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龙的城堡

【叉冬父子向】【盾冬】You Are My Mission

赛甜甜深度中毒:

Floraaaa:

OOCOOCOOC啊,作者有病系列

  

剧情走向不定啊,文笔渣且逻辑君已下线

  

人设:叉骨爸比,Bucky儿子,和隔壁熊孩子Steve

  


  

09

  


  

Sam此刻坐在公园的长椅上吃一个冰淇淋,落日把每个人的影子都拉得老长,Sam仔细地看着这些人,猜测他们的职业,像那个西装笔挺神色匆匆的一定是商务精英,那个带着耳机着装嘻哈的大概属于某个地下乐团,那个背着书包拿着传单逮着路人不放的是Steve。Sam扶额,很明显,他低估了Steve的旺盛精力以及超乎常人的执着。

  

 

  

大概一个月前,Steve神秘兮兮地找到Sam请他帮忙,Sam当然二话不说就答应了,要知道,自从James不知去向后这是Steve第一次和他说话,Sam可不想同时失去两个好朋友。第二天,Sam就收到了Steve给他的一大叠传单,“寻人启事?”Sam看了看醒目的标题,“天呐,Steve,你要自己去找James吗?”Sam迅速脑补了一下相关情节,怎么也该是母亲或父亲不远万里寻找被拐卖的孩子之类的吧,可不带自己和Steve这两个小二的学生去寻找一个同龄人的。

  


  

“是的,Sam,我不相信Bucky会悄无声息地搬走,我得去找他。”Steve还是不能相信妈妈的说法,什么搬家啦,去更好的地方生活啦,都是骗小孩子的。

  


  

“寻找James Buchanan Barnes,又叫Bucky,七岁或八岁,深褐色头发,蓝绿色眼睛,走丢时和他的父亲在一起,非常酷的Rumlow先生。”Sam一字一句地读过传单上的话,他觉得Steve真的应该好好听课,学学写作什么的。

  


  

“可是,Steve,”Sam的眼神落到中间那张照片上“你确定要用这张照片?”Sam把手里的传单在Steve眼前晃了晃,好让他知道不是每个人都能从幼儿园毕业照里认出James,即使你用红笔画了个圈。

  


  

Steve瘪了瘪嘴,蓝眼睛里盛满了无辜,Sam看一眼就懂了,摆摆手说:“好了,知道了,这是酷毙了的James唯一的照片。”Steve如鲠在喉,他和James唯一的纪念就只是这一张毕业照。Sam不忍看着Steve神伤,答应他会和他一起行动,也会解决照片的问题。

  


  

第二天Fury校长就发现公告栏里James Buchanan Barnes小朋友的照片不见了,而且他觉得旁边Sam Wilson小朋友的照片不知怎么的笑得特别狡黠。于是“寻找Bucky”小组在获得James的单人照后勉勉强强地启程了。

  


  

开始的几天Sam觉得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也就是放学后少踢几场球,直到后来他们走完了大半个纽约城,Sam已经对Steve钢铁般的意志佩服得五体投地,他感叹道要有多大的精神力量做支撑才能像Steve这样,无论多少人说对不起,不知道,还是不停地问下去,问下去,直到有人告诉他,噢,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他。

  


  

Sam咬掉一大口冰淇淋,他祈祷着James快点回来,因为他完全有理由相信Steve在找遍整个纽约城后又会把网撒到附近的康涅狄格和新泽西,一想到这Sam就绝望地闭上眼,上帝,我可不想徒步走遍整个美国。

  

 

  

Rumlow先生被关在Hydra总部的某一间审讯室里,房间没有窗户,能听到的声音只有自己的心跳和墙角摄像头的转动,有人按时送来三餐,Rumlow先生都没动过,他就呆在这个房间里,就像他曾审讯过的其他犯人一样,那些人的脸像幻灯片一样一张一张地在他脑海里闪过,惊恐的,垂死的,挣扎的,绝望的,他们可能是某个善良女人的丈夫,也可能是某个天真孩子的父亲,却都成为了自己信仰神坛下的亡魂。

  


  

Rumlow先生顺着墙蹲下来,双手掩面,他常常会做些可怕的梦,梦里那些死在他枪下的人全都涌上来,拉扯他,撕咬他,要把他往泥沼里拉,他们都在说“来呀,来呀,下来呀,死在这里吧,一起腐烂吧。”梦境太过真实,Rumlow先生甚至能感受到散发着恶臭的泥水涌入身体,把自己弄得一团糟时的恶心和窒息。但James的到来改善了Rumlow先生的梦魇,他很少再做噩梦,仅有的一两次也在快要被淹没时被James糊过来的一巴掌解救,那个小鬼总会黑着一张脸骂他胆小鬼,Rumlow先生就会很抱歉地松开紧紧抱着James的双手,看着小孩翻了个身又睡过去,Rumlow先生觉得眼前的这个小鬼头对自己来说是比镇定剂更管用的良药。

  

 

  

一想到James,Rumlow先生就胸口一紧,他非常担心James的处境,不会哭的小孩得不到糖,这样的道理James可能永远都不会懂。这已经是James被带走的第四天,Rumlow先生已经忍无可忍,他操起身边的椅子猛地向摄像头砸去。

  

 

  

在警报响起几秒后,就有三四个士兵冲进来把Rumlow先生反铐在椅子上,Rumlow先生无心反抗,他没有想逃,他只想见见Pierce,他只想知道James的情况,仅此而已。Rumlow先生就这样被拷着,那些士兵就站在Rumlow先生两旁,其中一个士兵Rumlow先生觉得熟悉,大概是某次任务里表现出色的新兵,但叫不出名字。他看着Rumlow先生,眼神不像是惋惜,倒像是崇拜的偶像因为个人行为被拉下了神坛,没有同情,只是觉得‘噢,原来他也不过如此。’

  


  

Rumlow先生无暇顾及其他人的看法,因为Pierce出现在了门口,“Brock,过得好吗。”Pierce跟他打招呼,好像什么都没发生一般的坦然。

  


  

“收起你的虚情假意吧,Pierce,”Rumlow先生第一次对他的上司出言不逊,在亲手撕下了他虚伪的面具之后,Rumlow先生再也做不到尊敬,他质问Pierce:“你为什么这么做?”

  


  

“你指哪件事?”Pierce似笑非笑地反问他。

  


  

“Winter Soldier计划。”Rumlow先生几乎是一个音一个音地艰难发声,他已经很难面对这份在试验名单里出现了James名字的可怕计划。

  


  

“Brock,你知道的,孤儿是最好的特工。”Pierce看着眼睛血红的Rumlow先生,他就像一头被捆绑的狼,只要给他点空隙,他就会扑过来把你碎尸万段。

  


  

“那你为什么把他交给我抚养?”Rumlow先生弄不懂这里面的逻辑。

  


  

Pierce笑起来,他说:“感情是世界上最强大的武器。”

  

 

  

感情才是世界上最强大的武器。从那天起,这句话成为了Rumlow先生真正的梦魇。

  

 

  


  

 

  


 
评论
热度(37)
  1. 梅子酒LLLLLLiro 转载了此文字
  2. 恶龙的城堡TTTTTLLLLL 转载了此文字
  3. TTTTTLLLLLLLLLLLiro 转载了此文字
©恶龙的城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