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龙的城堡

Revisited 08

wonderland:

Note:ABO

娜塔莎联系了她的医生朋友,急于揭晓谜底的托尼无论如何也不肯坐在家里等消息,史蒂夫还在纠结出轨不出轨的问题,而Winter面无表情的任他们摆布。至少他能感觉到这些人没有恶意。

 当他们到达传说中纽约最牛逼脑科医生的个人工作室时托尼怀疑娜塔莎搞错了地址。不是说工作室有什么问题,而是那个医生,那个传说中最牛逼的医生,叼着棒棒糖,穿着白大褂,两手插兜,头发随意的盘在脑后,脸上还残留着激情的潮红,一身暧昧的Omega信息素。

 娜塔莎一脸见惯不怪的样子单手跟她抱了一下,“那个小荡货又来骚扰你工作?”

 扑克脸牛逼医生从鼻子里哼了一声,“我宁愿她来骚扰我,不然天知道她又在什么地方惹祸要我去收拾烂摊子。”

 “只要不是被十三个Alpha堵在死胡同里就好。”娜塔莎耸了下肩。

“额,虽然我不太懂医学,但是…小娜…”托尼挤挤眼睛。这医生也太不靠谱了吧。

如果这医生连托尼都觉得不靠谱可想而知史蒂夫的脸色了。

 娜塔莎叹了口气,“Sameen Shaw,普林斯顿医学博士,前军医,有阵子克林特脑子不灵光就是她治好的。”

 “可她给你开的药方是揍他一顿。”

“谁叫他是装的。”

“这就是你得出她是全纽约最好的脑科医生的依据?”

“难道还不够吗?如果是其他白痴医生一定以为克林特真的出了什么毛病。Sameen一眼就看出他是为逃婚在装疯卖傻。”

“上帝。” 

“是谁在呼唤上帝?”一个妩媚的散发着成熟的水蜜桃般气息的Omega从里面的休息室走出来,老天,她连上衣的扣子都没扣好,乳沟若隐若现。

 “回去。”Sameen医生不为所动的命令道。

“不要,”比Sameen医生高了足足半英尺的Omega以匪夷所思的角度把自己挂在了医生身上,“你留我一个人,人家好寂寞。”

托尼鸡皮疙瘩掉了一地。钦佩的看着连眼皮子都没动一下的Sameen医生以及同样不为所动的娜塔莎。而史蒂夫,史蒂夫正在研究Winter的头发。

 “他什么情况?”

“失忆。原因不明。”

Sameen医生把嘴里的棒棒糖拿出来,对着Winter的方向点了一下,“跟我来,其他人留在这儿。”

史蒂夫想抗议被娜塔莎一个眼神制止了。

 不到十分钟,Sameen医生重新出现在众人面前,“他可能遭遇过车祸,头部遭受剧烈撞击,还因为溺水导致大脑短暂缺氧,不过这很有趣。”

 史蒂夫几乎要出离愤怒了,不管Winter到底是谁,遭遇了这种不幸身为医生居然说这很有趣。

Sameen医生无视了史蒂夫的愤怒,自顾自往下说,“他有个不知死到哪里去了的Alpha。”

 娜塔莎、托尼和史蒂夫都露出了震惊的表情。Winter明明没有被标记。

 “精神联结。很罕见。但是存在。从他的情况看精神联结的时间已经很久了,可能第二性征刚觉醒的时候就产生了。如果不是精神联结够强大,他很可能已经死了。只能说那个不知死到哪里去的Alpha挺希望他活下来的。”

 史蒂夫心里不是滋味,Winter有Alpha。

 娜塔莎脑子转的飞快,车祸,溺水,巴恩斯,全串上了。只要搞清楚他是在哪里出的车祸就能确定他是不是真的巴恩斯了。

 “精神联结还有其他的作用吗?”

