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龙的城堡

【授翻】【RALP】【中篇四次发完】Crossed wires_Part 2

土拨鼠阿拉蕾:

作者:foreverdistracted

AO3原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992257/chapters/1960398

- 要到了授权可高兴 >3<

- 摘要:Lee马上就要结束这部的拍摄启程回国了,Richard却和他陷入了危机中,好几天没有说话。这一切缘何而起?危机能得到解决吗?

- 可能是我虐点低吧,反正我觉得这part可虐,当然我玻璃心啊嘿嘿,食用愉快么么哒~



=======================又是po主神烦的分割线=======================

还没等Peter和大家话别,James就开始猛烈地撕扯自己的假手,向剧组的大家喊道:“我们打算今晚去Welly那边的酒吧喝一杯,想来都来哦。”他望了望正在互相清理头发上的树枝和蜘蛛网的Lee和Richard,补充道:“你们这对儿小情侣来吗?”

Lee做了个鬼脸,Richard笑出了声:“听上去不错。”

也许是因为一天的拍摄让他们精疲力尽,也许是因为明天不用拍摄,Richard喝了一杯又一杯的白兰地。喝到第六杯的时候,他意识到自己第二天早上肯定得因为宿醉难受死,索性一不做二不休,又灌了更多酒下肚。而Lee只有在别人劝酒的时候才勉强喝下一杯啤酒,而且打定主意绝不挑战自己的酒量(任矮人们怎么循循善诱都没用)。

“Richard!”Aidan突然挑衅似的说,“你看那里有个舞池。”

“你闪开,”Richard在周围的哄堂大笑中咧开了嘴,“反正你们也不会跟我跳的,你们就是想看我乱扭在空中乱挥手臂。”

“那你跟Lee跳怎么样?”James在旁边一边窃笑一边用胳膊肘把Lee往前推,而被他怂恿的当事人看上去却恨不得找个地缝钻下去,“快去和Dickie跳舞啦。”

“不了谢谢。”Lee涨红着脸回绝了,在James的一再撺掇下挤出了一个笑容,“相信我,你们不会想看我跳舞的。我太高啦。”

“太高了就不能跳?”Graham从鼻子里哼了一声,“那是因为你没见过Richard跳舞。”

也许是矮人们的起哄,也许是酒精的作用,Richard发现自己的目光越来越离不开舞池,周围的对话声渐渐消隐变成了背景。他看着越来越多的人加入了灯光昏暗的舞池,看着灯光在音乐变换前骤停了几秒,突然响起的迷幻和电子乐让他有点欲罢不能。他已经不记得自己在踏上舞池有没有说什么,只记得他完全放空自己,任由自己被音乐的节奏掌控。他也对换了多少背景音乐完全没概念,Richard相信如果太晚了自己的同事们会把他拽出舞池的(反正Graham已经干过一次,应该不介意干第二次)。

周围的人群慢慢疏散开来,起码能够辨认出周围有谁了。没搞错的话,自己已经和身边这个男人一起共舞了好几分钟了。音乐声渐渐褪却,灯光也慢慢亮了起来。“这里马上就要关门了,”这个男人看着他,低沉的嗓音很有点挑逗的意味,“要不要去我家里,继续今晚的狂欢?”

Richard甩了甩头上的汗珠,不得不说这个邀请听上去很诱人,对方很养眼。但是,你不是在度假啊!他对自己说,尽管本能上有一千个一万个不愿意,他还是听见自己说:“谢谢你,不过…”那个不算高大却很英俊的男人惋惜的笑了笑:“那下次?”

“好的,下次再约。”

在那之后,Richard就不那么想跳舞了,他拨开人群回到已经空了一半的桌子。很多人已经走了,剩下的那一半儿要么在刷手机,要么在忙着灌酒。“好热啊。”Richard卷起了自己的袖子。

“他想干嘛?”Lee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不知道为什么听上去有点沉重而尖刻,穿透了Richard的耳膜让他一下子有点清醒,“对不起,你刚说什么?”

“刚刚和你一起跳舞的那个人,”Lee的声音还是那么的沉重,但是现在混杂着一丝尴尬,听上去像是他并不想问这个问题,却控制不了自己,“你认识他吗?”

“不,”Richard沉默了半晌,Lee静静地看着他,Richard不知道解释会不会让事情变得更糟,“他邀请我去他家里…我…我拒绝了。”

“哦,当然。”

“Lee…”你,喜欢我吗?话到嘴边,Richard还是没有勇气说出口。苦涩,愚蠢和尴尬交织的复杂情绪涌上了他的心头,一定是酒精,他对自己说,甩了甩头把这些念头赶出脑海:“我们差不多该走了。”

“恩…好的。”Lee答道,看上去松了一口气。

在这之后整整五天,他们一句话都没说。


----------------------------------------------------

“我们今晚打算和Andy一起出去玩玩,你来不?”Graham一边嘟囔着一边用力的把自己的矮人装备塞进柜子里,那些该死的假手总是顶着柜门,搞得他怎么也关不上门。

“今儿不行,不然Tami明天会杀了我的。”Richard也在努力的往柜子里塞东西,眼见着就成功了。

“不一定非要喝酒嘛,我今天得开车也喝不了。你都好久没跟我们出去疯过了。”Graham的语气里有点责备的意味。

“下次吧。”Richard听到了背包拉链拉上的声音。

“如果我说Lee不会来,你会改主意不?”

