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龙的城堡

【授翻此发完结】【RALP】【中篇】Crossed wires

土拨鼠阿拉蕾:

作者:foreverdistracted

AO3原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992257/chapters/1960398

- 摘要:一个浪漫的故事和一个不那么浪漫的表白

- 上一篇被lofter屏蔽了只好重发QAQ...很对不起催更等文的小伙伴(真的有人看吗)隔了一个星期才发,最近实在是太忙了QAQ 忙里偷闲摸了个鱼才把它翻完,有糙的地方还请包涵了,以后开坑会谨慎嘤嘤

- 说点别的有的没的,作为一个RALP蛮新的新粉,错过了看着他们一路走来的时光,但是每次看完一篇RPS文都觉得好像在某个平行世界里(别笑!真的!)和他们一起走过了这段历程,想想还有点小感动呢...

- 哦对,文中提到的那个充满魔性的歌叫做<Lee>,有兴趣者请自行虾米之,保证你听完笑得不行不行的....


=========================我是正文开启的分割线====================

“看你俩老不说话的真是急死我了,急得我快吐血了。”Martin像个大妈一样叉着腰,Richard不知道他是真这么觉得还是在开玩笑,所以他啥都没说,而Lee却毫不掩饰自己自己被逗乐了的表情。不远处,Aidan和Orlando正在各种开粑粑和舅舅不再“离婚”的玩笑:“你俩再别让我们幼小的心灵受到这样的创伤了,如果你俩是那种床头吵架床尾和的夫夫我们就…….”

Ian的声音从左边飘了过来,工作人员正在搭建长湖镇的布景,“是人都会吵架的,Martin,接受吧。”

“吵是吵,但是谁没事儿干一吵吵一年啊…”

“我俩没…”Richard心虚的说着,Martin充满怀疑的瞪了他一眼,“吵架….”他用嗓子眼儿憋完了最后一个词。

“算了,你俩就是神经病…喂喂喂走什么走我话还没说完呢!”

Richard刚走了两步,只有两步,Martin就冲了过来拖住了他。

“我…”

“后面闲置的房间里有个床垫和枕头,你还能睡四个小时,你必须睡觉去。”

“我知道,但是我还要熟悉一下台本…”

几秒钟之后,Richard就意识到自个儿说错话了,Graham和Jed一人架住他一边,把他拖到了房间里,他求救般的看着Lee,但是后者显然是计划的参与者之一。托Marin和其他人的福,Richard终于好好的睡了一觉。


----------------------------------------------------

Richard踏上了悬崖边的一颗大石,斜靠在栏杆上。那只是回家路上的一个转弯处,没什么特别的,他们刚从Tenacious D的演唱会回来,想要休息一下,欣赏一下这里的夜景。Peter满腹狐疑地看了他一眼,但是还是默许了。Lee也走出了车:“我得保证你的索林在大屏幕上死之前不会先自己摔死。”

Richard深吸了一口半夜清凉的空气,缓缓吐出,他仍然沉浸在演唱会上喝彩声,笑声和贝斯的低鸣给他带来的快感之中。Richard的房间就在几个街区开外处,Lee的在另一栋楼,两个人都没有早早睡觉的意思。

“今晚满High的。”Lee走上前来和他站到了一起,一只脚稳稳地踏在地上,整个人趴在扶手上。“你说如果他们没看见咱们和Peter的话,会不会唱那首歌呢?”

“Skinny-dippin' in a sea of Lee, I'd propose on bended knee..”Richard轻轻地哼了起来,看着Lee狰狞的表情笑出了声。(译者注:这首鬼畜的歌叫做<Lee>,其中有一段歌词是,Lee lee lee lee lee…)

“好吧,起码你唱出来比他们唱好听多了,”Lee顿了顿,厚着脸皮说,“而且也比连着听了五首跟dick有关的歌强多了…”

Richard吃吃地笑了起来,觉得自己可能这辈子都不会忘记Jack Black看着他说:“呃,我们没有什么叫做《Richard》的歌,不过…”的样子

“我很高兴Pete今晚这么有兴致。”Lee说,眺望着远处的海平面。

(镜头回放:

“我叫了Peter一起来,因为…呃…没关系的吧?”

