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龙的城堡

[盾冬] Born Equal 生而平等(GATTACA 科幻AU 甜文)上

Bellottie:

注:GATTACA設定

 

設定説明:1997年神級之作(Ethan Hawke,Jude Law,Uma Thurman主演) GATTACA。人類已經掌握基因訂制技術,只要支付得起,你的後代就是完美的基因產物,他們不會有心臟病的風險,不會得近視,頭腦發達,相貌都是賞心悅目的美男佳麗,身材都如模特兒一樣標準,曲綫誘人。這些擁有完美基因的人被稱為“合格人”,通過自然懷孕/生產方式會有罹患各種疾病的可能的普通人被稱為“缺陷人”。合格人和缺陷人之間社會等級森嚴,許多工種只能由合格人擔任,例如下文的神盾軍工公司。這類公司每日對員工進行體檢,以防止缺陷人混入合格人“進行任何盜竊、破壞等行爲”。

Gattaca介紹

本文設定的年代是24世紀。前半段(偽)科幻故事,后半段沒羞沒躁談情説愛。因應設定會有病態的肉段,慎點


(其實就是前弱雞總裁和前白富美被包養的故事)

 

 

 

正文

 

 

”1,2,3,4——起!“

 

”1,2,3,4——起!“

 

Steve Rogers的手心全是汗,抓著單杠的手不停打滑,但他堅持著,不管汗水已經流進了自己的眼睛。

 

”1,2,3,4——起!“

 

還有10分鐘到6點,體育館要關門了,Steve想趁這個時間再多做幾組引體向上——

 

”快過來,Rogers!今天的份額結束了!我要下班了!“ 該死,今天怎麽又提早關門?

 

看門人Barry怒吼著。他是一個體重超過280磅的黑人,是這所專門接收缺陷人兒童的學校里工作最久的員工之一。Steve非常討厭他,但他從來不願意得罪他,不僅因爲Steve實在太瘦弱了,而且他掌握著體育館的鑰匙。Barry爲人粗魯,對待自己的同類毫無同情心。他嘲笑著這些身體有缺陷的孩子,不讓他們玩那些體育器材。

 

15歲的Steve唯一能接觸到也能起到真正鍛煉作用的體育器材就只剩下單杠了。他出生的時候,醫生給的體檢報告顯示他有89%幾率患上心臟病,78%幾率患上哮喘,43%幾率患上肺癌,98%患上近視,因爲他糟糕的身體條件,他只能活到40嵗。他是他的精英父母一次酒後激情的產物,醫生強烈建議他父母把他墮胎,但他的媽媽不捨得,”即使他不完美,他還是我的孩子。“

 

天知道這個決定有多麽自私。在這個等級森嚴的社會,基因缺陷就等於一輩子都不可能過上體面的生活。缺陷人無法接觸精英教育,他們只能去專門給缺陷人設立的學校,所有給合格人設立的設施,包括學校、醫院的一切機構,都安裝了基因鎖。合格人把手指伸進去,刺破皮膚,門鎖的掃描儀會自動檢測血液中的基因,若是發現任何缺陷基因,基因鎖都無法開啓。缺陷人只能在合格人的嚴密監視下,在合格人的活動範圍内進行極爲有限的活動,例如清潔衛生,或者搬運大宗物品。在街頭,基因警察有權隨時對有可疑的人物進行現場基因測試,杜絕缺陷人混入合格人的階層的一切機會。發現身份冒用者,冒用者和被冒用者都會被投入監獄甚至死刑。這就是缺陷人在社會上的基本地位。丹麥人在幾百年前提出”基因“這個概念的時候,他絕對沒有想到,基因的體積那麽小,但它造成的鴻溝,比銀河系還要大。

 

