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龙的城堡

【SD】Taste My Own Tears 自食其果

TrueRed:

——“我发誓我永不背叛。”




“Dean,别傻了,他们已经放弃你了。”




恶魔的话语拂过耳边,带着温热的吐息仿佛沾染夏日溽热的闷雷。空气里尤带着性爱过后淫靡的味道,Dean的身体沾满了精液和汗水,他的双手被牢牢地拷在床头,因为长时间剧烈的挣扎已经被磨出斑驳的血迹,暗红的血液顺着他的手腕流下,这让Sam觉得有种病态的性感。




他低下头去亲吻男人的喉结和脖颈,脆弱的部位暴露在敌人的啮咬之下令男人的身体敏感地打颤。浊闷的汗水气息和纯粹的男性荷尔蒙令人有种窒息的快感。Dean趁着压在他身上的恶魔没有再次用漫长的吻压住他的唇舌而开始大口地呼吸起来。




他很脏,身上新的齿印咬痕覆盖着旧的。这个恶魔在他身上烙满了象征着所有权的痕迹。他身上全是恶魔的味道,精液填满了他私密的甬道,他只要一收紧肚子就会有精液从穴口里流出来,双腿之间一片滑腻。恶魔扣着他的大腿根部,强迫那双美丽的腿为他淫荡地张开,手指下流地挂搔着那肉红色的洞口,满意地看着Dean的身体被他灌满了自己的精液。




他要折断这个男人的翅膀,把他锁在自己的床上,看着他为自己高潮,为自己哭喊呻吟。他要这个男人成为他的婊子,撕下他那该死的正义嘴脸,和自己一起在灭顶的快感中堕落。




他喜欢看男人在即将高潮的时候被自己掐住顶端而颤抖的样子,他舔着他的锁骨他的胸膛,他不喜欢男人身上那些陈旧的伤疤,于是他一遍遍地在那些疤痕上盖上自己的吻痕。这个男人此刻是他的,他身上浸满了他的味道,他的痕迹,可是他明白,他对他的所有权不过仅限于身体而已。




“Dean,他们已经放弃你了。”他不断地在男人的耳边重复着这句话。




“我知道规则,干我们这行的,被抓就等于被放弃。”Dean漂亮的绿色眼睛因为疲惫而失去了光泽,他任由自己深陷在床褥里,任由Sam在他湿热的身体上放肆。




Sam将他搂紧怀里,他沾满汗水的臂弯热得像地狱。




“Dean,其实在朝鲜的时候他们就已经放弃你了。”Sam低下头去舔他的耳垂。“他们只会一而再再而三的抛弃你,你为他们卖命,最后他们还是会忘记你。”他把温热的气息灌进Dean的耳朵里。




“而最后记住你的,只会是我。”




像印证这句话似的,他再次挺身进入了Dean已经被操得有些合不拢的密穴里。Dean绷直了身体,摇晃着手上的镣铐。他的手腕已经血肉模糊,疼痛也早已麻木。他的身体已经疲惫得不能动弹,可是他没有放弃挣扎。因为他心中清楚,放弃挣扎象征着被打败,即是象征着背叛。




对方无视他徒劳无功的挣扎,亲吻着他的额头和太阳穴,他的唇拂过Dean被汗水濡湿的睫毛,他温热的吻覆盖着Dean每一处不可暴露在敌人面前的要害。他的吻里有舌头,有牙齿,还有强烈得令人恐惧的占有欲。




Dean在他的一次次挺身下疲惫地闭上眼睛,任由意识沉入黑暗无光的梦境里。他感到罪恶且痛苦,战士的誓言鞭笞着他的心,他恐怕穷尽一生也无法让自己痊愈,正如一颗被咬了一口的苹果无法长出新肉填补缺口。




这个正在操他的人是他的弟弟,他正在和自己的亲弟弟乱伦。




“Dean,你在朝鲜被严刑拷打,他们可曾想过要救你?你就这样在那群混蛋手中被折磨了八个月,他们可曾过问过你的生死?”Sam垂下头一遍遍吻着Dean的侧脸,像只不会餍足的狼。




“最后他们还是把我赎了出来。”Dean分辨着,他闭上眼睛,被逮捕那段时间的可怕回忆让他眼前一片血红。他在那个地狱里呆了八个月,他知道自己被放弃了,不会有人来救他。周而复始的虐待和拷打让他觉得自己仿佛在地狱中轮回了千千万万次。在那八个月里他尝到了一切人能所能体会到的最极端的痛感。然而跟眼下发生的事比起来,他宁愿就在那个时候殉国。




