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龙的城堡

老年才俊(中)

cotton2cotton:

吃过最后一道冰激凌,托尼带着巴基去实验室给它的东欧美人拆纱布,Jarvis收拾桌子。佩帕和史蒂夫在露台喝咖啡。

“我欠你和托尼一个人情。”史蒂夫说。

“不用太放在心上。”佩帕抿了一口咖啡,“我们总是要做些投资的。史塔克企业要保持科技和能源产业的优势地位,但是也需要多元化发展。再说让美国队长晚上睡沙发是对整个国家安全的威胁,不是吗?”

史蒂夫差点把嘴里的咖啡喷出来,他咳嗽着说:“睡沙发的问题,还是要理性看待。” 托尼的嘴可真快。

佩帕放下杯子,再次露出一个了然于胸的神秘笑容。“队长,下周让巴基去面试没有问题吗?”

“什么?面试?哦,当然,我想没问题。”史蒂夫有些吃惊,他没想到巴基也要走这个流程,但是他马上理解了佩帕在商言商的态度,如果只是让巴基走进托尼的公司去捡钱,他和巴基都不会接受的,“但是你觉得真有什么岗位能适合巴基吗,你知道他的情况。”

“别担心,给他面试的是艾米莉, HR部门经理,也是我大学同学,人很好,我已经打过招呼了,看看他适合干什么。”她轻拍了下史蒂夫的肩膀,“没有岗位我们也会为他造一个。给我们的牛奶当广告模特总可以胜任的吧。”

史蒂夫皱皱眉头,他那点大男子主义又在蠢蠢欲动的要抬头了。老实说他不喜欢巴基拍广告,现在的广告越来越没有下限,很正常的商品也要拍的让人心生邪念,完全不像40年代那样温馨感人又充满正能量(主要是他自己拍的那些)。要是以前,一个牛奶广告会有一个绑着头巾脸色红润的中产阶级主妇和一群营养良好的小孩,现在他们大概会把牛奶洒在赤膊的只穿一条牛仔裤的巴基身上,搞不好还有脸上,那像什么话——咦,怎么回事,他居然有点想看。

史蒂夫握着咖啡杯,陷入了迷思之中,脸上表情瞬息万变,把佩帕看呆了。她推推史蒂夫的手:“我们去看看有什么可以帮他准备的吧,毕竟某个角度讲他也算初入职场。”

史蒂夫惊醒般跟着佩帕站了起来,他提醒自己不要想太多了,他要相信佩帕作为企业主的操守。

“不,不能这样,我们不能白拿你和托尼的东西。你们已经帮了我们很多了。”史蒂夫看到佩帕拿出几套衣服赶紧摆手,那些衣服一看就身价不菲。

“哦,别在意。这些是我给托尼采购的衣服里的失败之作,他觉得它们太平淡了,衬托不出他的风流倜傥。你知道他那个臭美的劲头,”佩帕摆摆手,想笑出嫌弃的感觉却显得宠溺,“如果你愿意帮巴基拿去,真是帮我一个大忙了,还都一次没穿过呢。”

“佩帕,我知道这些绝不是托尼不要的。”史蒂夫真诚的说,那些衣服谁都看得出不是托尼那个身高的尺码,“谢谢你提醒了我,就让我自己带巴基去置装吧,好吗?”

 “天哪,千万不要。”佩帕脸上突然出现惊恐的神情,“警告你,队长,别忘记这是我的公司,要是你胆敢让他上班时穿你给他挑的衣服……” 她把那堆衣服往史蒂夫怀里一塞,以不容别人置喙的强硬姿态走了出去。

史蒂夫低头看看自己的衣服,今天他穿着心爱的彩色小格子衬衫搭配卡其色休闲裤,他没觉得哪里不对。

晚上在家,史蒂夫把佩帕给他装箱好的牛奶放进冰箱,又把搬回来的衣服摊在沙发上。“不来看看你未来老板想怎么打扮你吗?”他对着坐在电脑前面的巴基喊。

“你帮我随便挑一套吧。”巴基说,他正在上网查那家名叫“美国小母牛”的牛奶企业的资料。

傍晚时托尼彻底修正了他手臂里的芯片,保证以后美国所有的电子检测设备都会对它友善,超市里的收银机甚至会对它微笑,就像对待一位真正的公主,如果它有嘴的话。

史蒂夫头疼的看着那几身衣服,谢天谢地,没有那种有伤风化的广告里会出现的衣服,都是带点休闲风的职业装,看起来很正经。就算是史蒂夫对时尚的了解并不比对核物理更多,他也看得出来这些是好东西,穿在谁身上都会好看,何况是他男朋友,前布鲁克林之花。

史蒂夫取出一瓶牛奶(花生味的),走到巴基身边坐下递给他。巴基拿起来就喝,史蒂夫揽着他的腰,和他一起浏览网站。“美国小母牛”的形象就是一只穿着裙子、睫毛又卷又长的小母牛,音箱里放着企业的广告歌:

我是一头快乐的小小小小母牛,哞哞哞哞;
请快来、快来、快来喝掉我的奶,哞哞哞哞;
我的奶有很多多多多多种味道,哞哞哞哞……

谁都会看得出这是一家有着良好商业道德、在牛奶口味上富于革新精神的有良心的企业,不会丧心病狂的把牛奶乱倒在半裸的男模特身上来进行促销。他理应觉得放心,但又觉得有点惋惜。大口喝奶的巴基现在闻起来像是一颗浸泡在牛奶里的花生米,他情不自禁的收紧巴基的腰,轻嗅着他的脖子和耳垂。

