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龙的城堡

命中注定我爱你 chapter1-5

肥美帝的那小孩儿:

想完结这个,无耻的贴旧文。

警告:非ABO非基因突变只是无良作者脑洞导致主角天赋异禀生子。没有人是坏人。不要用渣来形容……Edwin形象具体见好多圈美女头像。

Chapter 1 Sebastian stan先生教你做一个好爸爸

 

他本来跟着客厅的音响一起一边扭着臀高唱“It's too late toapologize”一边平底锅不停翻动那颗荷包蛋的,下一刻卧房门口就响起了拖鞋啪踏啪踏的声音,“sebby!!!”

懒床的小子火气还不小。

他关了火扭身拿起料理台上的遥控器关了电视,对自己的儿子露出一个温和的笑容:“Edwin先生,您的衣服前后穿反了哦!”

“嗯……”那个五岁的小胖子扬起头甩着四肢朝他走来,眼里全是委屈不愤,一张肉呼呼的脸皱巴巴的,像是吃不到草的小牛犊子,“哞”的拉着长音,一头柔软的金棕色卷发随着动作甩来甩去,“你讨厌!”

下一刻他紧俏的屁股就被一颗疑是脑袋的物体撞上了,小男孩声音闷闷:“你干嘛要7:00就开始放歌!”

“Edwin先生,我必须再次告诉你,不要将头抵着无论任何人的屁股,因为你不知道那个人的肠胃状况,比如我。”

“sebby!”肉呼呼的手开始恶劣的捶打他的大腿,“我今天不要吃蛋!”

“吃哪儿补哪儿,这位先生你就是太年轻。”他麻利的将煎蛋和烤好的面包摆盘,“Edwin先生,在我的食物上桌之前你如果还没有整理好你自己的话,我就将你上个星期还尿床这件事故作无意的告诉你的老师,然后你的老师就会故作无意的告诉Sara,Sara说不定会当做笑话讲给他姐姐,就是你画过的那个穿着黄色公主裙的二年级小美女知道哦!”

呵呵,那么抽象的画我还认出来了然后还拿着去学校比对我真是感天动地好父亲!

必须点赞!

而他的儿子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样瞪大眼盯着他。

“times fly!Edwin先生。”他转动着棒棒糖狠狠的吸吮了一口。啊,都是童年的味道!这种硬质水果糖就应该让它的层层滋味慢慢的在唾液淀粉酶的渗透作用下稀释软化,而不是“喀吧”咬碎!美味,总是需要慢慢等待的。

“你吃了我的糖!!Sebastian stan,你……”

五岁的小男孩湛蓝色的眼眸里蓄满了泪水,嘴唇颤抖着:“那是我的糖……我的,呜呜……”

“可是你五岁生日的时候说过不再哭的,无论如何,再掉泪就是小狗。”他的父亲含着棒棒糖,慢条斯理的解着围裙,“而且你容易长蛀牙。”

“我,我没有……”

“亲爱的,我是在预防啊!”他蹲下,带着恶劣的笑意看着那双大眼睛里面的泪珠摇摇欲坠,心疼又好笑的用带着糖果味的嘴唇亲了亲对方的脸颊:“时间宝贵哦,Edwin先生!你爸爸说话算话的哦,少年!”

“你怎么这么坏!”他儿子恶狠狠的擦着他吻过留下的水迹,随即心碎又落寞的朝卫生间奔去。

很好,没有哭。

“我说过我不喜欢吃蛋黄!”他儿子规规矩矩的坐在凳子上系着餐布,一手刀一手叉愤怒的瞪着他。

他抿了抿嘴,“哦,我接受了你的请求,然后我不同意,予以驳回。”

小朋友一脸的不可置信:“你都偷吃了我的棒棒糖!”

“所以我罚我自己不吃鸡蛋赔偿你啊!”他一脸无奈的拉了长音,“我真是个知错就改的好爸爸!”

“我不会吃的!”小朋友捏紧手,鼓着腮帮子,决定反抗。

“好吧,剩下的就打包带给你们老师好了。反正你们老师肯定告诉过你要节约粮食非洲很多小朋友还缺少蛋白质之类的……然后他说不定会告诉Sara,Sara会嫌弃的告诉……”

“我讨厌你!!”那张白嫩的脸被食物塞得满满的,眼睛红红的,不过却吭哧吭哧的吃着东西。

“Edwin先生,与你不同,我是爱你的哦!”他露出笑容朝对方比了一个心吹了过去,“love you!”

他儿子对他做了一个嫌恶的呕吐表情。

他笑着照单全收,只要不是真的呕吐就行了。

地铁口。

“到学校要几站?”

他儿子白了他一眼,“四站。下车之后过马路,向东100米就可以了。”

“还有需要补充的么,Edwin先生?”

“诶?我就记得这些啊!”

