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龙的城堡

命中注定我爱你chapter11-15

肥美帝的那小孩儿:

Chapter 11 和stan(包子)父子学习如何正确的沟通

 

吃饱喝足还有人肉床垫的stan小朋友一开始就睡得很好,在人肉枕头变换之后闻到了熟悉的味道睡得更好,当然……当床垫不在晃动,那睡眠才是精致的睡眠好么?

但是,但是他白日里吃了两只冰淇淋,还有他的指头数不过来的那么多杯气体饮料呜呜,好烦哦!

被尿尿憋醒的小男孩儿觉得很无辜,当然,从一岁半就被sebby耳提面命不许尿床更不许随随便便拉开一个门就尿尿必须拉开卧室门走二十五步后来因为自己不再是三岁小孩变成了十五步,踮着脚扭把手,推开一个门,抬起腿上一个小台阶,对了,他的小黄鸭尿盆就在那边等着他呢!

不过现在我长大了,我的小鸡鸡总算是比马桶高了呵呵呵……我才不需要爬到凳子上去对着马桶尿尿!

有点自豪有点饿,还有点儿迷糊的Edwin先生一晃眼看到阳台上的星星亮光的时候吓了一跳。

第一反应是完了,肯定是进了小偷!sebby让自己朗读背诵并牢记的遇到小偷的注意事项是什么……好像是静悄悄的藏到安全的地方!

“Edwin先生?”

是他爸爸的声音!小朋友被吓了一大跳,下意识的就撒娇的扭动着胖乎乎的身子朝自己的父亲奔去:“sebby,你吓死我了!”

“等一下过来!!”他父亲跺了跺脚,然后他听到了窗户拉动的声音,“Edwin先生你穿着睡衣对不对?阳台这边比较冷,你在那儿等着我,我马上进去。”

“sebby,我饿!”

“坐到沙发上,拿毯子裹好自己!”

“哦!!”

客厅的灯一下子被打开了,虽然是暖黄色的夜灯,Edwin也被晃得眯起了眼睛,不过睡意却是退了点儿,他看着自己的父亲朝自己走过来,他无意识的抬起胳膊要抱抱,“sebby……”

“我去给你做点儿宵夜。”

“抱抱先!”小孩子的脸上还带着淡淡的迷茫,下一刻就被他的父亲俯身抱住了,“Edwin乖乖,好好睡,sebby把灯给你关了好不好?”

“不嘛……”

“我去给你冲麦片,用全脂的甜牛奶好不好?”

“不……”

“sebby,你身上好凉……”

“sebby抱你回被窝好不好?”

“就像是风。”他的儿子抱着他的脖子深深地嗅了一口,“sebby,苦苦的……sebby,你今天没洗澡哦?是不是没有用香香?”

那是香烟的味道,这个笨小孩。sebastian笑了笑,就着孩子抱他的姿势将小胖子搂进怀里,“看来你是不怎么饿……咱们睡觉去吧!”

“你要跟我一起睡喔!”

sebastian在他的屁股上不轻不重的拍了一巴掌,“怎么?”

“sebby你还是小孩哦,要人陪!哼……好吧,我就陪你睡吧!我不会抱着你哦,不过,不过你可以抱我!”

“算了,我还是抱虫虫吧,反正Edwin先生你也嫌弃我了。”

“诶?我没有!sebby,我没有嫌弃你啦!”他的儿子气呼呼的在他的肩头上咬了一口,“抱我!不许抱虫虫!”

“Edwin先生你也是一只虫!”sebastian好笑的瞪着他,“咬人的虫!”

结果那个小胖孩还炫耀的露出一排小小的颗粒均匀的牙齿歪着头冲着他。

他只留了靠他这边的一台儿童用的小台灯,光线是他儿子喜欢的淡淡的蓝色。

也是那个人喜欢的。

他们第一次约会,虽然两个人都否认是约会,但是,真的,两个人都知道,在对方心里,那就是约会。那家餐厅的背景就是淡淡的,纯净的蓝色。

那个人第一次放下那些不可言状的自傲与自卑,紧张的念错法语菜品的单词,sebastian没有笑,一点儿笑意也没有,只是泛起了心疼。

他只能真挚,更真挚的回应对方蹩脚的笑话,诚挚更诚挚的对待对方每一次伸出的交流的橄榄枝,真心更真心的对待那一份情意,那一份他不知道该怎么定义的情意。

他从来没有选择权,从来没有。

如果人生是一辆列车的话,他等到了这辆掌权人是Chris Evans的火车,只能按照那个人既定的路线前进,前方是平坦的大道,走;湍急的河流,行;那么悬崖绝壁呢?

前进吧,如果是他希望的话。

他耗尽了一切,失去了一切,只得到这个,现在躺在他臂弯里的小孩儿,天真无邪,无忧无虑,属于他的,只属于他的,新的,生命。

然后那个人又出现了。

莫名其妙的,不可预判的,毫无准备的……

“……我只吃了一只冰淇淋,牛奶的!”小孩儿在他的胳膊上拱了拱,胖乎乎的手掌无意识的拍在他的胸前,“后来Chris叔叔带我去洗脸,洗手,他居然忘记用香香!哼!”

“再后来他带我去拍片片……Chris叔叔都不怎么笑呢!sebby,他是不是不喜欢我啊?”

“不是。”他回过神来,拍了拍自己孩子的后背,然后手掌轻缓的抚摸着,“没人会不喜欢Edwin先生的,你是个好孩子哦!”

“哦。”小孩子拱着身子打了个哈欠,吧唧着嘴睡意有些朦胧了:“后来我就困了呢!Chris叔叔好像在跟我说话……说什么做错了事情,很内疚……还说sebby不会原谅他……”

“他居然叫你sebby!”孩子不安的抓了抓他的脸,“你只是我一个人的sebby!”

他抓起那只作乱的手放在嘴里轻轻的咬了咬,“嗯,你一个人的!”

“Chris叔叔做了什么错事呀?”小小的手指在他的牙关上扭来扭去,小孩子咯咯的笑出声,“比我尿床还错么?”

