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龙的城堡

【盾冬】滑铁卢桥-全

糊噜-:

有点魂断蓝桥AU的感觉,但是我改了蛮多的hhh

大致是Steve和Bucky是青梅竹马,然后穷小子Steve参军去了回来变成Rogers上校,可是在他参军期间布鲁克林白富美Bucky家破产最后沦落成站街男ji……

讲述了他们重逢的故事【微笑。

如果可以接受这个设定请往下走↓↓




 保证HEˊ_>ˋ 看我诚挚的眼神【。 

====




深夜,纽约布鲁克林。

这里的街道巷子的排列很像一条疏松的鱼骨,由主干道外延伸出一条条岔路。一辆深色的车缓缓行驶在柏油马路上,这一夜的月色并不明亮,但仍能从这辆车的轮廓中辨认出这是辆军车,而且里面坐着的人军衔不会低到哪儿去。

Rogers上校坐在副驾驶,远方的内战终于结束,他时隔五年终于得以回到他的家乡。这里的一切同过往比已经不大相同,你能说什么呢?时过境迁,或者是物是人非,在所难免。

他看似没有什么必须要回来的理由,他没有父母,没有兄弟姐妹,没有任何亲人在布鲁克林,照理说没什么好挂念的——但事实上,他确实是为了某个人回来的。

街边的路灯比月光明亮得多,但也因为人为而显得刺眼,Steve望着窗外,惊讶地发现这个钟点了竟然还有人站在月光下抽烟。这是一个男人,穿着黑色的呢子大衣,在路灯的照耀下,很容易看出这件大衣上有几块明显的污斑,并且挺有些年头。他深埋着脑袋为自己点燃一根香烟,Steve发现这男人梳着中长的头发,他把一部分头发在脑后扎了个辫子。

车子并没有停下,以上这段完全是军车从距离男子20米到距离男子5米慢慢拉近的画面。Steve也不知道为什么,他凝视着这个灯光下的男人,他觉得这个佝偻着点烟的身影格外熟悉。

男人点燃了香烟,仰头深深吸了一口,然后从鼻子里喷吐出一串虚幻的烟雾,他的架势颇有点阔绰公子的风范,鼻梁高挺,Steve觉得舌尖有个名字呼之欲出。

车子继续开近,Steve终于看清了他的正面。

“停车!”他失态地脱口而出,让他的司机吓了一大跳,猛然踩下刹车,向他投来惊疑的目光。Steve收拾了一下脸上一团糟的表情:“抱歉……我只是遇到了一个熟人,我下车和他打个招呼。”

不等司机回答,他立刻开门下车。

男人看到有军官从车门里下来,不动声色地把香烟扔到地上踩熄,警惕地后退几步。

“Bucky!”Steve呼唤男人的名字。

他正是为了这个男人回来,这个男人在他每次险死沙场的时候支撑着他,Steve激动得几乎难以言语,好像整条布鲁克林的长街化作鱼刺梗在他喉咙里。

而Bucky只是看着他,露出一个疲惫的微笑,像是前两秒他们刚刚从一个不入流的酒吧里出来。“Steve。”然后他惋惜地看着地上的香烟,皱了皱鼻子,把手插进他的发间,“看到你真好。”

Steve用力握住Bucky冰凉的手,像是要把他身上的温暖全部传输给他一样:“你现在住哪儿?”

“就这条巷子里,”Bucky不着痕迹地把手抽离了Steve的掌心,把中心移到脚跟上,纨绔地转了个身指指身后幽黑的长巷,“你不会想去的,Steve,你帅气的军装会弄脏的。”

“……等等,你可以上车,去我的宅子。”

“为什么不呢?我自己也不想回我自己的窝。不过,宅子?”Bucky低头笑了,脸颊上的肌肉好看地鼓了出来,“听上去很豪华,祝贺你,Rogers上校。”




车子继续行驶,马路也逐渐变得宽敞,视野也更为开阔。开过这条跨海大桥,就是富人区了。Bucky难得脸上有了一点光彩,他看着海面在月光下泛起的波澜,轻轻叹了口气。

司机对于长官领着这么一个邋遢而英俊的男人回家感到惊讶,深更半夜站在街上这幅德行的男人往往都是出来卖的,男妓也不算什么稀奇货,只是他如此正经的长官竟然也好这一口。他只敢在心里暗自啧啧几声,维持着扑克脸开车把长官送回家。

车里沉默得有点刻意,Steve开口问道:“Bucky,我离开后发生了什么吗?”

