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龙的城堡

命中注定我爱你chapter6-10

肥美帝的那小孩儿:

Chapter 7  和Collin医生学习如何正确的治病救人

 

“你……快要……勒死……嘎嘎……”

“哈哈哈,不要做丑样子啦sebby,”小肉团子蹬着被他反手抱住的短腿往上蹭了蹭,“你才没有被我勒到呢!我的手上都是肉肉,根本不会疼!”

“别往我脖子那里吹气,待会儿我手一松摔你屁股成两瓣!”

但是他的儿子早已不是三岁小孩,咳咳,已经是五岁的小孩了,不会再因为摸到自己的屁股有两瓣就难过伤心到见到人就哭泣说怎么办我的屁股被我爸爸打碎了呜呜,碎成了两瓣怎么办?你有没有胶水给帮人家粘一粘嘛呜呜……

“我屁股上肉肉更多不怕摔!”虽然那么说但是本来放在他肩胛处冲着他脖颈的小脑袋明显换了个方向,而且本来松了一点儿的手再次搂紧,“sebby……我晚上可以可以跟你睡?”

“理由呢?”

“我都答应陪你去doctor Collin那里了……”圆滚滚的身子在他背后左摇右摇,小手抓紧他的衣领:“上次他给我吃了没有外面那层红红的药片……好苦的!”

“那是你自己生病好么,Edwin先生!”

“是你不给我厚被子盖我才生病的呢,sebby!”

“Edwin先生,我不得不提醒你你这是血口喷人哦,是谁嫌弃被子上面的图案是愤怒的小鸟的?”

“我……”

“诶诶,你的私人助理sebby先生连续给你盖了三次对不对,而且答应第二天给你买大黄鸭的对不对?”

“我不记得了……哈哈哈哈!sebby……反正我不喜欢那只红色的胖bird嘛,那些猪好可怜的!”

“可是你吃培根的时候还吃得很欢诶,Edwin先生!”

“那我……我……”

他脖颈上一痛,湿哒哒的口水沾了不少,Edwin亮出自己白白的健康生长的一粒粒小圆牙齿:“不管啦,反正……我是小人嘛!我可以的!sebby,晚上我陪着你睡觉觉哦!”

“我可以给你抱抱!你还可以挠我的肚皮还可以偷偷的捏捏我的可爱的脸蛋……我抱着我的菜青虫就好了!”

“那待会儿见到Collin医生的时候做个男子汉,Edwin先生。”

小朋友嘟着嘴翻了个白眼,“我一直都是男子汉!”

这位从正规医院退休后再社区独自开设私人诊所的Collin先生对这个小胖子实在是又爱又怕……爱,他实在是长得可爱,正常状态下,守礼守节又不失这个年纪小孩子应该有的活泼天性,而且他的父亲,Sebastian stan先生出手阔绰,好几次上门出诊,小费甚至高过诊金。

当然,是正常状态下……那些让他膛目结舌的,也不能算是不正常的状态。

比如有一次,都半夜了,他接到这位先生的电话,非常平静又客套的问他是否能出诊,自己的小孩子估计感冒,可能会严重成为肺炎……他心急火燎的赶到对方的住处,令人震惊的是,这位年轻的父亲冷静又淡然的看着深夜档的新闻,他的儿子……不到四岁的小男孩儿嘴唇冻得发紫,浑身湿淋淋的站在一边,抽泣着,嗓子都有些哑了。

孩子玩水是天性,但是这位比顽劣的孩子还倔强的父亲只想要一个真正的保证,当然,还有一句抱歉。

sorry,dad,I lied……but,I promise,wouldn't do it again……

可是直到孩子晕倒过去,他也没听到。

见惯了世间百态的Collin医生并没有笃定这位年轻的父亲不爱自己的孩子,只是觉得这种教育方式太过激进……就算孩子能痊愈又怎么样?这件事在他幼小的心里,永远是个阴影。

然后接下来很多天,他开始有点儿明白这位父亲的想法了。

那个四岁的小孩儿的确很小,但是,但是也是人。他要的并不是不去纵容,而是试着去沟通,双向的,不是说你不应该那么做,因为你会怎么怎么样,而是你那么做,我们会怎么样。

“Edwin先生,对于你生病,我很难过。”疲累的父亲坐在儿子的病床前,只从未关严的门缝里留给还未离去的医生一个有些消瘦的背影。

孩子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弱,带着浓浓的鼻音:“sebby……”

“你看,生病好难受是不是?”父亲伸手摸了摸孩子的额头,“我知道,很知道你喜欢那样子玩……我小时候也喜欢。我父母,你……你已经去了天堂的爷爷奶奶……”

“grandpa,grandma……”

“对。他们就每次都帮我收拾烂摊子……虽然他们生气,但是他们更希望我快乐。”

“虽然很短暂……那种靠破坏,靠别人的不满得来的快乐。”

“I'm sorry,sebby……”

“你有没有想过,如果哪一天,我不在的时候,你浑身弄得湿淋淋的怎么办?知道去哪里找你的衣服么?”

