结掉了。牙仙不觉得对方会帮他,但最后那句搅的他心烦,回来看到那男孩小心翼翼讨好的样子,以及对那具人类身体近一步接触的渴望让他这心烦更浇了一桶油。

 

【真的要被过渡烦的要疯掉了,简单再过渡一下把早写好的肉扔上来】

 

大舅是那么多童年心理阴影,真正肉起来之前很难转变心态,,他不想以童年加害者的姿态站出来,但对于心里面突然对一直藐视的人类身体产生亲近欲感到困惑,没恋爱经验的大龄青年觉得自己可能只是需要进一步的玩弄对方身体, 玩够了烦了扔给外面或者杀掉就好了。

然后他还很民主的给了佩佩选择权,陪他玩或者让外面一群人玩。佩佩做出选择之后,便开始一点点开发佩佩的身体。最开始大概只是抚摸啃咬对方身体,然后开始喜欢看对方立起来羞耻又迷乱的表情,逗弄对方射出来变成了新乐趣也开始习惯自己立起来,,但开始他戒心很重,完全不相信佩佩不肯让对方碰自己。

    然后差不多一个月中,牙仙的娱乐就是探索佩佩身体,除了插入大舅还有阴影之外,用手探索对方的身体记录他的表情,,给对方口活啊,手活啊,用手指

让佩佩射出来。他觉得佩佩给他的反应表情让他对脑中皮肤接触就是痛苦的记忆有了改变。

    开始每次立起来他都是自己默默忍到软下去,佩佩也不敢吱声。再半个月后才信任佩佩不会掐他,肯让他帮他用手出来。反正在大舅的玩弄下,佩佩各个敏感点被不断开发出来。大舅很聪明嘛,不断的挑逗佩佩的极限,逼的佩佩眼泪汪汪的看着他才让他释放

    然后佩佩觉得这样也蛮好的,只要用手帮对方出来就行了,自己牺牲不算大,闭眼睛还能脑内一下自己身上忙的是个美女什么的(没错神经就是这么粗)

然后这样两个多月之后,佩佩进来了七八个月了,,平反冤案还是一点进展没有

 

小猫鼬却进来了,,之前在公众劳动区大佩差点被轮之后,他的劳作就改成负责这帮重囚犯囚室的公共区域卫生和派送食物。然后他和小猫鼬见面之后两个人受受相惺,,大佩先搭上话之后,小猫鼬用移情的本事表示我相信你没杀人,你会出去的。大佩说我也不相信你会杀人,你是个正直的警察

两个人还聊聊喜欢的作品,然后大佩很开心终于在这个监狱里面有个能说说话的人了。但是没过几天,他就收到未婚妻请求探监的信

他开心死了,之前一直没联系上,他以为是对方父母阻止,毕竟他俩恋爱时候对方父母就不喜欢他这个没父没母也没上过大学的面包师学徒。他俩定婚也算是私奔,他带着3年学徒的工钱买的戒指到她大学门口求婚,LILY答应的时候他激动的拉着旁边的陌生人就说我们要结婚了

然后等待探监这几天,大舅明显发展了佩佩的异常。先是开始刮胡子剪头发,监狱里面是没有剪刀和刮胡刀这种东西给囚犯用的,想刮胡子都是统一的三天一次在狱警的监视下一个一个轮流用电动刮胡刀刮完,想剪也只有一月一次的去理发的机会。

佩佩本来怕人家注意他的脸,进来基本就是不剪头发不理胡子,大舅有洁癖,自己倒是从来没有胡子不断的刮 干净头发也理的清爽

大舅对于野人大佩也表示无所谓,反正在他眼里人类都是一样的,就跟老汉眼里小猫鼬之外的人类都和牛羊一样的

结果,大佩进来头一次,排队理发刮胡子了。这晚看到大佩理清爽头发胡子之后,整个人年轻了十岁一样清爽又有活力,大舅心里面就有怪怪的感觉,好像有小动物用爪子挠来挠去的,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这样就是想亲近佩佩。

【终于能把早就写好的八千大肉端上了,明天上!】



评论(6)
热度(46)
©恶龙的城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