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龙的城堡

[Pacific Rim亲情向]Rest of soldiers

午夜穿行:



Chuck在那场爆炸中生还下来了。


 




 


原著:Pacific Rim 环太平洋


角色:父子组,Raleigh以及Mako。


分级:Gen


所有角色都不属于我。之前看到汤上有姑娘讨论“if Chuck survived but lost an eye and an arm.”于是斗胆尝试了这个设定。


警告:提到部分肢体丧失。






                              Rest of soldiers






01




Herc从会场返回Shatterdome的第一件事就是赶往驾驶员宿舍。




一周前,他们炸毁了太平洋底的虫洞,彻底封死了Kaiju的来路,以及它们变地球为新餐桌的计划。


他们牺牲了无数人的生命,还有世界上仅剩的两架Jaeger。




Herc失去了他的长官兼友人,Mako失去了她最尊敬的老师。


Stacker在最后关头将Chuck推进了逃生仓,引爆了StrikerEureka,为GipsyDanger扫清最后的道路。


思绪至此Herc感到喉咙有些发堵。是的,他的儿子Chuck.Hansen在这场与死神的殊死搏斗中活了下来。


搜救直升机发现了因抵御爆炸严重受损的逃生仓以及微弱的生命信号,在场的Mako和Raleigh顾不上伤痛参与到救援之中,确认StrikerEureka年轻驾驶员生还、并立即将伤员送返基地抢救。那一刻,指挥官的双腿几乎因为动摇和狂喜而支撑不住身体的重量。如果不是站在一旁同样欣慰不已的Tendo拉了他一把,Herc或许会跪下亲吻地面或者搂过Max亲吻斗牛犬湿嗒嗒的大鼻子,或者作出任何会让他后悔下半辈子的愚蠢举动。




感谢上帝。




Chuck最终被从死亡线边缘拉了回来,失去了一只眼睛和一只手臂的大部分。




然而恢复对于他来说绝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初次清醒时年轻人拒绝一切治疗,拒绝医疗人员提出的截肢与眼球摘除方案,拒绝与任何人交流。Herc死死搂着儿子紧绷的身躯,一切好像又回到了十年前那一天,男孩挣开他试图安抚的拥抱,浑身颤抖地质问,为什么是我?为什么不去救妈妈?




不需要drift,他也可以从他的眼睛里读到与那时相同愤怒与绝望。




Chuck在他耳边吼叫着,像一头被狼群围攻而暴怒的孤狮。与其成为一个毫无用处的废人,还不如把我丢回那见鬼的太平洋!




Herc觉得身旁的Raleigh险些就要一拳揍在Chuck脸上了,如果不是因为他面对的是刚刚脱离生命危险重伤员,而Raleigh自己身上也挂着治疗仪器的话。




“你这个没了老爹连个屁也放不响的混账,不想被我揍烂你引以为傲的屁股就给我乖乖躺上车滚进治疗室完成那见鬼的手术保住你这条小命!”


Raleigh拽着对方咆哮。


Mako及时走过来拉开她暴怒的co-pilot。




女孩出现的瞬间,Herc能感觉到自己手臂下被压制着的青年如同被沉重的钢板突然击中了一样怔住了。他的身体开始不住颤抖,未被应急纱布包裹的那只蓝眼睛慌张地看着Gipsy的女驾驶员,“Mak…对不起…Mako……”




Chuck活下来了,而Pentecost将军却死了。




少女红着眼眶轻轻摇了摇头,目光里却是坚定。“我们为你活着而高兴,老师也期望你能活下去。”




Chuck的抵抗在那一刻终于溃不成军,他满身疮痍,精疲力竭地靠进Herc的怀里呜咽着,像十多年前那个失去亲人的无助男孩。




而Herc用尽全力拥抱他唯一的儿子。


“Hey,good boy。”他温柔地安慰。




去他妈的精神交联,他这回绝对不相信那些“有了drift便无须语言交流”的说法了。他是Chuck的父亲,见鬼的就算上帝也不能阻止他把心里想说的话告诉儿子。




“我们能挺过去,Chuck。我会和你在一起,所以相信我好吗?”






02




Herc步履坚定地穿过基地内比之前冷清许多的走道。环太平洋的战斗结束之后,超过3成的士兵们得到了时限不短的休假,科学研发也放缓了进程。人们逐渐步入重建家园的轨道。




在今天上午,Shatterdome举行了对英雄们的悼念仪式。




Mako.Mori代表整个基地的士兵们致辞。


她的眼里充满悲痛,但同时,她的话语又透露出对未来的憧憬和坚定的信念。




Herc第一次见到这个黑头发黑眼睛的小女孩是在他刚拿到做为驾驶员出任务的那年。她乖巧地尾随在Stacker身后,就像一只翅膀受伤的小鸟儿,该被捧在掌心之中呵护。后来Herc才知道自己错的很离谱,她更像是一把安静收在鞘中的利刃,等待露出锋芒的那一刻。他总是错的很离谱,在对待Chuck的问题上也一样。


为自己送行,站在妻子身旁的那个小小身影,一次又一次不甘心的表情,那些点点滴滴出现在眼前又消失,Herc这才发现自己在不知不觉中追了兔子。回过神,Mako已经将话筒前的位置让给了Stricker年轻的驾驶员。




Chuck站在演讲台上,消瘦许多的身躯显得摇摇欲坠,却又倔强地挺拔着好似根植到了大地之中。




“我们会记得ChernoAlpha和Kaidonovsky夫妇,我们会记得CrimsonTyphoon和Wei三兄弟。”Chuck说,和几年前前他们常经历的采访不同,他说话时的目光不同于往日的挑衅和自傲,而是充满敬意的。