“我要是尿床你都会打我屁屁!还会罚我去给Lucy(洗衣店的员工)道歉……可是Lucy阿姨说他接的衣服还有很多是有便便的呢!比我还脏,哼!”

“所以Edwin先生你都五岁了,就可以随便尿床啦?”他扭过头视线低垂看着自己的孩子:“你忘啦,不要因为别人做错自己就跟着做错。”

“哦。”小孩子屈起腿蹬在他的腰上,“那,那Chris叔叔是便便在床上了么?”

“Edwin先生……”sebastian闭上眼,想象着许久以前的幻想……他和那个人会白头到老,满头银发,拄着拐杖相互搀扶着,会嘲笑对方的老年斑和鱼尾纹,会讽刺对方年轻时管不住身下的家伙,想硬就硬,年老了也管不住……想尿就尿。但是,但是,每一次对望,每一次牵手,每一次嘴仗后,都该接着一个温暖又甜蜜的亲吻。

在一起,一辈子。

结果没有。

只是幻想而已。

“Edwin先生,你还小……很多事情,不是像尿床那样,一句我错了,对不起,后面就一定会接着一句没关系,我原谅你了。”

他的儿子在他的抚摸下渐渐响起了轻微的鼾声,他伸手将这个屋子里的最后一丝光线给关闭了。

世界陷入一片黑暗。

没过多久,他又适应了这个光线,微风轻抚,窗户没有关严,淡蓝色的窗帘边被掀了起来……外面有淡淡的亮光,很淡。

“Edwin先生,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是我不能原谅的。”sebastian露出一丝笑容,眼神亮晶晶的盯着上空,“但是原谅,并不代表要继续下去。”

他叹了口气,将孩子握紧的小拳头包进自己的手掌,“对不起,Edwin先生。”

一个轻柔的吻落在孩子稚气的额头上,“对不起,没有能让你拥有更好的世界。”

Chapter 12 和Chris学习如何屡战屡败……屡败屡战,永不言弃

 

力道和频率都拿捏的很好的敲门声惊醒了那个沉溺在自己思维中的男人。

Chris Evans回过神来的时候被电脑屏幕的光线刺得眼睛微眯,那个放大十几倍的一寸照上,女人嘴角衔着一丝笑容,湛蓝的眼睛不是很大,五官一点儿也不突出,很是平淡无奇的望着自己。

敲门声还在继续,并且暗自加重了力道,显示着事情的急迫。

Monica Collins,一个平凡的女人,同时也是一个幸运的女人。他们是怎么遇上的呢?难道是初来乍到的sebastian忘记在雨天里带雨伞,这个眼角眉梢都带着善意的女人大方的提供帮助?

或许会共乘一把,sebastian一开始肯定不会靠那么近,他宁可自己淋湿肩膀,他的教养也不会允许他去侵犯别人的领地……不,不,一开始就不会成立。

那个低调温和又自尊自傲的小王子根本不会接受陌生人的善意,他会笑着婉拒,然后呢?对了,他离开的时候是秋天,说不定他穿着他那件带帽子的卫衣,他微微笑,翘起嘴角抱怨这阴雨的天气,但是从来不会从嘴巴里蹦出damn,shit这种恶劣的词汇,他一直都那么优雅……就连抬手将帽子戴在头上的动作也是,有些瑟缩,他很怕,很担心因为自己的动作困扰到别人。

他会冲向雨帘,抱着自己的身子,低着头……那么可能是没有认真看路,撞到了这个普通的女人。

应该是这样啦!他的sebby那么怕打扰别人,那么让别人受伤,简直比让自己受双倍的伤痛更让他内疚痛心。

于是他们就这样认识了,sebastian,下定决心忘了Chris Evans的单身男人微笑着告诉自己从新开始,他付出真心,再次付出真心对待一个陌生的,平庸的女人……他们很幸福的在一起了。

或许是老天看我受得苦够多了,于是又带走了那个抢走我的sebby的女人。一定是这样……

他对着屏幕上的女人笑了笑,这才发现没拉开窗帘,整个屋子只有这一点儿蓝盈盈的光线。

哦,对了,门外的敲门声也没有了,不过他的电话很快想了起来。

“Evans先生,和Economic定好的签约时间很快要到了。”

“我知道了。”

“Flynn先生那边传来消息,据说很快就能将Monica Collins与sebastian stan先生完整的档案弄到手。”

“嗯。”他揉了揉额头,“我知道了。叫车在下面等着吧,半个小时后出发。”

他最后看了一眼那个女人整了整自己的衣领,语气淡淡:“你很幸运,你拥有过他……不过,只是拥有过。”

Chris Evans对她露出一个微笑。

他们到杂志社的时候对方的负责人侯在了门口,寒暄很是热情。Chris Evans进了门不经意的往编辑部看了看,那个位置上所有的物品都还在,很好。

这应该不是逼迫,这怎么会是逼迫呢?他只是想离他更近一点儿,让他们之间有点儿牵连而已。

拜托,如果真的逼迫的话,他就该在那个人,那个人踏着阳光走进那间办公室的时候就将他绑起来好么?什么过错错过,什么误会误解,有一辈子的时间,慢慢耗吧,他有一腔的爱意,就算是块冰,他也会慢慢给捂热的。

更何况sebastian不是,他一直都是那种不喜欢难为他人的绅士。相反的,他的性格简直柔软的像水……无时无刻不在为别人着想。

所以是他,是sebastian stan给了自己错误的信号,以为能一辈子放任自己游荡在那篇由sebastian的浓情蜜意填满的汪洋里,无论自己做了什么,有多污浊,他总会宽容的接纳,包容,洗涤自己……他总会在的。

可是这个世界上,最柔软的是水,最坚硬的也是水;最温柔的是人心,最锋利的,也是人心。

他抿着唇将自己的名字签下,抬起头对负责人微笑:“我后天要去莫斯科参加一个经济峰会,想请贵刊的sebastian stan先生作陪,不知道他能不能抽出时间来?”

“sebby啊!”那个头发暴躁的男人摸了摸自己的脸,“他已经去了啊!我们杂志社每年都会去参加那个会议的啦!每次他都说不方便去,不过今年居然会……”

Chris的心猛烈的跳动了一下,握着笔的手有些颤抖:“什么……什么时候去的?!”