他是CIA最出色的特工之一,因为他无论做什么都有种置死地而后生的狠劲。因为他早就失去了一切,只能把余生依靠在对国家的忠诚之上不断战斗。数年前的一场灾难夺走了他的父亲,接着组织吸收了他和Sam,把他们训练成和他们父亲一样的特工。然而在一次任务中他又失去了Sam。在那之后,Dean只能不断地麻木地战斗,因为那样就不会如此分明地感受那切肤之痛。




从朝鲜回来以后他接到的第一个任务,就是调查恐怖组织的资金网,他循着蛛丝马迹一路寻来,最后在这艘游艇上,他发现这次他的刺杀对象居然是失踪多年的Sam。




Dean感到震惊并且恐惧,他手中的枪掉到了地上。Sam的手下冲过来制服了他,他的脸被摁在地上,而他没做任何反抗,只是用力地瞪着Sam,仿佛穷尽此生的力气一般。




他本以为会和自己并肩战斗的弟弟,居然成为了一个威胁国家和人民的恶魔,成为了他的刺杀对象。




“为什么?”Dean冲着高高在上地看着他的Sam,声嘶力竭地吼道。




而Sam没有回答他,只是捏着他的下巴,用一种异常冷漠的眼神扫视着他。最后他的脸上浮现出了冰冷的笑意,他用一种轻柔却让人毛骨悚然的力度抚摸着Dean颤抖的身体。他把Dean锁在了自己的房间里,粗暴地侵犯了他。




“Dean,你知道那个时候是谁救了你吗?”Sam的气息潮汐般拍打在他的皮肤上。




Dean没有回答他,而是瞪着无神的双眼凝视着什么都没有的空气。




“你不知道我调动了多少人力物力,动用了多少和那些贪官污吏的关系才让政府愿意用人质去把你换回来。”窗外朦胧的光线掠过Sam的脸,竟将他温和的笑容照射出一股狰狞的意味。“我救了你,他们居然叫你来刺杀我?还真是投桃报李啊。大概是没料到我居然掌握了他们那么多把柄,华盛顿那些家伙都心慌了吧?”




“不过我也该感谢那些老家伙,谢谢他们把你送回我身边。”Sam失而复得般地搂着Dean沾满汗水的身体。他喜欢看着Dean一丝不挂,身上只戴着当年自己送给他的附身符的样子。




在曾经他偷看着跑完步以后擦着汗的Dean,他美丽的哥哥,那个时候他就想要占有他,让他完美的身体只能归自己所有。可是那群人居然说Dean属于国家,什么屁话!Dean是他的,无论过去现在将来!Dean只能想着他,可是那群混蛋居然给他洗脑,让他脑子里装着的都是对国家的正义和忠诚!




Sam的手指色情地划过Dean的穴口,划过囊袋和穴口之间的皮肤,那不轻不重的碰触让Dean的身体敏感地颤抖起来。他的哥哥此刻总算是他一个人的了,那些人抛弃了他,可是没关系,他永远都不会抛弃Dean的。




“Dean,你知道父亲是怎么死的吗?”Sam用力地把Dean的腿折起来,让Dean的大腿紧紧地贴着他的胸膛。Dean绝望地看着头顶上那镜子拼成的天花板,他看见自己像个性奴一样匍匐在自己的亲弟弟身下,浑身都是淤青和精液,他是如此地淫荡堕落,污秽如跗骨之蛆般纠缠着他的灵与肉。




“当年就是这个组织。”Sam蜻蜓点水地吻着Dean的大腿根部,在吻的间隙中漫不经心地说着。他的舌头带着湿滑的唾液拂过Dean那片神经密布的皮肤,Dean发出一声短促的呻吟,却立刻收了口。




“父亲调查他们的案子。可是你知道的,华府的大部分官员都被这个组织的首领贿赂了,偏偏父亲又不懂得其中的水深,惊动了他们。”Sam像是惋惜什么一样啧啧地摇头,“于是那群衣冠楚楚的家伙便找人在父亲的车里装了炸药,把父亲炸成了碎片,还美名其曰‘任务中殉国’,呵呵……”




Dean的身体一震,他开始用力挣动了起来,床头的铁链被摇得哗哗作响。可是这种程度的挣扎对Sam来说根本微不足道,他用力地压住Dean,一个挺身进入了他。




Dean发出一声破碎的呜咽,用一种垂死挣扎般的语气谩骂道:“你撒谎……你撒谎……”




“看啊Dean,他们害死了我们的父亲,还妄图把我们培育成和父亲一样为他们卖命的人。”Sam朝着Dean的耳朵倾吐着毒药,他憎恨Dean身上被灌输的正义和愚忠。为了复仇他不惜堕落成魔,他花了九牛二虎之力甩开了CIA,潜入到这里来为仇人当牛做马,最后那个首领信任了他,他掌握了这个组织的一切。他早就在这些年的摸爬打滚中变得污秽不堪,和那些人一样成为充盈着罪恶的容器。最后他杀死了前任首领并取而代之,报仇之后他什么都不想要,他只想要Dean回到他身边。




