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龙的城堡

老年才俊(下1)

cotton2cotton:

巴基收到佩帕的短信通知,面试安排在下午三点,地址是美国小母牛在特区的总部大楼人事部。还有两个多小时,巴基一个人在家刚吃完中饭,微波加热中式鸡肉面条和葡萄干味的牛奶。


他翻着从楼下邮箱取回的超市广告册子,把下周开始减价的东西画上圈圈,主要是食品类的,还有些对于一对精力旺盛的老年情侣来说必不可少的日常消耗品。前几周他也悄悄关心过招聘启事,有次差点忍不住给一条招聘暑期临时推销员的广告留的电话号码打过去,那条广告夹在寻狗启事和求购二手电冰箱之间,“加入专业队伍,迈向销售精英之路!提供工作服和基本培训。”


但是,他想到史蒂夫,想象一下,如果小报出现《惊爆新闻!美国队长的男朋友真实身份被曝光,竟是在超市推销降价空调的临时工》这样的标题那不是太奇怪了吗。然后他又自寻烦恼的想到《美国队长及CIA特工女友XXXXX》这样的标题才是附和大众期望的。后来他把报纸包了鸡翅的骨头扔掉了。


花掉半小时画完圈圈,又检查了一遍,没有遗漏的打折信息,巴基起身去准备衣服。手机响了,是史蒂夫打来的,他打了个混杂着葡萄干味和牛奶味的嗝,接起电话。


“午饭吃过了吗?下午要不要我带你去面试?我可以跟神盾请假。”


“不用啦。拯救世界比较重要。”


史蒂夫又叮嘱了好多事情,不要有太大压力啦,求职的经历比得到这份工作本身更重要啦,他的工资完全可以养他们两个啦,喋喋不休,比面试者本人还要紧张。


“你再说下去我要迟到了。”巴基打断他,他想象了一下史蒂夫在那头张开嘴巴又闭上,艰难的把那些关爱的话咽下,“好啦,我面试完就给你打电话。”


两点五十,巴基来到美国小母牛的总部,穿着浅色短款薄风衣,这是一个托尼从来不会穿的款式,因为会显得腿更短。他对前台小姐说他来找HR经理面试。前台小姐说稍等,然后拨通了内线电话,巴基听到一个显然受过良好教育的女人声音在话机说“叫他上来吧。”


“谢谢,苏西,再见。”巴基对前台说。女孩吃惊的看向他,他指指她的胸牌。“期待能和你这么漂亮的姑娘成为同事。”巴基在走向电梯之前说。


女孩甜美的笑了,在他走向电梯的时候说:“祝您好运,先生。”


他对自己的表现觉得吃惊,参加史蒂夫帮他报名的心理课程、艰难的重新学习和人交流好像还在昨天,而刚才这些俏皮话突然自己从他的嘴巴里涌了出来,好像另外一个巴基·巴恩斯存在他的身体里,帮他说着得体的话,从内心引领他走进这个五彩缤纷的暖洋洋的世界。他知道那个巴基确实存在过,在布鲁克林的街道上,在美国陆军的军营里,在史蒂夫的记忆里。他以为他已经随着七十年前的冰雪消融了,再也不会出现,但他一直在。他正在慢慢醒来。


“你好,是巴恩斯先生吗?”艾米丽·兰开斯特经理从办公桌后站起来,领着巴基来到一个装潢简约的小型会客室,落座在桌子两边,四周的透明玻璃墙上贴着小母牛的企业logo。她看看巴基,礼节性微笑,几秒内用毒辣的眼光判断他的基本信息,并记录在脑中无形的速记本上,第一页第一行写的是,左手残疾,装有义肢,但是并不会有碍观瞻——事实上相当酷炫。


“是的,兰开斯特小姐。”


“请问您在哪里上的大学?国外吗?叫我艾米莉。”


“哥伦比亚大学,商业管理专业。”不过没读完就去打仗了,巴基在心里说,本来他打算毕业就接手他爸的小企业,然后给史蒂夫在里面找个工作。


“请问您以前是做什么工作的?”


“!”第二个问题就让巴基傻眼了。他准备很多“美国小母牛”的资料,但是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实际上也没有什么选择余地,他的工作履历和冬兵的记忆连在一起。他可以说自己是个超级战士,冷血杀手的委婉的说法,或者他可以说和史蒂夫做一样的事情吗?不不不,史蒂夫是美国精神的实体化,是美德的化身,他不能大言不惭的拿他类比。


最后他选了另一个道德标准没有那么高不可攀的超级战士作为参战:“我干的事情和钢铁侠一样。”还有其它超级战士可供选择,但巴基觉得除了史蒂夫和托尼,其他人知名度还不够。


“嗯?”艾米莉扶了下眼镜,无法掩饰她的震惊,“托尼·史塔克先生?”


巴基含笑点头。


艾米莉在脑中记上第二行,企业高管,然后划掉,写上一个更为保守些的,职业经理人,再在旁边打上个问号。“你管理过多大规模的企业?或者做过多大的项目?”