“拜托,Edwin先生,你忘了过马路要看红灯!不要走在边上,跟在别人身边!”他白了自己的儿子一眼,“单独一个人的注意事项有哪些?提示,缺一条的话,周六的迪斯尼之日取消。”

“喂喂喂!凭什么?!我上次测验都得了九十分!而且我今年没生过病,我很努力了呀!!”大眼睛眨呀眨,一副可怜相,过往的好几个人都侧目看他们。

Sebastian一脸微笑的开始倒计时:“3,2……”

“不要走人少的地方!出了事要找警察叔叔,如果走丢了站在原地给你打电话,你不接给你公司打电话,没人接的话给911打电话;遇到别人说我可爱年轻女性长得好看就问她要电话,长得不好看就不理她;男性捏我脸踢他小鸡鸡,踢不到撞他小鸡鸡,而且要大喊流氓……不许吃路边的零食,别人给的东西不许吃,要给你留着,不能跟不认识的人走;放学了等着你来接我……你没来接我不许跟别人走!除非你有电话!”

“就这些么?”

“哦,还有!”湛蓝色的眼睛闪了闪,“你的电话是74862417!公司电话是45678241!”

“还有没?想想,迪斯尼呢!”

“嗯……”小朋友歪着脑袋皱了皱眉,“无论遇到什么,你会来救我?”

“哼。”他蹲下揉了揉儿子的头发,“去吧。”

他儿子嘟着嘴磨磨蹭蹭的看着他,“脸……”

他侧过脸,下一刻一个湿润又柔软的轻吻落在他的脸颊。

“你不是说我吃了你的糖你讨厌我么?”

小朋友委屈的白了他一眼,闷闷不乐,“哼。”

“诶,不要那么小气嘛!”他扁了扁嘴,叹口气从衣兜里掏出一只超大的粉红色的棒棒糖,“喏!”

小朋友显然惊呆了:“给我的?!”

“Edwin先生,你是男子汉呢,怎么能喜欢粉红色呢?给你追你的小女朋友的哦!记住,今天一定要牵她的手!”他对着自己的儿子做了一个加油的姿势,“别丢我们stan家族的脸!”

小男孩鼓着嘴点点头:“嗯!”

“去吧!”

“哦!sebby再见!”

那个五岁的小孩子仰起脸对他笑了一下,下一刻就换上了一张严肃认真的脸,转过身踏上了电梯,规规矩矩的站在一个高个子男人身后,很快,一个挎着大包的时髦女郎又站到了他身后,现在只能看到大大的书包的一角了。

他几乎克制不住的跟了上去。

只不到五米的距离,看着那个小小子站在指定的位置等车,手里的糖果色的棒棒糖攥得很紧。

有人从他身边走过的时候,会紧张的打量,嘟嘟嘴,退让,然后再站回原位。

呼啸的地铁很快就来了。

那个叫做Edwin stan的小男孩儿让一位拄着拐杖的人先上了,夹着公文包的上班族像是没看到他,想挤过他进去的时候被他恶狠狠的挤开了,还嫌恶的抬头瞪了正在打电话的男人一眼。

他克制住没有跟上去。

只是四站,不到十分钟而已。

“今天怎么没上去呢?”有过几面之缘的眼熟妇女站到他身边,眼神温和:“放心?”

他吐了口气,无奈又落寞的笑了笑:“迟早要放心啊!”

Chapter 2 跟着Sebastian stan先生学做一个合格的员工

窗外阳光灿烂,刚放在他右侧的咖啡杯七分满,袅袅的向外冒着醇香,当然,如果忽略那一大摞放在左边的校稿的话,这一定是一个几近完美的早晨。

“等等,Mary。”带着黑框眼镜的男人侧头对她抿了抿嘴角,眼镜很快又回到了电脑桌面,“Mark的稿子我看了。前面一大堆关于James Wilson成长的描述……”

她微微俯了身,脸上带着职业的微笑:“有什么问题?”

“冗长。”那个人麻利得敲下最后一个字节,关闭文档之后,手指拨弄着乱糟糟的文件夹,“here。”他将第三个抽了出来,从笔筒里精确的找出了一只红色的水笔,“如果是想渲染小时候成长不易的话,交给T.M去做就好了。但是我们是Economic,我们侧重的应该是这些学者对现在经济的看法。”

“上次采访他有录音对么?你待会儿去帮他筛选一下,挑几个点。Mary你要知道,我不是希望稿件只是干货,一些枯燥的数据或论点之类的,但是我更不喜欢的是所有的Economic的文章都是一个模式。”男人的眼神真挚,嘴角带着安抚的笑容,仰着头看她。

这个世界上大概不会有人能反对从这样的表情下说出来的话语,更何况他本来就有理有据的一方。

“OK,我马上去与mark沟通。”她抿了抿嘴露出一个职业的笑容,伸手接过文件。

“另外,”那个人笑容扩大,眼角露出丝丝温柔的笑纹,修长的手指停下了转动水笔,端起一旁温度适宜的咖啡抿了一口,“非常感谢你的体贴,说实话,我可能会因为你改变奶精的添加量哦!”

这个城市数一数二的经济刊Economic 编辑部负责人Sebastian stan的助理,24岁刚出校门的Mary? Moss直到站到Mark面前时,心里面纠结或者挂念的依然是……那个人嘴角的棕色咖啡沫。像是被羽毛轻轻的永不停止的骚动着心尖,无法忽略。

或许我应该提醒,或许不用我提醒……她看到过她的直属上司在工作的时候,在和别人闲聊的时候,甚至在发呆的时候习惯性的伸出舌头天自己的嘴唇,嘴角。

当然,在她没注意到的时候也会,比如现在。

Sebastian浅色条纹的衬衫袖口卷到手肘,线条流畅的小臂抱在胸前,下意识的舔了舔嘴唇露出个完美的微笑:“那么……恭喜你了,Toby!”