他曾经是那么平凡的少年,他只想和自己的哥哥一起相依为命,然而世间的残酷和冷血远超过他的想象。在残酷的真相浮出水面时他近乎崩溃疯狂,他恨不得自己化身赫拉克勒斯捏碎自己处身的世界,和仇人共葬海底。可是他做不到,他的力量如此渺小,甚至连保护自己和Dean都难。




为了追寻力量他蜕变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恶棍,他出卖自己的灵魂,就是为了与命运抗争。他碰不到那群罪魁祸首,可是没关系,他力所能及的仇已经报了。而现在Dean又回到了他的身边,他本来该多么快乐。




可是他发现结局与他所想的不一样。




Dean现在是一个如此光明的英雄,他仿佛就是正义和忠诚的化身。这样的Dean让他自惭形秽。他恨那群把Dean塑造成这样的人,他恨给Dean洗脑的人。他要让Dean跟他一起堕落,跟他一起变成一个罪犯一个恶棍。因为只有那样他们才能真正意义上的在一起。在地狱里不会有人分开他们。




他不能再离开Dean了,他们早就一无所知只剩下彼此了,如果失去对方又怎样面对这个世间的污秽。




他品尝着Dean美丽的身体,满意地看着Dean为他敞开自己最脆弱的部分,他的哥哥像只被人抓到岸上来的人鱼,只能任由被他的美丽引诱的人在他身上行恶。Sam狠狠地撞进他的深处,嘶吼着射了出来。Dean的身体一僵,Sam在他脸上摸到了温热的液体。




“别哭,Dean,有我在……别哭……”Sam俯下身用舌头卷起Dean的眼泪,他慢慢地从Dean的身体里退了出来:“他们都抛弃了你,只有我不会抛弃你。”




“我不会背叛国家的,Sammy,我在父亲的墓前发过誓。”Dean哭泣着看着他,晦暗中他只能看得起Sam那双棕绿色的眼睛,温和淡然,和他幼年时一样。他在朝鲜的时候他们把钢针刺进他的指甲时,剧烈的痛苦让他头脑一片空白,那时候他眼前浮现出了Sam的眼睛,这让他在地狱般的酷刑中得到一丝慰藉。




那段日子里他反复被折磨,有的时候他觉得自己头脑里那根弦就要断裂了,他的求生本能开始占了上风,可是每次想起他过早告别世界的弟弟,他的意志又顿时回复到了坚定。在那样惨无人道的虐待毒打下他始终没吐露关于国家机密的一个字。




因为他和Sam曾经对着父亲的坟墓发誓他们永不背叛。




Dean觉得自己就这样在Sam的言语下被摧毁了,Sam不仅折磨他的身体,还毁灭了他的信仰。他循循善诱着要自己和他一起堕落,可是Dean办不到,他一直在靠着对父亲遗嘱的忠诚来支撑着自己残缺的人生,忠诚就是他的全部精神支柱。他办不到,他无法背叛。




然而毫无疑问他是爱着Sam的,他唯一的弟弟,父亲死后他们相依为命,他们是彼此全部。如果可以重新选择,倘若他知道Sam没死,倘若他知道真相,也许他会选择为Sam而活。




而世间一切因果皆不可逆,他们可以生生相惜,唯独此生要争锋相对。不同的经历以及把他们打造成了不同的人,Dean再也没有可能为Sam而活。他宁愿可以把自己的灵魂分割成两半,一半给Sam,一半给国家。




Dean大声哭喊着,Sam就在他身边,他的气息和碰触都是如此真实,他不再是他的幻觉中的Sam,Dean突然顿时一股抛弃一切的狠意。他愿意和Sam一起陷入泥淖走向万劫不复,他愿意为了Sam做出任何选择。




“Sam,让我抱你……Sammy……”他颤抖地看着,声音破碎沙哑。




Sam惊喜地看着他,他解下了Dean的双手,把那沾满斑驳血迹的镣铐扔到了枕边。Dean用力地抱着他,手指紧扣着他沾满汗水精液的背。Sam扣着Dean的腰部,顾不得在上面留下大片的淤青。




他折断了Dean的翅膀,这下Dean总算完全属于他了。




Dean翻过身来骑在了他的身上,他低下头凶狠地吻着Sam,Sam接住了他的吻。Dean顺着他的肩膀一路吻到了他的手指——Sam的手指上沾满了汗水精液泪水,他小心地把他的手指衔进嘴里,用舌头将他的手指濡湿。Sam的指关节擦过他敏感的口腔内壁,这令他兴奋。他抓住Sam的手,小心地伸向了自己的后面的小洞。