“哦,呃,我想是的吧”

“怎么啦?你看上去不大高兴。”

“没有,我…”

“我可以让他闪远点的,你知道的,如果你想的话。又不是说他是我们的老板什么的。”

“我就是没想到我们还需要监护人带着去Welly…”

“放心,他又不会告我们”

“好吧,我不想了”

“没事的,相信我”

“我就是没想到…”

“又不是今晚玩过头了他就不让咱们去参加首映了哈哈”

“那你准备出发了告诉我”)

在星光下,Lee的眼睛变成了蓝色,而不是平日里暖暖的棕色。“这感觉实在有点奇怪,”Lee轻轻的说,声音里充满了一种Richard读不出的感情,“我是说,这次的拍摄经历美妙极了,但是,我已经迫不及待的想尝试一些新东西了。”

Richard喃喃地问到:“你的下一部戏是什么来着?《银河守卫者》?”

“差一点儿,《银河护卫队》,我没拿到试镜的那个角色,但是他们给了我另一个角色。”

“恭喜。”

“谢谢,”他扭过头看着Richard,“肯定有大把的片约等着你呢吧?”

“才没有,”Richard叹了口气,“拍完这部之后我可能要休息一下,就放松放松,把一些事想想清楚。”

Lee哼哼了一声:“你经纪人不会高兴的。”

“我也知道,所以过几天我就给她送束花过去。”

“但是,其实我无法想象自己不做这行会干些什么,”Richard扫了正在微笑的Lee一眼,把头埋在了胳膊里,“我也无法想象你去做其他的事情。”

也许是被Lee的笑容感染,Richard也情不自禁的笑了起来,他甚至都懒得去掩饰自己的笑意。不知道为什么,脑海中闪过一个画面:右手握着鼠标,左手拿着一杯葡萄酒,面前的笔记本里开着一个文件窗口,是他完成了一半的台本。最上方“感谢Lee Pace先生”的字样灼灼闪耀,让他有点分心。


----------------------------------------------------

最后一周的拍摄实在是生不如死,每个人都没什么睡觉的时间,更别提出去玩或者做点什么和工作无关的事。年轻点的演员们曾经邀请过Richard出去跳舞(有没有搞错啊还跳舞!),但是他婉言谢绝了。最后的镜头或多或少都和索林有关,所以他没有这个时间,更确切的说,是他没有这个心力去闹腾了。

周一下午三点,他一个人坐在午餐帐篷吃午饭,Peter坚持在三个不同角度拍摄高难度的武打动作,结果一共拍了五十多条,他累到整个人都快瘫痪了。他也不想一个人吃饭,尤其是在这种每时每刻都要面对“死亡的威胁”和“龙病的发作”的时刻。拿着午餐盒和咖啡,他在营地里晃悠,直到找到自己要找的那个人。

Lee正挂着耳机躺在床上上看手机,蜷着长腿,光着的脚无意识地随着节奏打拍子。他拖车里的床实在是太短了,Lee不得不把枕头床单都扔到了地上。Richard在拖车门上敲了敲,没反应,又敲得大声了点,随即耸了耸肩走进了拖车里。看到Lee看见他吓了一大跳,像一只夹在车流中的惊慌失措的兔子,Richard忍不住笑出了声。

Lee摘下了耳机。“介意我在这儿吃饭不?”他问。

“不介意啊,当然了。”Lee四处望了望,好像是在找合适的椅子,“等我一下啊,我给你…”

“别起来了,”Richard坐在Lee前面的床上,背靠着Lee蜷起来的双腿,“这样行吗?”

“恩,”他感觉到背后有人把索林的辫子轻轻地掖了掖,放了放好,“下次别那么吓我了好不。”

Richard笑了起来。“我真敲门了,还敲了两遍呢”,他向后靠了靠,叹了口气,“如果你要起来的话就跟我说声。”

“放心。”

可是他并没有,事实上,Lee一厘米都没动,就连Richard睡着了把他的腿靠得生疼的时候都没有。


----------------------------------------------------

Adam又无聊了,或者说被暂时逼疯了,Richard已经分辨不出来究竟是哪种状态了,他们都快累疯了。前一分钟,他们还在帮Jed找一个小得不起眼却死贵死贵的Weta制造的戒指(Jed坚信他一定把它放在了这个屋子的某个地方,是他们找的不够仔细!Mark你别乱动那个东西!Dean你给我死出来!Aidan你特么的在干嘛!?),下一秒钟就Adam和Graham就开始对着大家乱扔某个道具盒里找到的彩色胶水啦绳子啦之类的乱七八糟的东西,此后场面变得一发不可收拾。纸屑,绳子和胶水混成了一坨恶心吧唧的混合物,他们都脱掉了戏服,Graham悄悄的挪到了Stephen身边,一把扯下了他的裤子,狠狠地冲他挤了一大罐胶水。看来真的是想把大家逼得只剩内裤才开心。

擦掉脸上乱七八糟的绳子纸屑的时候,Richard不得不承认,经过了这又累又热又折磨人的一天,这实在是个很好的发泄方法。片场的这一片已经变成了战场,Jed的拖车和仓库变成了天然掩体,不知道谁捡到了一个彩纸炮,对自己的成果满意得不得了。Stephen拒绝公平比赛,把手上所有的武器跑到一股脑的倒在了Jed这边。

“我靠!”