“在我的衣柜里!”

“鞋子和袜子呢?”

“袜子……袜子我不记得了,好像在一个小盒子里!我最喜欢的西瓜袜子也在里面!”

“嗯……在你衣柜的最下面一层是袜子,倒数第二层是你的小内裤……金刚狼和钢铁侠的都在里面。”

“我还要绿巨人的!印在屁屁上的那种!”

“等你好了就买。”他吻了吻自己儿子的额头,“你看啊,你要是在家里弄湿了自己,能立即找到衣服么?能自己换上么?一个不小心就会感冒!然后就会像现在这样,不能上学,不能出去玩……对了,连炸鸡腿都不可以吃哦!”

“(⊙v⊙)嗯~~~~~我想吃!”

“我还没有说完,Edwin先生!”他父亲严肃的看了他一眼,将他乱抓的爪子给禁锢在了被子里面:“有没有想过如果在外面怎么办?在别人家,他们会认为我的Edwin先生没有教养,但是……Edwin先生你明明是个gentle man啊!在公共场合更差,浑身弄得湿淋淋的,找不到衣服换,哭哭啼啼叫sebby,sebby又不在……”

“你为什么要不在嘛!”他儿子的双手挣来挣去,最后翻身爬了起来搂住他的脖子,小肉团似的挂在他的胸前:“你前天都不理我……你那个时候是不是想把我扔到马桶里面?我告诉你哦,扔马桶我会抓着马桶的盖子不掉下去的!不管,我怕你不要我!”

“我永远不会不要你。”他心疼的将孩子搂紧怀里,“但是……但是你看啊,你不喜欢的事情,我都不会做;但是我告诉你是错的事情,你为什么还要去做呢?”

“sebby!”还发着烧的额头蹭着他的胸脯,“不要讲了嘛……我我还是小人,我……我慢慢长大好不好?我……我以后听话!”

“那,Edwin先生,你要跟我道歉!因为你我最近都没好好睡觉,至少老了五岁!你看看,我的胡茬,待会儿用胡茬刮你脸你就知道了!还有我的黑眼圈……快道歉!”

小朋友的嘴唇抵着他父亲的心口,声若细蚊:“I’m sorry……”

父亲的肩膀抖了抖,他不停的亲吻着儿子的发旋,“I'm sorry too!I'm sorry,Edwin,I'm sorry!!god,I'm sorry!!!Edwin,你没事就好!!”

年迈的医生脸上露出了连她自己都未发现的笑容,他告诉自己带会儿出去带上门的时候一定要放低声音……他怕破坏了这一份美好。

不过这一次,明显好了很多。

小胖子虽然看着他手里的器具心慌慌,不过,还是规规矩矩的坐在凳子上让他检查。

“没有大问题,我以前就在医院的脑科工作,你的儿子没有脑震荡的迹象……当然,如果你不相信的话,可以去查一下,毕竟那样会比较放心。”

他开出来的药单只是一盒静心的儿童药物,外带一版创可贴:“伤口有点深,应该是被铁片滑进去的,没有伤到骨头。如果用棉布包扎的话,不容易愈合,现在天气还比较热。”

父亲点点头,指着创可贴问:“麻烦您,有没有卡通图案的?”

“sebby,我不想一个人贴!”

Sebastian揉了揉额头,自作孽不可活这句话,他不是早该有体会了么?

他儿子嘟着嘴唇看着他:“sebby,你也贴这个粉红猪的好吗?sebby,你也贴嘛!!”

看吧,这就是儿子的不正常状态。

不过终于,他目送额头上贴着粉红色创可贴的父子手牵着手远去……

Chapter 8 和Toby先生学习如何做一个尽职尽责的好老板

这个世界上真的有很多事情是自己不可控制的。比如突然不爱你的恋人,比如突然改变末班车时间的公交,比如下一刻摸到的M&MS的颜色……比如突然发疯的下属。

资历深厚的经济刊Economic的负责人Toby Byron说的是Mark,而不是电话那头的sebastian stan,当然,他亲爱的,兢兢业业的,尽忠职守的sebby连大声说话都不会,怎么会发疯呢?

呵呵,就如这一刻,那个人的声音冷静克制,就算是反问语气平淡得让人毛骨悚然呢!

“Toby,你是想告诉我你需要我去做专访,在今天,周六,我已经和Edwin stan,那个前天受了气受了伤受了惊吓昨天还在做噩梦早晨起来可怜兮兮的问他的父亲他唯一的亲人自己是不是还能去游乐园的小朋友……这一刻我们穿了亲子装开开心心的出了门坐在出租车上,对了,为了Edwin的安全我还特意的和他一起坐在后座上系好了安全带并且我们刚才还在热烈的谈论要玩什么……this moment,你需要我去做专访,只因为那个你亲自初试复试面试成功的新闻学博士Mark Efron昨天喝醉了酒在酒吧里面闹事,进了局子而昨天没有通知你,你不能早作准备而且你居然没有提前check一下……”

Toby有点恨自己上大学的时候没有选择语言文学,以至于他现在分不清这个超长的句子里的主谓宾语,但是,但是他能分清这位大爷是真冷静还是假生气。

但是,但是……救人如救火对么?!

