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龙的城堡

《环太平洋官方小说》父子部分节译

古代月亮山上的雨:

17章


Catch you inthe Drift, Dad.


*


潘考斯特办公室外面的争吵之后,赫克给自己整十五分钟时间控制好情绪,想好说什么。然后他到突击尤里卡维修区域找查克。他的儿子正在用扳手修理螺栓,单个螺母比赫克的拳头还大。但与突击尤里卡其他的机械部分相比,小到微不足道。


“他不许真子继续驾驶。”赫克说,声音压过正在放上世纪末吉他手音乐的收音机,赫克不知道吉他手是谁,他听着都差不多。


“好吧,起码做了半个正确的决定。”查克说。他擦擦手,补充道:“但比起来小姑娘,我更想让那个男的不要出任务。”


那个瞬间有些什么,也许是查克对待即将到来任务的任性态度,或者是他条件反射的反应,想要毁掉所有可能成为对手的人,即使现在泛太平洋防卫军需要所有汉尼拔·周的财政能够维持的人员……不管是什么,那瞬间赫克觉得自己达到了很长时间以来一直在不断靠近的忍耐极限。


他伸手调小了收音机的声音。没有关,只是调小。


“嘿,我还在听呢。”查克说。


“你是谁?”赫克问自己的儿子。


查克看起来又疑惑又不服,像是他因为不知道这个问题答案而感到恼火,但他更恼火的是问出他回答不上问题的人是他的父亲。


“什么?”


赫克把收音机扫到地上。几个小零件被摔开弹到别的地方,但收音机是车间用的,很结实。他没摔坏收音机,但这足够给查克留下深刻印象,让他把注意力集中到赫克身上,这是赫克最近记忆内的第一次。


“你是谁?”他问,走上前面对儿子的脸。


“我是唯一能够把炸弹送达到位的人,这是我……”查克开始说。


“不是这个。”赫克说。


“……但我不得不和什么人一起执行任务,两个监狱看守,篮球三兄弟,东京流行乐爱好者,还有个失败者。”


“不是这个!”赫克提高声音说。


查克也提高声音,说:“潘特考斯是挺厉害,但他有多少年?大概十年?还是更长时间?都没有参加过战斗。我们要想有未来,唯一的方法就是要把那个炸弹送到该去的地方,而我是去做这件事的人……”


“我不是在说这个!”


“这就是我!”


“我知道。”赫克说,稍微降低了一点音量。“我知道你是个好游骑兵,我很自豪。但该死的,孩子……为什么你不能做个更好的人?为什么我没把你教成更好的人?”


“更好的人?”查克重复,好像他不能相信赫克还在乎这个。“别自责了。反正也不是你把我带大的。妈妈死后,我和这些机器待一起的时间比和你一起的时间还长。”他用扳手轻轻敲了下突击尤里卡的外壳。


赫克还记得漂浮在悉尼上空的蘑菇云。第二颗核弹。第一颗核弹一小时前投放在悉尼港湾岛附近,让怪兽放缓前进。官方给悉尼市中心的民众一个小时撤离。


五百万人,一小时内撤离到安全地带。


然后第二颗核弹爆炸,怪兽死了,安吉拉也死了。赫克不知道妻子到底死于核弹还是怪兽。潘特考斯曾把他单独叫到一边,告诉他安吉拉死于建筑倾塌,怪兽袭击导致她工作地方的建筑倒塌。赫克不知道该不该相信潘特考斯。他只知道当时他只有一小时。那会他在悉尼的空军基地服役,现役飞行员,当所有人都在往外逃的时候,他从基地赶回悉尼救人。手机网络中断,根本无法联系到任何人。他只有救一个人的时间,必须靠推测判断。最终他选择了查克,而查克永远没有原谅他的选择。


查克的学校躲过了怪兽的袭击,却没有躲过核弹,爆炸后只剩尘土和残渣。后来赫克驾驶一架没准从越战时期就开始服役的破旧奇奥瓦侦察直升机拼命逃离悉尼,到现在他还能在脑海中看到当时的蘑菇云,在悉尼市中心缓缓升起。那时安吉拉已经死了吗?他永远不得而知。


赫克·汉森为他的儿子牺牲了一切,而查克会永远因此恨他。有时赫克想和查克坐下好好谈一谈,嘿,听着,你难道真的希望我当时让你死掉,去救妈妈?你真的想要那样吗?