Steve雖然身體條件有限,但他的志向一向都非常遠大。Steve的理想是做一名宇航員,他期待遨遊太空,跨越那深不可見的星際距離。Steve最感激的是,雖然他沒有繼承父母的優秀身體條件,卻繼承了父母卓越的頭腦。他的智商很高,跟合格人平均智商水平不相上下。多虧了比他小3嵗的合格人弟弟,他得以接觸那些只有合格人才有資格看的精英教材。他已經讀完了工程學概論和中等物理,他正在讀的書包括天文學和天體物理學基礎。他和弟弟關係還行,弟弟從來沒有因爲自己是合格人而看不起缺陷人的他,只是社會等級擺在那,兄弟倆注定要走上不同的路。媽媽還是那個溫柔軟弱的女人,她倒是沒有反對他去追尋自己的夢想,也許知道他反正都活不過40嵗,”就讓他好好得追求一下想要的東西吧。“

 

Steve從小到大都很孤獨,因爲他是一個生長在合格人家庭的缺陷人。他的内心非常敏感,但他並沒有自卑。他知道他終有一天可以衝破身體的束縛追尋自己的夢想。

 

----------

----------

 

 

Steve Rogers坐立不安,他接下來要做的事情,萬一被發現了絕對是死罪。但電話裏那個人一再向他強調他們手法很安全,很謹慎,”已經做了幾百個案例,完全沒有問題。“

 

那個男人的頭光光的,一根頭髮都沒有,穿著考究的西裝卻無法掩飾他虛胖的身材,金絲眼鏡架在那扁平的鼻梁上,整個人看上去狡猾而奸詐。Steve不信任他,但他手上那個小小的金屬片可能承載著Steve下半輩子全部的希望。他的要價很高,僅凴Steve在超市做理貨員的臨時工收入是無法承擔的,幸好他還有疼愛他的精英父母,他幾乎爲此清空了他的信托基金。

 

”我接下來會帶你到他那裏,你會喜歡他的,他是個有趣的人。”那個九頭蛇人才服務公司的中介,Sitwell用油膩膩的聲音不緊不慢地說著。

 

這個,Steve將要做的事情,是購買一個合格人的身份。有些因爲種種原因而並沒有走上成功人士之路的合格人會向支付得起金錢的缺陷人出售自己的基因——基本方式包括出售血液、毛髮、尿液、糞便、皮膚的碎屑等,讓缺陷人可以通過各類日常體檢從而在精英階層生存。

 

Steve已經通過了神盾軍工公司的初輪匿名筆試,在數千個報名人中他排名第8。要知道那些都是合格人,從小接受精英教育,和Steve這些自學者的基礎完全不一樣。下一輪是面試,也會有基因測試,所以他必須在面試之前,搞定自己的合格人身份。

 

Steve把那個金屬片塞進自己的個人終端,一張照片簡歷跳出來。James B. Barnes,25嵗,比Steve還大一歲。褐色的頭髮,藍色的眼珠,漂亮的臉簡直不像真的,他曾經是一個優秀的槍手,一個擁有遠大前程的未來軍官,因爲一場愚蠢的車禍,James B. Barnes失去了他的左臂。他無法再握槍,他甚至無法再自理生活。這個社會殘忍地抛棄了他,優秀的年輕合格人那麽多,誰會關心一個殘疾人?在那些眼睛比天還高的合格人眼中,殘疾的合格人,跟殘缺人沒有差別,但這些被合格人社會抛棄的合格人,過得比殘缺人還要痛苦。如果從來都生活在泥地中,又怎麽會理解那些從雲端掉下到泥地的失落?

 

Sitwell告訴他,爲了Steve的新身份不被拆穿,他必須要將他的基因提供者Barnes帶回家養起來,Barnes不能被別人發現,而他自己也不能與任何人有親密關係,一切的身體接觸都會留下太多身份暴露的危險。只要一根頭髮,甚至一滴汗水,成年累月小心翼翼的精心規劃就會毀於一旦,並搭上兩個人的性命。

 

Steve Rogers看著檔案裏的那個名字,他把心一橫,把包裏的那沓錢放到了Sitwell手裏。

 

 

------------

 

 

Steve現在已經不是當年那個小弱雞了,多虧了他堅持鍛煉,哮喘一直沒有復發,身上的肌肉輪廓也漸漸練了出來。他的身高跟James B. Barnes差不多,身體看上去還算強壯,和前軍人比較差別不大,他只是需要把他的金髮染成褐色。

