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龙的城堡

关于TJ与杰克和亲,以及双Ω水仙的短篇(上)

狗血味酸糖浆:

ABO,战败和亲背景,双王子嫁给国王柯蒂斯的3P,有杰克和TJ兄弟的后宫百合双omega水仙,还有存在感不怎么高的、OOC到天边去犹豫了半天要不要加名字的柯蒂斯(。),想不出标题和正确的CP标示于是就这么着吧(。)反正是短篇,雷的同志不要看注意安全

水仙肉在下一章



  TJ和他一点都不像。

  或者说没和“应该”的那么像,他们是孪生兄弟——二王子只比大王子晚几分钟,在后者摆哥哥架子时常揪着这一点吵闹不休,说“我才是哥哥,只是不小心迟到了一会儿”,哪怕他们都已经过了二十岁,杰克怀疑TJ到三十岁依然能把这种孩子话说得理直气壮——但所有人都分得出谁是谁。杰克总是穿着礼服,头发好好梳着,端着酒杯在人群中露出假笑;而TJ呢,王室已经放弃了给他包装,只能由着他穿乱七八糟的平民衣服混在人群里疯。

  哪怕脱光了衣服,差别也一样明显。

  杰克僵硬地跪在床的一边,焦躁感像蚂蚁一样在骨头里爬。他距离TJ不到一臂的距离,这点儿距离就是天堑,他试过靠上去,企图安抚弟弟,拉开施暴者,或者只是下意识的靠近,然而施暴者看了他一眼,掐住了TJ的脖子。到杰克醒悟过来,语无伦次地道着歉退开时,TJ已经被掐得喘不过气。他被压在床上撕心裂肺地咳嗽,杰克抓着自己的手腕,手一直抖。

  Gilboa输了,好在崇尚武力的蛮国无心吞并整个国度,索要的只有臣服、割地赔款还有一点儿让前两者听上去冠冕堂皇的理由,比如联姻。如果肥美的土地与丰硕的金钱只是陪嫁(说得好像真有人相信似的),Gilboa的国王就不会那么面上无光,他慷慨地展示了自己的孩子,让蛮国国王任意挑选。

  “我的大女儿把自己献给了神明,不过长子和次子都是omega。”塞拉斯像个皮条客一样殷勤地说,“无论您更喜欢哪个……”

  “他们是双胞胎?”胜利者打断道。

  “是的?”

  “两个。”柯蒂斯扫了两张相似的脸一眼,轻慢而笃定地说,“都带回去。”

  TJ抓着床单抽抽搭搭地哭,哭得脸上湿漉漉一片,眼睛被泪水糊得难受,拿手背胡乱地抹一把。这家伙哭起来不像杰克那样用尽全力维护最后的尊严,二王子哭得毫无美感,毫无顾忌,显得又小又可怜。他的声音已经比开始微弱了许多,只是断断续续抽噎着,被撞得不断发出鼻音。蛮国国王的动作带着股狠劲,抓着腰摁着脖子,抽龘插的力道像要把TJ艹进床单里。床被撞得一直抖,跪在旁边的杰克都能感觉到这股震动,一想到这还是撞到TJ身上的余震,他简直觉得毛骨悚然。

  “杰克!”TJ突然叫道,“杰克……”

  杰克像被揍了一拳,往后瑟缩了一下。TJ甚至没看他,就是迷迷糊糊的突然叫出来了,和小时候企图逃避家庭教师的责罚一样。不,别叫我!杰克在心中喊道,几乎要恨上事到如今还盲目指望他的弟弟。如今他们不是一样任人鱼肉吗?向他求助有什么用?这种简单的道理跟TJ说没用,他从来听不明白,或者不愿意明白,这就是他生于那个王宫依然能长成现在这样的原因。

  国王停了下来,往他们的连接处看了一眼,似乎不满于那里的稀薄润滑。他起身去床头柜里拿了什么东西,开始杰克以为是油膏,等他把东西拿出来,才发现那是药丸。杰克见过类似的东西,强制让omega发龘情的催化剂。TJ都不会用那个,傻瓜都知道它对omega的身体不好。

  “请等一下!”杰克终于忍不住叫了出来,“请别……殿下,他的发龘情期已经很近了,再随便弄一会儿就会湿润起来……”

  “会吗?”柯蒂斯可有可无地瞥了他一眼,拽着TJ的头发把他拗起来,“按照我听说的部分,二王子可是公开的对alpha没兴趣。”

  “不,他只是对omega也有兴趣而已!”杰克连忙解释道,“虽然他也和omega共寝,但其实更喜欢alpha,流言总有夸大其实之处,像您这样的alpha根本不用……”

  “我就是更喜欢omega。”TJ突然插嘴道,他咬着嘴唇,带着哭腔恶狠狠地说,“我讨厌死你这种人了!”