突然听到这么一声,大家都呆住了。Richard向库房敞开的门望过去看过去,发现Lee呆立在这个“屠宰场”几尺之外的地方,脑袋上挂着白色绳子和紫色胶水的混合物。好在他没有带瑟兰迪尔的假发,但是很明显,Peter King的团队已经帮他化好妆了。

Lee抬起一只手抹掉自己眼睛上的胶水,大家都静静地看着他,大气也不敢出一声。两大滴胶水啪嗒的滴了下来,就差几厘米就滴到精灵王那做工精巧的戏服上了。

Adam是第一个打破沉默的人:“为什么每次我们乱扔东西的时候你都恰好在场啊?”声音里充满了真挚的好奇心。

“该我问你吧,你们怎么老在乱扔东西呢?”Lee气呼呼的反驳了一句,想来今天他也很累,“Taylor会杀了我的。”

“没事,都在你头上脸上,洗洗就好了,”Jed从他的拖车里伸出头,“你只要别…完蛋,晚了,全滴到你肩上了。”

Lee重重的叹了一口气,生无可恋地说:“你可真是帮了大忙,Jed。”他呆在那里,生怕自己一动事情就变得更糟了。

Richard笑出了声,把自己的“武器”扔到了地上,在身上擦了擦自己的手。“过来这边,”他拉着可怜的半瞎的Lee,引着他走到了最近的洗脸盆,“我们来处理一下。”

在温水和几滴清洁剂的作用之下,Lee脸上的混合物很快就洗干净了。还好,起码他的戏服没怎么遭殃,但是之前的妆就真是白化了。Richard用手掬起一捧水,小心翼翼的帮Lee擦拭着顽固的胶水。“你的手很感觉舒服嘛,”Lee小声嘟囔,“帮我踹Aidan一脚好不?我觉得那个臭小子就是故意的。”


----------------------------------------------------

“你觉得为什么瑟兰迪尔后来改变了主意呢?”

Lee从手机上抬起了头,从进度条来看,Richard猜他正在补《裂痕》这部剧。“你刚说什么来着?”Lee问,伸手取掉了一只耳机。余下的时间里,他们的午餐盒静静的躺在地上无人理睬。那天之后,在Lee的拖车里一起吃午饭已经逐渐变成他们的习惯了。

Richard重复了一遍自己的问题,Lee换上了自己的舞台腔,装出一副被冒犯的样子,还有一口糟糕的英音:“这算什么问题?瑟兰迪尔才不会改变。”

Ricard半笑着说翻了两页台本,低低默念着上面的句子:“他把兽咬剑还给给了索林,我总觉得这有点突兀。”

“反正那把剑丑死了,”Richard对着Lee扬起了眉毛,“那是诺多精造的剑不是吗?理论上来说,我觉得他才不想和那把剑有什么瓜葛。”

“所以还剑和索林没关系咯?”

“我才不傻,我能看出来你在给我下套。”

“我没有!”Richard在Lee怀疑的眼光下笑出了声,“好吧,可能有一滴滴。”

Lee从鼻子里哼了一声:“你还是去问问Phil吧,我觉得你不会想知道我在扮演瑟兰迪尔的时候究竟在想些什么。”

“你这么说我更想知道了哎。”

“用脚趾头想想我都知道,”Lee把手机放回了腿上,点了点播放键,一边傻笑一边把耳机挂了回去,“呆子。”

Richard用餐巾纸揉成了一个球,狠狠地向Lee的脑袋扔了过去,他的准头差极了,Lee毫不费力的就躲了过去。


----------------------------------------------------

“Richard一贯如此啊。”

听带自己的名字,Richard立刻定住了,虽然知道偷听不好但还是忍不住后退了几步,带着内疚的心情走向了一扇虚掩的门,Lee的声音从门的缝隙中飘了过来。

“你肯定?”这个听上去像是Llly的声音,“从Ian给我看的照片上…”

“他本来就是个很好相处的人啦,再说了,他说过拍戏的时候不会分心的。”

“那拍完戏呢?”

一阵沉默之后,Lee开腔了:“记得吧,去年我也不是离开了一年?这一年他根本没联系我。等等,什么照片?”