“sebby,我知道……拜托!你知道Mary是新手,她现在已经到了,别人几句话就能试出她的水深浅!拜托,等这次季刊完结了我给你放年假好么?你不是一直都想和Edwin去旅行么?Edwin假期的时候带他出去玩怎么样?带薪哦!公司还可以提供食宿以及来去的路费!头等舱!!!”

那边沉默了很久:“Edwin……”

“我帮你看着!带来公司!我保证,中午他想吃什么就吃什么!呸!不是,绝对非油炸,不含添加剂……他Toby叔叔亲自下厨!如果还不满意的话,要不要我找几个小朋友过来陪他?”

“我马上过来……还有,我儿子不需要三陪。”

不知道这个爸爸怎么解释的,反正当Toby看着胸前印着黄色大鸭子的Edwin时,对方没理他,只是抱着小背包坐在他的超大的沙发上晃动着白生生胖乎乎的小腿。

他爸爸换下了那个与他气质意外相符的中间同样印着大鸭子的粉色T,像是不放心,一步三回头。

Toby:“我一定会照顾好Edwin的,你放心!”

sebastian点点头:“Edwin先生,虽然Toby叔叔做错了,你也不要太过分。叔叔是不会给你买复仇者联盟的全套手办的哦!”

那个委委屈屈抱着自己小书包的小孩子下一刻就被这个噩耗惊到了,瞪大着淡绿偏蓝的大眼睛,扁着红润的嘴唇看着Toby。

这天生的买买买表情脸到底是谁教的啊!手办就手办,为什么要全套?!五岁的小孩能看懂剧情就很不错了啊!sebastian你不要借着孩子给自己谋福利啊呜呜呜……Toby眨了眨眼,对方抿着唇鼓了鼓脸,眼神没有再落到他身上,而是慢慢的转动着自己满是卷曲柔软棕色头发的小脑袋,忧郁的看向窗外。

这,这……这无声的指责与控诉!

Toby深吸了口气按下内心的自责与内疚:“买,叔叔最爱你了,一定买好么?!小乖乖,你要不要玩叔叔的pad啊?等你爸爸走远了叔叔就给你定餐!想吃什么都可以哦!冰淇淋可以要两只!吃一只扔一只!咱们不告诉你爸爸好不好?”

“不……”委屈的包子脸上露出一丝胆怯又试探的笑容,“Edwin吃一只,Toby叔叔你也吃一只。”

大大的眼睛因为灿烂的笑容而微微的眯着,咧开的嘴唇露出一颗颗小小的白净的牙齿:“Toby叔叔你最好了!”

啊,多么崇高的夸奖!多么甜蜜的笑容!死而无憾好么!

该死的sebastian把孩子教这么好干什么?!Toby看着网页上那个手办后面跟着的价格,疼,却幸福着。

或许我也可以结个婚,说不定也会有像Edwin这个可爱的小孩。Toby看着那个圆滚滚的躺在沙发上T恤翻起来了露出白嫩嫩肚皮的小人儿有些忧郁,他还记的第一次见到孩子他爸爸的情景。

那个时候那个人虽然冷淡,就是和谁都保持着距离,但是,还比较生涩,像个初出茅庐的大学生,于是在公司的聚会上拒绝女士的示好云淡风轻的说自己已经结婚有小孩子的时候,真是吓到了一大片。

很多人不信,以为只是托词,甚至有人开始怀疑起他的性取向来。说实话,Toby是觉得无所谓啦,他只是觉得,如果想避免那些闲言碎语的话,就把那些证据show出来啊!但是没有,低调而神秘的sebastian对他自己的事情很是守口如瓶。

甚至如果不是后来Edwin因为在学校出了事情sebastian必须请假去处理的话,Toby都认为这个人是在编故事。

Toby后来才知道,如果不是因为Edwin的事情实在是太紧急的话,sebastian甚至不会接受他的帮助,即便只是顺风车,他正好有事要去那边而已,都没有想真心帮忙,不过倒是对他的家庭充满了窥视的兴趣……于是在忙完自己的事情之后他又折回,到了医院。

对,小儿常见的流感。

他在病房里捡到了那个被这个人当做宝藏一样藏起来的孩子,但是却没有看到孩子的母亲。

难产。对方淡笑着说这句话的时候甚至没有避开他的儿子,那个小孩子在看到生人之后意外的没有胆怯退缩,反而是甜甜的叫了一声“uncle”……后来,Toby才慢慢想通了,能见到Edwin,或者站在他们父子身边的人,或许那个小孩子不明白,但是心里却知道,都是好人,不会伤害他,所以不需要害怕。