“yes!”他洋葱头的老板狠狠的咬着唇打了个不成功的响指,“我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选我们!sebby,想想!那是H&F!!据说今年的广告语是:我们要把店开到月球上去!……我的天,他们店的东西比KFC好吃一千倍一万倍!但是,但是,sebby,他们老总居然选了我们!”

“Sebastian stan!!”穿着大红色外套的Toby眼眶泛着泪花,隔着超大的办公桌将紧紧的按住了Sebastian的肩膀,发白的嘴唇紧紧的抿着,随即喘着粗气:“sebby,你想去么?采访那个叫……”

他耸动着肩膀,想把那两只爪子抖掉,“什么时候?”

“这周六!”

“哈!”他瞪大眼露出一脸的遗憾,“sorry,但是……你知道的,我和Edwin约好去迪斯尼。”

“可是……”

“你要知道,你那个忘年之交为了这回迪斯尼之旅甚至认真学习数学,他现在十以内的加减可以脱口而出了呢,Toby!”

“但是……”Toby飞快的说出口:“我需要你,sebby。”

Sebastian无奈叹气,“那么好吧,谁叫你是我的老板,我不听你的就没有工资没有工资就养不活我自己更不可能养活我自己的儿子呢?长痛不如短痛,我现在给Edwin先生打电话啦。我当然不会说是你要我周六加班……毕竟你是爱他的,你从来不会想要剥夺他童年的快乐。而且他只有我一个亲人,没有妈妈,我们更应该彼此坦诚,与其周六告诉他不如让他现在就开始失去希望开始绝望。他都五岁了,别的孩子有父亲母亲叔叔阿姨爷爷奶奶外公外婆干爸干妈,他只有一个我,更应该学会坚强不是吗?顺便可以告诉他他爸爸今天不能按时下班请他一个人在全班全校的小朋友老师都走了以后,乖乖的呆在校门口等着……下雨天也给我等着就好,他爸爸总会出现的不是?”

“Sebastian……”他的老板如霜打了的茄子,声音跟着颤抖:“我让别人去做采访。”

“哦。”

Toby木木呆呆的看着他,心死如灰:“晚上您可以把稿件带回去……按时下班,打车去接Edwin好么?可以不用发票,我相信你,明天我私人给你报销。”

“thank you。”Sebastian拂了拂自己肩膀上的灰尘,顺便整理了一下被对方抓皱了衬衫,嘴角露出一丝满意的笑容:“我晚上会让Edwin先生亲自电联以示感谢哦!”

“谢谢!!”Toby擦了擦头上的汗水,“哦,还有……那个Mary怎么样?”

“还好,比一般的应届毕业生专业性强。是优势也是劣势,什么缺点都不露出来的人犯的错误往往无法弥补。”他耸了耸肩拿起桌上对方审批过的最终稿:“我去安排印刷了。”

“嘿,那小妞对你有意思呢!”

“我想告诉她我只能提供一根黄瓜……”Sebastian无奈扁嘴歪头,犹豫了几秒之后道:“对了,星期六的专访……你要是愿意,可以安排一个成手带着她。”

“你不会真的和她……”

Toby在对方微笑的鄙视里扯了扯嘴角:“开玩笑……不过,你要是有时间的话,帮我看看那个……”他翻了翻资料:“Chris Evans,就是H&F总裁的信息,列一个提纲好了。你知道的,我挺看重这个case的。”

“OK。”Sebastian平静的笑了笑,转身出门的时候没忘记把门帮对方拉上。

Chapter 3 跟着 Edwin stan小朋友学习如何做一个乖宝宝好孩子

 

穿着背带裤与浅棕色牛头皮鞋的Edwin stan小先生在他的父亲过马路时试图搂着他的肩膀而不是装作不经意的拉住他的胳膊的时候,终于觉得自己或许应该用super naiqiu里面所讲述的,用粗盐试探一下自己唯一的亲人是否被附身。

什么,你说分级?不好意思,stan家的两位先生都不知道什么叫做分级;

你说拼写错误?哎哟,你看看Edwin先生现在的忧愁的包子脸,对,因为着急还在包子皮上挤出了可怜兮兮的褶子……你还介意那些干什么?

被自己的老爹汗湿的手拎回家的Edwin先生吐了口气冷静了下来,虽然他反常的忘记了要换拖鞋。

同时洁癖又龟毛不会放过一个嘲讽我的机会的sebby也忘记叫我换并且嘲笑我啦!

正常的sebby甚至会拿这个来威胁我说今天有没有和Charlie牵手手成功的啊!

Edwin小朋友沉沉的了口气,在这一条前写了一个歪歪扭扭的6。

1.按时下班。

2.打车来接我。

3.微笑吃次数好多!

