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龙的城堡

一枚突发的叉冬小甜饼(给Pluzary大大的生日礼物)

天啊太甜了

小棠 · 叉冬 · 三八六:



·无前后设定的、差不多原著背景的,请无视任何设定洞


·这篇是个礼物哟, @pluzary 大大生快!


 




朗姆洛第一天送冬兵去上学的时候,对他说:“如果有人嘲笑你有一只铁胳膊,你就狠狠揍他——用右手揍。”小小的冬兵背着大大的书包沉重地点了点头,把校服的袖子使劲往下拽了拽。那天下午,已经做好准备听班主任告状说“这孩子揍了十八个同学”的九头蛇特战队队长朗姆洛去接孩子回家,看见冬兵急匆匆地从远处跑过来,像一枚子弹一样扎进他的胸口:“朗姆洛!你猜猜发生了什么?”


“你……打了十九个人?”


冬兵根本不理会他:“他们都觉得我的胳膊很酷!”他把袖子卷上去,露出闪亮的机械手臂:“他们都喜欢我!”


这是好事。朗姆洛跨上大摩托,递给冬兵一个头盔。


“我可以不带吗?”


朗姆洛看着他:“为了更酷是吗?”


冬兵兴奋地点了点头。


朗姆洛把冬兵的头发揉成了鸡窝状,然后愣塞进了头盔里。


啊,回想起来,这都是五年前的事了呢。朗姆洛一面煎鸡蛋一面第四次冲着卧室喊:“滚起来!”


卧室里没动静。


六年级的冬兵学会了睡懒觉,确切地说,他学会了“晚上不睡、早晨不起”,躲在被子里刷朋友圈,或者悄悄看一些裹了三四层封面的图书。朗姆洛突击抄查过几次,只缴获了一些诸如《美国队长》之类的漫画,他把书拍在桌子上:“从小就看这些大胸翘屁股的男人,长大了能有什么出息?”冬兵扑哧一下笑出声来,然后很快就笑得停不下来,导致朗姆洛也只好跟着笑起来:“到底有他妈什么好笑的?嗯?”


“你说脏话。”冬兵死死绷着。


“皮尔斯不说脏话,你去跟他过吧。”朗姆洛拿起一本《美国队长》翻了两下,扔还给一听到皮尔斯三个字就一脸嫌弃样的冬兵:“别躲在被子里看。我为此打过你吗?禁止过吗?你想不想要眼睛了?”


冬兵点点头:“对不起。”


虽然冬兵不再偷偷看漫画和小说,但是他的功课也越来越多了,作为九头蛇最小的雇员,冬兵从五年级开始,每周都有三天只上一半的课,其他时间必须在训练馆学习格斗,但是功课不能减免,所以经常写作业写到深夜。加上他又是银河通用语的课代表,因此,朗姆洛必须提前一小时叫他起来,方便他到学校准备带领同学晨读。


冬兵痛苦地睁开眼睛:“我想睡觉。”朗姆洛在他的机械臂上敲了敲:“耐心这种美德我从来没有,别逼我揍你。”冬兵艰难地爬了起来,一步一步挪进卫生间,朗姆洛瞥了一眼:“你昨晚没睡觉?”


冬兵叼着牙刷点点头,露出一对可爱的黑眼圈。过了一会儿,朗姆洛听到漱口的声音,冬兵礼貌地探出头来完成刚才的对话:“因为有一个计划书没写完。”


“小学生计划个屁。”朗姆洛一面给冬兵做三明治一面嘟囔。


“很重要的计划!”冬兵似乎对“屁”这个词不太开心。


“重要个屁!”朗姆洛提高声音:“快点吃饭!七点二十了!”


冬兵一面咬着三明治一面收拾书包:“我是未成年人,不要说脏话,朗姆洛,这样不好!”


朗姆洛饶有兴致地看着这个忽然提高了道德标准的小家伙:“屎尿屁都是人生常态,这不算脏话。”


冬兵吞咽了一下:“我还在吃饭呢!”


“关我屁事?”朗姆洛给自己冲了一杯蛋白粉,又把两只蘸满了肉松的面包放进冬兵的午餐袋里。冬兵简直要被对方刻意的粗鲁惹生气了,他愣了几秒,忿忿地抓起一个朗姆洛从来没见过的黑色大笔记本丢进书包里,绕过了朗姆洛和午餐袋,就要出门。


朗姆洛单手撑着翻过餐桌拦在门口:“起床气?”