哗啦一声,柜子里的东西全倒了出来。Richard心里暗暗的骂了一句娘,弯下腰捡起七零八落的道具。

“你知道,如果你需要找人谈谈的话,我们随时奉陪。”Graham关切的看着他。

“别多想,我就是需要歇歇。”Richard对Graham笑了笑,低头收拾自己的背包。

“好吧,”Graham犹豫了一下,“那明天见了。”

Richard关了灯,走出了储物室,沿着昏暗的走廊慢慢踱向出口。

不远处一间仍然亮着的房间吸引了他的注意力,隐约可以听见武器挥舞的声音。Richard走上前去,看见Lee站在房间中央的蓝色海绵垫子上,优雅的挥舞着自己的精灵宝剑,在空中旋转了三次画出漂亮的弧线,最后,宝剑以一个毫不拖泥带水的姿势入鞘。他把剑拔出,又开始练习那已经行云流水的动作。一次,两次,三次…

第四次的时候,他才注意到Richard站在门口。

Richard迟疑地笑了笑:“拍摄的时候效果一定很好。”

“你的意思是,现在的效果不好咯?”Lee笑着回击了他一句,瞟了一眼墙上的挂钟,低头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我没注意时间。”

“我们得谈谈。”

Lee背对着他,听到这话不由得直起身来,却还是装作语气轻松地回答:“谈什么?”

“我不想…” Richard深深地吸了口气,有点生自己的气,“你不该…”

“下次吧?”Lee有点粗暴地打断了他,提着包站在Richard面前看着他,“我还要和Orlando对台本,太晚就不好了。”

Richard知道自己应该说别因为我改变你的安排,但不知道为什么却仍然固执的想和Lee谈谈。然而,Lee的表情似乎在告诉他,确切的说是在恳求他,不要再说下去了。Lee张开嘴:“我不是…”

“很晚了。”Richard听到自己说,皱了皱眉头,点了点头转身离开。

“晚安Richard。”

“晚安。”


----------------------------------------------------

有人在拍他的膝盖,Richard丛台本上抬起头,看见Martin站在他面前。Martin一边递给他一杯咖啡一边问:“你还成吗?都在这儿一动不动地看了一个小时了看台本。”

Richard伸手接过咖啡,抿了一口:“就是想熟悉一下新戏。”“你该学学我,”Martin轻松地说,“让Andy把变了的台词直接喊给你听就好了。”他俩哈哈一笑,摄影棚里乱糟糟的,大家都在跑来跑去,搬东西的搬东西,对台本的对台本。其实那天只安排了精灵的戏份,不过Peter希望大家都武装停当,以防有多余的时间可以多拍几幕。

Richard和Martin座位前几尺处,Jason Docherty大喊:“有人看到Lee了吗?Lee Pa…哦哦哦你来了。”Lee看上去不是很有热情,这可实在有点奇怪,因为今天是他在剧组的最后一天,明天他就要飞回美国了。“可怜的家伙。”Martin一边说一边呷了一口咖啡,“他一下午都没什么精神。”说着瞟了一眼又把自己埋进剧本里了的Richard,“你帮不了他什么吗?”

Richard皱了皱眉头:“我不觉得我能说出什么让他好受点的话,不管怎么样,明天他都要走了。”

“你俩是在吵架吗?Jimmy前两天提了几句。”

“我俩不是一对儿,”Martin看上去并没有被说服,“我猜Ian没跟你们说清楚。”

Martin伸出一根指头指着Richard的鼻子:“一个月前你们还特么的手拉手呢!”

“那又不算什么,你们都可以进到帐篷里的。”

“我倒想来着!你从桶里爬出来的样子没把我吓死。可是我没想到你俩会在那儿腻歪,那这到底算什么啊?”

“木桶进水了之后我有点被吓到了,他在安慰我,就是这么简单。”

“啊,拉着手安慰你,好有说服力啊。”Martin的声音充满了讽刺,Richard强忍着自己的怒气。

“你最好在他走之前有种点,去跟他谈谈。老天。”Martin喝完了最后几滴咖啡,晃晃悠悠的走开了。Ann Maskrey正在帮Lee带上桂冠,摄影棚中间Orlando正在进行拍摄,看上去轮到Lee还得一阵。Weta把片场变成了一个巨大的木质舞台,装饰着高雅的黑色帷幕,Lee正站在舞台的一侧观看拍摄,他斜斜的倚在墙上,一只手把玩着自己的长袍。

从Richard坐着的地方,只能看到Lee的侧脸,他觉得Lee看上去没有Martin说得那么糟糕,也许有点忧郁倒是真的。尽管他们已经很少说话了,Richard还是注意到了Lee那天话不多,他记得听Lee提起林肯和自己多期待去拍摄这部电影,所以这短暂的忧郁实在显得有点不合时宜。

Richard安静的走了过去,自然而然的把手放进了Lee的手心,就像那天在帐篷里,Lee对他做的一样。

他们的手指契合在一起,可当Richard抬起头,却看到Lee用一种充满戒备的表情看着他,那是一种他从没对Richard展示过的表情。

想起Lee往日明亮的笑容,一瞬间,Richard感觉心里被狠狠地刺了一下。

也许他再也看不到那个笑容了。

他不知道这是谁的错,只是能感觉到心里蔓延着的真切的愧疚感。

这就足以说明一切了。


TBC

评论
热度(67)
  1. 恶龙的城堡土拨鼠阿拉蕾 转载了此文字
©恶龙的城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