“喂喂喂喂,我正在准备面试,能体谅一下一位失业的老年人的心情吗?他不想丢掉唯一的机会。”巴基推开史蒂夫。

史蒂夫坐开一点,手依然放在巴基腰上。“比起你能赚回多少钱,我更想你从工作里获得一些经历。我解冻后这个阶段挺艰难的,你知道,那种自己已经过时了的感觉,一个新的冰冷的世界,没有一个认识的人,旁边的人在对你说着英语,但你听不懂他们什么意思。我希望你能比我那时过的轻松点。”

巴基放开鼠标,转过头看着他。“真抱歉,那个时候我没陪在你身边。”他握住史蒂夫的手。

“其实,我还挺庆幸的。先经历这一切的人是我,这样你回到美国的时候,至少我可以让你依靠。这可是我的童年梦想啊,但是那时我太弱鸡了,做不到。”史蒂夫用另一只手拨动鼠标,切换掉那些小母牛的页面窗口,回到电脑桌面,看着他们的合影。一个笑的很蠢,另一个总有些不高兴的样子,但是很温馨。

“是啊,那时我教你怎么跳舞,怎么和姑娘约会。现在要换你来教我了。”

“你要和姑娘约会?”史蒂夫下了一跳。

“怎么可能,我又没有和什么性感女特工一起肩并肩抗击过九头蛇,金发的红发的都没有。”巴基委屈的说。

史蒂夫想起来,巴基在这个社会还没什么和女性交际的经验,他们的交际圈只在复仇者相关。现在的年轻女性说出来的话真是能吓死人,完全不敢想象她们脑子里装了些什么可怕的东西。

“呃,我是说你该和一些正常的女性交流多些。”他突然对那位叫艾米莉的HR经理充满了期望,也许她能教会巴基一些微妙的社交准则,长远看这能减少他睡沙发的风险。他至今还没敢告诉过巴基他当初和娜塔莎脱险的情形。

“什么?你的意思是,娜塔莎和莎朗不算‘正常的’女性?”巴基显出被吓到的样子,他回头小心看了下门口,好像女邻居会在门外偷听似的,“她们有什么毛病?和班纳博士那样吗?她们变身的时候你们会给她们准备衣服吗?”

“……睡觉吧,巴基。”

晚些时候,当史蒂夫趴在他身上,巴基还在喘气的间隙里问他:“史、史蒂夫,娜塔莎变身之后究竟是什么样子?有多‘不正常’?”

史蒂夫只好不遗余力的让他闭嘴。

***

“美国小母牛”乳业有限责任公司的HR经理艾米莉•兰卡斯特小姐三十出头年纪,她修饰得当的外貌比年纪还要小五岁。诚如佩帕所说,她们是大学同学,那时她们不熟,熟的话一定会早一点成亲密女友。她有一头黑色的半长直发,从来没有染过色,还有一张可塑性很强的面孔,如果她的眼影用色再大胆一些也可以显出前卫漂亮,但是兰开斯特小姐是这个年代少有的内心和外貌一样传统老实的女人,有过几段无疾而终的感情,在商学院念书时爱读商业期刊和妇女编织杂志,毕业时选择的行当也是传统产业,而不是像当时大多数被互联网一夜暴富刺激的同学一样选了IT。

兰开斯特小姐原本以为“美国小母牛”是她的职业巅峰了,过了三十岁的经济优越的单身女性不会再为了打破玻璃天花板而像刚毕业那样打拼了。直到上周某天早上,住在特区另一端的一位九十七岁高龄的美利坚合众国著名白人男性在晨练回来时不小心多看了一眼他的女邻居,而当时艾米莉对此事件一无所知。

蝴蝶的翅膀开始扇动之后一个小时,艾米莉到公司上班,没有觉得这天和以往有什么不同。刚到下午,她的公司就被谜样收购了,几十亿美元的交易似乎只是吃中饭的一个心血来潮。十几分钟后,新老板就空降到了“美国小母牛”总部。在中层的见面会上,佩帕取下她的复古墨镜。

“艾米莉!”

“佩帕?”

世界上所有老同学见面时最难得的情形在她们身上出现了——身份等级财富的差距没有让她们的重逢有一点不自在——其实艾米莉一知道被收购的消息就很想辞职休息了,尽管并不太情愿,她还是愿意帮老同学一把,在领导层重组之前暂时兼职当佩帕的助理。

今天她接到了新老板的第一个任务,面试一位叫詹姆斯•布坎南•巴恩斯的先生。他仅有的资料是他的名字和一张英俊的照片。佩帕说他刚从国外回来,艾米莉还是出于无法克服的职业本能在国民资料库里搜索了这个名字和匹配的面孔。

返回的资料显示,这位先生似乎是上世纪一位在纽约布鲁克林的同名同姓的巴恩斯先生的孙子,艾米莉这样猜测,尽管老巴恩斯死于二战欧洲战场,牺牲时年仅二十七岁并且未婚,但是这种事,谁知道呢。

艾米莉把小巴恩斯的照片用回形针别在文件夹第一页。

评论
热度(94)
©恶龙的城堡 | Powered by LOFTER