“不是。”冬兵真的有些不开心,他耸动了两下肩膀,调整书包的位置,朗姆洛想要捏一下他的脸,被钢铁的手臂恶狠狠地挡住了。所以爱说屎尿屁的监护人能做的就是把午餐袋强行塞给冬兵,并且警告他,如果敢不吃完的话,下午就罚他五百个俯卧撑。


冬兵一步三个台阶地跑下楼去。


 


上午,朗姆洛接到了冬兵的班主任的电话。班主任问朗姆洛到底是做什么工作的,朗姆洛想了一下说,安保公司。“您真的不能帮助他完成这次工作日活动吗?”


“那又是什么东西?”


“孩子没有告诉您?”


朗姆洛花了一点儿时间才知道,现在小学都流行搞“工作日活动”,让有能力组织的同学出具一份计划书,带领其他同学到父母所在的工作单位去参观,了解未来他们可能接触到的真实的世界。冬兵所在的班级已经看过了做螺丝的工厂,去过了民航的空姐服务站,还有印刷厂、水果园和军队,两周之前,他们一致投票表示,想要冬兵带领他们看看传说中的训练场,据说,冬兵一口答应了下来。


但是他从来没有向朗姆洛提过哪怕一个字,直到今天,冬兵跟班主任说,他的监护人的单位,可能不太欢迎小孩子。


朗姆洛明白这孩子晚上不睡觉是在干什么了。


 


晚饭的时候,朗姆洛提起了这件事,果然,冬兵立刻放下了刀叉:“我不想让他们来。”


“因为我说脏话?”


冬兵摇摇头。


“你怕皮尔斯生气?”


冬兵摇头:“如果我真的要带同学来,我相信你会说服皮尔斯先生。”


朗姆洛喝了一口冰啤酒:“你有这么多小脑筋,为什么学不会撒谎?”


“因为我撒过谎了。”冬兵下意识戳着那块可怜的牛排:“我告诉他们,我是训练成为……超级战士的。”


“多超级?”


“就是……很了不起的那种。”冬兵的声音很低,头也很低,朗姆洛相信这个薄脸皮的孩子现在两颊一定烫烫的。


“比美国队长还牛逼?”


冬兵沮丧地推开了自己的盘子:“否则我没法解释自己不上课的时候去哪儿了。我又不是运动员,也不是文艺特长生——”他头一次露出了一点点厌弃的表情:“——况且我还有一条铁胳膊呢。”


朗姆洛感受到了对面那个孩子的不愉快,那种浓烈的、却又不能告诉别人的不愉快,他因为一个顺口而出的天真的谎话而着急,又努力要用大人的方式去思考问题,他谨慎地选择不求助,却又总是忍不住让监护人知道一点点:朗姆洛明白了,这孩子快要进入青春期了。


“所以,你的计划是什么?”


冬兵把那个大本子给他,里面足足是三份工作日活动的计划书。第一份,他假设朗姆洛是一个咖啡店的雇员,第二份,他设计了电脑工程师朗姆洛,第三份,他倒是如实写了,九头蛇特战队队长,但是底下的每一条提纲细节都是提问的形式:如何解释武器库?如何解释训练场的其他人?如何让皮尔斯长官不生气?


朗姆洛啪地合上了本子:“你信不信我?”


冬兵一愣。


“我会和你们老师沟通活动细节,要知道,让你们一群屁孩子混进总部,我得跟安检部门周旋很久。”朗姆洛站了起来,把盘子和碗都丢进水池里:“你要是同意,我就负责搞定剩下的事。”


“我说我是超级战士了……”冬兵为难地皱起眉头,局促地扭了扭身子,显然,他觉得这个谎话要被同学笑话一辈子。


“你本来就是超级战士。”朗姆洛拿起手机寻找班主任的电话:“如果你把碗洗了,就能变得更加超级。”


 


工作日活动定在周五下午,之前的几天,冬兵像变了一个人似的,每天黏在朗姆洛身后,想要打听出来他为活动准备了什么。朗姆洛的保密工作高效有力,冬兵在承诺为他的监护人捶腿、洗碗、做饭、擦地之后,只得到了一个情报,那就是朗姆洛买了一箱玩具熊,很便宜的那种,棕色的,脖子里有个庸俗的红领结。


“是奖品吗?”冬兵把训练绳在腰间扣紧。


朗姆洛打开计数器:“先做五十个。”


冬兵开始提膝、跨步,乖乖做完了才继续发问:“是有问答环节吗?”