因为他的爸爸sebastian不会允许一点点儿危险出现在他的周围。

这个孩子就像他的命,或许比他的命更重要。于是想让自己的杂志社更好发展的Toby找到了留下这个经验丰富的编辑的秘诀:讨好这个小胖友,呜呜,但是他实在是太可爱了,慢慢的就不再是讨好,变成了不得不对他好。

Toby看着沙发上那个翻来翻去用小胖手屏息凝神的捡着沙发上食物残渣,东瞥瞥西瞅瞅之后塞进自己嘴里的小孩子心化成了一滩,或许真的该结婚了,结婚之后赶快生一个孩子,然后让他和Edwin一起玩,对了,还可以向sebastian求教育儿经。

下一刻那个正在往嘴里塞东西的孩子就被吓了一跳,Toby嫌恶的看着自己的电话机,嗯,下次换个好听一点儿的铃声!

“Byron先生,H&F的人来了,他们要见您。”

“what?sebastian不是已经去给他们老总做专访了么?!”

“可是,”她的助理有些磕巴,“来的是Chris Evans先生,应该正是H&F的负责人。Chris先生说是来与您做生意的。”

“带他们到会议室!”Toby挂了电话就抓起手机,但是sebastian……他敬业的员工很有职业道德,采访的时候保持电话关机状态了。

还真是放心我,居然不担心Edwin在我手里出事情呢!

“Edwin,你好好在叔叔的办公室呆着好么?等叔叔回来咱们就去吃饭好么?”他蹲下来看着那个小孩。

“好。”小孩对他点了点头,“我可以出去尿尿么?”

“当然!去的时候让Jess小姐陪着你……”

他出门之后将门关好,有一点儿不安心,但是又不能带着孩子去会议室……于是絮絮叨叨的和助理Jess说了一大堆。

所以进会议室看到那一行人之中有人脸上的不耐烦他也满脸是笑的寒暄客套,“……可是我们当初约定好的是Evans先生您个人的专访!为此,我还特意将在外度假的精英召回来负责这个case呢!”

那个一直在微笑的男人点了点头:“我很抱歉。但是,那位精英不会失望的,我授权了我的助理全权负责,你们最后对外称是我的专访也没有问题。”

“好吧,”他耸了耸肩:“希望sebastian同意吧!”

男人的笑容有片刻的凝固,“原来贵公司是派sebastian先生负责,那是我的遗憾,没能与他合作。”

“嗯?你们认识?”

男人不可置否,嘴唇勾起一丝笑容:“不过以后的机会就多了。”

Toby有些疑惑,“pardon?”

对方的随行人员给了他一叠文件,“收购?!”

“H&F需要有自己的宣传部门……”

“Evans先生您大概不明白,Economic是做经济版的,受众很小……我们很少做广告!”

“我不是你们做广告。”男人耸肩:“我就是要你们公司。当然,以后你可以继续做你们的经济刊,也可以改变策略做宣传,无非就是我迁就你或者是你迁就我的问题。”

“而这些,都不是问题。”那个人走到他身边,手指缓缓的将文件翻到最后一页,那是一个非常非常非常可观的数字:“你不需要改名字,不需要丢公司,更不需要裁员……”

Toby不明就里:“那您究竟想要什么?!”

他头顶上的那张脸露出一个淡极了的笑容:“我想要这间杂志社的一草一木,一砖一瓦,每一台机器,每一张桌子……每一个人,都是我的。”

“I don't understand……”

“我会派专人与你详谈。相信我,你不会吃亏,真的。”

“Toby叔叔……”会议室的门裂开一个小小的缝隙,然后慢慢的扩大,一个毛绒绒的小脑袋挤了进来,“Jess小姐不在,我想……”

那只小脑袋卡在那里,一脸的惊吓。

chapter9:和Chris Evans学习如何扭转在小朋友心里的形象

“Toby Byron你他妈死定了你这个混蛋!你把我的孩子交给了一个陌生人!少他妈告诉我那个混蛋说是我的朋友!Edwin答应了也不行!Edwin根本没有明辨是非的能力他才五岁!五岁!你他妈知道么?!我……我花了两年来信任你!你知道吗!两年!我他妈的只有Edwin!你居然……操操操操操!!!现在,立刻,将那个混蛋的电话给我!少他妈放屁说我的手机打不通那是他妈的你定的地方信号不好!你要是真的有心的话打给前台啊!告诉他们是因为我的Edwin的事情老子就算是爬也会爬回去!!”

