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龙的城堡

Love Has no Pride 07

wonderland:

罗杰斯那天晚上对他很温柔,他叫他Bucky,一遍又一遍,他只有亲热的时候会这么叫他,罗杰斯在他耳边呢喃,Bucky,我的Bucky。巴恩斯无奈的想,他是不是就为了他唤他一声Bucky才忍耐到现在。无论他做了多过分的事他最后总会原谅他。吵一吵,闹一闹,最后床上解决。

都说睡眠是人类版开机重启。酣睡到天明的巴恩斯,畅快的伸个懒腰,把昨天的多愁善感踢到一边,原地满血复活。他爱罗杰斯,过去爱,现在也爱,将来,以他的尿性,说不定会爱到他死。既然这点无法改变,他还是花点心思在怎么给罗杰斯添堵这件事上再接再厉好了反正他已经这么吃亏了光脚还怕你穿鞋的么。

巴恩斯的愿景是美好的但现实是残酷的。

摆在他桌上的早报用超级大黑体张牙舞爪极其标题党的方式写着今天的头条:战无不胜的罗杰斯将军败在巴恩斯王子两腿之间!配图为昨天他对罗杰斯华丽的大腿绞杀。照片很模糊,但还是能分辨出两人的身形,捂着太阳穴暴起的青筋他决心把美利坚的狗仔队和美利坚联合早报一肚子坏水的编辑全都突突了。

他把报纸啪的一声拍到罗杰斯桌子上。罗杰斯面无表情的看着他。对峙一分钟后,巴恩斯忍不住破口大骂,“你看看现在新闻从业者的道德败坏到了何等地步!”

罗杰斯微微皱了下眉,“你没法阻止狗仔队,你总不能要求我把他们都吊起来。”巴恩斯把报纸丢到他脸上,“那这个无耻的编辑呢。我要你下令撤他的职!”罗杰斯淡定的把报纸从脸上拿开,“我不能干涉新闻自由。”“去你妈的新闻自由!这是侵犯个人隐私!”巴恩斯看起来快烧起来了。“好吧,”罗杰斯让步,“我让他们发个道歉声明。”

罗杰斯一边拿起电话一边小声说,“宣扬你的伟大战果反倒惹恼了你,罗伯特也很可怜.”

啪,巴恩斯把话筒一按,“你什么意思?你想说我心胸狭窄恩将仇报是不是?”

“不是,”罗杰斯又瞄了一眼报纸上的照片,“你心胸宽广以德报怨是美利坚的道德楷模。”

“你!”巴恩斯气的把报纸揪成一团再一次砸到罗杰斯那颗完美的脑袋上,“老子今天要翘班!”

罗杰斯耸了下肩,“处分会公告。”

巴恩斯置若罔闻夹风带火的跑了。 

巴恩斯漫无目的的在街上闲逛,去哪里呢,反正不想回办公室。他确信全海陆的家伙都在背后嘲笑他。明明他千辛万苦的赢了却整的像他无比丢脸的输了一样。都怪那个死标题党。那么可歌可泣的励志故事硬给他掰成暧昧淫秽的三流艳情小说。滚蛋!

罗杰斯盯着那扇被巴恩斯暴力对待却一直坚挺的红木门走神。他想起七年前他和巴恩斯分别的那个夜晚,可怜的小家伙呆呆的看着他和劳拉,泪水在眼眶里打转却强忍着笑出来,怒气冲冲带上门的时候还不忘喊了一句,打扰了。

劳拉硬拉着他不让他追出去,上帝,如果不是劳拉拽着的地方是他的命根子,他怎么可能让那个小可怜独自伤心。劳拉是基地里名声在外的交际花,从他入驻基地的第一天开始就频频和他调情,越被无视越是起劲,他并非常驻人员,只是偶尔在海豹准备吸收新鲜血液的时候过来充当教官物色合适的苗子,和詹姆斯纠缠上绝非他初衷,一开始只是单纯的担心他身为王储将来上战场会成为敌人特别打击的对象,如果他不能比同行优秀很可能在陷入险境时无法自救,可后来詹姆斯表现出的毅力勇气和天分远远超出他的期待,他甚至喜欢詹姆斯总是不服气的撅着嘴在心里默默骂他的样子。他不知道自己鼓着小脸的模样有多可爱。靶场上那副意气风发得意洋洋的劲头让他看得心里发痒。他拼命克制警告自己不要越雷池一步。

他自小有个无比固执的毛病,看上的东西绝不放手,打心眼里喜欢上的更不会与人分享。自私是人类的天性。谁料詹姆斯竟抢先戳破了那层纸,大大方方无所畏惧的样子让他不知如何是好。豁出去和他地下情,脑袋被多巴胺搅弄的一团浆糊,完全忘记了最基本的警觉。劳拉举着针孔摄像机拍下的视频不怀好意又暧昧无边的笑,“罗杰斯教官没想到你对自己的学员这么热情!”

他发蒙的看着眼前晃动的画面。眉头紧锁,咬着牙问劳拉到底想要什么。劳拉风骚的掀了下裙摆,“很简单,他们打赌我这三个月都泡不到你而我不想输了面子。”罗杰斯沉吟了一下,“我怎么知道这是你手上唯一的拷贝。谁知道你还怀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劳拉讽刺的看着他,“你的确一无所知,但又能怎样?如果我把视频放到网上,你会被踢出军队,王子的声誉会蒙羞,而海陆,整个海陆都要跟着你们成为全世界嘲笑的对象。”

他的大脑近乎短路似的疯狂运转,他能面对开除军籍的处分吗,参军是他自幼的梦想,他忍心詹姆斯被各大媒体侮辱凌迟吗,不,他一秒钟也不能忍受,他能让那么多为国家出生入死的海陆同袍与他一起为他的冲动接受不公正的评价吗,他不能!

他以闪电般的速度将手中的GerberMX2抵在劳拉的颈动脉上,“交出视频!我不在乎他们会不会以谋杀罪把我关进去。”劳拉像女巫一般大笑,“别紧张,甜心,刚才不过是吓唬你的,我也算海陆一份子,干嘛要干抹黑自己的事。”他松了口气,手中仍紧握着军刀,“你到底想要什么?”劳拉伸手抚摸他的脸颊,“像我最早说的那样,我的目的很单纯,我们睡一觉,我保住面子,你保住一切,如何?”

他忍住恶心让那风骚的女郎八爪鱼似的缠上来。还没进入正题,詹姆斯便破门而入。詹姆斯心碎的离开后劳拉不依不饶的拉着他,揉搓他的硬挺,他怒火中烧,一掌劈晕了她。随后他给海豹的IT特工打了电话,编造谎言说劳拉有通敌叛国的嫌疑命令他们立即扫描劳拉所有的影音文件。他管不了那么多了,只能赌一赌。如果他手中这份是唯一的拷贝那么皆大欢喜,如果劳拉在其他地方也藏匿了影像资料海豹的IT也知道如何处理。最糟的结果不过是他卷铺盖回家。詹姆斯和海陆的声誉会安然无恙。

他万万没想到的是詹姆斯之后拒绝他所有的电话,电邮以及亲笔信,把消弭误会的通道统统堵死。他只能无奈的独自咀嚼苦果。

巴恩斯找了间咖啡店坐下来,不远处两个金发碧眼身材惹火的女郎向他抛来媚眼,他毫无兴致的忽略了。自从和罗杰斯搞上他对别的金发碧眼再也提不起兴趣。习惯了罗杰斯强硬的几乎把人操散架的风格面对温香软玉总觉得缺了点激情。他被罗杰斯改造成了变态。混蛋!


评论
热度(258)
©恶龙的城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