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龙的城堡

【Pacific Rim】【Chuck/Herc】Selective Memory

USS-1701:

“嘿,亲爱的,该起床了,Chuck。——醒醒,亲爱的——”
Chuck模模糊糊地抬起眼皮。他妈妈温柔的脸凑得很近。
他醒过来了。
“Mom?”他挤出一声。
“是的,宝贝儿。”Angela微笑着亲吻他的额头,“生日快乐。快起床吧,你还有个派对要准备呢。”
她的手揉按着Chuck的手臂,温柔但带着催促。Chuck睁大眼睛。
“我有个派对吗,妈妈?”他一骨碌坐起来,望着房间里的每样东西。
“你不会忘了吧?”Angela拍拍他的头。“他们可是你一个一个打电话叫来的呢。”
Chuck想起来了。这是他九岁的生日。
他以前从来没开过生日派对,当Angela同意办个派对的时候,他激动得上蹿下跳,然后翻着学校的电话本,一个一个给班里同学打电话。他们大多都推说有事,这让Chuck有点难过。但他们平时跟Chuck也不那么亲密,所以他决定就让这事儿过去。他请了和他最要好的那些孩子,Maria、Benny、Martin什么的,他们平常总在一起玩。今天他们一定会很开心,非常开心。
Chuck感到一阵兴奋感涌入胸腔,然后又退了下去。
“Daddy回来吗?”他小心翼翼地问Angela。他妈妈回过头来,挂着一丝忧伤的微笑。Chuck的胃沉了下去。
“Daddy很忙,亲爱的,他说过他今天回来,但是我们可能等不到他切蛋糕了。”
Chuck点点头。他跳下床穿上小T恤和他故意蹭破的有洞洞的牛仔裤,途中顺便思考了一下今天他到底想干点什么。
“Mom,我们能把派对取消了吗?”他扑到Angela的腿边上,抱着她的大腿不松手。
他母亲笑着用手指梳过他的姜黄色短毛。“那怎么行呢?你已经期待了快半个月了呀,而且我们都准备好了。你忘了我们昨天才刚把桌椅搬到外面吗?你还自己搞定了烤肉架呢,亲爱的。”
“可是我突然不想搞派对了,”Chuck撅着嘴说,扯着他妈妈腿上柔软的天鹅绒布料,“我就是不想搞了。你能帮我打电话跟他们说吗?就说我发高烧了,Mom,求你了……”
Angela皱起眉头,看起来很疑惑。但她最终还是点点头。“好的,亲爱的。我帮你打电话。”她蹲下来点着Chuck的鼻子,“但是这次你可不能再反悔了。如果你待会儿哭着跟我说你想办派对了,我可会打你屁股。”
Chuck点点头,放开了他妈妈的大腿,蹦跳着去洗漱了。当他走出来的时候,正听到Angela对着电话温柔地轻声细语,“是的——很抱歉,是的,亲爱的,他会好起来的,放心吧。谢谢你。”
他抿起嘴,走过Angela的脚边,跳上扶手滑下去,直到一楼。他妈妈现在在打电话,管不了他——他想着。可惜他不能出声,不然就能真正享受到飞翔的感觉了。
满怀期望地,他跳上沙发,趴到沙发背上看着窗口,希望他等着的那个人的身影能赶快从那儿出现,虽然他觉得他很可能会等一天,但是没关系,他会等的。
Hercules从来没机会参加他的生日。今年他说会回来——这还是第一次。
Chuck让下巴陷在柔软的皮革里,两手吊在沙发背上。大概有一个小时吧,期间Angela试图让他从沙发上下来吃早餐,但他不为所动。“我要等Daddy.”他说。他妈妈看起来对Chuck的反常更加疑惑了,但是她一直是个温柔的好妈妈,所以她依旧耐心地陪Chuck等着。
一辆Chuck不认识的车子停在Hansen家窗外。Chuck看到一个人影从车上走下来。他跳下沙发,冲到窗口,扒着窗台往外看——那是Hercules Hansen。他几乎就要喊起他爸爸的名字,但他忍住了。他想给他爸爸一个惊喜。
Hercules推开家门,脱掉靴子,脸上没有笑容。他看起来相当疲倦,似乎已经一夜没睡,脸上的胡茬也不像平时一样剃得干干净净。他穿着那件常穿的旧马甲,上面的字迹已经快磨损尽了,还有一件灰色的老头衫。
“Dad!”Chuck站在门口叫他。Hercules回过头,看见了他,眼神里一瞬间闪过无数惊诧。Chuck知道那是为什么。
“哦!我的天——你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亲爱的?”Angela走到Hercules身边,“你跟我说过你得半夜才到。”她看起来十分开心。而Hercules的表情,从Chuck来看,更为惊讶了。他眨着微红的眼睛看着他的妻子。
“呃。给儿子过生日。——嘿,亲爱的。”他终于微笑起来,给了Angela一个拥抱和一个印在脸颊上的吻。
Chuck站在原地,紧紧盯着他父亲。然后Hercules又看向他。他走过来,把Chuck抱在怀里。“我的天哪,Chuck。”他把Chuck高高举了起来。“我都快举不起你了。你长得太快啦。”
“那当然,”Chuck伸手出去,“我是超级英雄!英雄就得有肌肉!不是吗,Dad!”
Hercules微笑着,把Chuck抱得低一点,好让他的手臂能搂着自己的脖子。