“就,就昨天啊!”男人看着他,“到了还给我发了信息呢!”

Chris深吸一口气站了起来,掏出手机开始打……好的,很好,空号。

他看向男人:“你的手机。”

“Chris先生……”

“你的,手机!!”

Toby有些莫名其妙了,不过,不过他有点被吓到,真的……他将手机摸出来递给对方,“你不是和sebby是朋友么?你,你不会是他的仇人吧?!”

还是空号!

“sebastian家的电话!”

“我没有。”Toby舔了舔唇,向公司其他人挥了挥手示意离去,“嘿,听着Chris!我不管你是哪位,有多少公司有多少钱,sebastian可是我的朋友!你……他……”

“shut your mouth !!!”他的心跟着颤动起来,太阳穴开始猛烈的跳动,他冲开人群跑进了编辑部,那个人的办公桌在他面前晃动,是真实的,sebastian stan,他的工作牌还在……水杯,盆栽,笔记……

人呢?他妈的,可是人呢!!!

电话在他捏紧的手里跳动,他咬紧唇,飞奔着下楼,他甚至忘了电梯比较快……乱了,乱了!

“Evans先生,我刚从医院回来……Edwin stan没有在医院……他今天没有来学校……”

“Evans先生,sebastian stan先生家里没有人。是的,我撬开门进来了……房间很整洁……对,音响还开着。好的,我等着您过来。”

“Evans先生,查了最近去莫斯科的飞机旅客名单,没有发现sebastianstan先生的名字。”

“Evans先生,最近出入市的旅客名单里都没有sebastianstan先生的名字……对,火车站的监控录像我正在联系,尽快拿到手。”

“Evans先生,最近三天客运站也没有sebastianstan先生的乘车记录……租车行我已经在跟进了,有结果会第一时间通知您。”

……

“Evans先生,”公寓的保安弓着腰指着监控视频上的一大一小,“是他们对么?”

“周二晚上七点。”保安眯着眼看那辆出租:“天太黑看不清车牌啊!不过看外观好像是saftytrip的!”

那个带着小帽子的小胖子一蹦一跳,而他身边的男人呢?他只领了一个小小的,比电脑包大不了多少的袋子,他一直低下头看着自己身边的小孩儿,直到走到门口监控下面的时候……

他抬起头,对着监控露出一个笑脸。

没有嘲笑,没有讽刺,没有留恋,就是很温和的,很平常的,很冷静的笑脸。

那是给我的。

chris Evans看着那张脸。

爱和恨都是火焰,能燃烧一切。

那么,爱过又恨过之后呢?

只余灰烬了么?

可是,可是我没有,从来没有好好的爱过你,也没有好好的,静静的,享受过你的爱意。

是希望我放手么?

那么,请告诉我,一个一直生不如死的人,看到了自己的灵丹妙药之后,要怎么才能平静的接受,乖乖的回到那种行尸走肉的生活?

睿智而又聪颖的sebastian stan,你生活得那么好,你,你可以随意的按下turn off键,你可以轻松的抹去那些浓烈的过往,那么,至少,至少也教教我……

至少给我个方法,该怎么做?

才能像你一样,在对方明明好好活着的世界里,天各一方,习惯没有对方的生活?嗯?

chris将自己关在这个sebastian曾经生活了六年的房子里,光着脚躺在沙发上将自己蜷了起来。

沙发不大,却堆叠了很多形状各异的靠枕,上面很多的卡通图案。

他看着那些傻兮兮的卡通图案傻兮兮的笑了一会儿,然后摸到了被压在靠枕深处的遥控器。

按开的时候发现播放的居然是Tom&Jerry。

真是讽刺啊,真的……这个是他最喜欢的动画片。因为每家每户都能搜得到,不需要花钱去购买……很久以前,当他和那个男人说自己最喜欢的是这只总也死不掉的老鼠和总也吃不到的肥猫的时候,他以为会被嘲笑,但是没有。

那个人瞪大了眼睛,真的吗?我也是呢!我每集都有看……

这个屋子不应该只有电视的声音的,不应该……应该会有一个胖乎乎的小孩儿跑来跑去,一会儿压在自己的身上要举高高,一会儿去抱厨房里的那个人的大腿说要吃冰淇淋……他有卷卷的棕色头发,像他的daddy,一双时刻无辜的大眼睛,长睫毛,鼻子翘翘,嘴唇不是嘟着就是咬着,要么就是委屈的扁着……他总是在惹祸,又总是在撒娇,总是在讨人欢心。

他的daddy,那个人系着围裙高声制止小孩子乱窜,说不定战火会引到自己身上,谁让自己也是个宠孩子的主呢?

那个在厨房里忙碌的人有着世界上最好看的绿眸子,嘴唇是他见过最红艳,最湿润的,也是他尝过最柔软最甜蜜的,当然,他只会去亲吻那一双嘴唇,并且永远不会腻。

他还有着世界上最甜美的笑容,纯真无暇,温柔害羞……无论什么,只要他扬起嘴角,Chris Evans一定会去替他做到。

只要他,一直,一直,笑着看着自己就好了。

那双眼睛里全部是满满的,快要溢出来的爱意……

现在应该是他叫chris父子吃饭的时间了,他应该嘟囔着抱怨小胖子没有洗手,大胖子没有将餐桌收拾好……chris呢,一定会走过去搂着他的腰,亲吻他喋喋不休的嘴唇,用紧贴的腰腹告诉对方自己只有某个地方胖,其他地方都是肌肉,他知道的……他的耳朵会红,会躲闪,会欲拒还迎,会说小孩子发现不好……

小孩子早就发现了,手指缝裂的很大的捂住了眼睛,羞羞羞哦,papa你偷偷亲daddy……

最后,他们一家人,一起,热热闹闹的,或者安安静静的吃晚饭。

可是现在,一切都没有。

除了自己……除了幻想。

除了电视里嘈杂的声音就只剩下自己的呼吸啦,当然,还有哽咽。

chris Evans啊,你都要年过三十啦,三十而立……

你在哭鼻子啊!