 

James是個可愛的傢伙,真的。儘管他失去了一條手臂,但是他是一個樂觀的人,笑眯眯的,對於他今後再也無法使用自己身份的事情,他的態度坦蕩得令人吃驚。

 

“既然我的身份可以被其他人用,當我有需要的時候,我總能找到一個適合自己使用的身份,對吧。” James無所謂地擺擺頭,向Steve放射了一個甜甜的微笑。

 

簡單交代過一些事情之後,Sitwell就走了。Steve帶著James上車,帶他回那個在市中心的三層樓獨立屋。

 

剛剛在James住的公寓,Steve看到了很多榮譽勛章和獎狀。這個人真的是很優秀呢。

 

“你爲什麽要干這個?” Steve其實不想問這個,話一出口他就後悔了。一個原本有遠大前程的合格人,做這個無非是爲了錢,他提起這個,像是故意提醒James的不幸遭遇。

 

“爲了有人養啊。” 結果James給了他一個讓他措手不及的答案。他修長的雙腿伸直,放鬆地半躺在副駕駛位上,他穿著一件白色的簡單T恤,深V的領口幾乎把整個胸部都露出來,深色的緊身牛仔褲勾勒出筆直的雙腿和圓潤的臀部。他滿臉輕鬆,一點都沒有失去身份的焦慮和不安。Steve發現他的嘴角總是微微向下,仿佛飽受委屈,偏偏眼角總是蕩漾著笑紋,濕漉漉的眼睛像是能直視到人的心裏。他以前一定是一個受歡迎的男孩,Steve想,那麽樂觀,那麽美麗,像是自体發光的星辰。


“他們說這個,” James用他健全的右手在他們之間比劃了一下,“是終身的一對一的關係,雙方都絕對不敢有一絲不軌企圖。” James的桃花眼掃過Steve,“所以我希望我們至少會成為朋友。”他說著這個,像是說著今天天晴一樣輕鬆,在Steve耳中卻不亞於一顆炸彈,一旦他開始使用James B. Barnes的身份,他終身都無法擺脫他了,他永遠都會是James B. Barnes,Steven G. Rogers將不復存在。


Steve不知道怎麼答話,他想到神盾的宇航員計劃,無聲地點點頭。


—————


利用James的血液,Steve順利通過了面試,成為了神盾軍工發展部的初級管理層。


入職之初,Steve就填寫了將來要加入航天計劃的意願。這意味著他需要接受比其他職員更多的身體檢查。神盾公司的醫生是個紅髮的美人,冷冰冰的臉龐總讓接受檢查的人戰戰兢兢,絲毫不敢放鬆。


“James,是嗎?” Romanoff醫生挑著紅色的指甲,翻看著他的醫療記錄。


“是的。” Steve很緊張,如果Romanoff醫生有超人的聽力,她可以聽到在他佩戴著播放James恆定的心跳聲的微型擴音器的胸口,有一個屬於他自己的繁亂的心跳。


“你可以走了。” 女醫生的話讓他鬆了一口氣。他穿上衣服,走向檢查室門口。


“身體素質不錯,順便說一下。” Steve聽見醫生的評論,他回頭向女醫生點點頭,離開了。


----------------------------


每天,Steve都生活在害怕秘密被揭穿的恐懼當中,他慢慢摸索出怎麼去當一個合格人,最重要的一點是學會俯視這個世界。看到殘缺人,用最親切,最憐憫的態度跟他們打招呼;合格人,最重要的一點是骨子里的傲慢。


可是即使當上了合格人,Steve依然很孤獨。他無法跟任何合格人交朋友,因為他一旦和他們進行深入交談,他們很快會識穿他的真正身份;他也無法和殘缺人交朋友,那些殘缺人總是對合格人敬而遠之,這不是Steve的錯,這是社會階級擺在那,看不見的隔閡。