Bucky斜靠在后座上,攮起了鼻子:“很多事,没一桩好事……除了你回来了这件事。”

Steve看着后视镜里Bucky的表情,欲言又止。

“你嗓子很哑,等到了家再说吧。”Steve说。

后座上的男人混沌地点了点头,然后就像是昏睡过去一样再没有说一句话。

一路无言。




Steve的宅子让Bucky想起自己还是James·Buchanan·Barnes的日子,宽敞的花园,可以骑着马在修剪整齐的草坪上消磨一整个上午,白漆的外墙,雕刻精美的罗马柱……他重新站在这么一片灯火通明的豪宅前,几乎错觉自己回到旧时光。

好像还有管家会关切他回来这么晚Barnes夫妇要多么担心,好像还会有女仆脸红着簇拥问他是否需要放洗澡水或者喝点什么,好像还会有父亲和母亲的带着温度的责备声……好像那个穷小子Steve还是这么带着一点点崇拜地喜欢着他。

但Steve的声音一下子把他从往日的泡影中拉扯了出来:“我没有雇佣仆人,我们看来一切得自己搞定了,我来为你倒杯茶。”

Bucky在沙发上坐下来,客厅顶吊着的水晶灯的光亮好像有热度似的,灼得他脑门渗出汗珠。

清脆的声音,Steve端来了茶,Bucky看着这碟子上的茶杯,依稀记得自己曾经有一套花纹相似的茶具。他抱以礼貌的微笑,喝了一口。

“我离开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Steve坐在Bucky身侧的单人沙发上,有点焦灼地扣紧了自己的十指。

“我们家生意上出了点问题,日子一天不如一天,最后破产了,没钱,没房子,没佣人。父亲和母亲的身体条件受不了那里……然后后来,没有家人。”Bucky侧身用手托着脑袋,又换了个更舒服的姿势,“我想打工,但我才刚成年,而且谁敢雇Barnes家的独子?”

看到Steve疑惑的眼神,Bucky扯了扯嘴角:“你不会以为我家破产是意外吧?”

Steve比他更像是那个遭受命运嘲弄的落魄子弟:“他们怎么能这样!这又不是你的错!……Bucky,我真的感到非常,非常抱歉。我让你一个人承受这种事情……”

“收起这些没意义的安慰吧,你愿意让我睡沙发我就已经很欣慰了。”Bucky作势便要躺下。Steve拉住他的胳膊:“不!那你现在靠什么维生?”

“住个破狗窝能要多少钱?”

“但你总要开销。”

“我会帮别人干点杂货……够温饱了。”Bucky挣扎着想让Steve松手。

“你不是说没人愿意雇你吗?”Steve皱着眉头,他总是打破砂锅问到底,这么多年一点没变,Bucky瞪着捏着他胳膊的手,他知道Steve不会就这么罢休的,他觉得头疼:“够了!总有点没人愿意干的活!”

Steve松开了手,他的声音有点不那么坚定了:“你为什么这么晚了站在街上抽烟?”

本来准备躺下却硬被Steve扯起来的Bucky不自觉地舔了舔嘴唇,他移开了眼神:“……只是散散心。”

“你在撒谎。”Steve伸手想要再次拉扯住Bucky的某个部位,“你有困难我可以帮你,别对我说谎好吗?Bucky,告诉我,你为什么出现在那里,你为什么……”

“操你妈的闭嘴!你哪来这么多为什么?!”Bucky猛地从沙发上站起来,怒睁着眼睛,眼里有不少血丝,“你玩够没有?Rogers上校?你还打算这么继续羞辱我吗?”

“我没有羞辱你!更没有拿你取乐!我只是想知道你现在到底怎么生活,好吗?!Bucky,我只是想帮你!就这么简单!”Steve惊讶于自己的善意被歪曲成这种含义,声音也不自觉地拔高,但Bucky的声音更高:“你还不明白吗!你看到我的时候我就在找活干!我就是这么生活的!”

Steve扶着Bucky的肩膀想让他冷静下来坐下:“你什么意思?”

Bucky把手插进头发里又猛然拔出来,他扎的辫子已经快散开来了,他紧咬着下唇,颤抖着吼出来:“我的意思是我他妈的是个男妓!”

“现在你满意了吗?你听懂了吗?Rogers上校?”他声音变得很轻,像是一梦醒来般浑浊而沙哑的嗓音,像是声带在沙地和泥泞中滚了一圈,Steve想说什么,但是他打断了他,“你不会希望我脏了你的新宅的,我最好先走了。晚安,Rogers上校。”

“留下来。”Steve这次没有任何肢体动作,他只是开口,“留下来。”

“不,我要走了。”Bucky匆匆地迈开步子走向大门,感谢Steve没有雇佣任何仆人,不然他走得不会这么容易。

“你会留下来的。”Steve的声音在他背后响起。

Bucky停下脚步,并没有回头,他们两个人就这么以背影相对。Bucky说:“为什么?”

“因为我会付你钱。”


因为被【】了所以:下篇点我



评论
热度(136)
  1. 梅子酒糊噜- 转载了此文字
  2. 恶龙的城堡糊噜- 转载了此文字
©恶龙的城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