有个笨蛋啊,弄丢了自己的东西,再也找不到了!

有个笨蛋啊,找到了自己的东西……

但是已经不属于那个笨蛋了。

深夜,市中心还依稀又车流人行的喧嚣,可是这个小区已经慢慢的安静了下来。

很少有人能听到,某一扇紧闭的门里面,有个男人在压抑的哭泣。

他哭了很久,又对着电视呆呆的笑,又哭又笑一会儿之后掏出了电话拨通了一个号码。

“对,我是Chris Evans。明天回纽约。”

如果这么三十年,Chris Evans有什么是没有学会的话,那么就是放弃这件事了。

六年前那个人能像现在这样不留一丝痕迹的消失,他不相信没有人帮忙。

对了,不就是一切回到原点罢了……

但是,至少这一次,他知道对方还活着不是?

慢慢来吧,sebastian stan,我会找到你,真的。

我们有一辈子的时间,慢慢耗。

Chapter 13 和Edwin小朋友学习如何做一个体贴的好儿子

 

他低垂着头看了看自己胖乎乎的小腿,甚至注意力还被清晨阳光照耀下的那些小绒毛给吸引了一会儿,不过很快他又回过了神来,因为料理台上的水壶咕噜咕噜的响了起来。

这个水壶一点儿也不可爱,没有以前家里的可爱!

不过没关系,sebby以后会给我买很多很好看的贴纸,他们会坐在一起贴。他告诉sebby怎么贴,sebby就会笑眯眯的听他的话,因为他可聪明了呢!贴出来会美美的!

开水不响,响水不开……这个暖壶和家里那个一样么?会自己ber的就响一下,然后就可以倒水了么?

可是它为什么还不ber啊?是不是坏的要爆炸?不可能,sebby才不会买坏的东西呢!

他鼓了鼓嘴,看着放在一旁的半碗麦片有些犹豫,要不要去叫醒sebby呢?要从凳子上爬下去好麻烦的!

他叹了口气,伸出手将倒落在碗周围的麦片拂倒地上。

哎,又要起早,又要给sebby做早饭,待会儿还有扫地,真的好忙哦!小大人无奈的摇晃着脑袋,一缕棕色的卷发随着晃来晃去,阳光照射在上面,他莫名的觉得好玩儿,于是继续摇头晃脑的,结果一个不注意,将垫在脚下的矮凳子都给晃动了……

他吓得动都不敢动,胖乎乎的背脊上立即布满了汗水,扁了扁嘴委屈得下一刻几乎就能哭出来……但是他没有。

sebby还在睡觉呢!

他吸了吸鼻子,然后听到那个热水壶“啪”的响了一下。

咦,好像亮红点的地方不一样了呢!热水壶的嘴还在咕噜咕噜的响……我要在等一会儿。

“我现在叫Steven Evans,我今年六岁了。跟我在一起的是我的爸爸,他叫做james Evans,他是一个作家,我们是来这里旅游的。如果你捡到我,或者碰到我单独一个人的话,请打电话426782145,james Evans一定会给你重谢的哦!”

“为什么要叫Evans啊!有点儿像饮料的名字呢!”小孩子嘟了嘟嘴,“而且人家只有五岁呢,六岁就要去上一年级了的。sebby叫james好难听的!”小孩子抱怨着看了看自己脏兮兮的手掌,“算了,时间肯定够了。”

“可是,我端不动啊!”

他望着那个大大的热水壶发呆,或许我能端起来呢!对,sebby说的,什么事情都要试一下的……

那个时候这位小朋友才三岁哦,是名副其实的三岁小孩儿。他爸爸在电脑前忙碌,他自己一个人跑来跑去玩的很开心。后来觉得热了,非要他的幼儿专用的大头小电扇。

其实就在杂物间,没有放在高处,这个小宝贝的东西,sebastian很少往深了藏,因为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就会想起来,叫嚷着非要要。

你自己去。

小孩子耸拉着脸看着自己的父亲,人家还是小孩子哦,人家拿不动啦!

Edwin先生,你已经三岁了……而且你试都没有试过,怎么知道自己拿不动?乖,那是你自己的东西,自己想要,就自己去拿。尽全力了,拿不动再找我帮忙。

sebby……

那个人只是回头抿嘴笑着看他,Edwin先生,你那么棒,一定能做得到的。

他气鼓鼓的往外走,那个人又在他背后补充说:Edwin先生,记得怎么拿出来的不用的时候再怎么放回去哦!做一个有始有终的人!

哼,可是人家都五岁了,还是不怎么能明白有始有终是什么意思啦!

他拍了拍自己的手掌,“Edwin先生……steven先生,你可以做到的!快点将麦片泡好,你的sebby昨天晚上就没有吃东西呢!他饿饿的,你要照顾他啊!”

“哈!我端起来了呢!!!”

不过却没有控制好倒水的力度与速度,碗里面的麦片被强大的水流给冲出来一大半……小孩气呼呼的将水壶放了回去,然后拿起一旁的麦片狠狠的往碗里倒……

“sebby,麦片黏在一起了呢……”小孩轻轻说,“怎么办?”

料理台上的水渍慢慢顺着台沿流淌,等小胖子小心翼翼端着麦片从凳子上爬下来的时候,他有些无辜又无措的盯着自己翘起的大脚趾头,嗯~怎么会黏糊糊的啦!这条小麋鹿图案的裤子是人家最喜欢的啦,大腿上是怎么湿那么大一块的?!

翘起的脚趾头们和湿乎乎的麋鹿也无辜的看着他……

于是小胖友扭动着印着绿巨人的小内裤朝父亲的卧房奔去,身后留下与裤子与一串湿粘的脚印。

小孩子放低了声音:“sebby?”

床上的那个人缩成了一团,背对着他。他有点儿不开心,只得将碗放在一旁的柜子上,吭哧吭哧爬上了床,“sebby……”

“sebby,起来吃饭了嘛!”他翻到里面蹲了下来,他的爸爸眼珠动了动,但是还没有睁眼。

“sebby啊,你饿不饿?”