“互相感应情绪,所在的位置,甚至疗伤,但他的情况有点特别,联结虽然时间很长但是并不完整,你也看到他脖子上没有标记了,不知道为什么他的Alpha不标记他。”

“他的Alpha是个白痴。”Sameen医生的Omega给出评价,“不过居然有跟我们一样是精神联结的呢,好开心。”

“你当初一定是用什么奇怪的药丸骗了Sameen的脑子才会让她跟你联结上,Root。”

“噢,不相信真爱的小娜娜真可怜。”

“你只不过是想让你每次陷入麻烦时Sameen能快点找到你。”

“那是因为Sameen爱我,都是因为爱,亲爱的,都是因为爱。”

“是唯一的吗?精神联结后的Alpha有可能标记一个不是他的Omega吗?”

“如果是不完整的精神联结,通俗点说就是没有把他联结的Omega搞的一塌糊涂并且在他的脖子上咬上几口,完全可能。不过之后会很痛苦。”

“怎么说?”

“精神联结和肉体联结的对象不一致会互相排斥。他会焦躁不安,每天心烦意乱的想在墙上挠出几个洞。”

 史蒂夫打断她,“焦躁不安?”

“就像你右脚穿着左脚的鞋那种感觉。都是鞋但别扭还磨脚。”

 史蒂夫蹙起眉,不详的预感袭上心头,自从和巴基结婚后,他一直感到焦躁不安,那种感觉缠着他日夜挥之不去。

 娜塔莎和Sameen对看了一眼,Sameen脑袋朝休息室那边偏了一下,打了个手势,Root咯咯笑,“你太坏了,Sameen。”

 娜塔莎对史蒂夫正色道,“听着,我们现在没法彻底判断Winter是不是巴恩斯,但是根据Sameen的诊断,有个直截了当的方法,我要你去试试。”

 史蒂夫仔细回忆了Sameen医生的诊断,表示愿意听下去。虽然还有一大堆谜团和疑点,但是,好吧,让他们先搞清Winter的身份。无论什么结果他总得去面对。

 娜塔莎推了史蒂夫一把,”进去,标记他。Sameen给他注射了催情剂。”

 “什么?!”

“我就知道你是这个反应。”

“如果你成功标记他,他就是巴恩斯,如果你失败,那他就是别人的Omega,因为精神联结的屏障你无法标记他。”

“可是…万一..还有他要是不愿意…”

Sameen医生嘲讽的笑了一声,“你感觉不到他在你身边呼吸的频率吗?”

 托尼卧在接待室的躺椅上快睡着了,此时发出一声不满的呻吟,“不敢相信有人打炮竟然不邀请我参加。”

 “你想看见史蒂夫的老二么?”

 “噢,不,把那个画面从我的脑海里驱逐出去,你太邪恶了小娜。”

 史蒂夫深吸了几口气,把心一横,推开门。

中间转图片:http://imglf0.ph.126.net/YwxV_nkRhLg6y_wf2LCZhA==/6619489908258246222.png

错位的齿轮终于归位,史蒂夫看着身下眼神迷离的Winter,不,他该叫他巴基了,用尽全身的力气把他抱在怀中,多巴胺和信息素充斥着他的大脑,他陶醉在无与伦比的幸福中。

 他们又休息了一会儿,接着去小淋浴间冲了把澡,总不能带着满身的信息素出现在亲爱的朋友面前,那太失礼了,穿戴整齐后来到前厅,娜塔莎瞥了一眼巴基脖子上新鲜深刻的标记二话没说走上前拥抱他,“欢迎回来。”托尼吸了下鼻子,“他妈的什么事。”

 冷峻的Sameen医生歪了下头,“他会好起来的。”她又看了眼史蒂夫,“他就不一定了。”

 多巴胺像水退沙滩一寸一寸消退后,史蒂夫的大脑重新运作起来,巴基担忧的看了他一眼,他像被蜜蜂蛰到一样躲开了。他没资格站在巴基身边。稀里糊涂的跟一个冒牌货结婚,标记他,还试图和他要一个孩子。历经艰辛支离破碎的爱人站在他面前时他辨认不出,在巴基和他睡在同一栋房子里时,他和另一个人上床,简直罪该万死。


评论
热度(115)
©恶龙的城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