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龙的城堡

【冬盾】最后十二个小时(修改版)第一章

卧槽帮帮主:

简介:讲的是Steve被杀之后到Bucky成为第二代美国队长前的事。如果魔方的作用只是让Bucky得到了记忆,情感却没有回来,那么在队长逝世之后一切将会是怎样呢?本文就建立在这个设定之上。结局会是HE。

第一章

此时距离天亮还有两个小时。

他躺在床上,腰板挺直,双手规矩地平放在大腿两侧。放在一边的被子被叠得整整齐齐,他丝毫没有想要去使用它的意思。房间里没有开灯,只有透过窗户射进来那微弱的月光才能稍微将房间的轮廓看个大概。说是大概,也只是勉强能够看到一些模糊的黑影而已。

对于Bucky来说,黑暗并没有给他的视力造成阻碍。恰好相反,他的超强视力在夜里更能够发挥它的作用。他甚至无法忽视掉这间房间里的任何细节。包括离床最远处的黑木桌上的摆设。

他稍微歪着头,将目光从天花板转移到那张木桌上。在木桌的右上角有一道显浅的痕迹,那里曾经是一个相框的位置。长时间的放置使得被压在底部的木质留下了一道和周围颜色稍有差别的长条痕迹。若是不仔细去看,根本发现不了。原先相框里的照片是什么Bucky并不知道,因为在那个人的葬礼之后,属于那个人的东西都被整理好,放进一个个木箱里,最后被送走了。在那之前,Bucky从来都没有进来过这个房间。

空气里弥漫着一种淡淡的,Bucky熟悉的气味,那是属于原本生活在这间房里那个人的气息。但这是不可能的,Bucky想。那个人在好几个月前就离开了,他现在正静静地躺在距离地面有五英尺的地下永远地沉睡着。他不会再有呼吸,他的胸膛不会再有起伏,他不会再睁开那双如天空般温暖的蓝眼睛,他也不会再露出那温暖的灿烂笑容。

那个人已经死了。

举行葬礼的那一天,整片天空都乌云密布,灰暗得似乎快要下雨。路上行使的车辆都打开了车头灯,行人匆匆忙忙地想趁在下雨前赶回家。

在纽约郊外的一个小小的墓园里,有几个身穿黑色衣着的人站在一个刚刚新立的墓碑前。他们每个人的手里都拿着一朵白玫瑰,准备和躺在墓碑下的人作最后的告别。

他们之间没有任何交谈,只是静静地站在那里。一阵大风刮过,周围的树上的枝叶发出沙沙的声音,地上的几片树叶也被带着飞起来,随后又落在了他们的脚边。他们的衣角被吹动,头发也被吹得散开来。尽管此时已经迈入了初春,但温度却依旧比较低,伴随着阵阵袭来的风,依然会令人不住地发冷。

站在最前面的红发女人向前迈了一步,蹲下来,将白玫瑰放在墓碑前,她用手捋了捋因风而吹落在额前的几根凌乱的散发,露出了姣好的面容。她没有过多的表情,只是此时她眼眶里充盈的泪水却出卖了她的内心。

“Natasha。”

在她站起来走回位置后,一个男人搂着她的肩,轻轻地唤了她一声。Natasha对他抿着嘴,勉强地笑了笑。

“我没事,Clint。”

Clint没有出声,只是默默地把她搂得更紧。他们失去的,不仅仅是一个同伴,而是一个独一无二的、无可取代的朋友。

接着走上去献花的是Tony Stark。在那之前,他一直和他的女秘书Pepper Potts站在一旁静默的伫立着。

他仔细看着墓碑上照片里的人,眨了眨眼,似乎有很多话想说,最终他还是选择了放弃。

“本来还想着要狠狠地嘲笑你一下的。不过——”Tony眼底里闪过一种矛盾的情绪,“既然你人都不在了,也没什么值得一提的。”他沉默了一会儿,看着放在墓碑前白玫瑰,那双变得越来越深邃的褐色眼睛微微眯起,露出了少许的无奈和自嘲。

