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龙的城堡

大纲文《囚徒》第五章 牙仙舅X甜点佩

    大佩佩第二天被监狱定时起床钟声叫醒时,整个人头晕脑涨,觉得身体要散架一样。想想觉得心酸,自己入狱前是个面包师学徒,从19岁起就每天凌晨4点风雨无阻的扛面粉,揉面团,发面醒面,刷糖烤面包。虽然辛苦但是能做从小向往的事情心里怎样都带着面包甜,如今在这大狱里面,要不是洗雪冤情的强迫渴望支持着他可能分分钟就死在这人吃人的地狱里面了。每天早上迷糊醒来的时候,当意识到经历的一切不是噩梦的时候,他都努力回忆面包的甜香,未婚妻的笑脸,自由的空气,不断重复,会出去的,会摆脱这一切。他会有一个小小的面包店,结婚生子,每天早早起来给妻子和孩子们烤面包做饭,一家人吵吵嚷嚷的吃完早餐他再送孩子们上学,和LILY在门口吻别。。。LILY。。。半年没有见到她了。。。不知道她是不是还相信自己是无辜的。。。

 

    迷茫了2分钟,大佩迅速的爬起来整理囚衣,不能再拖延了,如果一会狱警开门清点的时候有点怠慢,说不定就又招来一顿警棍。左右看看发现牙仙还赖在床上,这非常不像他平时的风格,自己已经起的够早但往常牙仙总是更早的就起床洗漱完毕,他完全想不通对方是怎么在四肢缠住他睡一晚的早上能做到完全没有一点声息的起床穿衣,当然他也一点不想知道,只要想想这技能是怎么练出来的就觉得毛骨悚然。

 

    扫了一眼还躺在床上的牙仙大佩吓坏了,对方脸色苍白嘴巴胸口都是血,一眼望去好像舌头被割一样血喷溅的半裸的胸口和脸上四处都是,染红了一小片床单枕巾。大佩佩一直被冤枉杀人,其实他完全不知道带着自己指纹的厨师刀是怎么出现在凶案现场,所以丫还是个没见过血的嫩爬甜点师,昨天为了保卫贞操那一击已经是最大极限的伤人了,看到这么多血腿都软了 。缓过气来疯了一样的敲牢门,正赶上警察早起点人头,听到他鬼叫开门一看,立刻把牙仙抬出去监狱医院了,边走还边念叨呢,

 

    “哟,谁自杀也没想过这鬼见仇自杀啊,呵,要不咱成全他吧”

    另个说“你傻了,他案子炒那么大,全国关注死在这咱怎么交待”

 

    大佩在他们说笑着把人抬出重刑犯监区才缓过一口气从地上站起来,他想不明白那家伙昨天还那样折腾自己怎么可能自杀。而且有那么多方式为什么选吞碎玻璃这么恐怖的方式,不过那是不是也说明自己以后不用担心被变态杀手咬一身牙印了,,也不用担心自己昨天爽到晕的丑态暴露了。。。到吃早餐的时候还沉浸在震惊与小庆幸中,才在几道赤裸裸的视线中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他最大的保护伞,生死未卜。

 

    于是接下来的大半天,佩佩都战战兢兢的渡过,不上厕所不洗澡,饭也不吃尽量在狱警身边呆着。但就是这样躲避还是没有躲过,毕竟这封闭的环境,随便一个火星都能引起爆点,一个没有监护人的漂亮男孩,好像一块肥肉掉进了狼窝,尤其是接管这个漂亮男孩如同贵族领主从他上任主人手里面接管他的财产与声望,这是个划算买卖,各各帮派都在蠢蠢欲动。

 

    如此小心还是在上午的劳作时间段,在工作区域被堵住了,对方显然吸取了教训带足了人手,而且也不在乎被劳作区域的无关人士围观。佩佩在经历第一轮殴打之后就再无还手之力,然后被扒掉衣服,捏起下巴被迫扬起脸展示一样在围观的囚犯中转了一圈后按在地上。

领头那个大块头说“看清楚,母狗,这是你以后要服侍的主人”

囚犯们看到他身上一个个咬痕,有的脸上露出了怯意,有的却一脸淫邪的把手伸进裤子。大部分犯人都露出会心的表情想等着帮派众人吃完再捡个肉渣,这布满青紫虐痕的修长身材,兼具少年与成年人气息的青涩身体,明明是愤怒的圆瞪双眼却让人联想到纯洁懵懂的表情,让在场的每个人身下都鼓起一团。

 

    哼,我是母狗你们不是发情的公狗,大佩对自己在被当众轮X的关头还能吐槽的本事也服气了,心想到底我是跟连环杀手关半年的人,力量不大胆量还是不小的,也不知道那家伙怎么样了,怎么就突然自杀了,他绝对不是那样的人啊。他自己也没反应过来是在担心对方,其实明明自己这边情况比较紧急些,无力挣扎就躲进自己脑子里面的安全区一向是他的做法,但是显然这帮暴徒没给他这个机会,脸上火辣辣的疼把他拉回现实,被粗壮头目粗暴的拍打耳光想让他张开嘴,对方已经掏出了那根蓄势待发的玩意想捅进去,大佩在考虑是咬断他被当场打死,还是学肖申克忍了等待洗雪冤情,但显然对方没给他考虑完的机会就捅了进去。

    咸涩腥骚的味道从口腔传来的时候大佩整个人都傻掉了,然后是排山倒海的呕吐欲望,对方却借机将老二插的更深,趁机享受他干呕反胃带来的喉咙挤压,看到头目享受的表情,围观的喽喽和众人起哄赞叹的声音更大,还有裤裆里面的手带起的渍渍水声。

    几乎是没有过脑子的想法,大佩食道痉挛一止住就反射的咬了下去,完全没考虑这一口下去还能不能活着出去,也没考虑到洗刷冤情,连未婚妻都被扔在一边了,狠狠一口下去,粗壮头目杀猪一样叫起来,喽喽有帮忙按住佩佩,有围观有趁机表忠心表示背老大上医院的,还有表示老大你先走我帮你打死这小贱人的。整个现场乱成一团,这时候监狱响起了警铃,不同于一般的集合或者吃饭铃声,这是紧急警报铃声,犯人们要立刻回到自己囚室否则警察可以警棍驱逐关直禁闭室。大部分围观的犯人听到铃声就迅速散去了,帮派的人也被赶来的狱警警棍拉回了各自囚室。佩佩在囚室大门锁起那刻感到一阵庆幸,但又不知道这样的幸运还能维持多久。

    很快消息传来佩佩便知道那天紧急戒备的原因,监狱医疗室发生了一起血腥谋杀,前一天进去的牙刷NPC被人先是割去了声带,然后活生生的被剖出了内脏流血而亡。警察发现他的时候左手捏着自己的心脏右手抓着一个肾,嘴里面还塞着连在肚子里面的小肠,眼睛快瞪出眼眶身体维持着痉挛的姿势。

    警察们都怀疑是牙仙所为,毕竟NPC动了他的人,他又见好在那个时间点自杀入院。但是苦于现场无法取得除被害人之外的任何DNA,而且牙仙当时刚动了窥镜开腹取异物的手术在医学条件解释下不可能过麻醉期杀人。但同时在医院的几个重刑犯想不通哪个能有这个本事,于是警察开始求助于BAU,让汉尼拔博士来帮助精神鉴定牙仙是否有行凶可能。

    哎妈,一章章写过渡好痛苦,八千的肉一晚写下来,这两千的情节憋我三天,后面还是情节都大纲吧。


评论(6)
热度(44)
©恶龙的城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