暂时静默了半分钟。

“Toby我现在要挂电话了我不想再和你说话……我谢谢你这么长时间对我和Edwin的照顾,但是等我解决完事情我会提交辞职报告。”

“我一点儿也不想知道那个所谓的H&F总裁到杂志社想干什么……whatever。”

“再次感谢。”sebastian挂了电话之后恨不得将手机捏碎。他捂着嘴深吸了几口气才慢慢的平静下来。

他慢慢的松开了手,也克制住了将手机往地上扔的冲动。

这是唯一存着他和Edwin照片的地方……他躲在角落里狠狠的捶了几下胸口,静静的等待着身体停止颤抖。

然后他听到了身后的脚步声,转身一看,不是那个他交待让在门口等Mary,是H&F方的人。

女人笑容温婉,“sebastian stan先生,我们总裁Evans先生两个小时前来电,说他带着您的儿子去了游乐场,如果您忙完了可以给他电话,他来接您,或者您可以亲自去找他。”

他点了点头,“thank you。”

他妈的,该来的,永远也躲不过。

两个半小时以前。

还是那个会议室。

Chris Evans对着这个叫做Edwin stan的小孩子笑的很是温柔:“对啊,要不要和我一起去找你的爸爸?我正好要回去哦!”

小孩子扭头看向Toby,他唯一的熟人。

“他可以证明的,你爸爸在我那边……你也饿了不是?路上我们还可以吃东西,对了,H&F新出了一款卷卷薯条,有番茄味和烧烤味,很长,竖起来可能比你还长哦!”

Toby和那几个一起来的陪同都跟着侧目了……或许有些人是天生的保姆也说不定!

“Toby叔叔,我跟着这位,”小孩子试探着看向Chris,声音放得很低:“Chris叔叔可以找到sebby么?”

“可以的,呵呵呵。”

什么叫一开口成千古恨呢?反正Toby在看着小孩子被Chris牵走走后觉得心里隐隐的不安,于是开始疯狂的打电话……sebastian没接,Mary也没接。

Chris从来没有想到他会被不信任啦,这一刻他只是有点儿不明白这个小孩子为什么不愿意坐在副驾驶。

他看着那个撅着屁股一骨碌爬向后座的小胖子有些哭笑不得,小胖子现在只有他一个熟人,于是看见他站在车门外还大方的弯着身子用胖胖的拍了拍自己旁边的座位:“Chris叔叔,来呀!”

他笑了笑坐到人家旁边:“不喜欢坐前面么?”

“sebby说前面不安全哦!”小胖子腿短,够不到地,晃来晃去,身体也扭来扭去。

“坐好。”

“安全带。”小胖子侧过身子仰望他。

“好的,我给你系。”软软的身子,还散发着水果的香甜……Chris记得那个人的身上也会有味道,但记忆中应该是柠檬的清香。

小孩子嘟着嘴看他:“Chris叔叔你也要系!”

他回过神来,在司机忍笑的眼色下无奈的拉过了安全带。

他是想把孩子还给他的父亲的,当然,路上他会打探一些那个人的事情,关于他的婚姻,妻子,工作什么的,毕竟小孩子是很少说谎的……但是当小孩儿开始无意的嘟囔今天他的父亲该陪他去迪斯尼的时候,他控制不住的让车改变了前行方向。

他或许有很多事情要做,很多事情要忙,很多事情要考虑……可是自从那个人,那个带着自己的心,自己的灵魂一起死去的人活生生的出现在自己的面前的时候,在Chris Evans的世界里,就没有比追回sebastian stan更重要的事情了。

他有了自己的生活,有了宝贝的人……没关系,真的。

虽然我曾经被他宝贝过,虽然那只是曾经。

那么,我也宝贝他宝贝的人吧,想得到孩子的爸爸,先得到孩子的心吧,毕竟,至少一个小时前这个孩子见到自己还在颤抖呢!

而且,他真的很可爱不是?或许sebastian的小时候也这么可爱也说不一定……Chris Evans缺席了他这么六年的时间,那么,现在就当做自己正在经历了他的童年吧!

他摒退了那些随行人员,放开了握着小胖子的手,伸出食指,居高临下又带着点儿劝诱的意味:“握着。”

小胖子脸色有一刻的嫌弃,不过还是听话的用整只手抓紧了他的那一根指头。

“Chris叔叔你说H&F的卷卷土豆……”

“可是前面有墨西哥烤肠……”

小胖子的脚步明显加快了许多:“那也可以的!Chris叔叔,我从来不挑食哦!”

Chris的嘴角无意识上扬,是,只是和你的爸爸一样是个吃货而已。

“过山车要玩么?”

“sebby说那个是女孩子才玩的!”小孩子牵着气球仰头看他,“碰碰车才是男子汉的选择哦!”

这小子一定是上天派来折磨我的!Chris Evans花了两倍的票价才让检票员相信他没有超过年龄,让后花了三倍的耐心才将自己的长手长脚塞进那个小玩意儿……

不过听着小胖子欢快的笑声,看着他玩的那么开心也就算了,不和他计较了。

他把车开到一边,静静的看着小孩子和别人碰的开心,自己跟着笑的同时,又觉得有些失落。

这个是sebastian的孩子……那个人,背着自己和别人的孩子。

他爱上了别人,他们约会,拥抱,亲吻,做爱……他们分享一切爱恨情仇,他们共同孕育了这个小生命。

现在,sebastian愿意为了这个孩子付出一切。

其实他知道这样有好处,真的……有孩子了,他和sebastian至少不会真的孤独终老。在他那些甜蜜的白日梦里面,他会和sebastian一辈子在一起,他们或者领养或者代孕,总会有小孩子绕膝而行,或者有那个人湖绿的双眸,或者是自己湛蓝的眼神……因为他知道,就是知道,那个人喜欢小孩儿。

他在意的,无非是那个人,这么六年……属于别人。

他心里深处知道自己没有资格去介怀,但是比深处更深的地方,那些世界上最灿烂,最热烈的阳光都无法涉及的阴暗地方有一个微弱却坚定的声音无时无刻不在暗示提示告示着他:sebastian是你的,从头到脚,从躯体到灵魂……都必须是属于Chris Evans的!