“Edwin?”

“我现在叫steven啦!”

男人咧嘴露出一个无奈的笑容,“我知道了……你饿了?”

“sebby,”小孩子窝在他面前,靠的很近,黏糊糊的手掌在他的脸上乱摸,声音透露着紧张与不安:“sebby,你呼出的气气好热的!sebby你是不是生病了啊?”

“我活着当然呼出的气体是热乎的啊……”他抓紧孩子脏兮兮的手,没有丝毫的嫌恶,顺势将小胖子禁锢在自己的怀里:“陪爸爸躺一会儿好不好?躺一会儿,再一会儿爸爸起来给你做饭……”

“可是你好烫!sebby……”小孩子在他滚烫的肩头与颈窝蹭来蹭去,“sebby,我要不要去给你叫医生?嗯?哈……”

小孩子打了个哈欠,“sebby,你不要生病哈!乖乖的……起来……呼噜呼噜……”

等他再睁眼的时候他是被饿醒的。

sebby没有在床上!

床头柜上的那碗麦片他也没有吃!都凉掉了……不过还是好香!好饿……“sebby!我起来啦!”

他下床的时候没有发现自己的小拖鞋,只好光着脚出门卧室……sebby没有在这个大房间!烧水的地方也没有!

“sebby!”

他的小房间也没有呢!

“sebby你在哪儿?你不要Edwin了么?!sebby……”

他找到自己的爸爸的时候吓了一大跳,不是,是直接吓哭了……他的sebby倒在了厕所,呜呜!

怎么办?!该怎么办?!!

打911!不行,sebby说不可以打给911!就连Toby叔叔都不能联系!

他抱着自己爸爸的胳膊哭的伤心不已,他就知道sebby肯定是生病了!呜呜……“sebby,sebby……呜呜……sebby……”

对了!我可以打给Chris叔叔!

sebby没有说不可以打给Chris叔叔!

但是我,我没有告诉过他Chris叔叔有叫我记住他电话号码啊!

诶?Chris叔叔的电话号是多少来着?记得了,是sebby的生日!!那我,我要打过去么?“sebby……”他拍了拍自己父亲的脸,“sebby……”

“我能拖动sebby!sebby是我的!我能把他拖到客厅,我会把他搬到沙发上,我会给他盖上毯子……”

拖不动!根本就拖不动!

“sebby……你动一动嘛!呜呜……”

小胖子很挫败,咚咚的跑回了卧室将床上的被子给拖到了卫生间,从脖子到脚,保证自己爸爸哪怕是一根手指都被盖得严严实实的。

“sebby你要不要枕头啊?”

“应该是要的!”他叹了口气,又迈着短腿咚咚的跑了回去将枕头抱了出来,“sebby你的头也很重诶!”

“就这样吧!”

他坐在自己父亲旁边呆了一会儿,然后又在父亲胸口趴了一会儿……他不知道那个“砰砰”跳动的是心脏,只是,只是觉得,那个声音一直响着让他有一点儿安心。

“sebby啊,我给Chris叔叔打电话好不好?”他脸上脏兮兮的,手上更脏,但是胖乎乎的手抹起脸上的泪痕来却毫不含糊。

小孩爬到父亲脸上亲了一口,又亲了一口,“你同意啦?!好的,我马上去打!Chris叔叔一定会来救你的哦!”

与此同时,纽约某个CBD内。

“Chris先生,这是您要的档案。”

“Monica Collins,sebastian stan。你给我照片让我找的那位Monica女士现在还活着,并且年逾50,他自己不承认有一个五岁的小儿子……至于这位,sebastian stan先生,父母死于一场火灾,然后进了社会福利院,从进福利院到2008年,除了一个社保号,没有任何记录。不过,我查到了他在福利院的过往,显然,这位sebastian先生可不是棕发碧眼。”

“所以我认为是您认识那位sebastian stan先生,哦,就是死于六年前车祸的那位……他用了人家的身份生活,当然,孩子不会是Monica小姐的,或许是他收养的,或许是某个不合法的女人生的,他动用了一些渠道,让小孩子有了身份而已。”

“It's funny,”男人对着他皱了皱眉头:“一般而言,这些人会比较喜欢改头换面……因为更容易。要找一个同名同姓,而且还不容易查到记录,最最主要,要被顶替掉,就证明正主要么同意要么没资格说不同意……把事情弄复杂了不是?”

“是吗。”Chris觉得冷,是那种彻骨的冷……“未雨绸缪而已,难么?”

他面前的男人被他讥讽的目光弄得有些下不来台,正想着说点儿什么缓解的时候,这位总裁的手机响了。

“喂?”

“Chris叔叔么?”

“我是,嘿,Edwin?Edwin是你么?你在哪儿?嘿,Edwin不要哭,别哭好么?乖乖的,告诉叔叔你在哪儿?”

“我不叫Edwin了!”

“嗯?”

“sebby说我叫Steven Evans了!”

“what?!”

“sebby生病了!他,他现在不能跟我说话!早晨一直在睡觉,我起来的时候他就倒在马桶旁边了……Chris叔叔!怎么办?!我给他盖了被子还垫了枕头……他不醒来!我给他泡的麦片他也不吃……呜呜……”

“Edwin……”

“不是Edwin……呜呜……”

“告诉叔叔你们在哪儿!!快点!!!”

“可是sebby说……”

“sebby生病了不是?你快点告诉我,叔叔过去救他!快点儿,待会儿sebby会严重的!”

“我也,我也不知道这里是哪里……呜呜……”

“好的。”Chris站了起来,狠狠的在自己的胸口捶了几下,深深的吐出一口气:“Edwin,乖乖的,就,就好好的看着sebby好么?”

“叔叔保证,很快!一定很快就来!”

“你,你喂他,喂sebby喝点儿水……他醒过来不要告诉他给叔叔打过电话……叔叔马上就出现,好么?”

“不要哭,我真的,Edwin,我保证!”

“sebby,我保证,我这次一定会,一定会在你身边!!”

他捂住眼睛,声音哽咽,“please……”

……………………………………………………

不敢相信你居然会喜欢看这种英雄片!