朗姆洛将阻力提高两档:“再来五十个。”


“是吗?”


“六十。”


冬兵闭上嘴,再次提膝、跨步,计数器到五十就自动停下了,但是冬兵自觉地又补了十个。


“不是。”朗姆洛言简意赅地回答了表现简直优秀的冬兵。


冬兵爬了起来,追着朗姆洛到下一个器械那边去:“是礼物吗?”


朗姆洛打开器械:“做两组,每组十个。”


冬兵决定不再问了。


那天晚上,冬兵被酸疼的肌肉折磨地睡着了又醒来,在被子里滚来滚去。朗姆洛带着烫得热热的大毛巾进来,冬兵抱着枕头一面小声地哀嚎着一面忍不住问:“朗姆洛,你拿了什么?”


“什么?”朗姆洛使劲捏了冬兵的小腿一把,冬兵咬着牙说:“你的手里,那是什么?”


“毛巾。”


“不……”冬兵爬起来,捉住朗姆洛的右手,摸了几下:“这是枪茧?”


“弄疼你了?”


“没有,我什么时候可以拿枪?”


“永远不能。”


“你撒谎比我还差。”冬兵说,“我已经拿过模型了。”


“美国队长也没有枪。”


“他有盾。”


“他没有枪。”


“有盾就够了。”


“给你个翅膀你就能飞了?”朗姆洛问,“你是觉得有枪才像超级战士吗?我可以给你两把假的。”


冬兵把脸埋在软软的羽绒枕头里:“你是觉得枪不好吗,朗姆洛?”


“你说呢?能杀人的东西有什么好?”


“可是如果我有枪,有人要杀你的话,我就可以杀他。”


朗姆洛在冬兵屁股上揍了一巴掌:“盼我点儿好!”


冬兵迅捷地把自己裹进被子里谨防挨第二下:“我就可以保护你。”


“我他妈要你保护?”


“明天不要说脏话!”


朗姆洛哼笑了一声:“那你最好赶紧练个隔音罩超能力,方便明天堵住你同学的耳朵。”


 


下午两点,朗姆洛和特战队贝塔小队一行人,在九头蛇大楼总部后门,接待了来参加工作日活动的冬兵和他的二十五个同学。为了让小孩感到兴奋,朗姆洛带领他们过了三四道安检,介绍“公司严密的保护系统”。其中有一项人体扫描热成像技术,朗姆洛让冬兵过来演示,冬兵抬头看着他——那会照出他全身的样子,包括没有手臂的左侧。


“快点,机器在等你。”朗姆洛挑挑眉。


冬兵不情不愿地站了上去,安检人员开始扫描他的全身。


朗姆洛指着屏幕说:“你们看到的就是巴恩斯的全身图像,手臂,腿——这块红色的,表示他的护臂,高科技金属,打不坏。”冬兵盯住了那块屏幕,上面的他的左臂和右臂非常对称,没有任何异样。


随后,朗姆洛把小孩们带去了武器装备中心,由贝塔队为他们演示各种高科技安保武器的用法。有人提问为什么小孩不能用枪,朗姆洛说,因为你们没能力保护别人,冬兵看了他一眼。


“有枪就可以有这个能力了。”有个女孩说。


朗姆洛哼了一声:“如果保护别人的代价是杀人呢?”


班主任老师咳嗽了两声。


冬兵想起了那块枪茧。


“所以你们需要一个专业的人保护你们。比如我们,安保公司的,再比如,巴恩斯。”朗姆洛说:“巴恩斯就是我们的战士,你们未来的保护者,替你们战斗——你们知道他经常下午不上课,出来训练吧?”