下一刻他就惊慌着从那个黑暗的地方退了出来,深吸了几口气看着用小车车轻撞他的小孩儿,“怎么了?”

Edwin抿了抿嘴,眨巴着眼睛:“Chris叔叔,我们去玩其他的吧。”

“尽兴了么?”

“嗯。”小孩子扁了扁嘴,这简直是着父子俩表达我不开心的专用表情。

Chris将小孩子从碰碰车里抱了出来,放在地上的时候很意外的,那双小胖手抓了抓自己的衣襟,但是很快又放开了。

Chris觉得自己好像明白了些什么……他四处望了望,好吧,这些孩子周围都有至少一个或者两个的家长陪着,可是Edwin,他只有自己。

一个不到两个小时前还在恐惧的陌生人。

Chris莫名的有些心疼……他跟在那个小小的胖乎乎的身影后面,看着他茫然四顾,几步上前,“嘿,Edwin……你要不要吃冰淇淋?”

小孩子摇头:“sebby说会长蛀牙。”

他蹲下平视对方,“不会哦……你少吃一点儿就好啦!”

小孩儿玩着自己胖乎乎的指头:“那我可不可以吃香草的啊?”

“为什么不行呢?”他拉起对方的胳膊,“想吃什么都可以哦!”

“sebby说香草的最难吃了!”

“怎么可能……我就最喜欢香草!”

“那我想要一只香草的,一只牛奶的哦,Chris叔叔!”

Chris捏了一只冰淇淋小孩子一手一只冰淇淋站在长椅前面。

小孩子仰头看他“脏。”

Chris吐了口气,无奈的脱下了外套垫在椅子上,“这下呢?”

“哦……”小孩子扭扭捏捏:“我……我爬不上去。”

Chris忍着笑点点头,单手将小胖子拎了上去。

Edwin小胖脸红彤彤的,嘴唇上全是奶油:“谢谢Chris叔叔!”

Chris的心跟着软下来:“快点吃,待会儿都化了。”

“香皂的好好次!”小胖友扬着脸对他微笑,对,还吧唧着嘴,另外一只手上的牛奶味的顺着手往下滴,手的主人显然自顾不暇,低下头想伸舌头去舔,却因为动作直接将冰淇淋往Chris身上杵……好啦,外套已经用来垫屁屁了,现在衬衫也报废了。

“我给你拿着,那边又化了你这个小笨蛋!”

“窝才不笨耶……”

“流奶给你次,好好次的!泥快次啊!!”小男孩儿着急的看着他。

因为你我至少要多去三次健身房知道么?!他无奈的笑着,“哦。”

“香草好好吃!”

“你在舔手?”

“Chris叔叔你又不给我擦……”

所以还是自己的错了。

“我带你去洗手。”

“Chris叔叔你为什么不牵我的手啊?Chris叔叔牵牵手好不好?”

“……”

“为什么不走了?”

“是脚啦,它好痛。”小胖子可怜兮兮的看着他,“两只都有点痛。”

Chris挑眉:“你,你是要我背你么?”

小胖子不好意思的扭了扭身子,“抱抱也可以哦!”

“可是……”

“Chris叔叔,我脚好痛痛!!”

好吧,当背上这个肉呼呼的小秤砣将搂着他脖子的手慢慢的攀上他的脸的时候,除了闻到香甜的冰淇淋味道还有黏糊糊的触感以外,待会儿洗个脸是必须的。

“Chris叔叔,你的头发好短哦!”

“乖乖的,别摸我的头发!”

“哦!”

“但是好粘哦!”

“是你的手粘!!!”

“我想尿尿……”

“我真的想尿尿哦!”

“别扭来扭去啊,待会儿会摔的!!!”