“当年我父亲没能好好送你,现在作为他好儿子的我起码做到了这一点。”

说完这句话,他站起来,深深地看了墓碑上的照片好几秒,接着转身慢慢地走回到Pepper的身边。Pepper担忧地看了他一眼,没有说一句话。她跟在他身边这么多年,可以算得上是除了Tony Stark自己之外最了解他的人。她知道一直以来Tony因为各个方面的原因,真正可以真正称得上他朋友的人屈指可数。而面前这个躺在冰冷墓碑下的Steve Rogers就是为数不多的之一。

她看向最后一个上前的Coulson探员。他双眼泛红,脸上的神经绷紧,鼻翼不时地因为深呼吸而颤动,喉咙哽咽着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他有多么仰慕和崇拜Steve是每个人都清楚得不能再清楚的事情,他房间里那些有关于美国队长物品的数量之多有时甚至连Steve都感到震惊,更别说在与别人聊起美国队长时脸上的神采飞扬。Steve的去世,对于Coulson来说是个沉重的打击。

Coulson拿着白玫瑰的手微微颤抖着,指尖好几次不自觉地收紧,他嘴唇动了一下,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Pepper难过地转移了视线,不忍心继续看他

Pepper自己和Steve Rogers并不是很熟悉,当然,该知道的她都只知道,她所谓的不熟悉只是建立在少数的见面中她所看见的,和外界人们所形容的美国队长略有差别的一面。真正的Steve比她当初想象之中的还要更接近普通人类一点。他多数时候面对着女人都处于略为腼腆的害羞状态。可能他有点不怎么习惯现代过于开放的行为和言语,但他依然能够礼貌周全而不会冒犯到她们。尤其是他会毫不吝啬地向她们露出完全能够媲美冬日阳光的灿烂笑容。

Pepper可以肯定的判断,几乎没有人不打从心底喜欢Steve Rogers。即便是经常性称呼他为“老冰棍”的Tony,也不例外。所以她能够明白,现在Tony心里的难过和自责。Pepper只是轻轻地捏了一下他的手指,她知道Tony会懂的,一切都不是他,抑或是其他人的错。

他们绝非凡人,对于失去Steve Rogers的事实不管怎样他们都已经接受了。只是,他们还需要一些时间,去抚平内心的伤口。

告别仪式结束后,他们沿着路慢慢地走着,离开墓园。独自走在最后的Fury局长离开时脚步停缓了一下,他抬头望向不远处的树林,扫视了一遍,那锐利冰冷的眼光像是要穿透那片树林下的阴影。不过很快,他就收回了自己的目光,双手背在身后,迈动着步子继续往前走。

在他的身影彻底消失在墓园之后,一个男人从树林慢慢走了出来。由始至终,他都一直站在树林的边缘,看着被神盾局众人包围而只露出一点灰白色的墓碑。他不是来告别的,在很早之前他就拒绝Natasha的请求。但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来到这里,而且站了这么久。

他没有走近墓碑,也没有想要去的念头。他的心麻木到连所谓一丝悲伤都感觉不到。Bucky感觉到自己就像一副空壳,在他的记忆全数回来之后,他本以为他会对自己的过去,对自己朋友的事情有所感触,甚至可能会因为过去内心的情感过于强烈而导致崩溃。

那时候几乎所有人都这么认为。
但是没有。

没有悲伤,没有质疑,没有崩溃。他的过去每一分每一秒都确确实实回到了他的脑海中,不断地重复浮现,像是播起一帧帧的老式电影一样。他记起了所有的事情。

除了情感。
Bucky Barnes属于人类最重要的部分在长达七十年漫无边际的黑暗里与记忆分割开来,被湮没在了布满血腥和残酷的时间里,化为乌有。

Bucky看着墓碑,一动不动。他在想七十年前Steve站在Bucky Barnes的墓碑前会是什么感觉。作为挚友,作为他儿时唯一的玩伴,作为亲眼看着他掉下悬崖却来不及救他的人,内心会是什么样的感受。