4.楼搂我的jianbang。

5.牵我的手回家。

暂时例出这几条之后,他偷偷的出去将鞋换了回来,然后发现了第八条:没有发现我的小动作,%>_<%。

于是吃饭之前出现了第九条,那个平时应该在客厅展现如何优雅的河东狮吼的sebby今天居然是跑到自己的小书房里面来叫自己吃饭而且还摸了摸Edwin的头发,Edwin小朋友立即摸了摸没有发现面粉和油渍的痕迹那就代表着Sebastian的动作是善意的而不是恶作剧呢!

天!

当Edwin先生爬上一个小鸭子图案的小凳子再站在小鸭子的身上爬上了餐桌的椅子上乖巧懂事的等着吃饭的时候,他发现了第十条:“为什么今天吃汉堡?”

他父亲笑着看他:“Edwin先生,这是我亲手做的,可以吃啦。不含添加剂哦!”

“H&F家的也是不含添加剂啦!我的同桌说他爸爸在里面做糕点师,说……”

“你的同桌?是那个肚子和脑袋一样圆的么?”

“哈哈……他站起来看不到小鸡鸡!”

“快吃。”

第十一条出现了,居然没有跟着说Edwin先生你再这样继续胖下去你站起来也会看不到小鸡鸡哦!而且一般都会附赠一个惹我讨厌的微笑脸的啊!

“sebby……”

“嗯?”

“没有鸡蛋呢!”

“Edwin先生,一个人每天摄入蛋白质的含量一个鸡蛋就能提供……你早晨都吃了两个了。”他父亲咬了一口特制汉堡,嘴角沾上了辣酱,笑容温和的看着他。

肯定是出了什么事情了!sebby居然吃的比我慢呜呜,而且那一小块儿辣酱还在那个地方!

“Edwin先生?”

“Edwin?!”

“嘿!”

等Edwin小朋友反应过来的时候他的父亲已经从桌子对面的位置变成了紧张兮兮的蹲在了他的面前,而他……小男子汉Edwin只是扁了扁嘴想把泪水憋回去,“se……sebby……”

“你是不是被Toby叔叔fire掉了?”

“虽然我曾经因为他给我买过炸鸡被你骂了……你骂了我,我很生气……那次我只是想要那个送的玩具!而且是因为Charlie……我就应该听dean的话,女人是祸水,不帮她的!我不是真心的……呜呜,你知道,在我心里你虽然凶了一点,笨了一点,无理取老了一点,但是我肯定是爱你多过爱Toby叔叔的。”

“nao闹,不是lao老。”

“你在说什么嘛!呜呜……”

他的爸爸安抚的摸着他柔软的头发,Edwin先生随即生出了一股愤怒之情,那种自己已经剖心掏肺了这个人还在无理取老(闹)不当回事儿的feeling……

于是他哭的更大声,这不是他的错真的,他是男子汉,但是也是只有五岁的男子汉啊,泪腺什么的,根本不是他能控制的嘛!

“烦!不要摸我的头发……会掉光啦!呜呜……你都被fire掉了!我……我以后只能吃很少了呜呜……”

“你还不跟我讲……我会听话啦!我以后……不挑食好不好?……呜呜……”

“sebby啦,我们……呜呜,我们不要去迪斯尼了……”

“你,你……呜呜……你太大只,你……你不能用小人票……呜呜……”

他的爸爸轻轻的擦拭着他脸上的泪痕,他伤心担忧的甚至忘记计数了……以前这个人会嘲笑他的啊,嘲笑他是Edwin girl,经常哭,说不定哪天小鸡鸡就被自己滴落在上面的眼泪给冲走了呢!

而且以前这个人会抿着嘴温柔的看着自己哭,好心的时候会递过来一块毛巾,坏心的时候还会开着Tom&Jerry自己在那边憋笑看得很开心,对了还不会忘记计时,Edwin男子汉哭泣时间长度分布表什么的,真的很讨厌!

然后Edwin小朋友没办法,只好哭哭啼啼的迈着小短腿跑到电视前面去哭……他的爸爸朝哪边偏头就挪动着自己小小的身子去挡视线……每次,每次的结局都是Edwin先生妥协。

他是茁壮的长在阳光下的小花朵,才不会和Sebastian stan这种单身男人一般计较呢!当然,对方怀里那一桶香甜可口的爆米花也起了一定的作用。

Edwin stan's crying time的结局一直都是他爸爸抖着长腿,他蜷着短腿,他爸爸抱着爆米花,他抱着他爸爸的胳膊(顺便在他爸爸故作不知的微笑下将脸上的眼泪和鼻涕蹭到他的肩膀上第二天就可以嫌弃的说sebby你好脏啦哈哈哈),他爸爸吃一颗,他眼巴巴的看着,他爸爸再吃一颗,然后Edwin先生吃一颗很大很饱满的。

一边抽泣,一边咀嚼,一边含糊不清的笑,Edwin先生几乎都会忘了一开始为什么哭……

可是这一刻他记得。

他很不安,很害怕。sebby,他的父亲,他的唯一,他最爱的人……出了事情。

不是他,如果是他不听话就好了,他可以改;可是是sebby,呜呜,是sebby。

“乖啦,继续哭的话,真的不能去迪斯尼啰!上星期买的小鸭子泳裤你就喘不上啰!”