“没有他们,没有那些勇敢走出来战斗的人们,我们不可能取得胜利。”他轻轻吸了一口气,“这些人当中,Pentecost将军是一位伟大的英雄,他的决策拯救了无数人,没有他,我今天也不会站在这里。” 他把目光转向了Mako,“曾与他并肩而战我感到无比自豪。”




身着黑衣的女子眼睛湿润了,她向Chuck露出一个悲伤又美丽的微笑。




“很多我们爱着的人离我们而去了,我们之中很多人承受着伤痛,”说出这句话时Chuck无意识地用手拉着另一侧空荡荡的外套衣袖,而Herc的心脏因为这个小动作暂停了,就好像他儿子的那些话语紧紧地勒住了它的动脉。




“但是,不要忘记,我们的家园仍在。”属于年轻人的朝气与能量在他伤痕累累的的身体里流淌着,Stricker驾驶员抬起头环视,目光与Herc的相遇时,有什么东西在青年的眼里闪烁了一下。Herc本以为对方会移开视线,像以往每一次他们回避除了drift之外的任何交流。但这一次,那道目光最终坚定地停驻在他的身上。




“那里永远有人在等着我们回去。”


青年说道。




这句话让会场的气氛悄然产生了变化。温暖的阳光从云层间洒下来,就快要放晴了。




03




Herc摆脱官员们的攀谈,找到他的男孩的时候,对方正牵着Max准备返回基地宿舍。Chuck的脸色并不太好,毕竟最后一战对他的身心造成的伤痕是难以磨灭的。但是他会好起来的。




青年仅剩的眼睛看到自己父亲出现时闪过的惊讶令Herc几乎要被愧疚淹没——他是有多不称职,才会让他的儿子认为一场如此优秀的演说之后父亲不会是第一个来向他祝贺的人。




“刚刚你……说得很棒。”他有些尴尬。




“哦……那是当然。”Chuck露出了一些以往那种自信的表情。




“你,我送你回去?”Herc几乎要为这糟糕透顶的日常谈话水平直接给自己来一个臂膀火箭。




Chuck这时终于看出了父亲的窘迫,并且被逗乐了,“嘿,别,我又不是小姑娘,”他指了指走道另一边:“何况老爸你还有工作上的处理吧。”




Herc转过脸,看到Tenbo在走廊那头焦急地挥舞着他的长臂。




“走啦。”Chuck说着拉起Max打算开溜。指挥官没错过对方乱被剃得糟糟的短发下边烧红的耳背,他终于意识到对方同样不善于应对drift之外的父子时间,谁让他俩是父子呢。




“Charles!”Herc喊住对方,“有空我们再聊,关于你后续治疗方案,或者上次那个你跟我提到的学校里的课题,什么都行!”




Chuck回过头时的表情混合着惊讶,疑惑还有很多说不清的情绪,然而这些最后汇合变为一个笑容:“别反悔啊!老头子!”




04




“Hansen指挥官!”


Herc跟着Tendo走出向基地大厅走去时,碰上正巧返回的Raleigh与Mako。


黑发女子向他致敬,眼里也恢复了一些柔和的笑意。




Herc点了点头,拍了拍Raleigh的肩膀。然后他突然想起了什么,把对方抓了回来:“帮我盯着Chuck,他伤没好前别让他再乱跑了。”




“嘿,老爸,袋鼠宝贝的破事儿你就不能尽职尽责地把它解决了吗?”




“仅此一次,Becket。现在我是将军了。”




“噢不,您不能……”




“你曾经说要揍烂一个混账小子的屁股,难道没想过这些话被他的混账老爸听到后果如何吗?”




过了好几秒才反应过来的Raleigh,惊讶地张大了眼睛。“他不会在我的假期时长上做文章的吧,长官?”




Mako在一旁掩嘴笑了。




“快滚回去休息,士兵!”Herc笑着狠狠拍了一下对方肩膀。把人打发走,才忙基地后续的工作去了。




05




终于来到走廊尽头的那间宿舍,也是今天最后的目的地,Hansen指挥官反倒有些犹豫了。他答应对方要好好谈谈,但十多年来他们都没能真正做到这一点。


不过临阵退缩并非Hansens的处事方法——他们就算知道会把事情搞砸也绝不会逃走。




Herc走上前,打开自己儿子的房门。




然而进入眼帘的景象却让指挥官总是保持冷静的脸上少见地露出了惊讶。




Chuck躺在床上,盖着皱巴巴的毯子,姿势大概并不非常舒适——因为即使在睡着的状态下,他的眉头也几乎都能拧到天上去了。这小子多半是半路上支持不住,被Raleigh架回来丢在床上的。亏他在会场硬撑了一个上午。


安静地趴在床沿上睡着的是Mako,她背上盖着Raleigh的外套,看样子也累坏了,以至于等不及回自己的房间。


而衣服的主人Raleigh,则坐在床另一侧的椅子上,一手撑着下巴打着瞌睡。


屋子里安静得不像真的,就连一旁小窝里Max细微的鼾声也变得不那么讨人嫌了。




Herc的嘴角终于牵起一个许久不见的柔和笑容。


无论他们如何成长,对于Herc来说都还是孩子而已。




伤痛仍在,但他们有了时间等待它愈合。


然后并肩走下去。




他悄悄关上房门。




现在是战士们的休憩时间。






End



评论
热度(11)
  1. 恶龙的城堡午夜穿行 转载了此文字
©恶龙的城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