“没啥,就是,喂喂喂把我的手机还我!”

十秒钟的混战过去了,Lee的声音又响了起来:“我刚看见的那是啥玩意儿?”

“你活该,谁让你就这么站起来把一位淑女的手机给抢走了,真有风度”

“我才不觉得一位淑女会在手机上存这种东西”

“哼,你管我啦,而且我都跟你说了是Ian给我看的,不是发给我的,我手机上没有。”

“那你起码跟我讲讲。”

“我不要,太诡异了,如果你非要知道的话就自己去问Ian呗”

Lee大声地满不在乎的笑了起来:“算了随便,我相信他就是说着玩儿玩儿。”

“事实上,他好像有点不高兴。”Lee回了句什么,Richard没听清,“对呀,他说你俩都是在用脑袋思考而不是在用屁股思考...”

Lee和Lily的声音渐渐远去了,

要命。


----------------------------------------------------

“Richard你在吗?”有人在门上敲了三下,Tami一边喊“请进”一边继续忙这忙那。

“不好意思打扰啦Tami。”

Tami哼哼了一声表示赞同:“没事,冰箱里有酒想喝自己拿。”

“…没事不用”Lee一边回答,一边夸张地对着Richard做口型:“妈呀这才早上七点。”

Richard扑哧一声笑出了声:“不好意思哦,但是我现在不能起身。”

“没事你不用起来,就几句话。我就是来道别的,公司帮我定了个早班飞机,所以我想现在跟大家道个别,然后直接回酒店出发了。”

Richard的笑容僵住了,“我以为你明天才走呢”

Lee耸了耸肩表示无能为力:“原来是这么计划的来着,但是我的经纪人帮我安排了个杂志访谈,我不快点回去的话他会骂死我的。”

Richard不知道说些什么好,他想说的话不知道为什么显得那么不合时宜。

“所以,我们首映见咯?”Lee说着笑了笑,挥了挥手离开,“晚上别在Peter叫你跪下之前就跪了哦”

“再见Lee。”Tami打了个招呼。

Lee没走出多远,就被从拖车里冲了过来的Richard追上了。他仍然穿着他的黑色背心,脑袋上带着有点蠢的塑胶假体。

“你能再多呆12个小时吗?”

Lee睁大了眼睛,又露出了那种跟被困在车流中的小兔子似的表情。

“拜托你…”Richard冰凉的手抓住了Lee的手腕。

Lee玩弄了好一会儿背包的肩带,眼睛移到了别处:“我的飞机两小时之后就要起飞了。”

Richard抽回了自己的手,脑海里闪过千言万语,这次我会发邮件给你的,保重,记者会上见,飞行顺利…可是话到嘴边什么都说不出口。他觉得自己现在一定看上去可怜透了。

“靠,管他呢,”Richard抬起眼睛,看到Lee对着他绽出了一个暖暖的巨大的笑容,“不管了,我去看看能不能推迟航班。”

尽管这听上去一点都不肯定,但是Richard仍然感激极了。“对不起,”Richard觉得自己的声音从来没有听上去这么真诚过,“谢谢你…”


----------------------------------------------------

Peter喊出“拍摄结束”的那一刻,Richard已经身心俱疲,根本顾不上注意时间。他和Aidan是最后一个起身前往化妆间的,两人在走廊遇到的时候,都互相重重的在肩上拍了一巴掌。

Graham非要死死拖着Richard去和他们再疯最后一次,他们在拖车外面花了点时间交换手机号码,照相,抗议Graham和Jed把他们的囧照往推特上发,但是Graham和Jed一开始死皮赖脸的求他们,他们就只好缴械投降了(其实是因为不忍心看见50多岁的大男人撒泼耍浑啊)。

Peter包下了他们晚上要去的酒吧,食物和酒水全部免费。Richard抵达的时候,有好几位卡司和员工早已到达,喝得酩酊大醉的也不在少数。他们一坐下,Richard就又看了一眼手机,没有新的短信,电话或者邮件。Richard也试着打电话给Lee,可是被自动转接到了语音信箱。

当Richard向周围的人问起Lee的行踪而对方回答一晚上都没见过Lee时,他感到自己的胃好像打了个结。Richard最后一次跟Lee联系是在中午,那时他收到Lee的短信说:“机票改签到了晚上8点,如果Graham要灌你的话,别做无谓的挣扎了。”

Richard是说了“12个小时”没错,是他说的对吧?Richard把头埋进了自己的胳膊,对着自己哀嚎,我特么为什么当初要说得那么详细!!多说几个小时会死吗。

“天,这谁啊,”James惊呼了一声,“我不知道美国原来离得这么近啊!”