我向所有的天神祈祷,只愿你永远不需要面对同样的选择。


查克肯定听不进去,因为他听不进去任何人的话。


“直面现实吧。”查克说,“我们如今还能讲话的唯一原因是因为我们能精神连接,因为我们擅长一起砸碎东西。其实吧,我们甚至不用讲话。”


他捡起破旧的收音机,把音量调回到原来的大小。


“连接时候再见,老爸。”他说,然后把音量又调高了一些。


 


 


24章


Somethingreally stupid


……


“儿子,我们哪儿也去不了。”他说,“但我们是站在那个丑陋混蛋和一千万人城市之间的唯一屏障。所以,我们现在必须做出选择,是在这里干等……还是做点特别蠢的事。”


破碎穹顶的探照灯透过突击尤里卡舷窗上的裂痕,照在汉森父子身上。


“你懂我的。”查克说,“我向来喜欢做蠢事。”


他们用不到五分钟爬上从驾驶舱到最近紧急舱门的维修楼梯。查克拧开舱口盖,密封的空气呼一下被释放,他们两个走出舱门站到突击尤里卡的头上。


棱背龟刚把突击尤里卡狠狠揍一顿,正在短暂休整。看到两个人类出现在尤里卡头上,它歪着头看看他们,赫克发誓那绝对是好奇的样子。


“嘿!”他喊道,“你把我的座驾撞了,你个不会讲话的混……”


赫克还没说完,查克就已经直接开枪。


这混孩子,赫克想,总是这么草率。


然后他也开枪,只比查克晚了一下,只见两个巨大的闪光弹落在棱背龟眼睛里。


怪兽痛苦又吃惊地大叫,弯腰把头甩到水里,灭掉还在眼球里燃烧的闪光弹。冲击带来的水波差点掀翻突击尤里卡,但猎鸥机甲的设计是保证能在台风、海啸、地震、怪兽来袭同时发生都保持平衡。尤里卡没有倒下。


赫克看着查克。他不知道是该为查克的勇气而自豪,还是为查克非要比他早开枪而生气,或者是像所有父亲那样,发现儿子特别像当年那个年龄的自己而感到失望。


但他什么都没来得及说,棱背龟级已经回复过来,而他们马上就要死了。


“还不如试试游泳逃走。”赫克说,即使他没有锁骨骨折,那也只是个不好笑的玩笑,他只会这种。


“才不,继续来。”查克说,“我还没完呢。”


赫克忍不住,他笑出来。


 


 


30章


Farewell


……


罗利和真子已经进入危险流浪者的驾驶舱,开始出动前的准备工作,建立精神连接。潘特考斯站在电梯门口等待。时间已经不多,但他必须耐心等待,因为赫克·汉森正在送他的儿子走向死亡。


怪兽战争开始后,潘特考斯曾经目送很多人死去,但他没有孩子。他离父亲最近的时候,是收养真子以后,而他几乎没办法允许真子走上战场。赫克和查克一直认为不论发生什么,他们都会在一起,但即使顽强如赫克·汉森,也无法带着骨折的锁骨驾驶机甲。


站在距离潘特考斯有些距离的地方,胖胖的牛头犬麦克斯坐在他脚边,赫克最后一次看着自己的儿子。


“当你和某个人精神连接过以后,”赫克静静地说,“你会觉得没什么可说的。”他停下,想要控制好情绪,但并没有成功。当他再次开口,他的声音在发抖,脸上的悲伤让潘特考斯无法直视。赫克低头看狗,麦克斯抬头看着赫克,然后又扫视房间,想找到是什么让主人那么伤心。


“但我不想因为一直没说出口的那些话后悔。”赫克说。


“不用,”查克说,“我都知道。”


他使劲抱住自己的父亲,是道别的拥抱。然后他退后一步,指着麦克斯说:“替我照顾好他。”


赫克点头,表情严肃。技术人员走上前引导赫克离开出发区域,广播里的合成声音开始为危险流浪者驾驶舱发射倒计时。


“十秒倒数后发射,十……九……”


电梯门打开。潘特考斯走进去,为查克按住开门,查克没有看潘特考斯,也没回头看自己的父亲。潘特考斯的视线越过查克的肩膀,和赫克的视线交汇。


“斯塔克。”赫克说,“和你一起战斗的是我儿子。我的儿子。”赫克向他点头示意,潘特考斯同样点头回应。永别。

评论
热度(29)
  1. 恶龙的城堡古代月亮山上的雨 转载了此文字
©恶龙的城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