James是Steve生活中唯一的常量。每天他會準備好每天Steve會用到的血液、毛髮或者唾液等物,跟去神盾公司上班的Steve說再見,祝他一天愉快;下班后James會在家裡等著他,問他這一天過得怎麼樣。然後他們會一起準備晚餐,晚餐的時候James會跟Steve聊天,有時是科普合格人的社會的事情,(很多事Steve以前也從父母和弟弟身上了解到,James告訴他的,更多是作為一個合格人,在日常生活中的感受。)更多時候,是跟Steve分享他以前的生活經歷。


James真的是一個非常有趣的人,他可以把一件平淡的小事說得妙趣橫生,他也可以把不開心的回憶用快活的方式敘述出來。


“——所以,從此以後在射擊場,我總是記得戴上髮帶,把那些長長的碎髮扎起來。”


James說著以前的一些小事,Steve沒認真聽,他只是看著James在那裡說話,他就覺得壓抑了一天的沉悶都會漸漸釋放。


=================


Steve每日的生活都很無聊。早上第一件事是在浴室去死皮,洗頭髮,為的是盡量減少自然脫落的皮屑和毛髮在他看不到的地方而被人發現。Steve他每天會做兩個人份的早餐,James儘管可以睡到中午,但他堅持與Steve一起吃早餐。吃完早餐,James會抽血,裝進那個假的指紋套讓Steve可以通過重重基因鎖。他一隻手很難完成這些事,所以實際上大部份都是Steve在做。


“你只要把我養得白白胖胖就好了。” 今天早上抽血的時候,James盯著那個針頭突然這麼說。Steve疑問地抬起頭,James的眼睛並沒有看他。“我像是一頭牲口,給你提供一切身體的部分。”


聽到這話的Steve感到很不爽,在他的心里,James是一個正常的人,是一個優秀的合格人。即使是James他自己,也不能這麼侮辱這個合格人。他扶住James的雙肩,用非常認真的語氣告訴那個合格人,“不,你是一個人,不是什麼牲口,不要這樣說自己好嗎。”


James別開了頭。“隨便你怎麼說,Mr.Rogers。”


不知為何,這句“Mr.Rogers”讓Steve感到非常不舒服。


------------------------


Steve今天有體能測試。這個他不太擔心,他穿好那個粘貼型的微型擴音器就出發了。


擴音器裡面灌錄的是James的心跳,那顆強壯而完美的心臟發出穩定強健的心跳聲。Steve能跑,他只要保持別在訓練場心臟病發就行。


給Steve測試的Theo感歎,“我能用Barnes的心跳做節拍器。”


體能測試Steve拿了滿分。他拿著那份“James B. Barnes評級A+”的報告,高興地回了家。


家裡很黑,沒有開燈。現在時間不太晚,James應該不會那麼早睡覺。Steve想跟James分享這個好消息。他走進James的房間,卻發現房間沒人。


不僅房間沒人,家裡任何一個角落,都沒有James的蹤跡。


Steve的頭轟的一聲炸開了。James去了哪裡?


他不敢出去找,萬一被人看到他和James一起出現,肯定會有基因警察上前檢查,一檢查就完蛋了。他也沒有給James配個人終端,因為Sitwell告訴他,“James不會離開家裡半步,你一回來就會看見他。”


Steve很擔心,他怕他的秘密會因為James的出走而被發現,他怕James會被基因警察發現,他怕James一去不返他就此失去合格人的身份……他最擔心的還是James一去不返。Steve自從冒用了James的身份之後,他不敢交朋友,他怕一旦和那些合格人開展一場深刻的對話他的身份會被馬上識穿。每天在家裡等他的James是他唯一的陪伴,對著James,他可以無所不言,沒有顧慮。


Steve坐立不安,James到了他這裡以後,從來沒有離開過,從什麼時候開始Steve每日最放鬆的時候,是跟James在一起,每日的晚餐漸漸成了他最期待的時刻,儘管他是每日走出家門接觸社會的那個人,但他覺得James才是那個讓他大開眼界的人,和James在一起的時刻,充滿了愉快和輕鬆。現在,他的快樂根源去了哪裡?