其实,其实我如果说,我还蛮感激那些英雄,毕竟没有他们就不会又我们现在的生活嘛!

好吧……sebastian,你是一个有思想的小少爷!

OK……

你是哭了么?sebby,你真的,哭了?!

嘿,他和他最好的朋友生离死别!我没有哭,就是比较感动!

可是sebby……

shut up!!!

也不许憋笑看我!

OK……我不笑。所以你需要纹身纪念他们么?

我才没有那么俗气……好吧,如果以后我有孩子了,就叫steven吧,哈哈哈……纪念他们。

sebby,你真是一个特别的小少爷!

你不觉得么?就这个英雄,他经历了许多,但是从来没有改变自己的初心,很难得啊!

Chris?


Chapter14  和Tomas Todd学习如何做一个为他人着想的好医生

 

男人坐在沙发上,第一次见面时还精致的头发这一刻乱糟糟的,眼窝青灰色,布满血丝的双眼看向他,有些冷漠,长腿交叠,手指敲击着沙发的扶手,看起来像是很不耐烦……哦,这位先生当然有不耐烦的资本。

想想吧,包下了两个VIP病房,一个病人用,一个空闲……本来是要给那个哭哭啼啼的小孩休息用的,不过显然是失败了。

这个就算了,毕竟现在医院的床位并不紧张,作为院长的他没必要和钱过不去……但是,但是这位先生来亲自监督他友人的阑尾炎手术就算了,下午的时候一个专业的医疗团队还跟着莅临了这个小城镇。

天知道,就算他到州里去参加学术交流也见不到那么多那么资深的大人物们。

“Mr.Todd……”

“Evans先生,”他回过神来,“您朋友stan先生的手术很成功,他大概下午就能清醒过来。”

“当然还有些注意事项……”

“我知道。”男人的手指挺直了敲击,双手交替着捏了捏手腕,像是耐心已经耗尽了似的,抿了嘴,露出一个还算客套的笑容:“如果没有其他的事情……”

“说实话,”他颠了颠手里的腹部彩超图,挑了挑眉毛:“Evans先生,是有。”

百叶窗被拉的很严实,Tomas将彩超图递到对方面前,声音控制不住的颤抖:“你知道的,stan先生被送到我们医院的时候,您还没到……是那位……”

“H&F分店的负责人,请你有话直说。”

“我忘了,Evans先生您不是医学生,所以看不懂这个图……好吧。”他耸了耸肩坐在对方面前,“病人面色蜡黄,已经陷入昏厥,但是按压右下腹时还会显现出疼痛反应……稍微有点儿医学知识的就能判定,至少80%判定是阑尾发炎。”

“但是送他来的先生特别的严肃认真,当然,按照流程我们也会做一系列的检查确定之后再实施医疗计划……你知道的,很多检查必须脱衣服……”

“说重点。”

“然后我们看到stan先生的肚脐下三寸处有一条长约三十公分的疤痕。你知道的,那个地方很少会有内脏存在,除非是外伤,就是有人拿刀砍了一下……”

男人抬头盯着他,声音冰冷:“你,不需要对他的身体好奇。”

“sorry……”医生扁了扁嘴,“不是我。我的助理以前在妇产科实习……是她。”

“她开玩笑说好像是剖腹产的刀口。”

“放屁!”男人狠狠的看着他,许久,闭上眼躺会了沙发上,好似有些脱力:“那是……车祸,他,他曾经……”

“是吗?”医生站了起来,有些兴奋的走来走去:“但是,我们的检测还是会继续不是?”

“然后呢?十分钟后我们拿到了检测结果……stan先生的确是多了些东西……”

“他的阑尾上多了炎症。”医生死死的盯着沙发上的男人:“他的腹腔内,还多了一套子宫。”

“Chris,Chris……不,不……Evans先生,你,你相信么?你能相信吗?!这种,这种只存在天方夜谭的故事……一个男人!一个男人!他体内有子宫!他,他能怀孕!”

“不……不……”

“是真的!”医生急急的冲到男人面前,抓起那一叠检测结果贴在他的眼睛面前:“你看看!你看啊……天哪!”

“你想一想……这个,这个是人类的奇迹!可以,可以申请吉尼斯!不,不,诺贝尔……他的生理构造还可以拿来做研究!真的……It's a miracle!”

“不。”男人突然推开他,颤抖着站了起来,“不……不是,不是it。”

“He……”他看着被推到在地上的医生眼神有些恍惚,“sebastian stan是奇迹,但,只是我的奇迹。”

那双眼睛没有其余的内容,就只是怔怔的,认真的俯视着他:“只是我的。”

“但是……”

“没有但是。”男人的左手捏上右手的手腕,慢慢的捏上了还有些微微颤抖的手指:“这些东西,还有多少人看到过?”

“Evans先生,我……”

“你的医院每年有将近50具尸体无人认领,按照政府的规定应该是交给相关的研究机构,或者是按照州律法下葬。但是你没有。你们一直和学校有联系,我不是对这个地方的教育不满……我也不想去抨击。你可以说你不知道,你也可以说你没有收好处。”男人的整理着自己的袖口,“但是我让人查了一下你发表的论著,有些观点和别人的雷同,甚至去年发表在科学上的文章居然和刚进医院的一个硕士研究生的毕业论文85%相同……你难道不知道毕业论文在网络上查得到?”

“Evans先生,我,我没有恶意,真的……”

“你会拿着刀站在我的人面前,”男人居高临下的看着他,声音带笑:“你觉得我会不防么?”

“OK……但是……”

那张雕刻般的脸上露出一丝温和的神情:“现在回答我,有多少人知道这件事?”

医生连起身的愿望都没有了,只是手肘撑着自己的上半身,一脸急切:“我和我的助理。但是,但是我已经用机器出了问题打发她了!”

“你确定她会相信?”

医生摊开手,带着祈求:“我保证!最后一次我,我用了一张正常的腹部彩超!”