Chapter 10 和evanstan学习如何正确的好友叙旧 

sebastian在那家有着大大的玻璃窗的快餐店门外站了许久,甚至是原本因为着急而汗流浃背的身体慢慢被风吹干,生出了凉意。

他还是站着,或者是踟蹰不前。

至少半个小时前他就到了游乐场门外,他克制着自己,狠狠的咬着下唇,警告着自己要冷静,要平心静气,他得到了自己儿子的位置,不费吹灰之力得找到了这家店。

然后他看到了那两个人,对,正确的说只看到了一个人,那个人坐在临窗的座位上,低着头,看着膝盖上的小孩儿。

胖乎乎的脸因为熟睡起了红晕,嘴唇一定是嘟起来了的,说不定睡到酣时还会发出无意识的嘟囔,谁都不知道他在嘟囔什么,但是如果是sebastian的话,会忍不住去亲亲他,或者是捏捏他的小鼻子。

那个男人,那个自己避之不及的男人显然没有sebastian这么熟练,他甚至不知道要将孩子的两条腿放到长凳子上,那件掉着晃着,孩子会睡得不舒服的。

但是sebastian没有立即冲进去……那个人的嘴角有一丝很无奈的笑容,右手摊开被孩子的脸给垫在了膝盖上,而左手呢,笨拙的挡住了会照射在孩子脸上的光线。

sebastian很难形容自己那一刻的心情,真的。

在那副画面闯进他的眼睛的之前,大骂?不,他甚至想撕碎对方,真的……这个男人,这个叫做ChrisEvans的男人,这个属于过去的男人,在自己用了六年的时间来忘却,就像是戒毒,或者是浴火重生,明明已经成功了,真的,他接受了这个胜利,说实话,人生这么长,他,sebastian stan,总要赢一次吧?他告诉自己这一次自己做对了,事情已经结束了,他不是以前那个sebastian stan了……他有了新的人生。

一个,一个与Chris Evans毫无交集的人生。

然后呢,很平淡的,就想一个重获健康的人突然间看到可卡因,不只是惊吓,而是恐惧,恐惧着自己对那个东西根本没有截断,对那种滋味重来未曾忘却。

无论怎么表现,无论怎么做,都是在表演,都是在作茧自缚,都是在自寻死路。

那个人带着他自高自傲,自鸣得意,自以为是,自命不凡,刚愎自用……的笑容,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还有他的儿子的面前……他的,儿子。

sebastian stan觉得冷,不知是身体,更是心。他在门外站了许久,真的,很恍惚,他有点怕,或者是很怕。

那个人,出现了,真的出现了。

很多事情,不能拖,一点儿也不能。

他回过神来的时候,那个男人正冲着他摇头,大概是因为双手都没有空闲,所以本应该招手示意的,变成了摇头。

sebastian深吸了一口气,该来的总会来的,躲是躲不过的,他早就知道。

他在前台将账结了,走到座位的时候他的儿子仍然在熟睡。

他对着Chris笑了一下,然后挪动了桌子,弯下腰试图将自己的儿子抱起来。

“sebby……”

他假装没听到当自己的头靠近对方胸口时那狂躁的心跳,也尽量不去在意对方低哑的嗓音,当然,还有因为他的触碰而下意识颤抖的大腿。

但是当手指触碰到的时候,那只带着湿润汗渍的手突然抓住了自己。

他不敢扭头,只是尽量挣扎,无声的角力,只有孩子,孩子在他们之间睡得很熟,甚至无意识的拱了拱,像是被sebastian挣扎而动作的手妨碍到了。

sebastian放低了声音,“Chris!”

“我帮你抱着就好……”对方是故意的,真的……故意将嘴唇靠近他的耳朵,故意把声音放低,几乎使用气音,低低的在他耳畔说的。

sebastian扭头,嘴唇几乎是擦过对方的嘴唇,他看着Chris,眼神冷静得可怕,嘴角却慢慢的勾起露出一个笑容:“好玩么?”

那个人屏息静气的看着他,试图挤出一个笑容,善意的,无害的,温柔的,爱恋的……最终变成了尴尬与无措。

他的手下一刻就放开了。

天知道,他的腿早就麻了,手心里全是汗水,真的,而且,他抓住的只是指尖,有些冰凉,灵活,滑腻的指尖……他用了多大的力气呀,那么不容易抓牢的东西,他抓紧了,真的抓紧了。

六年,几千个日与夜,他承受了这个世界上最恶毒的惩罚……他一直以为是阴阳永相隔,所以他都没有去争取,也没有申诉的地方,就,就承受吧。

总会有结束的那一天的,总会的。

但是他永远从来不敢想事情会以这种方式结束,这个人,他的身体,灵魂,穷尽一切爱着的人,活生生的出现在他的面前。

没有失忆,也没有假装失忆,也没有解释,没有敷衍,更也没有了爱。

有的,只是平静,那种Chris Evans只是我认识的一个人的平静,而且是曾经认识的人……

somebody that I used to know。

而且,那个somebody,没有选择的余地。

“……我醒来的时候知道我爸爸去了,公司又是一堆烂账。我是还不起,所以,就走掉了。”

Chris从后视镜里看了那个一脸无所谓的人一眼,露出一个安抚的微笑:“我,我还清了。”

“thank you。”那个人低头将孩子搂的更紧,“你,Chris……我生活得很好,所以你不需要……”

“你怎么知道?”Chris笑了笑,声音坚定的很:“你……我的下一句就是你会不会想要回纽约。H&F是你的,永远都是。”

sebastian的脸上浮现出淡淡的笑意:“说的好像我爸爸用心经营了大半辈子的连锁店被你非法窃取了似的!”