Edwin先生恨不得踢这个人几脚,都什么时候了还想着去迪斯尼!

“我,我不去……”

“我以后吃很少好不好,我不想长胖了sebby……我,我不要买威震天了,一点也不cool……”

“Charlie我也不喜欢了,呜呜……”

“sebby……”

他的父亲花了一个小时来让他相信自己真的没有被辞退也没有遇到心仪的“碧池”(是时候让这孩子只看白雪公主了居然学会了说脏话虽然脏话也说错了真是笨),更不会抛下他。

对,介于他真的是爸爸,也不会像他的老师那样屁股上有血迹而心情不好。

最后没办法,只得让他躲在自己的房间里和Toby亲自沟通。

“你不要偷听啦,你……你会意念控制暗示Toby叔叔说出你想要的答案!”那个眼睛肿肿的小屁孩“砰”的关上了他的书房门。

我只是想给你翻电话号而已啊!而且,如果真的是意念控制,需要当着你的面么?

难道要去网上发帖,问问儿子养的太敏感是不是会影响IQ的增长?!

他的手指在键盘上乱碰……并没有摁下,搜索栏一片空白。

Chris Evans,回车。

Google为您找到了近132,000,000结果。真正有用的肯定不在维基百科里面。

他在那张内敛的笑脸前踌躇,犹豫着要不要点击进去。

“sebby……”

他的儿子帮他做了决定,等他回头看了那个小孩儿一眼以后再回头时,那个链接已经被打开了。

官网负责人很会选照片,这张从远处抓拍的侧身照因为光影的关系,显得神秘又低调,周围的杂乱物做了虚化处理,这个人的背脊挺直,双手插在裤兜里,凝视着前方。

一大片留白,照片右下角有一行很小的字:Chris Evans,继承者,还是创造者?

“sebby……”

“嗯?”

“你在干什么?”

“为明天的工作做笔记,怎么样?”他留着网页,将自己的儿子抱上电脑桌。

“Toby叔叔说要给你加薪。”他儿子肉呼呼的手抓着玻璃桌面,一脸嫌弃的看着他:“看看,Edwin stan一出手,就知有没有!哼!”

骄傲的仰起脸。

“Edwin……”

“怎么?”

不要做这样的表情……“没事。”

他父亲关掉那个网页,又开了另外一个。是一个有着胡子的壮男的图片,很多图片。

他父亲点开了没有胡子的那一张,他鼓着脸凑近屏幕,“呀,sebby……这个大叔穿花衬衫!”

“stupid。”他父亲跟着笑了起来,“没有你穿花衬衫好看。”

“你又夸我了诶!”他伸出肉呼呼的手拍打着他父亲的脸颊,“sebby……我本来就好看!”

“是。”他的sebby抓住他作乱的手,电脑桌的转椅挪了挪,正对着他,虽然很好看但是还没有他的好看的湖绿色大眼睛笑意盈盈,“Edwin stan先生,如果……如果你父亲因为工作的关系,要搬到其他的城市,你会投反对票么?”

所以,今天Sebastian stan异状的最后一条出现了……

Chapter 4 跟着Chris Evans学如何做一个负责的人

 

就像以前很多次巡查一样,选择一个阳光灿烂、微风和煦的日子,选择那些相似的陪同人员,开始一断新的旅程。

Chris Evans大概明白他的助理们的抱怨,甚至可以说是同情并理解……老板是个工作狂,24/7持续待机,但是却不得不为超高薪的回报折腰。

因为他们可以拥有非工作的闲余,所以会去讨厌工作的烦躁。但是他,Chris Evans……所谓的working time和free time的区别是什么?上下班打卡?拜托,他下班之后还有无数的与工作有关的宴会应酬;亲友的charting time?那要好好的定义一下亲友,亲,他是没有了,友……也是生意往来;个人独处的时间?

独处……或许是健身房?的确,挥汗如雨之后会觉得畅快,然后呢?或者酒吧猎艳各取所需,或许孤身入眠彻夜无梦。

快乐?不觉得;难过?为什么难过?

才,财,名,利……他应有尽有,他很好过才是。

不是应该,是的确。他在心里低声告诉自己,顺便把那点儿因为窗外嘈杂的环境生出来的烦躁给压了下去。

没一会儿他的助理附身靠近了窗边,声音有些犹豫:“Evans先生,校长说想和您私人谈谈。”

“是给的价格不满意么?”

“不是。”助理抿了抿嘴,带着歉意的微笑:“校长原话是:‘要做生意就叫你们老板来!’”