“OK。”男人抿了抿唇:“那么,现在我们来说一说你知道这件事的处理办法吧……”

“嘿,please……我,我花眼了!机器的错误!Evans先生!现在是法制时代,您不能,不能随随便便……”

“纽约的一家医院可能会缺一个副院长。”他对着地上那个人笑的温和,“如果Todd先生您愿意到那边发展的话。”

“当然,可能我本人也需要一个私人医生,月薪五万美元。”

医生张大了嘴,“Evans先生,你……真是,太……”

“我只有一个小小的要求,”男人平淡的眸子闪过一丝温柔的神色,“我想让你给我,stan,还有Edwin做DNA比对。”

Chapter 15 和Evans一家学习如何解决问题(不是!)

 

累,是真的,非常累。呼吸困难,手脚乏力,就连抬起眼皮都觉得不能。

然后才是疼。

房间里的味道还算好闻,脸上有些热乎乎的,像是阳光……但是,他还是闻到了消毒水的味道。

那是医院特有的。包括蓝色的床单被套,干净的窗户,刷成了温馨的浅黄色墙面……哦,所以自己在医院。

“我没有跟你一个方向啦Chris叔叔!”

“嘘……小声一点儿!但是你面对着坐在我身上,所以我们都是朝的左边啊!”

“可是……哦……谁叫你戳我的脸!”

“那我们都在拍照你还鼓着脸不笑一笑,我当然……”

“那是因为Chris叔叔你也没有笑啊……”

“好吧……我们生气的样子,还真的挺像的。”

“这张都没有我的脸,而且他把我屁股上的肉肉照成了一层一层的呢!”

“我看的到啊,Edwin,你面对着我,我能看到啊……”

“我和sebby都没有一起去那个小房子里面拍过照片的!”

“没关系……”

“Edwin,没关系,以后我们一起去,我们……我们一家人……”

如果人没有清醒就好了。那个男人穿着T恤的男人一条腿曲在沙发上,扭着身子对着盘起小短腿坐在旁边的男孩,脸上带着无限的温柔语耐心,眼睛亮闪闪的看着对方,眼神会随着那只在照片上指来指去的短短的手指移动……

阳光那么好,孩子那么天真,大人那么宠爱……这画面多美好。

他闭上眼将自己沉入黑暗,又慢慢的睁开了眼,“Edwin先生。”

他实在是太虚弱了,孩子根本没听到,反而是沙发上的男人先发觉了,像是被按下了开关的机器人,不,连机器人都不如,他几乎是不协调的跳下来,被曲着的腿差点掉在另外一条腿上,还趔趄了一下,同手同脚的跑了过来……就那么几步而已,真的,根本不用着急的,真的。

“嘿!”他扬了扬手,像是想摸自己的后脑勺,之后捏成了一个拳头,俯身靠近sebastian:“觉得怎么样?对不起你现在什么都不能吃,连水都不能喝……医生说得……”

“sebby!!!”小人肉坦克撞开了他,脑袋从病床边冒了出来,小手紧紧的攥住被子,圆圆的眼睛瞪得大大的,在他父亲看不到的地方,两只光溜溜的脚不停的往上抬着……爬不上去呜呜。

Chris一把抱起他,“sebby身上有伤口,Edwin你不要上去挤他……”

“没关系。”sebastian硬撑着想往旁边挪,他不想看到,真的……至少现在,他的孩子,他的Edwin,必须呆在他身边。

“嘿!”Chris单手抱住Edwin,一只手按住他的腿,“sebastian!不要乱动,待会儿伤口会崩裂!”

他当然知道,就是不舒服,Edwin,他一手养大的孩子,乖乖的在另外一个人的怀里,哪怕,哪怕那个人是……也不可以。

“不要啦,sebby!”小孩子可怜兮兮的看着他,“我待会儿端个凳子坐在你旁边!sebby你不要想我,我真的就坐在你旁边!我看着你睡觉,就像Chris叔叔那样!sebby你乖乖的哦,不可以不听话!”

小朋友脸色严肃起来。

“我去叫医生。”男人将孩子放到地上,莫名其妙的笑了一下,又摇了摇头走开,端了一只椅子过来,将孩子抱到了椅子上之后,从沙发那边将孩子的鞋子拎了过来。

sebastian不知道该说什么。

“需要先用湿巾擦一下么?”

“擦什么啊,Chris叔叔?”

“Edwin的脚?”

小孩子摆动着胖乎乎白生生的脚丫子,“我不要擦啦,Chris叔叔……好痒的!”

“那就是要擦啦!”男人笑着在孩子的额头上戳了一下,顺手从床头柜抽出一包湿巾,“不许挣扎,待会儿摔了可别哭鼻子!”

“不要……哈哈哈哈……sebby……救窝……救人家啦……哈哈哈哈……”

Edwin根本不会摔倒,因为那个人,那人是用胳膊夹住了他圆滚滚的身子。

sebastian以前也经常这样闹自己的儿子,很小很小的时候,会在对方将双手举到头边,睡得正好的时候捏捏他的小手小脚,甚至亲吻小婴儿的脚趾头……后来网络上的育儿论坛说婴儿的脚掌不要经常玩,说是对走路不好。

虽然毫无科学根据,他也照单全收……而且小孩子身体没有发育完全,笑得太急了甚至会伤到幼嫩的肠道……他想开口制止,但是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他的儿子眼睛里面泪汪汪的,还用胖乎乎的手揉着,男人嘴角噙着微笑,很认真的在给小孩子穿鞋。

他甚至不知道要先将鞋面的扣子解开,那么蠢……但是眼神那么专注,动作那么轻柔,笑容那么温暖……

他什么也说不出来。

这是他欠他的,不只是Edwin,更是ChrisEvans。

那个小男孩儿,那个自己宠到骨子里的小胖子,小屁孩,是Chris Evans的孩子。

他父亲是Chris Evans啊,他可以被千万人宠着长大,众星拱月,衣来张口饭来伸手……有最优质的出身,然后呢,最优质的饮食,穿着,教育,娱乐,而不是现在这样,两岁的时候不再有陪睡的家人,三岁告别抱抱背背,四岁的时候要开始认识到哭泣并不是撒娇的方式,五岁要学着自己坐地铁去学校……现在呢,因为自己,要习惯东奔西跑,那些所谓的熟悉的事物,都只是过眼云烟。