Chris跟着笑了笑,“所以,你当初为什么不等等我?我会帮你,真的……你应该相信我!”

“你知道我这六年是怎么过来的么?!!”他控制不住,真的……他不知道该去怪谁恨谁,或许他根本就是知道,这一切,所有的事情……他只是不服气,非常的不服气,这个人,这个人应该在自己的身边,开车的时候应该坐在自己的副驾驶上,睡觉的时候应该在自己的臂弯里……

没有。sebastian没有,他离开了,好好的活着,与别人共享天伦之乐,在他,Chris Evans孤独的生活在那个地狱的时候。

没错,对他而言,天堂和地狱就是sebastian在不在自己身边触手可及的地方这么简单。

“我做经济版,常常看到你的消息。”sebastian对着他微笑,“经常去参加峰会,收购,竞标,当然,还有隔三差五的婚讯。”

“是吗?”Chris笑了出来,带着深深的自我厌恶与唾弃:“你知道那不是真的,你知道不是?”

“可是我经常看到你参加那些活动的照片。”sebastian扁嘴,“我要到了,谢谢你。”

“我不是说……”

“请你小声一点儿。”

Chris沉默下来,整个车厢几乎只能听到他车后座,被抱在怀里的小孩子香甜的呼吸声。

“我没有结婚。sebby,我甚至没有爱的人。”Chris瞪大眼盯着前方,他觉得委屈,无比的委屈。

他知道自己做错了事情,但是,但是这个人,曾经微笑着给自己全世界的人,没有质问,没有争吵,甚至没有给自己一丁点儿解释反悔的机会,就用那么决绝的方式退出了自己的世界。

是的,解释过后可能是重归于好,分手以后还可以牵手,争吵以后还会有恨意……唯有这个,死亡,阴阳两隔,才是真正的断的干干净净,一点儿念想也不给对方留。

留下的只有无尽的悔恨与偶尔的黄粱一梦,还有当梦境过后的行尸走肉的生活。

“我知道。”对方点点头,“你这种人的生活,即使是经济刊也会关注的。”

其实不需要解释的,真的……到现在,Chris还会天真的认为这个人说不定会暗暗的关注自己么?

知道不会是一方面,抱有希望,哪怕是很小的,星星之火的希望又是另外一方面。

看吧,这个人,这个将自己排除在他生活之外的sebastian stan,绝情得连一点儿希望都会替自己扼杀在萌芽的状态。

他比那个记忆里亲和力与距离感都十足的上东区贵公子做的更好,更绝,更残忍……他不再给人一丁点儿机会。

sebastian stan的世界,曾经为Chris evans大门打开,现在,却连一丝丝细小的缝隙都没有了。

“那么,这个你知道么?”Chris Evans将车停靠好,扭过头,看他。

重逢这么久,Chris第一次用六年前的笑容,灿烂的,犹如盛夏的天空,湛蓝,热烈,纯粹,干净,温暖……配得上一切的美好笑容,看着他。

长长的睫毛颤抖着,被水汽洇湿,他裂开嘴笑,嘴唇颤抖,“sebastian stan,我爱你啊。”

“我一直爱你,从见你第一面就爱你……你第一次对我说话的时候爱,第一次邀请我和你一起完成课题的时候爱,第一次带我去party的时候爱,第一次介绍你的朋友给我认识的时候爱,第一次带我去你家做客的时候爱,第一次跟我去酒吧的时候爱,第一次见我的朋友的时候爱,第一次吻你的时候……第一次,第一次在停尸间看到那具不完整的尸体的时候……sebby,我还是爱,我,我蹲在那里吐,我想着我爱你,怎么会是你,为什么?我愿意用全世界来换回你,我爱你,我想我们在一起……”

“我恨不得那是我。”他的泪水顺着脸颊静静的往下流淌,他没有再继续看着对方,他不敢,他怕。

怕看到除了爱意之外的其他神情。

他不需要怜悯,不需要憎恶,不需要后悔,什么都不需要……除了爱。

“我,我现在也爱。”他捂住眼睛笑了出来,眼泪顺着指缝渗出。“你,你不需要我,不想见到我……不爱我,我……”

“也爱。”

孽缘,死结,无路可走。

车厢里静默了很久,很久……

然后是一声很低微的叹气,他感到有人在触碰他的手指,他试探着去抓,不是一只手,只是一张柔软的纸巾。

“嗯。”那个人低低的笑了,“我知道。”

“你上了还是你的好朋友的我,第二天就拎上裤子就走了,第三天和我uncle的女儿传出婚讯的时候,你也爱我。”

TBC。改了一些细节。


评论
热度(4)
  1. 恶龙的城堡肥美帝 转载了此文字
  2. 阿银每年都躺在盾冬坑底肥美帝 转载了此文字  到 阿银的私密屯文地
©恶龙的城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