  国王硬生生把药塞进他喉咙里,TJ咳出了眼泪,又怕又气地瞪回去,像在看一条咬过他的恶犬。那是TJ要犯倔的表情,杰克看得心中咯噔一声,恨不得冲上去捂住他的嘴。国王又拿出了第二颗药。

  这一刻杰克想了很多,应该如何乞求,应该编出什么样的谎言,那些措辞潮水般填满了他的脑袋,又退潮般全部退却。TJ是个半(鉴于Gilboa官方依然坚决否认)公开的同性恋,至少是双性恋,他敢在塞拉斯为他出去鬼混而大发雷霆时理直气壮地说“我是和omega一起睡!又不会怀孕!”,十六七岁就一脚踹开了柜子,大大方方跑出去,对所有目光视若无睹。而杰克清楚地知道,有人会对TJ这一类人怀着什么样的恶意。同性恋会遭遇比普通omega更糟糕的对待,他们觉得这样的omega是需要纠正的,需要alpha纠正。杰克不知道柯蒂斯是不是这种alpha,他觉得很有可能,并且因为这个认知浑身发冷。他最好藏起来,庆幸倒霉的不是自己,祈祷可怜的TJ能耗光这个魔鬼的精力,他非常明白自己该怎么做但是……

  “我也是。”杰克镇定地,虚脱般冷静地说,“我一直是同性恋,王室得瞒着这个消息,但我从不觉得alpha有吸引力,任何一个alpha。”

  国王停了下来,上下打量他,而率先发出声音的居然是TJ。“你也是?我怎么不知道?”TJ睁圆了眼睛,他的眼角还是红的,脸上绷着泪痕,脖子上带着淤青,这关头他竟还有大惊小怪的力气,弄得杰克也悲壮不起来了。“你怎么会知道?”他没好气地说。

  塞拉斯知道,而杰克知道父亲的态度,他宁可要一个死王子,也不要第二个同性恋王子。TJ早早地占了那个胡作非为名额,剩下的杰克必须成为得体的那个——倒不是说他真想用权力来换TJ的自由自在。胆大妄为地公开出柜那天,TJ躲进了杰克的房间,他霸占了杰克的床,又轻松又为父母的反应忐忑。杰克把他劈头盖脸一顿骂,他只是抱着被子满床滚来滚去,缩着脖子讨好地笑。“还有你啊,杰克!你这么厉害,又会说话,又撑得住场面,反正他们也早对我失望了。有你就够啦。”TJ撅着嘴,低落了一会儿立刻又开心起来,睁着一双亮晶晶的眼睛兴致勃勃地说:“你可以结婚,登基,当个好国王,然后我可以陪你的孩子们玩。你的孩子肯定像你,那就是像我了,听起来可真不错……放心吧,我不会带坏他们的!”

  他肯定不知道那时候杰克有多想掐着他的脖子让他闭嘴,他从来看不出哥哥的嫌弃,嫉妒,一切阴暗不可说的情绪,这记吃不记打的傻瓜。他怎么会知道杰克在想什么?大王子习惯了把真实的情绪和心思狠狠压下去,藏得自己都发现不了。在事情落到这一步之前,他也从不知道自己这么在乎Tommy。

  “那你还老说我……”TJ嘀咕,“你也是……”他惊叹道,居然忽地傻笑起来了,笑完才意识到自己在哪里,警惕地盯着国王。杰克屏息等待着发落,柯蒂斯玩味地看着他们,丢开了药丸,把TJ丢进杰克怀里。

  “艹他。”国王说,“艹给我看。”


评论
热度(172)
©恶龙的城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