你只有一个亲人,甚至只会有一个朋友,你的那个亲人会教会你,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东西是永恒的,哪怕是他……说不定哪天就会上那个没有迪斯尼的天堂。

他教会你不去依靠别人,但却连自己也不能保证永远陪着你……多么的不公平。

可是,可是我不想放手。

我只有你啊,Edwin……你的爸爸,你的sebby,在这个世界上只有你……

sebastian的手慢慢的摸上自己的肚子,手肘拂过伤口痛了一下,然后,下一刻,下一刻就感觉不到痛了。

他像是被闪电给击中了似的,呆呆愣愣的看着那个,那个正在和医生说话的男人。

他从来不上医院,从来。

Edwin生病能在社区医院治疗就在社区医院,实在太严重就预约或者重金聘请医生……

他也从来不在别人面前宽衣解带,甚至连游泳池都不去……他的心几乎要跳出胸腔,他知道自己是什么病,知道哪些该死的流程……

所以,所以……

那个男人,知道了?

他口干舌燥,甚至因为这个疑问而恐惧到恶心。

怎么办?怎么办?!

一定是知道了……

他对Edwin这么好!他深深的吸了口气,脸色变得苍白,用力压着肚子的手甚至压倒了创口,他感觉不到痛,一点儿也没有痛,只是害怕。

很害怕。

当他知道那个男人的底细的时候,没有这么害怕,因为那个时候他还有筹码,他觉得不会,事情不会变坏,他有很多东西可以输或者根本不会输,人性本善不是?

当他被弹出来的安全气囊和座椅挤在中间,不能转头,只能缓慢而又无助的听着自己父亲的呼吸从急促变缓,甚至慢慢消失的时候,他也很怕……

但是,现在他已经没有什么可以输了,他只有Edwin。

他呕心沥血养大的,他的命。

这个人知道了,这个人会像六年前夺走他的一切那样,夺走他的Edwin。

他会的……

他,Chris Evans从来不希望stan家的人活得开心,哈哈……

真是孽缘!他嘴角浮现出一丝冷笑,然后,然后那个很有耐心的听医生嘱咐的男人正好转过头来看他。

sebastian的脸上的神情慢慢变得绝望,他们都知道不是?sebastian对上Chris,一直都是输的那个。

他从来,从来没有赢过一次。

never。

他们的孩子,Edwin在沙发上睡得很熟,Chris正要抱起他的时候sebastian开口说了醒来的第一句话,至少是对Chris说的第一句话:“你要把我的孩子抱到哪里去?”

现在连冷淡都不用装了,那些虚伪的旧友重逢的和善,演过就好了……当掀开那层自己曾经竭力维持的平静时,只剩下了赤裸裸的防备与嫌恶。

人的嘴巴真的是很神奇的东西,能说出来让你神魂颠倒的甜言蜜语,当然,也可以放出杀人于无形的冷言冷语。

“只是……”Chris笑容温柔的看着他:“我租下了隔壁,你刚醒来,我不想拉窗帘,你知道的,我怕他睡不好。”

“不用。”sebastian慢吞吞的坐了起来,背脊上痛出一层薄薄的汗水:“Edwin先生在我的办公室都睡过,他没有那么娇气。”

Chris苦笑了一声,不知道该心疼谁多一点儿。他点了点头,将毯子打开盖在了孩子身上,然后朝sebastian走去。

“你,你要喝水么?”

他根本没有坐在病床前的那只椅子上的意图,而那个人呢,呵呵,却控制不住的颤抖。

他怕我,sebastian,怕我。

Chris的心,就好像有人划开了他的胸口,穿过那些骨肉,直砰砰跳动的心脏,然后张开五指握住,最后狠狠的攥着……狠狠的,就像是想要把空气和血液都挤出来。

痛,真的很痛。

“sebby,我……”

“我只是想,我想弥补。”

他看着对方,“嘿,拜托!求你了!”

sebastian突然笑起来,笑着笑着,喘气急促,最后开始干呕起来。

他吓坏了,一边急促的按铃一边控制不住的去抚摸对方后背。

“滚!滚开……”

“不要动,sebby,别动……伤口裂开了,真的……sebby,拜托!不要动,别动……”

“Chris Evans,”sebastian推开他,腹部慢慢渗出血迹,手还无力的扬着,到处抓着,嘴角干裂,眼神绝望又可怜,“你不懂……”

“你不知道么?”他笑着,热腾腾的眼泪从干涩的眼眶里滚了出来,滴落在干燥泛皮的嘴唇上:“让我恶心的,是你……”

“是你。”

“不,不……sebastian,不应该是这样的。”Chris僵硬的站直了身体,别过头狠狠的咬了一口自己的舌尖,然后流着泪对他露出一个微笑:“sebby,一切都会好的。”

他用力的抱上那个无力挣扎的人:“一切都会好的……我们有孩子了不是?”

“不……”不是我们,是我,是我的!!!

“我会补偿的,sebby……只要你说,拜托。”如果能将对方揉进自己的骨血里就好了。

“你没有给过我选择的机会,sebby……你应该等我,应该等我的……所以,拜托你,再给我一次机会好么?就一次,真的。我不想,也不会再错过你!”

“Chris。”

“有的,有的……”sebastian觉得累,他的手臂慢慢的垂了下来,再次失去意识的时候,脑海里想的居然是如果手里面有一把利刃,自己会不会插进这个人的心口。

最初的时候,当这个人在sebastian和其他面前选择其他的时刻,他从没有过这个想法;当然,后来很多时刻,他生了这个想法,但是选择是否定的,一丝的犹豫也没有,甚至因为这个恶毒的想法恼恨自己;但是现在,他犹豫了……

看看,相见不如不见,不如怀念。

爱的对立面,从来就不是不爱,而是恨。

TBC。

评论
热度(2)
  1. 恶龙的城堡肥美帝 转载了此文字
  2. 阿银每年都躺在盾冬坑底肥美帝 转载了此文字  到 阿银的私密屯文地
©恶龙的城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