“OK。”他皱了皱眉,“你去安排明天专访的事宜,我去和他谈。”

他这次旅程或者工作的目的地是美国东部的这座小城市,和其他小城镇一样,人口密度不大,人均收入不低,生活闲适安乐。他们第一家店因为快速扩张的关系,选在了城郊,附近商圈稀少,靠着一些周边才勉强保持盈利。而他现在看好的这块地……虽然不是市中心,但是紧靠着这个城市最大的学校,对面还是shopping mall,周围还有好几个CBD……

可是居然是那个学校的备用土地,据说当初是想为学生们修建一个植物园的,但是后来学校资金短缺,政府又不帮忙,所以才空了下来。

寸土寸金这个道理,这些人是不会懂的。

他叹了口气,拂手退了助理和安保,一个人踏进了学校大门。

好吧,这个校长和自己叫板也是有资格的,这学校还蛮大的,教学楼干净整洁,操场上各种设备应有尽有。

大概是下课吧,他看到了穿着短裙的skirt girl,对方带着耳机还朝着他抛了个媚眼;无奈的笑容还没有收回来滑板男孩就冲他身边冲出来,还带起来一阵风;他试着往树荫里面走,于是看到了朗读者,对方大眼镜好像在Cosplay哈利波特……

他们都好年轻,有无限的未来。

未来……

嘿,Chris Evans!希望你未来不是像现在这样的小老头!那个人棕色的头发发梢打着卷,婴儿肥的脸在阳光下白得过分,他甚至能清楚的看到滑落的汗珠是怎样浸润那些细微的,在发光的绒毛……对方的嘴角扬了起来,正是青春年少,无忧无虑,仿佛全世界的快乐都被他收入了囊中。

而他呢,一双笑眼看着自己,捧着阳光与欢乐递到自己面前,眼神中闪烁着无数的星辰:ChrisEvans,来吧,一起吧……

不负春光不负卿。

Chris Evans站在树荫下看着石板上那一小块儿光斑,嘴角慢慢的向上,露出个笑的样子。如果这就是未来的话,如果你能听得到的话,我不再是小老头子哦!

我,只是个活着的人罢了。他伸出手,想去接那一小块儿阳光,却落空了……他被撞了一下,力度很小,到不至于趔趄站不稳。

是个穿着皱巴巴衣裳的小男孩儿,瘦瘦小小,尖叫着喊了一声“sorry”就撒丫子往前跑,逃命似的。很快,又是一阵风,一个有点儿胖乎乎的小孩子冲过,棕色的卷发迎风飞扬,灵巧的避开了他,声音高亢:“你给我站住!!”

没过多久就像辆小坦克似的将瘦小的孩子“碾碎”压在了身下。

他一点儿也不想干预,直到站在不远处看到那个小胖孩上下其手,小瘦子嘶喊得激烈,才走了过去。

被从小瘦子身上撕起来的时候,小胖孩还扁着嘴大喊大闹,Chris Evans觉得头痛不已,“shut up!!”

小胖子不忿的瞪大浅绿色的眸子,“who are you?!”

小瘦子机智的躲到了他的身后做着鬼脸,“Edwin你是笨蛋!那你去那个天堂好啦哈哈哈哈……”

“欺负别人是不对的,用身体优势欺负别人更是不对!”他低头瞪着对方,试图循循善诱,“你们不是朋友么?朋友……”

“谁跟他是朋友?!”胖乎乎的脸鼓成了一个面皮光滑色泽可口的包子,“这位先生我和他只是同学!而且他出生的时候七磅重,我只有五磅……我的体型优势是我自己认真吃饭换来的啦,他自己不认真吃饭挑食厌食是我的错么?哼!你让开啦!”

Chris Evans有一瞬间的哭笑不得,“可是你都知道他出生的体重……”

小包子不耐烦的看了他一眼,胖乎乎的双手交叠放在胸前,眉头和鼻子都皱了起来,软糯的声音跟着高亢:“是他自己大嘴巴见谁都在说……我记性好也是错咯?!”

这小子将来可以做律师……Chris Evans嘴角不自觉的浮现笑容,“那,可不可以看在我的面子上……”

“sir,I do know you!”小包子翻着白眼,说完了又低下头想了想,眨巴着眼睛道:“不是……是I do not know you!!”

“OK!”他觉得对方可爱,控制不住的伸出手捏上了那张因为奔跑而红润的脸蛋,“那么我叫……”

他这一生,这个动作可以排上Chris Evans最后悔的十件事的榜单,当然不是第一位,但是……他的确会因为捏了对方的脸颊而后悔。

因为他的自我介绍还没有说完,对方就抬起小胖腿朝他踢来……他灵敏的带动着抱着他大腿的小瘦子后退,然后就遭到了人肉坦克的袭击……

那颗圆滚滚的脑袋直冲冲的朝自己的下体撞过来!

“唔……”他捂着下体想蹲下,结果因为腿上的人蹲不下,于是就只能佝偻着背弯着腰,可是,那个小胖子……

“哇……”

额头上一丝血痕顺着太阳穴流到眉角,还有顺着鼻梁往下流……这个小混蛋撞到金属制皮带扣磕伤了!

“呜哇……”

喂喂喂,小胖子哭就行了,你个小瘦子哭什么?!

“呜呜呜呜……你打死了Edwin!!呜呜……Edwin在流血……我要告诉老师呜呜……”

只是磕伤,没有死啊!喂!而且是他撞过来,不是我主动!算了!

Chris Evans一边掏纸巾一边看着那个小瘦子像受了惊的小猴子一样跳走,这都什么事儿啊!