Sam滑了一根手指进去,Dean紧张地收紧了甬道——这么多天下来,他还是不能习惯异物侵入身体的痛苦,Sam有的时候会在他身体里放上跳蛋,然后直接插进来。那样撕裂身体般的尖锐疼痛令他不敢忘却。




“你在引诱我,Dean。”Sam笑着,看着自己的哥哥,他遍布情欲痕迹的身体在透明的晨曦下展露无遗。他的哥哥如此美丽,这样的美丽令他心醉神迷。




Sam小心地扩张着他的身体,他的手指碰触到了Dean那敏感的一点,Dean顿时发出了一声满足而充满暗示意味的长叹。在Sam娴熟的按摩下,Dean的阴茎挺立了起来,缝隙里开始渗出透明的前液。Sam握住他那漂亮的阴茎上下套弄着,Dean猛地抓住他的肩膀,像是溺水的人揪住了一块浮木。他身体倏然绷直了,像是天鹅引项。温热的液体溅射出来,沾满了Sam的手掌。




Sam下半身硬得发疼,他再也受不了了,一把握住Dean的腰把Dean的身体抬了起来,又猛地向自己早就高耸起来的小兄弟摁去。




那凶残的尺寸令Dean至今无法适应。破体而入的痛感交织着陌生的快感。Dean哭喊着,Sam就在他的体内,那感觉是如此奇异而深刻。Sam的欲望之火像是火烙酷刑般深深地刺进了他,近乎凶狠地穿透了他的身体。




“操我,Sammy……”Dean呻吟着,哭泣着抓住Sam的头发。




“我会的,亲爱的哥哥。”Sam笑着应许了他。




Dean坐在Sam的阴茎上放肆地扭动着腰,像个荡妇一样发出欲求不满的哭泣呻吟。他能够如此清晰地感受到Sam和他在一起,他们此刻一起陷入了肮脏的污泥中,但是他们却如此快乐。




我爱上了一个罪犯。Dean如此想着。或者说,我的爱人变成了一个罪犯。




在高潮的快感里,Dean的脑海里一片空白,窗外海浪的海风的声音纷纷退去。整个世界正在黯然地化作一片苍白。仿佛时光猛然倒退到了洪荒时代,天地间茫茫一片空无,只剩下他和他的Sammy,他们在这片一无所有的世界上结为了一体,灵魂相互交融。




——“我郑重宣誓:我将支持并捍卫美国宪法,对抗所有国内外敌人。我将忠实履行即将就职所应尽的责任。上帝啊,请帮助我。”




在入职CIA之前他举着右手面对着星条旗说出的誓言魔咒般在耳边响起,那时候Sam就站在他的旁边,金子般的阳光落在Sam细碎的刘海上,他冲着自己微笑,像个羞涩多情的少年。




Sam喘息着,他的手指轻轻地拂过Dean腰部的皮肤。Dean在透过窗帘照射进来的阳光里闭上了眼睛,他感觉自己的脸颊在这片圣洁的温暖中渐渐溶化。空气里有海风的味道,有植物的辛香,有Sam的味道。他觉得自己如此幸福,几乎要在这片光与影的相错间化为朝生暮死的泡沫。




Dean猛地睁开眼睛,他绿色的虹膜在晨曦中闪烁出血红的色泽。他一把抓过床边的锁链,用尽自己此生所有的力气勒住了Sam的脖子。




Sam不可置信地看着他,那双棕绿色的眼睛里充满了震怒。他用力地挣扎着,可是Dean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Sam无论如何也摆脱不了那夺命的锁链。窒息的感觉灭顶而来,Sam放弃了挣扎,他看着Dean,目光里充满了悲伤和不甘。




Sam的目光渐渐地涣散了下去,他的胸膛停止了起伏。Dean慢慢松开了手,他的手掌被铁链磨出了深深的血痕,他摸着Sam的脸颊,手上的伤口被汗水刺激得一阵蚀骨的疼。




Sam安静而悲怆地看着他,仿佛要看穿诅咒了他们一生的谶语。




Dean发出颤抖般的啜泣,他的双手覆盖在Sam的眼睑上,感觉那双温润的棕绿色眼睛在他的手掌覆盖下渐渐地阖上,那双眼睛正在离他远去,即使是在回忆里他也难去寻找它们了。




他的鼻腔和唇齿间充满了自己眼泪的味道,他起身下床摸出了Sam外套里的手枪。他慢慢地转身,看着窗外那片光鲜明媚的世界,对着自己的太阳穴扣下了扳机。




一只海鸥发出一声尖锐的鸣叫,被惊动般地从海边上飞起,渐渐地,它洁白的羽翼融入了大海浩淼的蔚蓝里。




—END—



评论
热度(63)
  1. 恶龙的城堡红荨 转载了此文字
  2. 油桃红荨 转载了此文字
    这实在是。。。带感!
©恶龙的城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