他想要知道。

Bucky内心轻轻地颤动了一下。但还没等他发现这种颤动的由来时,这种感觉很快又消失在他可及的范围内。

他转身一个人离开了墓园。


房间里电子钟的数字往前跳了一步。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窗外下起了雨。雨滴不断划过窗户,在玻璃表面留下一道道长弧,然后聚成一股细细的水线消失在窗边。

有好一阵子之后,Bucky才注意到放在床边的通讯器的红灯亮了起来。他坐起来,将通讯器拿在手中,按下了接通键。

“我是Natasha。”对方是完成了一项外出任务刚回来的黑寡妇。

Bucky听着透着听筒传来那浅浅的呼吸声,眨了眨眼。
“找我有事?”

对方轻轻嗯了一声。然后继续说道,“Bucky, Fury让我通知你明天去神盾局一趟,他有些事要和你谈论。”她略带疲惫的声音听起来比平常更加的沙哑。

Bucky从床上起来,赤脚站在地板上。冰凉的感觉顺着脚往脚踝处延伸,他却毫不在意。
“我知道了。”

然后是一阵莫名的沉默

Bucky突然间意识到Natasha似乎还有什么想和他说。
“你还有其他事吗?”这句话一出,对方明显迟疑了一下。

“Bucky,”隔了有一段时间,Natasha重新开口,她的声音听起来有些犹豫,“明天是Steve的生日……你去看他吗?你上一次……”

听到Natasha说出第一句话的瞬间,来自心脏深处的某个地方出来了轻微的疼痛使Bucky握着通讯器的手不由得捏紧了一下。

接下来Bucky再也听不到Natasha说话。他的世界里仿佛一下子静谧了。很快,窗外越来越大的雨水伴随而来的沙沙声打破了无言的黑暗结界,在他原本如镜面一般的平静的水面上激起了圈圈波纹。在波纹不断碰撞的作用下,一切的声音都在这个空间中不停回荡着,随即无限放大。


1943年夏天,布鲁克林。

“哗啦——”
原本稍显破旧的灰白色窗帘被一下子拉开,斜照的阳光越过窗户,将房内的每个角落都笼罩在温暖之中,紧接着,有人将窗户打开,让清晨特有的清新而又湿润的空气顺着温和的微风进入到房间里来。

房间很小,在塞下一张小床之后和一张木桌之后,就只剩下一条让人能通过的小路。而且从木桌边角的破损程度可以看出,这些是由二手市场以极低的价钱买回来的。

“Bucky醒醒!起床了!Bucky!”一大早还在睡梦中的Bucky Barnes就受到了自己好友的不断轰炸。他在发出了一声貌似不满的哼哼之后就转一个身面对着墙,想继续和梦里他好不容易勾搭上说话的女孩进行进一步的发展。

可对方似乎没有停止的想法。他双手用力地把Bucky从床上拽起来。
与其说是拽起来,倒不如说是使劲拽到一半的时候对方没力气了于是Bucky又被狠狠地砸到了枕头上。

好吧,这下子Bucky和梦中的女孩彻底地掰了。

Bucky呻吟了一声,睁开有些疲倦的眼皮,朝着天花板眨了眨眼,浅褐色的双眼慢慢有了聚焦。他发现这不是他的房间。他一边用手揉着隐隐有些作痛的后脑勺,一边撑着手肘从床上坐起来。

哦,他记起来了。昨天他兴致勃勃地拿着一盒组装模型来Steve家,和他一起拼凑,结果忘了时间。当他们终于完成了所有,已经太晚了。所以Bucky只好在这里过夜。

“Steve,我知道你一向醒的很早,但你就不能晚些时候再过来叫醒我吗?我正梦到关键的地方……噢。”晚了一步,Bucky终于想起来今天是什么日子了。他抬头望向坐在自己床边正带着略带抱歉的笑容看着自己的好友,对方眼眶下面淡淡的泛青色已经充分说明了他晚上没有睡好这个事实。