巴基把翘着的两条腿交换了个位置,如果九头蛇是个企业,那负责管理的应该是死掉的皮尔斯先生,但是项目么……“基本上我在欧洲、美洲和远东都做过‘项目’,手下一般几十号人,大多‘项目’是跨国的。”一般的‘项目’九头蛇也不会来惊动他,毕竟解冻也不是是能说干就干的,化冰和冻回去都需要巨大的场地,要的资金成本比场地更巨大。


“你手下的那些人都是什么方面的员工?”


巴基沉吟着,“机械技术专家居多(机械技术专家主要是给他在战场上递武器,人少了跟不上他扔枪的速度,专家们基本上没上过大学),不过一般我只和他们的团队领导沟通(就是叉骨那些人,一般喽啰不入冬兵的法眼),有时需要用多国语言给他们下指导性意见(用俄语说‘你们去对付那个男的,女的留给我’),但是我和科研团队直接接触就比较多,科研小组人员必须围绕我工作,对我直接负责(科学家们要每次给他洗脑,不围绕着他是不行的)。”


艾米莉点点头,表示赞赏。鉴于“美国小母牛”处在重要的转型期,这种对技术的重视对高管来说非常重要。“理解,对生产型企业,有核心技术才能决定企业的生命周期。”


“是的,我一直就是这么实践的。”巴基对这句话深有体会,他冰冻解冻的生命周期正是掌握在那帮九头蛇混蛋科学家的手里,至于九头蛇属于生产型企业还是破坏型企业,他持保留意见。


“做决策是项需要冷静判断的工作,你一定过的不轻松。”艾米莉脑中把职业经理人几个字擦掉,重新替换成高管。


巴基露出感激的神情,不是所有人都懂得欣赏冬日战士的“冷静”,狙击的时候他需要连续几个小时的“冷静判断”。


艾米莉忍不住多看了巴恩斯先生两眼,正好和他对视,他看起来真是非常年轻,绿色的眼睛具有涉世不深的年轻人才有的清澈,而他又担任过这么重要的管理工作。她以为年轻的跨国高管看起来应该类似电影《社交网络》里的杰西·艾森伯格或者贾斯汀那样,穿着拖鞋和睡衣去拉天使投资,而巴恩斯先生和艾米莉了解的美国青年才俊完全不同。前面说过了艾米莉是个传统的姑娘,年纪轻轻就有着与生俱来的怀旧情绪,少女时开始就爱看好莱坞黄金时代的电影,巴恩斯先生就有逝去的那个年代温文尔雅的味道。尽管他的外套看似低调其实昂贵而时髦,衬衫倒是很保守很廉价——嗯,那是史蒂夫的衣柜里抽出来的,巴基还没来得及有自己的衣柜——佩帕和史蒂夫两人的审美在他身上碰撞出一种奇特的反差萌。


“巴恩斯先生,你负责的跨国项目都达到预期目标了吗?大致有多少个?”这是一个看似平淡但是刁钻的问题,代表着面试进入一个更深入的阶段。


巴基默默数了一下,“二十四个”,其中二十三个暗杀对象都“达到预期目标”——死掉了,除了最后一次,“不,最近在美国的一个项目没有成功。”他舔舔嘴唇,以非常老实的态度说,“所以我需要重新求职。”


“能说说为什么失败吗?”艾米莉坐直身体,集中注意力,不去看他红润的翘起的嘴唇,那让他显得孩子气。富有经验的HR更喜欢听那些失败的案例,而主动会谈失败经历的求职者更少,“当然,如果不方便你可以不谈。”她慌忙加上这句。


“现在看来,那不是一个合理的项目,”巴基含含糊糊地说,“非正义的,注定失败。我庆幸在关键的时刻做出了合乎我内心指引的选择,他们的‘项目’失败了,我本可以彻底摧毁我的对手,但我收手了。”他没有说收手之前他给未来男朋友的身体里射进三颗子弹,其实那时他还觉得“项目”应该能做完的。


“非正义的?”艾米莉困惑的问,“是葛兰素史克在中国做的那样吗?为了取得竞争优势而采取些不合法手段?”


“不,更过分,后果更恶劣。”葛兰素史克和九头蛇根本不是一个数量级的犯罪好吗。他差点杀死美国精神本人。


“哦!”艾米莉在本子上飞快记上,正直,富有商战技巧,也不乏原则,厌恶行贿,有牺牲精神。她几乎有点崇敬他了,能对自己有这样高道德标准的年轻商界人士今时今日几近绝迹。她觉得佩帕挖到宝了。


“现在,我们能谈谈你对乳制品行业的认识吗?恕我冒昧,您好像对这个产业并没有什么涉入。”


“哈,艾米莉,别太早下结论。”巴基坐直身体,有些得意,他做任务去过的地域范围有多么广阔,他品尝过的牛奶种类就有多么丰富。他对牛奶的热情,某处程度上要排在对武器之前,仅仅在对美国队长之后。他技巧性的停顿了两秒钟,开口第一句话就把见多识广的女经理给震了,“你知道七十年前的美国牛奶和现在的口味有什么区别吗?你知道前苏联在严寒环境下是怎么对待鲜牛奶的吗?”


而这仅仅是个开始。

评论
热度(159)
©恶龙的城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