Angela烤好的蛋糕胚不能浪费,于是一家人都挽起袖子,准备做蛋糕。Chuck负责搅奶油,而他不负众望,把奶油弄得到处都是。Angela给他擦干净,他又弄出来一点,涂满整张脸,不停朝着他爸做怪相。他甚至把奶油抹到Hercules的鼻子上。以前他从来不敢。Hercules太不苟言笑——即使在家里也是。当然他在家里也待不了多久。
Hercules只是笑着,接过他手里的碗,把奶油仔细涂在蛋糕胚上。Chuck把盆子里的草莓一颗颗用力按到奶油里面。
“Chuck!别再胡闹了!”Angela的声音从灶台那儿传过来,“别以为你爸爸回来了就能无法无天!”
“没关系,别听你妈妈的。今天我做主。”Hercules说,“玩儿吧,没关系。”他细心地把草莓的位置调整好,声音里满是憔悴的笑意。
Chuck吮掉手里的奶油,觉得这一切都像个梦。

他们吃了蛋糕。Angela还做了个苹果派,烤了一只火鸡——虽然不是什么节日,但Chuck喜欢,Hercules也是——三个人吃掉了所有。Chuck觉得很开心。比伙伴们和他一起都要开心。但是他又有点焦躁,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心里越来越焦躁。
天色开始暗了。落日快要沉入地平线的时候,Chuck拉住了他父亲的手。
“Dad,我们去骑自行车好不好?”他拉着Hercules,把他的手晃来晃去。“我想站在后座上——可以吗?然后我们去公园逛逛吧!”
他父亲看着他。“好的。”他说。“我们走吧。”他的神情有点黯淡。Chuck想他大概就快要走了。每次他回来,待不了多久就得去接电话——然后他就要走了,伴随着歉意的微笑和潦草的亲吻。Chuck的童年只有这些。
Chuck拉着Hercules的手往外走。他一点都不想他父亲离开,但是他知道总会有这么一刻。他低着头不说话,Hercules也一样。

太阳的红光在天空西边渐渐消失,深蓝色的天幕上开始有星星闪烁。街道静寂着,窗户里全都亮起暖黄色的灯光。
Chuck站在自行车后座上。风从他的头发中间穿过,把他的小卷毛吹得乱飘。他觉得自己在飞。他把头靠在Hercules的头上,兴奋地大喊大叫。
没人推开窗户斥责,也没孩子向他扔石块儿。Hercules低低地笑着,振动着Chuck抱着他颈部的手臂。
“WOOOOOH-HOOOOOH!!!”Chuck大喊道。“我是超人!!!我来拯救你们了!!!”
其实世界这么和平安宁又美好,怎么会需要他来拯救呢。Chuck想。不过飞翔的感觉真好。如果有个披风就更棒了。
他紧紧搂着Hercules的脖子。他搂紧了点,又搂紧了点。
“嘿,Chuck,”他父亲低声说,“你要把我勒死啦。”他声音有点沙哑。
他把手臂往下挪了点,靠着他的锁骨,努力稳定住自己。

他们到了公园。Chuck跳下来,跑着跳着,推着自行车的Hercules跟在他身后,车轮转动的声音让Chuck感到一阵阵安心。
他找了张围着不少树木的长椅,跳上去。Hercules停好车,坐下来,搂着他儿子肉肉的肩膀。
仲夏时节,星星点点的萤火虫飞在他们身边。Chuck依偎进他怀里。

“很少有机会欣赏,是不是,Dad?”Charles Hansen说。
Herc点点头。
“没想到吧?这次的drifthangover会这么严重。”他儿子继续说,“连——”
“别说了。”Herc出声。Charles乖乖地闭上嘴。
他知道,Herc一直十分清楚。
他们正处在一段死亡前的记忆闪回中。

他们就这么坐了一会儿,看着眼前漂浮着的小小发光体们。
“我很开心,老头子。”Charles说。他已经是他21岁的样子了。Herc的手臂得微微抬起来才能搭得到他的肩膀。“这是我过得最好的一个生日。”
他真正的九岁生日,Herc接到了一个紧急任务。他答应好的,但他一整天都没有回来。半夜也没有。那之后的一个月都没有。他甚至没有给Charles寄回一件礼物。
Herc始终没说话。Charles知道他在酝酿。他自己也是,即使到了如今,他快要死了,依旧没对Herc说出他早就该说的那些话。
他父亲回过头看着他。他看起来如此悲伤,Charles觉得自己的心脏也紧缩起来。他觉得眼眶酸涩,但他依然直视着他父亲泛红的,湿润的眼睛。
“Chuck——”
“别说。”Charles说。他吻了Herc,轻贴住他的嘴唇,试图永远记住这感觉。他父亲的气息熨在他口腔里,烫得惊人。
我爱你,老头子,我爱你,我爱你。他在心中说了不知道多少遍。
然后他松开Herc的嘴唇。他父亲的神情告诉他,他听见他的话了。
“对不起,我就是这么别扭,老爹。”他艰难地呼吸着。“完成任务,干掉他们。别让我白死。”
他又吻住了Herc。



他嘴唇颤抖。他想说,我也——
但他眼前炸裂开一片白光。
他回过神来的时候,屏幕上只剩下Gipsy一个亮点。
Newton的声音模模糊糊地传进他的耳朵里。
“他们在干什么?”Newton问。
Herc回过头。
“——完成任务。”他说。

然后他再次合上眼睛。
那里残留着的hangover里面,Chuck小小的身体紧紧靠着他。
他们在仲夏的那张长椅上,萤火虫在他们身边飞舞。
Hercules抱着Chuck,告诉他,爸爸永远爱他。



fin

评论
热度(12)
  1. 恶龙的城堡USS-1701 转载了此文字
©恶龙的城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