凌晨2:30,大門被緩緩推開了。James輕輕地走進屋子,他走路搖搖晃晃的,明顯喝醉了。Steve看到他回來了,站起來迎上去。James看見他,嘴角勾起綻放出一個勾人的笑容。


“啊,新的James B. Barnes在此呢,”James站都站不穩,醉酒加缺了一邊胳膊令他幾乎要倒下。他伸出手指戳了一下Steve的胸口,“全新的James B. Barnes,雙手健全,有體面的工作,前途無限,啊,比任何的合格人都要出眾……”


Steve扶住了James,James卻倒在了Steve的懷裡。他身上酒氣很重,看來喝了不少。


“James?你去哪裡了?為什麼喝這麼多酒?”


James瞇著眼,看起來快要睡著了。“Johnny,Stephen,Jeffery,他們在一起,伏特加,伏特加,好多伏特加——”


Steve聽到這些陌生的名字心裡一陣發慌。“James? 那些人是誰?你跟他們說過什麼?”


James抬起頭來,迷醉的眼睛看著他。“啊,他們說你就是個佔有慾超強的混蛋,我就是你囚禁起來的金絲鳥,除了——除了不能生孩子之外……”James打了個酒嗝,又倒在他身上睡過去了。


Steve無奈,只好把James抱起放到床上。James其實比他矮一點,脫離了軍旅生活之後減少鍛煉,整個人小了一圈,Steve很輕鬆地就抱起了他。James被放進被子里的時候,他伸出手抓住了Steve的手腕。


那聲呼喚很輕,像是小貓試探的叫喚。Steve回頭,看到那雙漂亮的藍眼睛里無助的困惑。Steve的腦子斷了一根弦,他拉開了被子,把那個合格人抱在了懷裡。


睡著之前,Steve感受到James往他的懷裡蹭。他抱著那團軟軟的毛茸,陷入了黑甜鄉。


Steve一夜好夢,第二天醒來的時候感到神清氣爽。他看了一眼還躺在他懷裡的James,一種無法說明的情緒蔓延在他的胸口。他悄悄下了床,做了早餐自己吃,把James的那份包好放在微波爐里,寫好紙條。


今天可以用昨天沒用完的血液,不必叫醒James。他這麼想。


-----------------


今天要大體檢,Steve早早起來了,給自己做了一個徹徹底底的清潔,他用力地把皮膚都擦得發紅,一遍又一遍地梳頭,把胸口的擴音器充好電,每個指頭都帶上足量的血液假指套,把尿液包綁好。他帶好了一切可能會需要的東西,他也帶了一些根本不需要的東西,比如James的汗液和James的精液。


早上他拿到這管精液的時候,試管還是溫熱的。Steve根本不敢直視James的眼睛,他滿腦子都是想著就在剛才,就在那個浴室,James是如何把這管精液製造出來,James卻仿佛沒事一樣坐下來吃早餐,做著一切正常的事情,還跟Steve開了個玩笑。


臨出門的時候,Steve像平常一樣跟James打個招呼就打算走。James走過來,用他僅有的一條手臂擁抱了他一下,手勾著他的脖子,臉貼著臉在他耳邊說,“愉快的一天,Steve,一切順利。”那些熱熱的氣息噴在他的耳朵,Steve感到自己的臉馬上紅了,James退開了一點,對著他笑了一下,就放開他了。


整整一天,Steve的腦子都是關於那管試管的溫度和早上耳邊的氣息。Romanooff醫生叫了他好幾次,他都幾乎沒聽到。


“James?你還好嗎?”紅髮的醫生皺著眉頭看著他。


Steve趕緊收斂了臉上的傻笑,他發現女醫生盯著他的褲襠,仿佛非常不滿意。


糟了,他居然想著James勃起了,在一個女士面前,實在是不得體。


“既然如此,就別浪費了。拿著,去那個房間。這個測試本來是滿一年之後才做的,不過現在做了也無妨。”Romanoff醫生遞給他一個帶塞子的試管,示意了那個小小的房間。“裡面會有你需要的東西,如果是有困難的話。”女醫生意有所指,又打量了他一下,讓他過去。