“我很抱歉,Bucky,我不是故意的。”Steve略带歉意地看着他。
“我没生气。”Bucky伸手拨了拨散落在自己额前的头发,低头整理了一下皱巴巴的上衣。
“那……”
Bucky抬起头,果不其然地看到Steve那双湛蓝色的眼睛直直地和自己对视,眼里还闪着某种名为期待的光。

Bucky看着对方的眼神,默默地在心里叹了口气。在这个世界上他唯一没辙的人恐怕也只有Steve了。他掀开薄被,坐到Steve的身边,轻轻地敲了他的前额一下,然后起身向门口走去。

“唔!”Steve捂着额头,疑惑地盯着Bucky的背。Bucky打开房门,回头看着依旧穿着睡觉用的T-shirt和短裤的Steve 。
“Steve,你再这么坐下去,就真的要错过报名入伍的时间了,还不赶紧去换衣服。”

Steve先是一愣,接着眼睛微眯,露出了无比灿烂的笑容。阳光照在他的金发和大半张脸上,长长的睫毛半遮住他充满笑意的蓝眼睛。但不妨碍阳光将他瞳孔的蓝色映得更加纯粹透明,他的轮廓也显得柔和而有些朦胧。

Bucky晃了晃神,忍不住回了个微笑。


站在门口,Bucky靠着墙,百无聊赖地望着天空发呆。湛蓝的天空从刚才开始就被一层厚厚的乌云掩盖了,气温也降了下来,还不时刮起大风,吹散了地上的传单。看来要下雨了,他想着。

Steve已经进去一段时间了,看来是要做身体检查了吧。Bucky皱了皱眉头,试图忽略心里告诉他那必然的最终结果。他比谁都了解Steve的身体状况。哮喘病,经常性并长期的感冒,心脏病,……随便哪一样都足以让军队拒绝他。先别提Steve那身高和过轻的体重,同时拥有这些病的Steve。能参军的可能性无限接近于零。

只是,他同样了解Steve Rogers这个人的性格。他有比谁都要孱弱的身体,他也有比谁都要固执强大的心。这一点,Bucky深有感触。他阻止不了Steve,现在也只能抱着双臂,担忧地望着大门。

“咯吱——”门被推开,紧接着Steve低头从里面走了出来。他注意到站在那里等他的Bucky,对他笑了笑,笑容看得出来有些勉强和失落。

Bucky不用想也知道Steve又失败了。他走上前,捏了一下Steve的肩膀,没有说什么安慰的话。他知道语言有多么的苍白无力,唯有举动才是最好的安慰。

Steve抬头望了下他,摇摇头表示自己没事。“这没什么大不了的,顶多再试几次。”
听到这个回答,Bucky简直哭笑不得。他用力搂着Steve的肩,带着他大步向前走。

“Bucky?”Steve看起来有些疑问。

Bucky看着前面的方向,没有回望他。
“我会去参军的。和你一起。”

Steve笑了起来。“当然。”

“另外,忘了和你说一句。”Bucky咧开嘴角。
“什么?”
“Happy Birthday,bro。”


雨声还在烦人的回荡着。

也许是误解了Bucky长时间的沉默,Natasha唤了对方一声。
“Bucky?”

Bucky听到了自己的呼吸声和耳边不断传来的鼓膜震动声,感觉到自己的嘴唇动了动。

在雨声中,他听见了自己的声音。

“我会去的。”

“如果Captain知道你去看他的话,我想他会很高兴的。”
留下这句话后,Natasha挂了通讯器。

Bucky走向窗户,看着远处微微泛蓝的天空。他将窗户开了一条缝,那新清空气里稍微略微寒冷的风便马上吹进了房间,雨滴打落在地板上,反射着微光。

Bucky突然之间觉得,这样下着雨迎来的天亮,格外冰冷。

评论
热度(28)
  1. 恶龙的城堡卧槽帮帮主 转载了此文字
©恶龙的城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