Chapter 5 跟着老师学习如何做一个安静尽责的评判者

 

做了三年大班幼稚园老师的Amanda Mars这一刻觉得自己犹如站在天平的中点。

首先必须无论是谁必须承认的是她是一个年轻貌美,和蔼可亲,尽职尽责的好老师,最后一点,从Edwin stan小朋友就能看出来。

拜托,这个有点儿肥嘟嘟的小胖友几乎独立到难搞的地步了,这里,在这个整洁明亮的办公室里面,只有自己是他唯一可以依仗的怀抱不是?可他并没有嚎啕大哭着扑进来用软粘的声音边抽噎边诉苦寻求安慰……不过他有委屈不甘的小眼神偷偷瞄向我呢!哈哈哈,小宝贝,不要怕,老师会给你做主的!

咳咳,但是,但是……那边的沙发上还坐着两位大人。

那位带着金丝边眼睛头发梳的一丝不苟的发际线有些后退的中年男人的名片还摆在自己的办公桌上:Matt Bruce,好吧,他听过这家叫做freedom的律师事务所,不错,更何况这位Bruce先生的头衔还是事务所的负责人。

另外一位现在正神色有些复杂的盯着规规矩矩的绞着胖乎乎的小孩子……如果不是他长相成熟帅气的话,我真应该把他请出去不是?吓着小孩了好么?

其实只是小事不是?小孩子冲撞了大人,不小心弄伤了自己……而且这位Matt也表示了他的当事人愿意做出赔偿……Edwin头上的伤口已经凝血了,不过血痕混合着泪痕,再加上形单影只的委委屈屈的瞪大眼睛坐在那里……虽然是个胖乎乎的小孩子,但是也会让人很心疼啊!

你说你为什么要系“凶器”啊!

年轻的老师小心而迅速的打量着那个当事人,有裸奔的资本嘛,怕什么?!

不过,呵呵……能让Edwin的家长来,也是不错的啊!

优雅,斯文,神秘,和善……对,还会让你毫无觉察的和你保持着距离,举手投足之间散发着贵族的气息,衣着得体,谈吐斯文,眼角眉梢的风情,脸庞嘴唇的弧度……有时候她甚至有跟着Edwin一起上学的冲动,Edwin念小学,她就去教小学,Edwin上了初中,自己就去做他的初中班主任……

从不熟悉,到熟悉,到成为他们生命中的某某,最后做那个必不可少的某某……精诚所至,金石为开!

但是首先,她的努力去考一个小学的教师资格证……所以如果追不到心目中男神的话,多半都是因为自己不够努力。

还有大多半,是因为……你自己知道,他不会是你的。

她给那位stan先生去电话的时候,对方正在开会。

“Edwin有受伤么?”

“严重吗?”

“他自己说的不去医院?好的,你告诉他,我尊重他的意见。然后……”

“Mars小姐,请您务必保证我的儿子的安全,我现在只能相信您。我马上出公司,大概15~20分钟会到您的办公室,麻烦您告诉Edwin,等着我。我马上会挂电话,麻烦您发送语音留言,站在您的立场上说一下这件事的始末,谢谢。您的通话费我这边出,再次感谢。”

她蹲在Edwin面前递给他一瓶牛奶,“你爸爸说,让你等着他。”

小胖子接过牛奶,但是却只是放在桌子上并没有打开。他下唇咬紧,本来止住了的眼泪因为这句话很快又盈满了眼眶,但是却没有哭泣。只是垮下来的肩膀控制不住的抖动而已……

“谢谢Amanda。”他动了动嘴唇,最后像是要扯出一个笑容,就像这个张扬却不张狂的孩子以前很多次那样,别人帮助了他,无论需不需要,别人给他东西,无论接不接受,都要说谢谢,然后露出真诚的微笑。

不过还是颤抖着失败了,这个小朋友只轻轻的眨了一次眼睛,长长的睫毛就被再次浸湿,大滴的泪珠顺着还湿着的脸颊往下滑落,冲刷着那些血迹慢慢变淡……

天哪,居然有人会让他,让最最可爱最最守礼最最懂事的小天使Edwin stan受伤!!

Amanda控制不住的朝父子党倾斜,“Edwin stan小朋友,老师这里有积木你要玩么?”

小朋友歪了歪头,“谢谢……我暂时不需要。”

“Edwin stan?”那个当事人动了动腿,嘴角露出一丝牵强的笑容:“他姓stan?”

“有什么问题么?”Amanda抿嘴看着他。

男人摇摇头,“这次所有费用,我一并承担。包括如果他……”

“Evans先生……”

男人扬扬手,“如果他的家长觉得不放心,我会联系医院替stan小朋友做全身检查……如果怕留下心理阴影的话,我恰好认识很棒的心理医生。当然,如果不信任我……”

Amanda对当事人的表现很是赞赏,不过……“我觉得还是等Sebastian stan先生来了再说。”

“当然。”当事人认可的点了点头,随即抬头看向她,“I'm sorry……您,您刚才……”

“嗯?有什么不对么?”

“您刚才说Sebastian stan?您是这样说了对么?”那个男人站了起来,幅度太大撞到了他面前的茶几,吱呀滑动地面的声音将本来就惊恐的小孩子吓得一哆嗦……

“这位先生!”Amanda下意识的将Edwin护在胸前,天平继续倾斜:“有问题么?!”