一關上門,Steve就壓制不住自己的臉紅。這是非常危險的事情,合格人的自制力一般都非常的好,不應該在工作場合與有工作關係的人面前勃起。Steve回想了一下,他確定他被Romanoff醫生誤會了。他對她不感興趣,但他不可能跟她解釋他真正的性幻想對象。


他掏出了那管屬於James的液體,拉下了自己的褲鏈。滿屋子的色情雜誌他根本沒動,只盯著那個試管就在他自己的手裡又急又快地釋放了。他用紙巾擦擦手,把紙團放到自己的口袋里帶走,打開門,他把James的試管交了出去。


“那麼快哈。”Romanoff醫生似笑非笑地看著他。他幾乎無地自容了。


他逃一般離開了醫務室。


哦天啊,他像一個傻瓜一樣被自己圈養的合格人挑逗起來了。


日子一天一天過去,不知不覺James和他的契約已經半年了。Steve在合格人的社會中越來越適應,他可以下班后跟那些合格人同事去喝一杯,或者回應一些合格人女士的調情。但他既沒有跟任何一個合格人女士發展任何浪漫關係,他甚至也跟那些同事保持著友好而疏離的關係。他的朋友只有一個,而他每天都在家裡等著Steve。


Steve有時候還是會在別人叫他Mr. Barnes或者James的時候發愣。他其實知道他們在叫他,只是他的身體沒有辦法及時作出回應。他現在只在一個人面前是Steve Rogers,那個人每天都會在家里叫喚著他Steve,那是他記得自己唯一還沒有發瘋的標誌。



James在那次出走之後,再也沒有離開過。他們曾經對這個事件有過一次討論。


“那些都是我的朋友。”James說。


Steve覺得有點不開心。他只有James一個朋友,而James除了他,還有其他的朋友?


James隔著桌子握住了他的左手。“他們都是好人,真的,而且他們,額,都是‘殘缺人’。”


James告訴他,他喜歡和殘缺人一起,他痛恨殘缺人這個稱呼。“合格人,殘缺人,有什麼不同?不都一樣是人嗎?一樣的23對染色體一樣的有眼睛有鼻子有嘴巴,我最喜歡他們的一點是,他們從來不帶著偏見看待一切事情。在我還是一個健全的所謂合格人的時候,我的朋友幾乎都是殘缺人,他們看待事情的方式,跟那些鼻孔比眼睛還高的人根本不一樣,在他們的眼中,世界總是充滿了美麗和不可思議,他們會為自己的理想奮鬥。而我從小被教育世界一切都是屬於我的,一切都是我應得的,所有的一切不完美,都是等著像我這樣的人去拯救,去修復。我恨透了這樣的感覺,那種明明什麼都沒干卻高高在上的感覺。我看著那些我稱為朋友的人,卻被迫像看到低等生物一樣用憐憫的目光去和他們交流。我無法改變這個世界的不公,即使我處於優勢的一端,我還是痛恨這不平等和無力感。所以當你出現的時候,”James看了他一眼,嘴角有一瞬即逝的笑容,“我忽然感到這也許是最好的解決方法,你把我這個皮囊拿去,我可以隱藏起來,不再承受著這個身份帶來的重擔。”


“而你,你是那麼優秀,我也很高興是你頂替我的身份,而不是什麼覬覦特權生活的瘋子。”


Steve看著他,“你覺得我優秀?”


James眼角的笑紋又在蕩漾了。“是的,我覺得你很優秀,人的靈魂不分基因。你有一個偉大的靈魂,Steve,生在這樣一個不公平的社會里依然保持著夢想和奮鬥。我慶幸我能把我的身份借給你,因為你能比我更好地實現那偉大的夢。”


Steve俯身向前的時候,James沒有後退,他水藍色的眼睛像兩塊水晶,濕漉漉的,晶亮的光在眼底閃耀。Steve含住James粉紅的嘴唇,捧住他的臉。他想把James的那些曾經的痛苦和憂傷都吻去,因為他是這麼美好,他值得一切。


TBC


评论
热度(108)
  1. 恶龙的城堡一個已棄之人 转载了此文字
©恶龙的城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