同学们点点头。


“学习如何保护你们。”


“巴恩斯要杀人吗?”有个小小的声音问。


“永远不需要。”朗姆洛说,“那不是巴恩斯的目标,杀人是很糟糕的策略,我们公司的战士,以保护别人为目的。”


“巴恩斯有代号吗?就像美国队长那样,C-A-P,Cap。”


“冬日战士。”朗姆洛说。


孩子们信了,他们大概觉得这个名字很酷,加上冬兵本身就是受欢迎的孩子,此后的参观过程里,他们一直把冬兵围在中心,当他们最后到达训练场、看到冬兵换上了训练的衣服,带着面罩拿着对战的短棍的时候,手机闪光灯此起彼伏。冬兵握着短棍的手微微发抖,忍不住先问:“为什么那图像上,我有左臂?”


朗姆洛抄起一把模型匕首:“先打一组套路给他们看看。”


那是冬兵刚学不久的,有点生疏,甚至还差十分之一左右的动作没学到,他摔倒了两次,却让这场对战显得更加真实了,朗姆洛没有故意谦让他,屡次把他逼到场地角落里,让他听到有女同学在喊“巴基要小心”,冬兵跳起来,直接跃上朗姆洛的后背,用短棍扼住他的喉咙。朗姆洛轻松地甩掉了他,但看台上已经有欢呼了——这些愚蠢的屁孩子才不会管什么输赢呢,他们只要看到酷炫的同学就会觉得满足。


而冬兵简直不能再酷,他还有一个同样酷的爸爸——尽管他说那不是爸爸,只是监护人。


贝塔队队长端进来一只大纸箱,把里面的玩具熊发给同学。每一只熊都被缝上了银色的皮质左臂,脸上还有一个黑色的面罩,那个可笑的红领结也摘掉了。“我们可以带回家吗?”女孩子都要高兴疯了。


“可以。这是我们给冬日战士做的周边,平时要卖一百五一个的,季节限定,冬天才卖。”朗姆洛说。


冬兵看了他一眼。朗姆洛避开了对方的视线——那天,冬兵看见了订货单,熊是十五块钱一个买的。


班主任带走了其他同学之后,冬兵把他的机械臂伸到朗姆洛鼻子下面,朗姆洛会意:“图是我让技术做的。”


“我能再看一眼吗?”


朗姆洛把他带回安检处,技术员在屏幕上展示了那张图,并且表示,如果冬兵喜欢,可以传到他的手机里当成壁纸。冬兵认认真真地看了他虚拟的左臂几分钟,然后礼貌地向对方道谢。


“真的不要?”朗姆洛问。


冬兵摇摇头:“当冬日战士挺好的——熊有我的份吗?”


“你不许玩那种幼稚的东西。”


“可那是我的周边。”


“闭嘴。”


冬兵看着朗姆洛:“你缝的?”


朗姆洛说:“我宁可死。”


“又是贝塔队干的?”


“你不喜欢?”


冬兵紧走几步追上了朗姆洛,声音里有绷不住的笑意:“超喜欢。”


 


冬兵在认真地书写工作日活动的总结,朗姆洛开了一罐冰啤酒坐在旁边看小说,没想到冬兵放下了笔:“有一天,我也会有枪茧。”


“对。怎么了?”


“那时候你可能就老了。”


“给我闭嘴。”


“不,我是认真的,朗姆洛!”冬兵说,“我会陪着你的,就像你现在陪着我。”


朗姆洛忍下了一个气嗝:“你先活到那天再说。”


“我肯定能活到。”


“这么肯定?你知不知道战场多可怕?”朗姆洛做出一个夸张而做作的恐惧表情:“说死就死了。”


“我会坚持的,我有信念了。”冬兵一面写一面说。


“超级战士的信念?”


“不,就是坚持到你老了,我陪着你,然后说‘你看,我说我可以活到这一天吧,朗姆洛,你错了’。”


朗姆洛把啤酒罐子捏扁,愤怒地走了出去。


冬兵暗自乐了一会儿,拉开抽屉找尺子。


抽屉里有一只玩具熊,十五块钱买的,去掉了红色的领结,穿着银色的手臂,带着黑色的面罩。面罩缝歪了,针脚很粗大,这一定是他们拿来做试验的第一只缝坏了的熊——他们就给冬兵留了这么一个周边,这根本不是对待超级战士的态度嘛。


搞得这么难看,不用说,一定是朗姆洛亲手干的。


 


 -   The End   -


 


 


 


 



评论
热度(294)
©恶龙的城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