Lee在Richard的肩膀上敲了两下,Richard抬起头。他看上去放松极了,长长的围巾慵懒的搭在深蓝色的大衣上,他对着Richard笑了一下,回答James:“取消了我的航班,Pete答应我晚上有裸男和亮粉看,所以我就来咯。”

“啊,可是我们只有Jed。”James举起酒杯,冲着正光着膀子为一小撮Weta工作室成员表演倒立的Jed Brophy,“如果我们冲他泼啤酒,他身上也能亮晶晶的跟撒着亮粉似的。”

“谢谢,不过我可能还是要找Pete赔我的机票钱。”Lee笑着说,一边滑进了Richard旁边的座位。James给了他一副“随你便”的表情,带着杯子晃走了。

震耳欲聋的音乐和闹哄哄的人群反倒给了他们俩难得的独处空间,Richard暗暗的观察了四周,Graham和Stephen正在附近比酒量,桌子的另一边,John正在手舞足蹈的将自己年轻时候的故事。

Lee向前探了探,手环过Richard的椅背,低声耳语道:“还好吗?你看上去很累。”

Richard努力的直起了身子,他能感觉到Lee搭在他左肩上方的手:“我给你打了好多电话…”

“哦,那个呀…”Lee有点尴尬的笑了笑,“因为我错过了8点的飞机,想重新买张票来着。结果我和经纪人吵了起来,不得不关机摆脱他…”

“天哪,真抱歉。”

“别,他就是个混球,而且我自己也想来这里。”Lee歪了歪脑袋,“我听说最后一幕拍得很顺利?”

“他们是这么说的。”Lee又露出了那种“你是不是该多说点什么”的表情。Richard脑子里塞满了复杂的情绪,说实话,除了几个小时前本能地冲出去让Lee推迟航班,他其实并没有想好此情此景之下,他该说些什么,而让他留下又能怎样。

Lee的嘴角抽搐了一下:“所以,我为什么现在要在这里,而不是在半个地球开外自己的家里,抱着自己的枕头流口水打呼噜?”

看到Richard没有反应,Lee接着,更试探地说:“我不是在抱怨,但是…你是不是只是想让我留在这里?今天也算是个重要场合,所以我懂的。”

“不仅仅为了今晚杀青派对,”Richard终于从嗓子眼里挤出了一句话,“如果你还愿意的话,那。”

Lee瞪大了眼睛。

不知道为什么,等待他回应的每一秒钟都显得那么漫长,Richard脑海里迅速的闪现出自己曾经设想过的N种爱情故事,可是好像没有一种故事是以这种方式展开。他重重的出了一口气,干巴巴的笑了一声:“好像不是很浪漫...”

“不,等等,我是说…”Lee低下头对着自己笑了一下,眼神从Richard身上飘回了桌面。他看上去有点困惑又有点晕眩,这给了Richard一丝希望:“没事,反正我也不是一个浪漫的人。”

“我也一样。”他轻声说,过往的恋情一幕幕的在他眼前回放,Richard意识到自己从没有像现在这么紧张过,“对方可能拒绝”这个念头从没有让Richard像现在这样小心翼翼的选择合适的词句,以至于差点选择沉默。

Lee的眼睛上慢慢有了笑意,暖暖的,温柔的,亮晶晶的。“我不会拒绝,和你开始一段认真恋情的机会,如果你肯定的话。”Lee的嘴唇弯出了一个可爱的弧度,一秒钟之后,他突然瞪大了眼睛:“天,我希望我没理解错你的意思,不然那就…”

“你没理解错。”Richard很快地打断了他,一字一句地说,“认真的,恋情。”

“听上去不错?”Lee一边问,一边拿下椅背上的那只手,坚定地握起了Richard的右手。Richard喜欢他们手指契合的方式,他一直都很喜欢。“没错,”他回答道,听上去松了一口气,疲惫,“听上去好极了。”

那晚余下的时间,他们坐在对方身边,聊天,喝酒,握着手。他们不得不应对剧组其他人的嘲笑,Richard的回应方法是尴尬的笑声(实在不怎么有用),Lee则是熟练的转换话题(成功率不错)。疲惫感渐渐向Richard侵袭,他记得自己倒在了Lee的肩头,之后所有的记忆都模糊了。可是他还是清楚地记得自己某时某刻,举起他们紧扣在一起的双手,轻轻地在唇边吻了吻。

他觉得自己,不可救药的,恋爱了。


评论
热度(122)
©恶龙的城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