男人快速的举起手以示无害,一脸的不可置信:“S-E-B-A-S-T-I-A-N,Sebastian……”

“嗯,Sebastian……我会拼,五岁的Edwin也会拼。”

“他父亲,Sebastian stan?”男人张大嘴,一脸的不解,惊讶,嘲笑,苦涩甚至……甚至是绝望。

“sorry……”Amanda看向一旁明显已经如坠梦里的律师,又只得无奈的看向扶着额头的当事人:“您认识?”

“不……”男人扭头看向窗外,一只手捏紧似乎想抓着什么,但却无奈的只能放在裤腿旁边,一只手捂着自己的嘴巴,眼眶微红,“不认识。”

那只骨节分明的手从嘴巴滑到下巴,狠狠的摩挲,最终紧紧的捏住自己另外一只手,嘴唇颤抖:“只是,只是同名,哈……好巧。”

他甚至有点故作无意的耸了耸肩,可是,可是就连坐回沙发上时,这位先生的手都还在颤抖。

不过他再也没有看向Edwin,只是抿紧嘴唇盯着茶几,盯着空空荡荡的茶几看。

或许我不应该因为喜欢Sebastian先生就连速溶咖啡都不给人家提供……

于是,在Edwin stan的父亲,Sebastianstan先生踏着日光推门进来的时候,在Edwin小朋友憋了很久的泪水再次伴随着他歪歪扭扭的脚步和抽抽泣泣的呜咽奔向他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依靠的时候……Amanda小姐发现那位失过态的当事人,再次失态。

他整个人像是被施了咒语!除了最开始的茫然,不解,甚至揉了揉自己的眼睛之外,一直保持着双手紧紧的握住沙发边缘,整个身体紧绷着向后仰,几乎要穿透沙发贴到身后的墙上去的姿势……那么,就是认识啰!

那么,就是认识,但是看起来像是有过节啰!呵呵,全身检查心理安抚就够了么?精神上的伤害怎么算?!Edwin可是个健健康康见人就笑的小包子!现在被你弄成了一戳就露馅儿(流眼泪)的汤包!

于是趁着当事人没有发话表态的时候,Amanda老师又将她在语音留言里说过的话再次编辑了一遍:“……小朋友之间玩闹作为一个已经成年的人怎么能不问青红皂白的就插手呢?!更何况出手捏Edwin!而且正是因为他这个所谓的无心的动作导致Edwin受伤!!”

Sebastian这次没有笑,他对朝Amanda点头致谢,然后对着沙发上的二人组点了点头,最后将黏在他腿上的小人揭了下来之后蹲到对方面前轻轻的抬起那张委委屈屈的双下巴脸:“让爸爸看看你的额头,乖。”

“唔……”小包子嘟着嘴看他,“sebby……”只叫一句,眼泪又盈满了眼眶。

Amanda也跟着觉得委屈极了,“那我帮您去接点儿水,Stan先生。”

“谢谢。”他仰起头对Amanda笑了笑,然后看向Edwin,“Edwin先生,你呢?”

小包子倚靠在他父亲身边,抬起头露出一个眼泪汪汪的笑容:“我也谢谢您,Miss Mars!”

Amanda觉得自己再不走开的话,眼泪说不定真的会留下来的,他眨了眨眼睛憋着眼泪走开了。

“stan先生……”

“这里没有你的事。”当事人晃了晃身子站了起来,扭头对律师道:“你可以先走了。给联系你的人打电话,他会安排后续事宜。”

“可是我……”

男人看了他一眼,没有多的表情,就只是……只是很嫌恶的看了他一眼。

律师的笑容维持不下去了,“好的,我会的,Chris先生。”

这间不大的教师办公室,现在只剩下三个人……好奇特,真的。

Sebastian没有想过以这种方式遇到他,或者……他根本没有想过遇到他。

或者是根本就不想遇到他。

而Chris……

“你,你没有死。”他颤抖着蹲到那两个人身边,动作,声音都放的很轻。他有点怕,怕只是自己的一个梦境。稍微用力一点儿,大声一点儿,哪怕是想的着迷沉迷痴迷了一点儿,梦就会破碎,他就会醒过来。迎接他的总是一片黑暗……

可是现在,那个小胖豆丁因为他的动作抖了抖,戒备的看了他一眼之后紧紧的抱住了自己的父亲。

那个人,那个人活着。嘿,他,他活着!

呼吸,心跳……眼神,嘴角的笑容,手上的动作,轻喃的声音……他活着。

他就在自己身边!我能闻到他发丝的清香,我能!他想触碰他,隔得这么近,就动动手指就好了。肯定是温热的,肯定是……

他捏紧自己的手指,四只指头狠狠的将大拇指压在手心,剪得极短的指甲压进血肉里,冷,痛,却真实。

看,会痛,不是梦……

他嘴唇颤抖着,露出一个堪称古怪的笑容:“所以,你有孩子了?”

TBC。



评论
热度(5)
  1. 恶龙的城堡肥美帝 转载了此文字
  2. 阿银每年都躺在盾冬坑底肥美帝 转载了此文字  到 阿银的私密屯文地
©恶龙的城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